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让家人与我反目成仇

2023年1月31日

中国河南 秦一

2009年,母亲把全能神的末世福音传给了我。通过和弟兄姊妹一起聚会、读神的话,我明白了是神主宰着人的命运,人的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人若想凭着自己的双手改变命运,到头来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我想到我丈夫,那个时候,他开大货车搞运输,每天起早贪黑地跑长途,为了挣钱累了一身病,有时生意不好做,挣不到钱他就唉声叹气。每天看他愁苦的样子,我心里很难受,就给他传福音,希望他也能信神,不再活得那么苦、那么累。虽然他没接受福音,但支持我信神。

直到2011年3月的一天,吃完晚饭,我正在卧室看神的话。丈夫突然严肃地对我说:“你知道我在网上看到啥了?说信全能神的人都不要家,到处给人传福音破坏人家庭,政府反对人信神,抓住就是政治犯,是要判刑的!你知道吗,只要家里有一人信神,全家都得受牵连,子女不能考大学、不能当兵……”我说:“你别相信网上那些谣言,你看我信神不要家了吗?给人传福音是神对人的要求,人信与不信,完全是自愿的,那怎么是破坏人家庭呢?再说,宪法规定信仰自由,信神是走正道,政府凭什么反对?”丈夫听后就劝我:“以后咱安安生生过日子,你就别再信了,免得惹祸上身。要是因为你信神儿子丢了工作,女儿也上不成大学,他们非得恨你一辈子。你不能因为信神影响了孩子们的前途!”我气愤地说:“我们信神又不参与政治,不做违法乱纪的事,他们凭什么抓我们?”丈夫无奈地说:“我知道信神好,可政府反对,你能有什么办法?咱一小老百姓不听共产党的能有好吗?胳膊拧不过大腿啊!听我一句劝,别再信神了,免得咱全家跟着你遭殃。”当时,我心里有些软弱,心想:“要是因为我信神,儿子丢了工作,女儿也上不成大学,这可怎么办呢?他们不得恨我一辈子啊?”想到这儿,我揪心般地难受。这时,我想到神的话说:“从创世以来我就开始预定拣选了这班人,也就是今天的你们。你们的性情、素质、长相、身量,出生的家庭,你的工作、婚姻,你的一切,甚至你的头发的颜色、你的肤色、你的出生时间都是我手的安排,就是你每天要做什么、要遇见什么样的人也是我手的安排,更何况今天把你带到我的面前,更是我的安排,不要自己扰乱自己,要坦然前行。《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七十四篇》神的话一下点醒了我,是啊,人的一生都是神在主宰安排,儿子的工作能不能丢,女儿能不能上大学,神早就命定好了,任何人也改变不了。人是神造的,信神敬拜神是天经地义,我不能因着政府反对就不信神了,那不是太没良心了吗?我意识到这是撒但的诡计,我不能上它的当。于是,我斩钉截铁地说:“别的事可以商量,唯独信神这事你别干涉,你不要再说了。”丈夫看我态度坚决,就威胁我说:“要信在家信,不能出去传福音,也不许信神的人到家里来!要是不听,看我怎么收拾你!”想着丈夫只是吓唬吓唬我,不会做出越格的事,所以我也就没太受他这些话的影响,依旧正常聚会、尽本分。

