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忙碌的背后

2024年5月5日

美国 同心

去年十二月份,我因为尽本分不负责任临到了修理对付。经过反省,我认识到自己这段时间尽本分的确不负责任,我作为教会带领只跟进文字工作,其余工作只要不是我直接负责、不涉及我名誉地位的我就不管不问。明明每天抓紧时间能多跟进点工作,但是我又嫌麻烦、嫌累,就不愿意多操心,结果视频工作耽误进度我都不知道,我的确是没作实际工作。看到神家没有撤换我,还给我尽本分的机会,我心想:“我一定要好好悔改,弥补自己的亏欠。”

之后的一段时间,我白天跟进经历见证视频的拍摄,晚上整理文稿,一天的时间排得满满的,虽然休闲的时间少了,但一天下来倒是挺充实的。后来我每天晚上都熬到凌晨两三点才睡,早上七点多就起来了。当时我也不感觉累,觉得熬得晚点能多作点工作,那总比之前贪享安逸强吧。后来身边的姊妹看我经常熬夜,脸色也变得蜡黄,就提醒我早点休息。还有一个姊妹问我:“看你晚上睡那么晚,中午也很少休息,你一天下来能扛得住吗?”我心想:“原来我受的苦弟兄姊妹都看在眼里啊,那我受这苦也值了,起码大家看到我有悔改的态度,尽本分能吃苦,不是贪享安逸的人。”那段时间,看到有的弟兄姊妹晚上十一点就睡觉了,我还打心眼儿里瞧不起,“这也太贪享安逸了!看你们尽本分不着急不上火,也不是体贴神心意的人哪!”为了让他们看到我尽本分的态度不一样,过后我继续坚持晚睡早起。可熬夜时间长了我这身体就开始出现不良反应,晚上一到十一二点我的心就发慌。我也知道熬夜对身体伤害大,神也多次交通要正常作息,可一想到要是早点睡觉,那弟兄姊妹会怎么看我呀?会不会说我刚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还能受点苦付点代价,这时间一长就显原形了,这也没变化呀?我不想给弟兄姊妹留下这样的印象。为了保持自己有负担的形象,晚上即使很困了我也会咬牙坚持。中午我也不敢休息太长时间,就怕弟兄姊妹看到说我体贴肉体,有时中午不休息实在太困了我就喝杯咖啡提提神。有时晚上工作到很晚,看到有的弟兄姊妹还在办公室,我就故意弄出声响让人知道我还在挑灯夜战呢。有的弟兄姊妹和我所在的国家有时差,他们给我发消息时即使我躺下了我也会回复他们。每当对方说“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呢!早点休息吧”,我心里就美滋滋的,觉得自己的辛苦弟兄姊妹都看到了。等到有一天上层带领问起我的表现,不管我工作作得怎么样,但是我尽本分的态度还是不错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弟兄姊妹肯定也会评价我有悔改表现,是一个作实际工作的带领。每每想到这些,我心里还挺踏实的。

但因为长期熬夜,我每天早上起来心就发慌,而且因为大脑处于疲惫状态,看文稿时注意力就不太集中。白天工作效率不高,晚上就得熬夜多干点。晚上睡得晚,第二天早上起来吃完早饭就快八点了,想灵修又觉得时间不够,我就草草看一段神话,来不及揣摩就开始工作了。写文章我就更没心思了,觉得本分这么忙根本就没工夫。后来尽本分接连出现问题,那个时候我才开始反省:“我本想好好尽本分,但问题怎么越来越多,尽本分的果效越来越差呢?”我意识到再这么恶性循环下去我不仅身体会熬垮,工作也没有果效,我得尽快扭转这种状态。

