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放下地位好轻松

45

尽 心

我从小争强好胜的心就很强,长大后一直追求做人上人让人高看,觉得这样做人风光,活得才有价值、有意义。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后,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名利地位是撒但苦害人的工具,追求这些东西只能使人变得越来越狂妄、诡诈、自私,丧失做人的良心、理智,失去正常人性,被神厌弃、淘汰。明白这些后,我便立下心志:好好追求真理,放弃对地位的追求,做一个有真理、有人性的人。然而,我只是有了一点道理的认识,对名利地位的实质、危害及后果还没有看透,因此还时常活在追求名利的败坏性情中受撒但捉弄,苦不堪言。神为拯救我摆脱脸面、地位的捆绑,在我身上作了审判刑罚的工作,经历过后我体会到,只有明白真理才能真正放下对地位的追求,获得释放、自由。

2017年7月份,为躲避中共的疯狂抓捕与迫害,我和两个姊妹一起去了外地。随后,我被安排到文字组尽本分。看到一起来的两个姊妹向我投来羡慕的眼神,我掩饰不住内心的高兴:“想不到我刚来就尽上了本分,看来我比两个姊妹强啊!我可得抓住这个机会好好操练,到时让当地和老家的弟兄姊妹都对我另眼看待!”在接下来的尽本分中,我表现得特别积极:当看到配搭姊妹遇到难处迎合不上去消极时,我就主动和她交通,让姊妹明白神借着难处成全人的心意;看到她在本分中有缺少时,我就不厌其烦地帮助她;看到姊妹体贴肉体爱睡懒觉时,我就一次次地给她交通得背叛肉体满足神。我心想:“只要我在本分上竭尽全力地去做,总有一天会有成果的,到时候让弟兄姊妹看看,我还是有工作能力的。”然而我的所思所想神都鉴察,虽然我每天乐此不疲地忙碌着,可灵里感觉黑暗,看神的话也没有明显的亮光,尽本分也感觉不到神的带领,只能用自己掌握的一些经验来应对本分。神知道我早已陷在名利地位的漩涡中,为了拯救我脱离撒但黑暗权势的捆绑,摆设环境来拯救我。

