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神的审判洁净变化了我的狂妄本性

123

多 多

我从小娇生惯养,又深受长辈们的宠爱,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我变得特别狂妄自大,只要别人说我一个“不”字,我就会大吵大闹,就连比我小四岁的弟弟都得让着我。十四岁那年我随爸妈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救恩,心想:“我这么小就能被神拣选,归回到神的家中,享受神话语的浇灌和供应,有机会蒙神的拯救,这可真是神对我的特殊恩待,我一定要好好信神、跟随神。”之后,我热心追求,在教会尽上了写讲道稿的本分,这下子我为神花费的劲头更大了,每天饥渴慕义地读神的话,装备相关的真理原则,尽本分也时时祷告依靠神。因着我真心地与神配合,在神的带领下,很快我写好了两篇讲道稿。

一天,上层带领得知我们写好了两篇讲道稿,就过来鼓励我们好好祷告依靠神继续努力。听了带领的话,我心里美滋滋的,完全沉浸在喜悦中。和我一起尽本分的刘姊妹高兴得一个劲地感谢神!把荣耀归于神!我却心想:“这两篇讲道稿可都是我写的,别看我年纪小,还是有点真才实学的。”想到这儿,我脸上的笑容收都收不住,高兴地对带领说:“以后我会好好配合的,争取写出更多更好的讲道稿来见证神,把更多苦盼救主重归的弟兄姊妹带到神面前,来安慰神的心。”我边说边不屑地瞅了刘姊妹一眼,心想:“这两篇讲道稿可都是我写的,你也没参与,真不知道你高兴什么。哼,别看你年龄比我大,信神时间比我长,以前还尽过这方面的本分,现在看来你还不如我呢!我爸还说让我跟你多学点东西,我觉得也没什么可学的,你也不过如此。”此后,我就有些瞧不起刘姊妹,也开始嫌弃她,觉得她哪方面都不如我。

一天,我和刘姊妹、周姊妹一起配合写讲道稿。写到一半时,刘姊妹发现讲道稿中还存在一些问题,就和我商量看怎样修改更完善。我听后立马就不高兴了,心想:“我这个挺完善呀,怎么就不好了!我看你就是在挑毛刺,再说了,我这段时间已经掌握了一些业务知识,有一些写作经验了,而且还写出了几篇讲道稿,我觉得自己写得挺好的,根本不用改。”于是,我坚持自己的观点,认为讲道稿没什么问题不用修改。可坐在一旁的周姊妹也赞同刘姊妹的观点,觉得修改一下更好。我一听这话顿时火冒三丈,心想:“你们怎么都跟我作对呢?我写的讲道稿怎么就不好了?既然你们非要按你们的改,那你们爱怎么写就怎么写,我倒要看看你们能写成什么样。”我越想越觉得不舒服,便赌气地让她们写。刘姊妹和周姊妹看我变了脸色,尴尬地坐在一旁低着头不说话,整个屋子的气氛瞬间变得特别沉闷、压抑。过了一会儿,周姊妹见我不说话,就让我谈谈自己的想法,互相取长补短。我生气地想:“我刚才不都和你们说了嘛,你们不听还让我说什么。”我没好气地说:“我没什么想法,那就按着你们的建议写吧,我帮你们往电脑上打字。”因着我活在了狂妄自大的败坏性情里,整整一个下午讲道稿一点进展也没有,只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屋内的光线本来就不好,此时我的内心比这个屋子还黑,姊妹们也因受我辖制都不说一句话,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敲击键盘的声音和我们几个人的呼吸声。就这样,一个下午都在压抑的气氛中度过,最后讲道稿也没写完。临走时,周姊妹提醒我在尽本分中要学会放下自己,与弟兄姊妹和谐配搭,互相取长补短,这样才能获得神的祝福把本分尽好。我勉强地点了点头就走了,但心里却翻江倒海,埋怨讲理:“还让我放下自己,我看今天没写成都是你们的问题,你们要是听我的能变成这样吗?”