过后我就揣摩,我也知道熬夜对身体不好,尽本分效率也低,但是为什么我会坚持这么做呢?想到自己这段时间就是做在人前,又想到神解剖过敌基督有这类的表现,于是我找出神的话看。全能神说:“有的人见证自己是用语言,是说一些显露自己的话,有的人是用行为。用行为见证自己有哪些表现?外表做出一些比较合人观念的,能吸引人注意的,人看为比较高尚、比较合乎道德标准的行为,让人觉得他很尊贵、有人格、很爱神、很敬虔、很有敬畏神的心,是追求真理的人。常常显露一些外表的好行为来迷惑人,这是不是也有高举见证自己的味道?常见的高举见证自己都是用说话的方式,用明确的话语表达出他如何与众不同、如何比别人有高见,让人高看他、仰望他,但也有一些不是用明确的话语,而是用一种外表的做法来见证他比别人好。……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有的人尽本分外表上看着特别忙,他偏偏在人吃饭、睡觉的时候还继续工作,等别人开始尽本分的时候他去吃饭、去睡觉,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为了吸引人的眼球,让人都能看见他忙于尽本分,废寝忘食。他心里还想:‘你们真没负担,吃饭、睡觉怎么那么积极呢?没出息!你看我,你们吃饭的时候我在工作,晚上你们都睡了我还在工作,你们能受得了这苦吗?我就能受这苦,我这是以身作则。’你们说,这种行为表现怎么样?他是不是有意的?有些人就是有意地做这些事,这是什么行为?就是要特立独行,就要与众不同,让人看到他通宵忙本分,特别能受苦,这样大家就会特别心疼他、体谅他,觉得他肩上的担子重,到了日理万机、废寝忘食的程度,要是他不能得救,大家就得为他求告神、为他说情、为他祷告。他这样做就是用他受苦付代价这些合人观念的好行为、好做法来蒙蔽人,来骗取人的同情与赞赏,最后达到什么结果?让所有与他接触的人、能看到他付代价的人都异口同声地说:‘我们的带领是最称职的带领,是最能吃苦付代价的带领!’这是不是达到迷惑人的目的了?到有一天,神家说,‘你们这个带领不作实际工作,瞎忙、瞎做,胡作非为、独断专行,把教会工作搞得一塌糊涂,该作的工作都没作,福音工作也没作、影视工作也没作,教会生活也是一塌糊涂,弟兄姊妹不明白真理,没有生命进入,见证文章都写不出来,最可怜的是对假带领、敌基督都没有分辨,这样的带领太不称职了,就是个假带领,应该撤换!’这种情况下容不容易撤换?可能就不容易了。因为弟兄姊妹都赞成他、都拥护他,如果谁撤换他,弟兄姊妹就会提出抗议,就会向上提出要求挽留他。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后果呢?就是因为假带领、敌基督用外表吃苦付代价的好行为、用好听的话把这些人感化了、收买了、迷惑了,用这些假象把人迷惑了以后,人都向着他说话,都离不开他了,明明知道他没作多少实际工作,也没带领神选民明白真理、有生命进入,但还是拥护他、赞成他、跟随他,宁可得不着真理生命也无所谓。《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四条 高举见证自己》看到神揭露的就是我的表现,自从带领对付我尽本分没负担不作实际工作后,我就暗立心志要悔改变化。其实刚开始我也有一些正面的实行,想用实际行动弥补自己的亏欠,但慢慢地我的行为就开始变质了。当自己熬夜付出得到弟兄姊妹的关注和关心时,我就想通过自己的实际表现向大家证明我这段时间有悔改了,尽本分能付代价了,如果有一天带领向大家了解我,弟兄姊妹肯定也会替我说两句好话,证明我不是偷奸耍滑、不负责任的假带领。所以我就乐此不疲地熬夜受苦,把这个作为尽本分有忠心的表现,甚至故意在弟兄姊妹面前表现自己。有时我明明已经很困想休息了,但为了凸显带领的“日理万机”,我就坚持到最晚一个休息;有时我晚上睡得晚,白天精神疲乏注意力不集中,其实休息一下也是正常的,但是我为了维护自己有负担的形象,有时中午也不休息,实在困得不行了才休息一下,但也不敢睡太长时间,生怕大家说我贪享安逸;晚上熬夜到很晚,只要还有弟兄姊妹没睡,我就想让对方知道我还在坚持,或者给其他国家的弟兄姊妹发消息,让更多的人知道我是一个为了本分能受苦的人,打造自己“劳模”的形象。看到神说有的人见证自己是用语言,说一些显露夸耀的话让人高看,有的人就用一些比较合人观念,人看为比较高尚、比较合乎道德标准的行为来迷惑人,让人高看崇拜。我现在就是通过熬夜受苦来打造自己的好形象,妄想得到大家的好感。我利用受苦付代价的好行为来显露自己迷惑人,这是敌基督的表现哪!想到法利赛人就是假冒为善,他们故意在会堂和十字路口祷告,禁食的时候脸上还故意带着愁容,他们还在衣服繸子上写满经文,施舍的时候故意让人看见,就是用这些外表的好行为显露自己、见证自己啊。法利赛人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迷惑人、牢笼人,树立自己让人崇拜,走的是抵挡神的道路。我尽本分不在真理原则上下功夫,而是走歪歪道,光在外表做法上做文章来迷惑人让人高看,我真是太卑鄙了!