光明,希望

一天,带领来我们组落实工作,一进门便开门见山地说:“现在上层文字组缺少人手,需要挑选人员过去尽本分,过几天负责人要来见一下夏姊妹和李姊妹,但没有说要见尽心姊妹。尽心姊妹,那天你就先到另一个房间工作吧。”听了带领的一番话,我的心里立时翻腾起来:“夏姊妹是现在和我一起尽本分的姊妹,李姊妹是之前一起尽本分的姊妹,她现在还在灵修,而我一直都在尽本分,为什么就没有我的份呢?而且到那天还让我到另一个房间回避,我在你们眼里成什么了?本分上我也在很努力地付出,你们怎么就看不到呢?”此时,我心里翻江倒海般地难受,感到特别憋屈,但碍于脸面怕别人看出来就强装着笑脸,我感觉自己的笑比哭还难看,带领接下来说的什么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带领走后,我坐在电脑前眼睛呆呆地看着电脑,什么也看不进去了,胸口就像压了块石头一样的沉重。当配搭姊妹跟我敞开心谈她的情形时,我拉着脸不愿搭理她,心里很生气:“你这点算什么啊?能赶上我难受啊?你们交通不但没有我的份,到那天还得让我到一边去呆着,我这不成了二类公民了吗……”我心里越想越难受。一想到负责人要见这两个姊妹,我心里就不是个滋味:“李姊妹还没安排本分呢,现在却一下子要提拔到上层文字组,我比李姊妹多尽了这么长时间的本分,反而没有被提拔,这让她怎么看我?夏姊妹论素质、领受各方面还不如我呢,现在也要往上提拔了……”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就这样度过了难熬的一夜。第二天中午,两个负责人有事过来,我看到夏姊妹主动与负责人交谈,心里就嫉妒,觉得姊妹是在显露自己,两个负责人似乎是特意为着姊妹来的,我像被冷落了一样,浑身不自在,心里怎么也通不过:“论信神年头,我比夏姊妹信神时间长,论尽的本分,我比她尽得多,这段时间我尽本分也很有负担,不但不提拔我,还不让我参加她们的交通,难道我真的这么差吗?”我活在不对的情形里,灵里越来越黑暗,本分上存在的问题也看不出来了,与夏姊妹的关系也没有以往融洽了,一点都不愿搭理她。此时,我意识到自己的情形很糟糕,痛苦中我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啊!我现在心里很难受,虽然从道理上也知道,临到不合自己观念的事应该接受顺服,可因着我的败坏性情,身不由己地抵触、讲理,落在了黑暗里无力自拔。神啊!愿你开启光照、带领我明白你的心意。”祷告后我打开神的话,看到神的话说:“在你们的追求中,个人的观念、盼望、前途太多,现在这样作工就是为了对付你们的地位之心,对付你们那些奢侈的欲望,就这些盼望、地位、观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虽然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对地位你们仍是不放松,一直苦苦地‘追问’着,而且天天在观察着,深怕有一天身败名裂,人贪享安逸的心始终没有放下。……你越这样追求,越没有收获,地位心越强的人,越得经受更大的对付,越得经过大的熬炼,这样的人太不值钱!得经受许多对付、审判才能彻底放下,就你们现在这样的追求到最终只能是一无所获。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变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着真理,你不注重追求个人的变化与进入,总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欲望,辖制你爱神、亲近神的东西,这些东西能将你变化了吗?能将你带入国度之中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神的审判之语使我的心渐渐地平静了下来,我不禁反省自己这段时间到底在追求什么。想想从带领安排我本分的那一刻,我心里激动万分,外表上我很迎合教会的安排,可我里面却带着自己的野心欲望,想抓住这个机会做出些成果,以后好有被提拔的机会,为此我尽本分的劲头特别大。当看到两个姊妹有了被提拔的机会,而我却没有机会时,我便消极对抗,对带领的安排通不过,与姊妹也没有了正常关系,尽本分没有劲儿了,甚至一想到李姊妹,我心里也抵触,觉得没有脸见她们了,怕她们会小看我。原来我这段时间一直在为着脸面地位追求,我尽本分不是为了满足神,体贴神的心意,而是为了被提拔得到地位让人高看。我这样的追求完全违背了神的心意,怎能得到神的祝福呢?神的性情是公义的,因着我想借着尽本分达到让人高看的卑鄙目的,神才向我掩面,无论我怎么努力也看不到神的祝福。可是狂妄的我被地位冲昏了头脑,没有果效也不知反省自己的存心掺杂,而是一意孤行为名利地位劳苦奔波。神不忍心看我沿着错误的道路继续走下去,借着带领这样的安排来显明、破碎我的地位之心,借此让我到神面前反省自己所走的错误道路。想想自己这段时间的追求,尽本分只有外表的付出,不但没有生命上的长进,还影响了工作的果效,简直是在作恶!看到自己信神不追求真理只追求地位,再这样走下去只能离神越来越远,到最终被神淘汰。