2011年5月的一天下午,弟兄姊妹来我家聚会,丈夫当面没说什么,等弟兄姊妹走后,他就一气之下把家里的碗和杯子摔了,满地的碎碗片、玻璃片。看到这一幕,我有些吃惊:“以往丈夫没看到谣言时从来不反对我信神,也没有因着信神的事跟我生过气,一家人和和气气的,现在却变得这么不可理喻。”在这个无神论国家信神真难,一点儿自由都没有。我心里一阵软弱,不由得想:“信神是好事,可这日子还得过呀。要不以后丈夫在家的时候我就不去聚会了,也不让弟兄姊妹来我家了,免得他再跟我生气,闹得家庭不和,让邻居们笑话。”可想到自己是聚会小组的负责人,我不能因为丈夫逼迫就把本分撂下了呀,这怎么办呢?寻求中,我看到神的话说:“在信神这方面我愿你们都能求真,不为自己的得失,不为自己的一切,只求在真道上站住脚,不被任何人摇动,不被任何人辖制,这样才可说是教会的柱子、国度中的得胜者,反之,则不配活在我面前。《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四十九篇》神的话给了我路途、方向。我不该为了家庭和睦就放弃尽本分,这也太没良心了,不配活在神面前。光想在安乐窝里信神、尽本分,哪有那么美的事啊?这也没有见证啊!尽受造之物的本分是神对我的要求,我得有信心和心志,不受任何人事物辖制,为神站住见证,这样神的心才得安慰。有了神话语的带领,我不受丈夫辖制了,无论他怎么反对,我还是照常聚会、尽本分。

2011年夏天的一个中午,我聚会回到家,进门就看到厨房里冒了很大的烟。我赶紧跑过去,看到我丈夫在烧我的神话语书籍。我气得浑身发抖,上去就跟他理论。没想到他二话没说,抡起拳头照我的头和身上猛打起来,边打边骂:“我叫你信神!咋说你都不听,看老子这回怎么收拾你,不信我治不了你!”我被打得眼冒金星,头也嗡嗡直响,左耳也听不见了,当时就昏死过去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听到孩子大声哭着喊妈。我痛苦极了,心里只有一个意念:我得站住见证,决不向撒但屈服。我缓过劲来忍不住大哭起来。丈夫怕邻居们听到,赶忙把门窗都关上,并呵斥孩子不许哭,又用手捂住我的嘴不让我哭出声来。看到这一幕,我伤心极了,一口气没上来又昏死过去了。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丈夫着急地抱着我,声音颤抖着连连喊着我的名字说:“你不要再吓我了,咱不信神了行不行?”看到丈夫痛苦的样子,我的心一下子瘫软了:“以前丈夫对我那么好,可现在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他这么反对我信神,都是受了中共谣言的迷惑,这都是中共造的孽,不能怪他。”但我又想到,“丈夫这样逼迫我,不就是想让我背叛神吗?信神、敬拜神天经地义,我就是豁出命来我也要信神,决不背叛神。”丈夫看我缓过来了,就开始用软招劝我,说:“咱俩走到今天不容易,你就忍心让咱这个家家破人亡吗?”听了丈夫的话,我从心里恨透了中共这个邪党,丈夫就是听了它的谣言鬼话才拦阻我信神的。于是,我哭着说:“我信神就是聚聚会、读神的话,你就这么拦阻我,还把我的神话语书籍给毁了,你这不是要我的命吗?神,我是信定了,你不让我信,除非我死了!”丈夫看我这样,又开始骂我死脑筋、不开窍,还说非要把我制服不可。