我继续反省,我这样熬夜受苦背后隐藏着哪方面败坏性情呢?我看到一段神的话:“敌基督这类人厌烦真理,丝毫不接受真理,这就很容易让人看见一个事实,敌基督从来不按真理原则办事,从来不实行真理,这是在敌基督身上最明显的表现。他所追求的除了名誉地位、除了得福得赏赐就是贪享肉体安逸、享受地位之福,这样就很自然地能做出一些打岔搅扰的事来。这些事实让人看见他的追求、他的行为表现都不是神所喜爱的,绝对不是追求真理之人该有的做法与行为。比如,有些类似保罗一类的敌基督,他们在尽本分的时候都有受苦的心志,作工作能达到废寝忘食、披星戴月、攻克己身,不管身体有什么病痛、不适都能克制。他这么做要达到什么目的呢?就是要让众人看见他对待神的托付能达到忘我的境地,没有自己,只有本分。他将这些事都表现在人前,在众人看得见的情况下该休息的时候不休息,甚至故意拉长工作时间,早起晚睡。敌基督这么起早贪黑地忙碌,那工作的效率、尽本分的果效如何呢?这些都不是他要考虑的范围。他只求把这些事做在人前,让人看见他在受苦,他是这样忘我地花费,至于所尽的本分、所作的工作是否真按真理原则去做了他根本不考虑。他只考虑自己外表的这些好行为是不是被每一个人看在眼里了,是不是人尽皆知了,是不是在每个人心中都留有印象了,这个印象是不是让每一个人心里都对他产生了佩服、产生了赞成,甚至背后暗暗地竖大拇指,夸赞他说,‘这个人真能吃苦,吃苦的精神、超凡的毅力都是我们众人所不及的,人家才是追求真理的人,才是受苦担重担的人,这样的人才是教会的顶梁柱’。听到这样的话,敌基督心里就满足了。他心想:‘我这么伪装太聪明了,我这么做太有智慧了!我就知道人只看外表,人就喜欢这些好行为,我就知道这么做能得到人的赞成,能让人竖大拇指,能让人在内心深处深深地佩服我,对我刮目相看,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小瞧我了。如果有一天上面发现我不作实际工作要撤换我的话,肯定会有很多人为我打抱不平、为我掉泪,挽留我,替我说话。’他心里在为自己伪装的行为暗自庆幸,庆幸的同时是不是也流露了敌基督的本性实质?这是什么实质?(邪恶。)对了,这就是邪恶的实质。在这种邪恶实质的支配下,敌基督产生的一种自满自足、自我欣赏的情形,让他在心里暗暗地与神叫嚣、对抗。表面上看,他付了不少代价,肉体也受了不少苦,但他是不是真实地体贴神的负担?是不是真心地为神花费?能不能忠心尽本分?不能。……敌基督的性情是不是邪恶的?他受苦的背后存着这样的野心,存着这样的掺杂,所以神对这样的人、这样的性情是厌憎的,但是敌基督永远看不到也不承认这个事实。神察看人心肺腑,人看人的外表,敌基督最愚蠢的地方就是不承认这个事实,也看不到这一事实。所以他极尽其能事地用好行为来包装自己、美化自己,让别人看他能吃苦耐劳,能受常人不能受的苦、做常人不能做的活儿,让别人看着他有毅力,能攻克己身,不考虑自己肉体的利益、肉体的享受,甚至有时候故意把衣服穿得脏一点也不去洗,身上都有味儿了也不去洗,怎么能让人崇拜他就怎么做。