认识自己

我又看到神的话说:“我定规一个人的归宿不是根据其年岁的大小,不是根据其资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据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据其可怜的程度,而是根据其有无真理,除此以外别无选择。你们都应明白不遵行神旨意的人同样都要受惩罚的,这是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改变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从神定规人结局的话语中看到了神的公义,神不看一个人信神的年头多少、地位高低、受苦多少,也不看人外表可怜的程度,而是看人在跟随神的历程中能否追求真理,是否达到性情变化,有没有活出真理实际,这是神定规人结局的唯一标准,也是谁也打不破的天规。可我信神不去寻求明白神拯救成全人的条件,却死抱脸面地位不放,这样走下去又能得着什么呢?想想我没信神之前就追求做人上人,喜欢让人高看,觉得那样做人脸面风光,来到神家后,我仍被这些脸面地位捆绑着不能自拔,陷在其中深受其害。在神这次的审判刑罚中,我才对自己信神的存心与错误的追求观点有了点认识,看到了神这样摆设人事物、环境的良苦用心。此时,我心里也不那么受捆绑了,两个姊妹尽什么本分,能否被提拔都是神的主宰安排,我愿意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尽其所能地与神配合,脚踏实地地尽好本分。接下来,我和夏姊妹就投入到尽本分中,看到姊妹担心自己会被选上却胜任不了上层的本分而活在难处中时,我便主动和姊妹交通神的心意,使她从误解中走了出来。当这样实行时,我感到心里有些释然了。很快到了负责人约好来找姊妹交通的日子,我心里还是有点不释放,我主动和她们打过招呼后就赶紧去了另一个房间,不想面对这样的尴尬场面,我意识到自己还是受脸面地位的捆绑,就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看到姊妹们在一起聚会交通,我自己在这个屋里,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觉得比姊妹们矮半截,还猜疑姊妹们会不会瞧不起我。神啊!我知道你借着这样的环境来变化我,我不愿再凭着脸面地位活着,愿神能加给我一颗顺服的心。”祷告后,我想到神的话说:“你应该先考虑神家的利益,考虑神的利益,考虑神的工作,把这些都放在第一位,其次再想自己的地位站没站稳,别人怎么看自己。这个可不可以?分两步走,这样折中一下,你们是不是就感觉容易一些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从神的话中我感受到神对人极大的包容、忍耐与劝勉,神知道我们被撒但败坏太深,不是一下子就能脱去脸面地位的捆绑的,就给指出了实行的路途,首先得考虑神家利益,考虑怎样尽好自己的本分,借着把心用在本分上来一点点摆脱地位的捆绑。从中看到神在担谅我的软弱,手把手地教我学习走路、如何做人。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向神献上感谢的祷告,愿意放下自己的脸面,不管弟兄姊妹怎么看我,我只管把本分尽好,不辜负神对我的期望,这才是我作为一个受造之物该做的。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心里一下子通了,感觉很轻松释放。当我有了这么一点顺服的时候,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负责人叫我一起参加聚会,原来负责人不知道带领是怎么安排的,这中间出了点差错。我心里清楚地意识到这不是哪个人的失误,而是神精心的安排,奇妙的主宰,看到神作的太好了。聚会时,我把自己这段时间学到的功课跟姊妹们敞开心分享,心里享受到放下地位的轻松释放,对于谁去上层文字组尽本分我已经不那么注重了。接下来,我在尽本分中注重实行神的话,先考虑神家利益,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背叛自己追求名利的心,一段时间后尽本分也有了些果效。令我没想到的是,一个月后带领通知我去上层文字组尽本分。面对神的高抬,我立下心志:不管在哪里尽本分,我要吸取以往失败的教训,不再为地位追求,与姊妹们和谐配搭共同尽好本分。然而因着我被撒但败坏得太深,地位已成了我的枷锁,当神的作工再次临到时,我再一次被显明得淋漓尽致。