那几天,他也不出车了,就在家看管我。我怕给教会带来麻烦,也不敢接触弟兄姊妹,只能自己在家祷告神、读神的话,心里特别压抑、受辖制。后来,只要丈夫在家,他就想办法逼迫我。有时我在房间祷告,他就一脚把门踢开,恶狠狠地骂我;有时我在房间看神的话,只要听到丈夫的脚步声,我就得赶忙把书藏起来,生怕被他看见又给毁了;有时听讲道录音,也是提心吊胆的,只要一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我就赶紧把播放机关掉,生怕被丈夫发现。即便我这样小心,还是被他发现了。他把我听讲道录音的播放机直接从五楼扔了下去。后来,为了能看上神的话,我只好趁他不在家把神的话抄在纸上看。就这样,我每天都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心里特别黑暗痛苦,真是度日如年,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痛苦中,我只有向神祷告,求神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不受撒但黑暗权势的辖制,站住见证。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几千年的‘民族气概’给人的内心深处遗留下的流毒、封建思想将人都束缚得没有一点自由,使人没有志气,没有毅力,不求上进,消极后退,奴役性特别强,等等这些客观因素给人的思想风貌,个人的理想、道德、性情造成了一个不可磨灭的污秽的丑相,似乎人都生活在恐怖主义黑暗世界里,没有人想到超脱,没有人想到理想的世界里,只是安分守己地过着日子:生儿育女,出力、流汗、干活,梦想有一个安逸、美满的家庭,夫妻恩爱、儿女孝顺、欢度晚年,安然地度过自己的一生……几十年、几千年、几万年以至于到现在人仍然这么虚度着,没有一个人创造最美的人生,只是在黑暗的天地之间互相厮杀、争名夺利、勾心斗角,有谁曾寻求神的心意?谁曾搭理神的作工?就人的所有这些被黑暗权势所占有的部分早已成性,所以神的工作要想开展是相当难的,对神今天的托付人更是无心去理睬。《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作工与进入 三》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我为什么这么痛苦,就是因为我怕家庭破裂,害怕失去这个安乐窝。在我心里一直凭着“夫妻恩爱”“贤妻良母”“合家欢乐”这些思想观点活着,梦想有一个安逸、美满的小家庭,能相夫教子、安分守己地过日子,做一个人人都夸赞的好母亲、好妻子,我认为这就是我活着的价值、意义,所以无论丈夫怎么对待我、拦阻我信神,我都忍耐、宽容,生怕这个家破裂了。为了维护好这个家,我一次次妥协、让步,不敢堂堂正正地信神、尽受造之物的本分,看到我被撒但败坏、愚弄得太惨了,特别的懦弱、可怜,活得没有一点儿人格、尊严。我不禁问自己:在神末世拯救人的关键时刻,难道我的一生就要这样浑浑噩噩地虚度吗?我很不甘心。

后来,我有意识地吃喝相关的神话语。一天,我看到神的话说:“人如果落在撒但的权势之下,里面对神就没有爱心,以前的异象、以前的爱心、以前的心志都消失了。以前总觉得为神受苦是应该的,现在总觉得为神受苦是个耻辱,而且生发不少怨言,这就属于撒但作工,是人落在撒但权下的表现,遇到这样的情形你就赶紧祷告,赶紧扭转,这样就使你在撒但攻击时蒙保守。在痛苦的熬炼之中,人最容易落在撒但的权势之下,在这时的熬炼中你该怎样爱神?激起你的心志,使你一颗心摆在神面前,把最后的光阴都献给神,不管神怎么熬炼,你还能实行真理来满足神的心意,能主动寻求神,主动寻求交通。《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经历熬炼才有真实的爱》神的话使我明白了,人落在撒但权势下容易异象模糊,对神失去信心,只有多祷告,保持跟神的正常关系,才能不受撒但的搅扰、辖制,站住见证。神的话给了我信心和力量,我今天所受的逼迫患难之苦是神对我的爱和拯救,没有这样的环境,我的心永远不会给神。想想自从丈夫在网上看到中共的谣言后,就竭力地反对我信神,还拿孩子们的前途来要挟我,甚至丧心病狂地烧毁我的神话语书籍,还毒打我,不择手段地逼我背叛神,但神的智慧是建立在撒但的诡计之上,神允许这样逼迫的环境临到我,就是为了让我看透家庭情感的实质,信与不信是不相合的,同时,我还看透中共抵挡神、残害人的恶魔嘴脸,从心里痛恨它、弃绝它,渴慕追求真理,跟神走。在这受逼迫的环境中,我心里压抑、受痛苦,就不敢离开神,时常祷告神、依靠神,这使我的心离神就近了。想到这儿,我认识到,神允许我经历这逼迫的环境都是为了拯救我脱离撒但权势,只是我身量实在太小,不明白神心意,还时常受辖制,我不能再懦弱了,我要依靠神站住见证。