春雨,树枝,发芽

因着我在神摆设的这个环境中一直盯人钻事,不去反省认识自己,随之神的审判刑罚临到了我。第二天,我突然病倒了,头疼得像要炸掉似的,我抱着头蜷缩在床上,脸色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爸妈看我疼成这样也很心疼,就耐心地和我交通真理,让我好好省察在尽本分中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合神心意,触犯了神的性情。我忍着疼跪在床上哭着跟神祷告:“神啊!我知道今天临到这个病痛有你的许可和美意,肯定是我悖逆、抵挡了你。神啊!但我现在还认识不到,愿你开启带领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祷告后,我打开平板电脑,看到神的话说:“年轻人十六七岁、二十来岁正是什么年龄呢?是花季的年龄吗?有的人摇头了。不是花季年龄那是什么年龄?我有八个字送给你们,你们听听,看看我说得准不准,这话我常说。像二十来岁的人,还不知道正事,不知道确立人生目标,没有志向,不懂得什么叫人生,这个年龄段的人都是什么呢?年少轻狂,四六不分。……年少轻狂这个表现是哪方面性情?为什么说处在这个年龄段的人年少轻狂呢?为什么用这个词来形容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呢?不是对这个年龄段的人有偏见或者看不上,而是这个年龄段的人有一种性情在里面。因为处在这个年龄段的人涉世不深,明白人生的事太少,所以当他刚刚接触到世界的一些事,接触人生的事的时候,他就觉着‘我明白了,我看透了,什么都知道了!……’……这就是年轻人特有的一种性情,懂点小事就飘起来了,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就拿这个当资本了。……年轻人呢,会点什么就张扬,就飘起来了,全世界都不在话下,有时候一激动,恨不得都能飞离地球上月球待一会儿,这叫轻狂。主要特点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哪儿危险不知道,什么事现实不知道,人活着需要什么、该做什么不知道,不懂,这就是人常说的‘还不懂人事呢’。在这个年龄段,人有这样的性情,就容易有这些流露。有些年轻人说话,眼睛一个劲地转,什么人都不在他眼里,一说话‘哼’‘哈’,你说两句没说到他心里,他就不搭理你。……什么是正面的、什么是反面的不知道。因为他年少轻狂,谁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别人说的都错,我说的就对,谁也别跟我说,我是油盐不进,我就死犟,我错了我也犟到底,明知道错也要坚持’,就带着一种这样的性情,四六不分。外表看,这个孩子怎么精不精、傻不傻呢,说道理也一套一套的,说得比谁都清楚,比谁都明白,一做事怎么总犯浑呢?明知道这样是对的就不听,就任着自己的性子来,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任性,浑。”(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信神应首先看透世界邪恶潮流》)“不要自以为是,要取别人长处弥补自己缺欠,看看别人是怎样凭神话活着的,他们的生活、举动、言语是否值得你借鉴。看谁也不如你自己,你那是自是、狂傲,不造就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十二篇说话》)读完神的这些话语,我顿时感觉心里透亮了许多。从神的话中看到,因我们里面有自高、狂妄的撒但性情,有点资本、素质、恩赐便觉得谁也比不上自己,还觉得自己不管做什么都是对的,都是最正确的,有这些表现的人不就是神的话语中所揭示的“年少轻狂,四六不分”嘛!对照神的话我不就是这样一个人吗?想想自从我写出两篇讲道稿后,就开始飘飘然认为自己比谁都好,比谁都强,我就是教会中不可多得的人才;上层带领鼓励我和刘姊妹继续努力,写出更多更好的讲道稿来扩展国度福音,刘姊妹从心里将荣耀归于神,而我却恬不知耻窃取神的荣耀,把功劳都归在了自己身上,认为是我凭着自己的本事写出来的;当看到刘姊妹没写出讲道稿时,我就觉得她各方面都不如我,从心里瞧不起她,甚至把她看得一无是处;当刘姊妹对讲道稿提出不同建议时,我持守自己的观点,任性、赌气、耍蛮不愿意听取姊妹们的建议,导致姊妹们都受我辖制,写不出讲道稿拦阻了福音工作。我凭着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盯人钻事、与神较量,神就借着病痛来管教我,又借着爸妈提醒我,还用话语开启光照引导我,让我来到神面前反省认识自己,洁净、变化我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虽然我的肉体受了一些苦,但使我体尝到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同时也看见自己被撒但败坏得太深了,真是神的话所揭示的“年少轻狂,四六不分”。