在上层文字组尽了一个多月的本分后的一天,我突然收到让我回本地尽一项重要本分的通知,地位之心再次流露出来了,心想:“不知夏姊妹和李姊妹是否也一起回去,若是她们不回去只让我回去,就证明我比她们强!看来我还是有些工作能力啊!回去后我一定好好发挥自己的特长,干出点成果来让弟兄姊妹刮目相看。”从接到信后我心里就安静不下来了,就盼着赶紧回去尽本分。没想到两个姊妹也和我一起回来,但她们都临到了病痛的熬炼,我就又觉得自己占优势了,肯定会先安排我尽本分的。然而情况却大大出乎我的预料。一天,带领来给其中一个姊妹安排了本分,又让另一姊妹去检查,看身体状况如何,能否尽本分。这时带领却对我说:“姊妹,这次回来看你的情形不是太好,并且经了解,弟兄姊妹也说你不太愿意接受修理对付,你先灵修调整情形,过几天再给你安排本分。”听了带领的话,我感觉脸上像被扇了一记耳光,又像是一盆冷水泼在了身上,脸上热,心里冷。我羞愧地低着头,心里很不是滋味,一个劲地不服讲理:“我在外面一直尽着本分啊,带领怎么说我情形不好呢?弟兄姊妹说我不愿意接受修理对付,以前我是这样的,可是这段时间,我感觉自己有变化了呀!”讲完理我又自卑起来:“唉!看来我在弟兄姊妹眼里就是个不追求真理的人啊!等明天姊妹检查身体回来,若没什么问题也会安排本分了,那我怎么办呢?本来是让我回来尽本分的,这可倒好,现在别人都能尽上本分,我还得继续灵修,这不成了最差的一个了吗?弟兄姊妹会怎么看我呀?……”我越想越难受,活在了脸面地位的捆绑中无力自拔。第二天姊妹检查身体结果一切正常,姊妹能尽本分了就很高兴,可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晚上带领来安排姊妹尽本分,然后对我说:“姊妹,后天你到原来尽本分的地方帮着整理一下资料吧。”面对这样的结果,一时间我感觉心里凉透了,强装着笑脸说:“我知道了,后天我就过去。”她们走后,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坐在床前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顺着脸颊流了下来,那一刻我感到心里全是委屈,对神满了误解和埋怨,不明白神为什么会这样做。痛苦中我来到神面前向神祷告:“神啊!我知道你不作无意义的事,可是现在我摸不着你的心意,本以为回来后我能在两个姊妹之先尽上本分,可现在两个姊妹却在我之先尽上了本分,并且也没安排我尽重要本分,还让我回原地方尽整理资料的本分。神啊!因你所作的没能满足我的地位之心,我心里很痛苦,我知道是自己里面情形不对,但我不知该怎么走出来。神啊!愿你带领我明白你的心意。”我一遍遍地祷告着,心一点点地平静了下来。我想起神的话说:“在走今天的道路中你当怎样追求才是最合适的?你当把自己看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物来追求?你当知道,你该怎么对待今天这所临到你的一切,或试炼或苦难,或无情的刑罚或咒诅,临到这一切,你都应当作慎重的考虑。”(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不学无术的人不就是畜生吗?》)神的审判之语带着对人的提醒与劝勉,使我的心渐渐地平静了下来。回想着今天晚上的一幕幕,当带领安排完配搭姊妹,又安排我回原地方整理资料时,我里面满了委屈、埋怨,甚至觉得神这样对待我太不公平了。神是造物的主,有着至高无上的权柄和智慧,我只是一个被撒但败坏至深的受造之物,应该无条件地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没有自己的选择与要求,这是我起码该具备的理智,也是我当做到的。对照自己的流露与表现,我看到自己性情太狂妄,太没有理智了,神作的不合我意,我还能误解、埋怨神,真是没有人性。于是,我再次来到神面前悔改,祈求神的带领。之后,我看到神的话说:“你们是不是也总想展翅高飞,总想单飞呀?总想做鹰,不想做小鸟,踏踏实实的,是吧?人追求的目标,追求目标的原动力、出发点都是违背神主宰一切、神摆布一切、神掌管人类命运这一规律的,所以你那个追求在人的认为里、在人的观念里再正当,再合理,在神那儿看都不是正面事物,都不是合神心意的。因为你违背神主宰人类命运这一事实,想要自己单干,摆脱神的主宰,摆脱神的掌管,没有任何的顺服,所以你的难处就很大,是不是这样?(是。)那现在这个事实是不是越说越清楚了?人的难处是哪儿来的?(想摆脱神的主宰。)是什么指使人总想摆脱神的主宰呢?总想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自己规划自己的未来,自己掌管自己的前途、方向、人生目标,这个出发点是从哪儿来的?(撒但败坏性情。)这下明白了吧!撒但败坏性情给人带来的是什么?(与神对抗。)与神对抗,人的下场是什么?(痛苦。)何止是痛苦啊,是灭亡!眼前是痛苦,是消极,是软弱,是抵触,是冤屈,带来的结局是什么?是灭顶之灾呀!这事可不是小事,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寻求真理顺服神才能解决败坏性情》)神的话一针见血地把我里面的存心、动机揭示了出来,反省这段时间自己的流露,当被提拔到上层文字组去尽本分时,我虽然立下心志不再追求地位了,可是因着我不从本性实质上来认识自己,当尽本分有点果效时我就觉得自己还是有些工作能力的,不知不觉窃取神的荣耀却不以为然;当接到回本地尽重要本分的信后,我不反省自己在尽本分中还有哪些不足与缺少,反而觉得自己比谁都强,妄想借着回来尽本分的机会显露自己,让人高看,达到自己出人头地的目的。看到我尽本分追求的全是为了拥有高的地位,已经走上了敌基督的道路。神知道我走错路的危险后果,借着两个姊妹相继都尽上本分来警醒我、审判我,让我回头。而我被脸面地位愚弄得神魂颠倒,不寻求神的心意还喊冤叫屈,消极对抗,不接受神的拯救,被种在心里的“出人头地”“做人上人”“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等撒但毒素苦害,成为撒但的傀儡、玩物,以至于信神也不能达到顺服神、爱神。看到自己被撒但败坏的丑相,心里更恨恶自己不追求真理,若不是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我早就被撒但吞吃了。想到这些,我深感神的审判刑罚对我太有益处,也体会到神的良苦用心,虽然回来后没有尽上重要的本分,但是神这样安排不是有意看我的笑话,也不是淘汰我,而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唤起我的心与灵,为了把我带到人生的正道上。