2011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聚完会回到家,刚换了一身薄睡衣准备睡觉。我丈夫突然把我的两个胳膊背到身后,用皮带紧紧地捆上,一把把我推倒在床上,把被子扯到一边不让我盖,嘴里还不停地骂着:“我让你尝尝挨冻的滋味,叫你不听老子的话!”说完就到客厅看电视去了。我是又气又恨,使劲挣扎也不管用,不大一会儿就被冻得浑身发抖。我心里很软弱,“这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呀?难道信神就该受这些逼迫痛苦吗?”想到这儿,我一阵心酸,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就在这时,我想到神的话说:“或许你们都记得这样的话:‘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在以往,你们都听过这句话,但谁也不明白这话的真正含义,今天深知这话的实际意义。这句话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红龙盘卧之地受到大红龙残酷迫害的人身上,因着大红龙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敌,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这话是成就在你们这班人身上的。《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神的话让我明白了,在共产党掌权的国家信神追求蒙拯救,遭受这些逼迫痛苦都是必然的,但受这苦是暂时的,也是为得真理生命受苦,这苦受得有意义、有价值。想想至高无上的神为了拯救败坏人类忍受着天大的屈辱痛苦道成肉身来到人间,遭受着中共魔党的百般追捕,神一直在说话发声,作着拯救人类的工作,从未放弃。可我为了自己蒙拯救,受这点苦就委屈、难过,发怨言,我这不是太没有人性了吗?这点苦我都受不了,临到点逼迫患难就总想摆脱,这哪有一点儿见证啊?这不成羞辱的记号了吗?揣摩着神的爱和良苦用心,我不再觉得那么痛苦、委屈了,我就向神祷告立定心志,不管经受多少羞辱痛苦,我也决不向撒但妥协。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丈夫从客厅回来了,看我冻得浑身发抖,就把被子扔在我身上,恶狠狠地问:“你还信不信了?”我说:“还信!”他一听,气得又把被子拽走,扭头去看电视了。我心想:“这还哪是我丈夫啊?这是魔鬼显形了,真是太恶毒了!他今天不管怎么折磨我,我也决不背叛神。”没一会儿,他又回来了,咬着牙说:“你不是好跑吗?这会儿咋不跑了呀?”见我没理他,就站在床边吸烟,边吸边往我脸上磕烟灰、吐唾沫,边吐边骂:“你这会儿可老实了啊?你咋不叫你的神来救你呀?”听了这一句句的讥笑、辱骂,我气愤极了,恨不得跟这个鬼丈夫拼了。这时,我想到神的话说:“信的丈夫与不信的妻子本无关系,信的儿女与不信的父母并无关系,是不相合的两类,……现在人与人之间还有肉体关系,还有血系相联,到以后都打破了,信与不信的本不是相合的,而是敌对的。《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这时我看清了,我丈夫是属魔鬼的,信与不信本是敌对的,根本没有什么夫妻情意,他是拦阻我信神、敬拜神的魔鬼撒但,是神的仇敌。只恨我以前被撒但的鬼话迷惑得太深了,还一味地追求什么夫妻恩爱、合家欢乐,我真是太愚昧无知了!现在我才看到,人与人之间没有真爱,信与不信的本是不相合的两类,只有神最爱人,只有神实实际际地怜悯人、拯救人。想到这儿,我心里很受感动,不禁向神献上感谢和赞美。后来,我丈夫看我不说话,没有妥协的意思,就把我的手解开了,无奈地说:“想不到你这么犟,我真拿你没办法!”说完就睡觉去了。我从心里感谢神加给我信心和力量。借着丈夫的逼迫,使我长了分辨,看透了丈夫的本性实质是抵挡神的,是属魔鬼的,我才能脱离家庭情感的辖制、捆绑。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你得为真理而受苦,为真理而献身,为真理而忍受屈辱,为得着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难,这是你该做到的。你别因为享受家庭的和睦而丢掉真理,别因为一时的享受失去了你一生的尊严、你一生的人格。你应当追求一切美的、善的事物,追求更有意义的人生的道路。这样庸俗地活着而且一点追求目标都没有,这不还是虚度吗?你能得着什么呢?你应当为一个真理而舍弃一切的肉体享受,你不应该为一点点享受而丢掉所有的真理,这样的人没有人格,没有尊严,没有存活的意义!《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知道了信神追求真理是最正义的事,为得真理受这苦也是最有价值、有意义的事。什么夫妻恩爱、家庭和睦,都是撒但迷惑人的鬼话、谬论,是撒但败坏人、捆绑人的诡计,它让我活得没有人格、没有尊严,甘愿做它的奴隶,受它苦害、败坏。我不能再这样懦弱下去,我要追求真理,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追求活出有价值、有意义的人生,这是一个受造之物该做到的。于是,我立定心志:无论再苦再难,我也要跟随神走人生正道,决不向魔鬼丈夫屈服。