当我认识到这些时,对今天突然临到病痛所包含的神的心意与良苦用心明白了一些,于是我跪下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我感谢赞美你!今天你借着病痛管教我,使我体尝到你的公义性情不可触犯,也使我反省认识到自从写了两篇讲道稿后,我就狂妄得不知自己半斤八两了,更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不仅辖制了姊妹们,还耽误了福音工作的进度。我今天认识到了,求你拯救我脱去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从今以后我愿和姊妹们好好配搭,吸取姊妹们身上的长处来补足自己的缺少,共同把本分尽好,写出更多更好的讲道稿来传扬国度福音,以此来满足你的心意,阿们!”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在尽本分中就有意识地背叛肉体,放下自己,试着去接受、采纳弟兄姊妹的建议。一天我帮张姊妹写讲道稿时,张姊妹给我提出了一些新的方案和意见,我听后不由自主地就想否认张姊妹的观点,我嘴动了动正要说“不行”时,突然想起了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立马意识到这个环境是神摆设的,是神借着这个事来检验我的工程。我想到神的话说:“狂妄本性使你任性。人有任性的这个性情,是不是就能任意妄为?那怎么解决任意妄为呢?自己有一个想法,拿出来,说这个事我是这么想的,我是这么认为的,之后跟大家交通。首先你能亮出自己的观点,这是克服任意妄为这个性情的第一步实行。第一步你达到了,能寻求真理,第二步,当有人说出不同意见的时候,你怎么实行不任意妄为呢?主要是让大家交通,你得先放下自己的身段,先放下自己认为对的东西。你认为对但是你也不坚持,这首先就是一种进步,一种寻求真理的态度,一种否认自己的态度,满足神心意的态度。”(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凡事寻求顺服才能进入真理实际》)还有讲道交通中说“我对人不应该有选择,谁说的符合真理也得服,三岁毛孩子说的符合真理也得服”。(摘自《讲道交通(十三)·怎样追求真理达到敬畏神远离恶》)是啊,神的话和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把神对我们的要求,还有解决狂妄自大的实行路途给我们说得多清楚呀,不管我的观点对不对,也不管姊妹提出的建议是否合适,我首先得有一个寻求真理、顺服神的态度,不坚持自己,放下自己认为对的东西,能和姊妹一起交通商量,这才是实行真理,才能获得圣灵的开启光照把本分尽好,达到让神满意。我今天得实行神的话,多多听取姊妹的意见,不再持守自己的观点,能和姊妹互相商量探讨,正如交通讲道中说的哪怕是三岁小孩儿提出来,我也能有个寻求真理的态度。于是,我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刚才张姊妹给我提出建议,我又想否认张姊妹的观点,我知道这是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又要发作了,愿你保守我的心能安静在你的面前,不凭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说话、做事。”祷告后,我的心态慢慢摆正了,认识到在这个环境中神在看我能不能放下自己,不再任意妄为。其实不管怎么写,只要能达到更好的果效就行,我不能再坚持自己的想法了。当我这样实行背叛肉体,按照张姊妹提的建议去写时,写出来的讲道稿确实比之前的好多了,既能给福音对象解决观念,又能把神的显现作工见证出去。张姊妹看见我能听取她的建议也特别开心,配合起来也有了信心。因着我们二人的和谐配搭,一篇讲道稿很快就写完了。在经历中使我体尝到实行真理、不凭败坏性情活着的平安与喜乐,同时也为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感到蒙羞。虽然在一些小事上我能借着祷告神背叛肉体,实行出一些真理,但因着我对自己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认识得还很浅,生命性情还没有真正发生变化,一旦临到不合自己观念的人事物,涉及到我的致命处时,我的狂妄本性还会爆发。神深知我的撒但本性根深蒂固,不经历长期的审判刑罚根本达不到洁净、变化,就又摆上了合适的环境来显明我,让我加深认识。