越是在人面前他越极力地表现自己,让别人看见他与常人不一样,看见他为神花费的心大于常人,受苦的心志大于常人,受苦的毅力高过常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敌基督产生了这些做法,这些做法的背后就是敌基督内心深处所要得到的人的崇拜高看。什么时候达到目的了,什么时候听到人的赞赏了,看到人向他投来羡慕、佩服、赞赏的目光了,他什么时候心里就高兴了、就满足了。《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十)》从神的话中看到,敌基督性情邪恶,临到事不是寻求真理原则、寻求怎么做合神的心意,而是在外表行为上下功夫,攻克己身、背叛肉体,用外表的好行为来迷惑人。我就是这样啊。当自己熬夜一段时间后收到不错的反响,弟兄姊妹都关心我,甚至有的投来佩服的目光,我就觉得自己受苦付代价值得。为了维护自己有负担的形象,我故意拉长工作时间,有时明明可以早点休息,我也要磨叽到很晚才睡。神说敌基督做事只做在人前,只注重自己的行为是不是被人看到,是不是在人心里留下好的印象,至于工作是否达到果效、工作效率如何等等这些正面事物他丝毫不去考虑。我也是这样啊。前段时间我因为尽本分没负担、没作实际工作临到修理对付,如果我真想悔改,应该反省自己的败坏性情,琢磨怎么提高工作效率,多在真理原则上下功夫。我通过熬夜外表看拉长了工作时间,但是晚上熬夜尽本分这头脑也不清晰,白天头脑也浑浊,注意力不集中,整体算下来工作效率是低的。可我不考虑神家工作会不会被耽误,只要我能在弟兄姊妹心里树立好形象就行。我利用尽本分的机会显露自己让人高看,我这是为地位作工,不是为了尽好本分满足神,所思所想太卑鄙邪恶了!另外,我里面还有一个更卑鄙的想法。我刚临到修理对付,我知道弟兄姊妹和带领都在观察我有没有转变,可作实际工作、解决实际问题太累,短时间之内还不一定有果效,熬夜背叛肉体这相对简单,到有一天哪怕我工作没作好,弟兄姊妹看在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应该也会站出来替我说两句好话,这样即使被撤换也不至于太丢脸,起码大家看到我是能受苦、是愿意作好工作的。反省自己这些心思意念,我就挺恶心自己的。我之前不作实际工作这已经耽误工作了,应该被撤换,神家还给我操练的机会,可我不悔改变化,还用外表的受苦来迷惑人,这是错上加错呀!我就算熬夜再多,能迷惑人一时,但神鉴察人心肺腑,我这样包装美化自己神也恶心厌憎啊。而且神衡量带领能不能作实际工作也不是根据人能否熬夜、工作时间长短,工作时间再长,如果不能发现解决工作中的问题,不能交通真理帮助弟兄姊妹解决生命进入上的难处,负责的工作没有实际果效,这也不是在作实际工作。