放下地位好轻松

我又看到神的话说:“神要在人身上看到的就是人的心能苏醒过来,就说神在人身上作工作的这些方式就是在不断地唤醒人的心,唤醒人的灵,让人知道人是从哪儿来的,谁引导着人,谁扶持、供应着人,谁让人活到现在;让人知道谁是造物的主,人应该敬拜谁,人应该走什么样的道路,人应该怎么样来到神的面前;让人的心逐渐地苏醒过来,明白神的心,领会神的心,了解神在人身上作拯救工作的良苦用心。当人的心苏醒的时候,人不再想活在堕落的败坏性情里,而是想追求真理来满足神;当人的心被唤醒的时候,人能与撒但作一个彻底的决裂,不再被撒但残害,不再被撒但控制,不再被撒但愚弄,而是能积极配合神的作工、神的说话来满足神的心,达到敬畏神远离恶。这是神所要作的工作的一个初衷。”(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六》)神的话敲打着我的心,使我感到扎心难受,心里对神满了亏欠。看到神拯救人真诚的心,不管自己多么的败坏,神一直没有放弃对我的拯救,他只希望我能早一天脱离撒但的苦害,走上正确的道路,活在他的看顾保守中。看到神美善的实质,使我更恨恶自己身上的败坏性情,我来到神面前向神认罪悔改:“神啊!我太败坏,一次次伤你的心,可你没有放弃我,还在拯救我,感谢你的怜悯,从此以后我愿意顺服你的摆布安排,不再有自己的选择,不管安排我尽什么本分,我都愿尽上自己的所能来还报你的爱!”

第二天,我就去原来尽本分的地方。在去的路上我不知不觉的就想:“到了那里,原先一起尽本分的姊妹见到我,问起我的情况,我可怎么说啊?姊妹现在是带领,而我现在什么地位也没有,这让她怎么看我?”当我有这样的想法时,立时意识到这是自己的脸面地位又在作怪了,我就在心里跟神祷告,想到神的话说:“要摆脱地位对你的控制,你首先在存心、思想、心灵里得把这个清除出去。怎么清除呢?原来没地位的时候,看有些人不顺眼还不搭理他,现在有地位了,看谁不顺眼就多跟谁交通,就反着来,多接触人,多跟人交心,多跟人敞开自己,亮相,交通自己的难处,自己的软弱,自己如何悖逆神,然后从这里怎么走出来的,怎么能达到满足神的心意。好比说,你认为得端着点儿,说话得有腔调,这么做怎么样?不对,那你就背叛这个,别走这个路。……你得学会让别人看到你的心,学会跟人交心,跟人靠近。你就反其道行,这是不是原则,是不是实行路?先从思想意识里出发,从这里着手。”(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得有具体的实行路途》)神的话指给了我实行的路途,虽然地位成了撒但种在我里面的顽疾,但是在神那里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只要我实行做诚实人,放下自己的身段实行真理,就能摆脱这些撒但败坏性情的捆绑。于是,见到姊妹后,我就主动地把自己这段时间在脸面地位上经历到了哪些审判刑罚敞开心跟姊妹交通了出来,姊妹们借着我的交通也对追求名利地位的实质和后果有了一些分辨,对神拯救人的心意和神的公义性情也有了些认识。当我按照神的话实行后,心里释放了。