一次,我把写好的几篇讲道稿拿去给刘姊妹和教会带领常姊妹看,想让她们给指点修改一下,这样讲道稿就会更完善。当我拿给姊妹们看时,看着姊妹们认真的样子,我特别紧张,心想:“姊妹们会怎么评价呢?会说好还是不好呢?万一说不好可怎么办呀?……唉,我还是别瞎想了,好不好都在神手中。”过了一会儿,姊妹们都看完了,纷纷指点讲道稿中的不足和缺少,每一篇讲道稿的问题都很多,尤其看到有些地方在自己看来并不是问题时,我的心就开始翻腾起来,心想:“让你们给指点指点,是为了把讲道稿写得更好,结果你们给指了一大堆问题,还把我认为正确的也否掉了,你们这不是瞎指挥吗?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看的!”我越想越不耐烦,可是又不好说什么。当姊妹们告诉我她们的修改建议时,我心想:“你们的方案行吗?就知道一个劲地让我改,你们什么都不懂,我写讲道稿都这么长时间了,各方面的原则看得也比你们多,写作经验我也掌握一些了,还是我自己琢磨着改吧,我是不指望你们了。”当姊妹们又和我交通她们的方案时,我不耐烦地“嗯”“啊”应付着,可心里却在琢磨自己的想法,但不管怎么琢磨,感觉方案还是进行不下去。正当我又活在狂妄自大的败坏性情中持守自己时,神借着姊妹们来提醒我,常姊妹对我说:“小姊妹,我看着你有些不耐烦,你这会儿心里想什么呢?你有什么方案可以说出来大家互相交通、探讨。咱们在一起修改就得同心合意,谁也不持守自己,看谁的方案能达到好的果效就采纳谁的,若咱们一味持守自己,就不容易获得圣灵的作工,写出的讲道稿也达不到好的果效,最主要咱们尽本分总凭败坏性情活着太让神厌憎,也让神伤心。”姊妹说的话使我有些不舒服,虽然知道这是神的审判刑罚临到了我,可心里却感到莫名的委屈,心想:“你们怎么都‘欺负’我呀!我的年龄还这么小,你们也不担谅点,就知道一个劲地对付我。再说了,我写的已经够好的了,你们还说我。”这时常姊妹问道:“小姊妹,不知道我这样交通你能接受吗?”我勉强地点了点头说:“能。”