过后我又琢磨,神家一直要求我们正常作息、遵循身体的正常规律,可我不按神的话实行,还觉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是让人佩服的,就乐此不疲地这么尽本分,我这种观点到底错在哪儿呢?我就找这方面的神的话看。全能神说:“神给了你自由意志,给了你正常人性的思维,给了你人该具备的良心与理智,这些东西你用好了、用对了,遵循肉体的生存规律,保护好自己的身体,踏踏实实地做神让你做的,达到神要求你达到的,这就可以了,很简单。神有没有要求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啊?有没有要求你自虐啊?(没有。)神没这么要求,人别自虐,要懂点常识,正确地对待身体的各种需求。渴了就该喝水,饿了就要补充食物,劳累了就去休息,坐久了就应该活动活动,有病就去看病,维持你的一日三餐,维持你正常人性的生活,当然也维持你正常地尽本分,本分上有些业务知识不懂就去学习、操练,这是正常的生活。神对人提出的各种实行原则都是正常人性的思维能够得上的,是人能听得懂、能接受进去的,一点儿不超出正常人性的范围,都是人能达到的,一点儿也不出格。神不让人做超人、做伟人,而德行方面的说法偏偏让人追求做超人、做伟人,不仅要担负起国家民族大业,还要求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就是让人献出自己的性命,这跟神的要求完全是背道而驰的。神对人的生命是怎样的态度?神处处保守人的安全,保守人不陷入试探、不陷入危险境地,保护人的性命,目的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让人好好活着。让人好好活着的目的是什么?不是让你做超人,不是让你心怀天下、忧国忧民,更不是让你代替神主宰万物、摆布万物、主宰人类,而是让你站好受造之物的位置,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尽人该尽的本分、做人该做的事。你该做的事很多,而这很多该做的事根本不包括主宰人类的命运、心怀天下、心怀人类、心怀家国、心怀教会、心怀神的旨意、心怀神拯救人类的大业,不包括这些。那你该做的事包括什么?包括神对你的托付、神交给你的本分,也包括神家每个时期对你提出的每一样要求。这简不简单?容不容易做到?这很简单,也容易做到。可是人总误解神,认为神不把他当回事。有些人认为,‘人信神了,不应该把自己看得那么重要,不应该体贴肉体,就得多受苦,晚上不能睡太早,睡太早可能神不高兴,应该起早贪黑、点灯熬油地尽本分,即使没有成果也得熬到凌晨两三点’,结果把身体熬垮了、累坏了,走路都费劲,还说是尽本分累坏的,这是不是人的愚昧无知造成的?还有些人认为,‘我们穿点特别的、好的衣服神也不高兴,天天吃肉、吃好东西神也不高兴,在神家只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觉得信神就得尽本分尽到死,否则神不会放过他的。事实是不是这样?(不是。)神要求人尽本分负责任、有忠心,可没让人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更没让人应付糊弄混时间。我看有些带领工人就是这么安排人尽本分的,不求效率,只是耗时间、耗精力,其实就是浪费生命,最后时间长了,有些人身体就出问题了,腰也不好了,膝盖也疼,一看电脑就头晕眼花,这是怎么回事?这是谁造成的?(自己造成的。)神家要求晚上十点钟准时休息,有些人晚上十一二点才睡觉,这就影响到别人休息了。有的人还定罪正常休息的人是贪图安逸,这就错了,身体不休息好怎么能作好工作呢?神的话是怎么说的?神家是怎么规定的?一切都应该根据神的话、根据神家的规定才是准确的。有些人领受谬妄,总搞极端,还能辖制别人,这就不合真理原则了。有些人就是谬种,一点儿分辨都没有,认为尽本分就要这么熬夜,工作不忙也得熬夜,困了也不许睡,有病了不许说,更不许看病,看病太浪费时间,耽误尽本分。这种观点对吗?为什么人信神听了这么多道还能产生这么荒唐的观点?神家的工作安排是怎么规定的?是晚上十点钟必须得准时休息,早晨六点钟起床,必须保证八个小时的睡眠。另外,还一再强调,在工作之余要有保健运动,饮食要健康、要有规律,这样尽本分身体就不会出问题了。可有些人总是不理解,总是守不住原则,不能守住规矩,瞎熬夜,还乱吃东西,一旦把身体弄出病来就没法尽本分了,那个时候后悔也没有用了。《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什么是追求真理(十二)》从神的话中看到,神对人的要求特别实际,饿了就吃饭,困了就休息,有病了就去看病,神不要求人做超人或者违背身体的正常规律尽本分。但因着我错谬的领受,认为早点睡觉就是偷懒,点灯熬油、废寝忘食这代表尽本分有忠心,尤其看到外邦人都追求敬业,我也这么追求。还有,从小学校、社会就教育我们要向社会上的劳模学习,他们有的在工作岗位上坚守几十个小时,最后劳累过度病倒,甚至有的猝死在工作岗位上,这些人的奉献精神都被后人赞美和推崇。我接受这种错误的思想观点也想通过熬夜来证明自己尽本分有负担。其实到了晚上十一二点我心就发慌,第二天早上起来头发胀、身体发沉,需要调整好一会儿我才能进入工作状态。因着注意力不太集中,尽本分出错率也上升,工作效率并不高。而且因着起得晚,顾不上灵修就开始工作,每天流露的败坏也不去反省、尽本分存在的偏差也不总结,尽本分处于一种效力的状态,没有生命进入,尽本分的果效也越来越差。我为了让人高看佩服多熬那两三个小时,工作效率没提升多少,长期下来我的身体却越来越差。看到我想通过熬夜来证明自己尽本分有忠心这是最愚蠢、最偏谬的方式,也看到撒但给人灌输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这些思想观点都是对人的苦害,是对人生命的摧残。只有神才珍惜宝爱人的生命,给人制定正常的作息,让人按照正常的规律生活、工作,这里饱含着神对人的爱啊!神要求人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让人尽忠心,这个忠心不是让我们把身体都熬病、熬垮掉,而是希望我们尽本分能尽心尽力,能寻求真理按原则办事,注重省察自己的败坏性情。而我所表现出来的是愚忠,是为了迷惑人包装出来的一种好行为罢了。认识到这儿,我更加懊悔亏欠,我不能再带着这种不对的存心尽本分了。