整理完资料后,我便继续灵修。在这期间教会安排弟兄姊妹来和我们聚会,看到他们都有本分尽,而我还在灵修反省,就会顾虑弟兄姊妹会不会看不起我……当这样想时,我意识到又受脸面地位辖制了,就有意识地敞开亮相,交通解剖自己的败坏来羞辱撒但。姊妹不但没有嫌弃我,还给我交通神的话,借着自己的实际经历帮助我,我的情形也逐渐调整了过来,觉得与神的关系更近了。

一天,带领给我拿来几篇讲道稿让我尽快地修改。我里面一下子紧张起来,心想:“以往我都是和姊妹们一起配搭着修改,哪里有缺少及时就扭转了,也看不出我的弱势,可现在是我一个人修改讲道稿,若是修改不好,让带领和尽这方面本分的弟兄姊妹怎么看我呀?会不会认为我不行啊?”我越这样想时,心里越感觉黑暗不得释放,这时我知道自己又受脸面地位辖制、捆绑了。于是,我就向神祷告,愿神带领我明白他的心意。祷告后,我看到神的话说:“你得看清楚,神不管在哪个期间、哪个阶段作工作,都需要一部分人来配合,这一部分人配合神的作工或者配合传福音,这是神命定好的。那神对命定好的每一个人是不是都有托付啊?每一个人都有使命,都有责任,都有托付。神给你托付,你是不是就有这份责任哪?你就应该担起这份责任,这就是你的本分。……你们今天能尽上这个本分,不管尽的本分大小,不管是出力的还是用脑的,是办外事的还是办内务的,哪个人尽本分都不是偶然发生的,哪是你的选择,那是神带领的,神托付你了,你才有这个感动,你才有这个使命感,你才有这个责任心,你才能办这个事。……你尽好本分,你完成神的托付,你的一生为你的使命、为你的托付而活着,你这一辈子活得有价值,你才是真正的人!为什么说你是真正的人呢?因为神选择了你,这是你活着最大的意义、价值。”(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顺服神的实行原则》)揣摩着神的话,我心里没有了刚才的紧张感,反而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动力和心志,更有了一种责任感。想想自己在茫茫人海中被神拣选、预定,在神的经营计划中我该扮演哪个角色、尽哪方面的本分神早就给我安排好了,不用人自己去争去抢。作为一个受造之物,我的本分就是在每一天神给我摆设的环境中来见证神,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还报神的爱,能为神的福音工作献上自己的一份,这才是我该追求的,因为这是神赋予我的使命,我愿意依靠神把自己的本分尽上。接下来,我就依靠神用心去配合自己的本分,再也不受脸面地位的捆绑了,在尽本分中享受到了神的带领引导,心里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踏实平安。第二天,带领来告诉我,说给我安排了本分,让我收拾一下后天就走。这时接待姊妹问我听到这个消息是怎么想的,我很坦然地说:“以往听到这样的消息,我总是一个劲地猜想‘这会安排我什么本分啊?’经历了多次神这样的审判刑罚,现在对追求脸面地位的实质有了些分辨,对神的良苦用心也明白一些了,只愿在神面前做个诚实人,不再猜测怀疑,更不愿再为名利追求,愿意去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无论尽什么本分都是神的高抬,我愿尽心尽力地尽好本分还报神爱!”

经历了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我深深地体会到神的爱与拯救,在我被名利地位捆绑难以自拔的时候,是神的话将我唤醒,使我看透了撒但对人的苦害,放下名利地位对我的束缚,轻轻松松追求真理走人生正路。在经历中我看到神美善的实质与公义的性情,没有神的审判刑罚,我不知道自己活着的价值与意义,还会追求一文钱不值的虚荣脸面,如今能在神家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实在是神对我极大的高抬,感谢神的拯救!一切荣耀归于全能神!

相关内容

虚荣脸面拜拜了
走出地位的牢笼
基督教会视频《神的拯救》基督徒如何摆脱名利地位的苦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