回家的路上,我心里难受极了,被这事搅得心烦意乱。刚一进家门,弟弟就朝我的后背捣了两拳,还向我扮鬼脸气我。这时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我怕被爸妈看见就赶紧跑进卫生间,呜呜地哭了起来,心想:“今天我是招谁惹谁了,在教会姊妹们对付我,回到家弟弟还无缘无故打我,我怎么这么倒霉!”我一边哭一边在心里委屈地向神诉说:“神啊!今天临到这样的环境我虽意识到是你为我摆设的,是你的审判刑罚临到了我,是针对我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可我却顺服不下来。神啊!愿你带领我能在这事上寻求真理,明白你的心意。”过了一会儿,我的心情稍稍平静了一些,平定了一下情绪,我擦了擦眼泪,整了整凌乱的头发从卫生间出来,没精打采地走到沙发前坐下。爸爸看我脸色不对劲,关心地问我是不是挨对付了,我低着头不好意思地“嗯”了一声,并把今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爸爸听完后,打开平板电脑给我读了两段神的话:“你别以为你什么都懂,我告诉你,就现在你看见的、你经历的还没达到能明白我经营计划的千分之一,你还狂傲什么?你仅有的一点才华、仅有的一点点认识还不够耶稣一秒钟的作工来利用呢!你的经历才有多少?你所看见的加上你毕生所听说的、你个人所想象的还没有我一时作的工作多呢!你最好别挑毛拣刺,你再狂也不过是一个蚂蚁不如的受造之物!你肚子里所有的东西还不如蚂蚁肚里装的东西多呢!你别以为自己经历多了、自己资格老了就可以挥手扬言了,你的经历多了、资格老了不就是因为我说的话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你里面真有真理了,走的路自然也正确了,没有真理就容易作恶,并且身不由己。好比你里面有狂妄自大,不让你抵挡神也不行,非得抵挡,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视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里,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举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处处显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后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见证自己,最后把出于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观念都当作真理来供奉。你看这个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恶事!要解决人的作恶必须先解决人的本性问题,没有性情的变化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当你对神有认识了,你看见人的败坏了,认识了狂妄自大的卑鄙、丑陋了,你就感觉恶心肉麻,心里难受,你就能有意识地做点满足神的事,感觉心灵踏实,有意识地来见证见证神,感觉心里享受,有意识地来揭露揭露自己,亮自己的丑相,觉得心里挺舒服,心情就好一些。”(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读完神的话,爸爸交通道:“从神的话中看到,我们只是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不管有什么样的恩赐、素质都是神给的,若没有神的开启光照、带领、引导,我们什么也不是,又有什么可狂的呢?但因着我们没有真理,本性又狂妄自大,常常目中无人、心中无神,总觉得自己比谁都好,比谁都强,尽本分时间长了就觉得自己有资本了,对弟兄姊妹提的建议也不愿意采纳,如果尽本分再有点果效就更觉得别人不如自己,什么事都要按着自己的意思来。爸那段时间尽本分就是这样。因着神的带领,我所负责的工作有了一点果效就特别高兴,不由得开始自我欣赏起来,越来越嫌弃、看不起和我一起配合工作的弟兄姊妹,商量工作时我总是说一不二,让弟兄姊妹按着我的意思来,他们给我提出合乎真理的建议我也不听。因着我顽固持守自己,结果把教会工作给耽误了,最后神就兴起弟兄姊妹严厉地对付修理我。当时我还讲理狡辩,认为是弟兄姊妹故意挑毛拣刺,与我作对。后来通过读神的话语我才认识到,这是神的审判刑罚临到了我,是神针对我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摆设的。我就向神悔改,反省认识自己,这才看到尽本分能达到一些好的果效,虽然有我们实际付出的一面,但最重要的得依靠神、仰望神,和弟兄姊妹同心合意、和谐配搭才会有神的带领和祝福。多多,爸这样交通你能不能接受?”我点了点头,心想:“是呀,要不是神借着爸爸给我读神的话、交通,我都认识不到自己狂妄得已经失去了理智,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想到这儿,我愧疚地说:“爸,我能接受。刚才通过神的话语揭示和你的交通,我也认识到了,今天神兴起姊妹们对付修理我,都是针对我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摆设的,不是姊妹们与我过不去。带领和刘姊妹帮助我认识自己,我还接受不了,讲理辩解,认为自己岁数这么小,每天起早贪黑地配合福音工作,姊妹们还不体谅我的软弱。在事实的显明下,我才看见自己被撒但败坏得太深了,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早已扎根在了我的灵魂深处,让我活得没有一点人样!我以前也因着这个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顽固地持守自己,神也用病痛管教过我,我也有意识地背叛自己,背叛撒但,可一段时间后,我的撒但性情还是没有变化,看来我还真该好好追求真理,解决这个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了,否则的话我会被撒但吞吃的。”爸爸听后,高兴地点了点头。