第二天我就重新规划自己的工作时间,早睡早起,并且早晚锻炼。这样尝试了一段时间,我心发慌、心跳加速的情况就基本没有了。另外,早上起得早,我能抽时间静下来灵修、写经历见证文章,心也比较安静。通过合理的规划时间提高了工作效率,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

上一篇: 一次撤换显明了我
下一篇: 双眼突发疾病时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信神却跟随人的反思

中国河南 小路在我的经历中,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那一年,上层带领李娟来我们教会指导工作。当时,教会中有个人散布对带领工人的成见,还拉帮结伙搅扰教会,我们跟他交通多次他也没有悔改。我们对这个人该不该定性为敌基督有些拿不准,就向李娟寻求。李娟结合分辨敌基督方面的真理给我们交通该怎么…

她不再畏惧中共的抓捕迫害了(有声读物)

小云 “小新!今天国保局的人去咱乡派出所调查你信神的事了!”小新丈夫陆强急匆匆地推开卧室的门,对小新说。 “你怎么知道的?”小新顿时紧张起来,放下手中的《话在肉身显现》,急切地问道。 “回来的路上,正好碰到派出所小汪,他偷偷告诉我的。快!你赶紧把你的书都藏起来,要是被国保局的人搜…

情感让我是非不分

——写给妻子的一封信中国江苏 周明慧娟:你好!你的信我收到了。信中说两个孩子被教会清除了,刚开始,我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记得几年前我回家时,小涛、小敏还都在聚会、尽本分,怎么现在都被清除了呢?虽然他们不太追求真理,但也是真信的,是不是教会带领对他们要求太高,清除错了呢?我心里…

严己才能律人

河南省 小艳 教会安排我与一个老姊妹一起尽事务方面的本分。相处一段时间后,我发现她做事粗心大意,还不接受真理,因此对她产生了看法。渐渐地,我们之间没有了正常关系,生活中不能和睦相处,工作上也不能和谐配搭。我认为我们的关系能发展到这个地步全是老姊妹造成的,于是我就想方设法跟她交通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