饥渴慕义,寻求真理

这事过后,我就寻求自己如此狂妄没有理智的根源,是什么东西在主导我的思想,使我常常流露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导致我和弟兄姊妹不能和谐配搭,打岔福音工作。灵修时我看到神的话说:“撒但一切都为它自己,它想超过神,摆脱神,自己掌权,占有神所造的万物,所以说人的本性就是撒但的本性。……人的撒但本性里有很多哲学在里面呢!你自己有时候不明白,但是你每时每刻都在凭着那个东西活着,并且你还觉得很对,很有道理,没有错,撒但的哲学成了人的真理了,人是完全按着撒但的哲学活着,并且没违背丝毫,所以,人的生活时时处处都在流露撒但的本性,时时处处在凭着他的撒但哲学活着,撒但的本性就是人的生命。”(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走彼得的路》)神的话就像一盏明灯,照亮了黑暗中的我,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我们人类经撒但败坏以后,本性已经成了撒但的本性。起初天使长就是与神争夺地位,想要掌管神所造的万物,最后被神打到半空中成为魔鬼撒但,之后它就开始在地上败坏人类,把各种撒但毒素深种在我们每个人的心灵深处,以致成了我们的本性,成了我们的生命,支配控制着我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使我们身不由己地活在了它的权下,受它愚弄。撒但还利用名人、伟人把它的各种思想、生存法则、处世哲学、错误的人生观,灌输到我们的心灵深处,主导控制着我们的行事为人,使我们变得越来越狂妄自大,已经成了撒但的化身。回想我从小到大,一直就特别任性娇蛮,不管做错什么事,都不允许大人们说我一个“不”字,谁要是说我,我就会和他大吵大闹,就连比我小四岁的弟弟我也不让;当我来到教会尽本分时,神高抬让我和弟兄姊妹在一起配合尽本分学功课,互相取长补短,得着更多的真理,活出真正人的样式。可我受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支配,常常不能和弟兄姊妹和谐配搭,吸取弟兄姊妹身上的长处来弥补我的短处,还总是嫌弃、贬低弟兄姊妹,致使弟兄姊妹都受我辖制,拦阻了教会工作。不仅如此,我还总觉得自己是最好的,在尽本分中目中无人,心中无神,顽固地持守自己的意思,从不顺服、接受对的建议,也不允许弟兄姊妹提出不同的意见,谁若不听我的,不按我的意思来,我就甩脸子给他看,完全凭“天上地下,唯我独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等撒但毒素活着,致使我狂妄自大,顽固地持守自己的意思,而且常常嫌弃弟兄姊妹,总拿自己的长处衡量别人的短处,还拿自己年龄小作为借口、理由和弟兄姊妹耍性子,拿本分出气,我的所作所为实在让神恨恶、厌憎。神借着病痛和人事物来管教我,严厉地对付修理我,又借着话语来审判刑罚我,才使我幡然醒悟,明白了神一次次摆设人事物、环境,就是为了变化我狂妄自是的撒但性情,使我不再凭撒但败坏性情活着继续悖逆神、抵挡神而遭神的惩罚。揣摩着神的心意,我深深地体会到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心里特别懊悔,随之我仆倒在神面前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我感谢你对我的拯救,借着一次次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与显明,使我看到撒但的这些毒素已经成了我的生命,我凭这些撒但毒素活着做了太多打岔搅扰的事,也做了太多对弟兄姊妹没有益处的事,若没有你的审判刑罚伴随着我,我不知道还会作出什么恶来。神啊!我再也不愿凭这些撒但毒素与败坏性情活着了,但我的身量太小,没有胜罪的能力,求你摆设更多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试炼熬炼,来洁净变化我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使我能凭着你的话语活着,变化成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愿你带领我认识你的可亲可爱,认识你的所有所是,存着一颗敬畏神的心,能永远尊神为大,满足你的心意。阿们!”

后来,我带着一颗渴慕寻求真理的心继续读神的话语,看到神的话说:“神能降卑到一个地步,在这些污秽败坏的人身上作他的工作,成全这班人,神不仅道成了肉身与人同吃同住,牧养人,来供应人的所需,更重要的是在这些败坏不堪的人身上作他极大的拯救工作、极大的征服工作,他来到大红龙的心脏,来作这些最败坏的人,让人都变化更新。神所受的极大的痛苦,不仅是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最主要是神的灵受了极大的屈辱,他卑微隐藏到一个地步成了一个普通的人。他道成肉身取了一个肉身的形像,让人看见他有正常人性的生活,有正常人性的需要,这就足以证明神已经降卑到了一个地步。神的灵实化在了肉身,他的灵那么至高、伟大,但他却取了一个普通的人、渺小的人来作他灵的工作。从你们每个人的素质、见识、理智、人性方面、生活方面来说,你们太不配接受神这样的工作,太不配让神为你们受这么大苦了。神太高大了,神至高到一个地步,人卑贱到一个地步,但神还在人身上作工,不仅道成肉身来供应人,跟人说话,而且还与人生活在一起,神太卑微了,太可爱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注重实行的人才能被成全》)神的话把神可亲可爱的实质、神的所有所是、神的卑微隐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使我感到既蒙羞又惭愧。神是造物的主,他道成肉身卑微隐藏在我们败坏人类中间,发表真理来浇灌供应我们,与我们同吃、同住、同生活,神那么至高、伟大,却从来不显露自己,只是默默无闻地作着拯救人类的工作;而我一个深经撒但败坏的人,浑身上下满了撒但的各种毒素,做事尽凭着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处处站高位嫌弃人、辖制人,拦阻、打岔了教会的工作。我作了这么多恶,可神并没有放弃对我的拯救,借着摆设周围的人事物、环境来唤醒我,使我对自己的撒但性情有了一些真实的认识与分辨,看到神卑微隐藏的实质太可爱,太美丽!我立志不能再这样狂妄下去了,得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来敬拜神,把自己应尽的本分尽好,以此来安慰神的心!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不再像以前那么狂妄自是了,也不再觉得自己比谁都好,比谁都强了,而是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渺小的受造之物,是一把尘土,什么也不是,愿意脚踏实地地追求真理脱去撒但的败坏性情,变化成一个有人性、有理智的人来满足神的心意。

几天后,我和刘姊妹帮一个老姊妹写讲道稿,我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求神保守我的心能够安静在神的面前,背叛自己的狂妄性情,实行真理和姊妹们好好配搭,互相取长补短,把我们各自的功用都尽上,写出更好的讲道稿来扩展国度福音满足神的心意。在写讲道稿期间,当姊妹们提出一种方案时,我不再抱着自己的观点不放,而是和姊妹们一起交通寻求;当我的思路被姊妹们否定时,我也不再持守自己,先按姊妹们的思路写上去,然后再一起交通,用真理原则去衡量。当我这样实行后,看见了神的奇妙作为,我们三人一天半的时间就把一篇讲道稿写完了,而且配合得特别轻松、愉快,我从心里感谢神的带领。想想之前和姊妹们一起写讲道稿时,我一直认为自己虽然年纪小,但素质好,原则懂得多,就以此为资本,总是持守自己的观点,弟兄姊妹给我提出好的建议我也不采纳,导致好长时间写不出一篇讲道稿,自己心里难受不说,还给弟兄姊妹带来了一些伤害,也拦阻、打岔了教会的工作。今天能这么快就写出讲道稿来,真是圣灵作工达到的果效,这更让我看见以往就是因为我太持守自己,太狂妄了,拦阻了圣灵的作工,当我放下自己,不再持守自己的观点时,也确实看见了神的带领!通过这段时间经历神的审判刑罚,我才认识到信神如果不追求真理,不追求性情变化,就永远走不上人生正道,永远也满足不了神的心意,这个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真是太坑人了,也把我害得太惨了,我从心里更加恨恶自己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立志要彻底背叛、弃绝它。

经历了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我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逐渐有了一些变化,与弟兄姊妹一起尽本分时不再持守自己,能达到和谐配搭了;再遇到观点不一致时,我也能否认自己,耐心地听取别人的建议,吸取弟兄姊妹身上的长处补足自己的缺少;在家里的一些事上我也能听取大人们的意见,不管什么事临到也不再一个人说了算了。渐渐地,我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有了一些变化,活出一些真正人的样式了。真是感谢全能神从茫茫人海中拣选了我,若没有神的拯救,没有神的审判刑罚,我仍在撒但败坏性情里挣扎,变得越来越狂妄,不会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甚至触犯了神的性情遭受神的惩罚也浑然不知。经历过来,我也体尝到神的性情公义、圣洁,他虽恨恶、咒诅我们的败坏性情,但神从不放弃对我们的拯救,还一直用他的爱来感化我,等待我的回转,不管我有多么悖逆,多么难办,对神有多少误解埋怨,神从不计较,仍是精心地摆设各种环境来唤醒我刚硬悖逆的心,唤醒我麻木痴呆的灵,救我脱离撒但的苦害。神为了拯救我脱去撒但的败坏性情,在我身上付出了太多的心血代价,看到神对我的爱与拯救真是实实在在!如今,神的审判刑罚成了我生命经历中的宝贵财富,虽然我现在离神的要求还相差很远,但我有信心往上够,愿意更多地经历神的审判刑罚,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我相信,总有一天,神一定能把我变化成一个真正的人,达到合神心意。

一切荣耀归于全能神!

相关内容

狂妄得医
我的狂妄是怎么脱去的
撤换后我明白了实实在在做人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