一次吃过午饭,我正准备出门尽本分,丈夫恶狠狠地说:“又去聚会?咋说都劝不动你,是不是?惹火老子了,把你送到派出所,让你尝尝当劳改犯的滋味。”我还以为他只是吓唬吓唬我,就没听他的,哪知他掏出手机真拨通了报警电话。我气愤极了,厉声制止他挂断电话。我是又伤心又害怕,做梦都想不到我丈夫会这么对待我,为了拦阻我信神,竟然要把我交给大红龙残害,这不就是地道的魔鬼吗?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人都要追求活出有意义的人生,别满足于现状,要达到活出彼得的形象,得具备彼得的认识、彼得的经历。要追求更高、更深的东西,追求能更深地爱神、更纯洁地爱神,追求有价值、有意义的一生,这才是人生,才是彼得一样的人。你得注重自己能在积极方面主动地进入,别为满足于一时的安逸而消极后退,却忽略了更深、更细、更实际的真理,你得具备实际的爱,你得想方设法摆脱这种堕落的无忧无虑的畜生一样的生活,得活出有意义的人生,活出一个有价值的人生,别自己愚弄自己,别把自己的一生当玩具来玩耍。对每个有心志的爱神的人来说,没有得不着的真理,没有站立不住的正义。你的一生该怎样度过?你该怎样爱神,以此来满足神的心意?这些都是你一生中最大的事,最主要你得有这种心志,还要有这毅力,别做那没骨头的弱者,你得学会经历有意义的人生,经历有意义的真理,别这样应付自己。不知不觉一生消逝,你还会有这样的机会来爱神吗?人死了以后再来爱神,这可能吗?你得有彼得一样的心志,有彼得一样的良心,得活着有意义,别玩弄自己。作为一个人,一个追求神的人,你得能慎重考虑对待自己的一生,当如何把自己献给神,当如何信神信得更有意义,你既爱神,当如何爱神爱得更纯洁、更美、更善。《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揣摩着神的话,我明白了人活着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神末世道成肉身亲自说话作工,一步步拯救我们脱离撒但的苦害、败坏,给我们得真理蒙拯救的机会,这可是千载难逢,如果我不好好珍惜,不撇下一切为神花费,一旦错过神拯救人、成全人的机会,我一定会悔断肝肠的。我作为一个信神的人,就该撇下一切为神花费尽本分,这是最蒙神称许的事。然而,我丈夫却随从共产党百般拦阻,甚至为了逼我放弃信神、尽本分,竟然报警要把我交给中共警察折磨、残害,这哪是我的丈夫啊?不就是个活脱脱的魔鬼吗?此时,我彻底看清了魔鬼丈夫的真实面目,也更加看透了家庭的实质,人世间哪有什么真情、真爱?都是撒但欺骗人、愚弄人的鬼话。丈夫和大红龙是一样的,都是抵挡神与神为敌的恶魔,他千方百计逼迫我,拦阻我信神,目的就是想让我背叛神,和他一同下地狱受惩罚,我绝不能再受他辖制,我得挣脱家庭的牢笼,好好跟随神走追求真理的路,这是我的选择。此时,我越揣摩神的话,越有追求真理跟随神的决心和勇气。不久,我就毅然地离开了家尽本分,跟随神走人生正道。我从心里感觉很轻松、很释放,再也不用过那种担惊受怕,连祷告神、吃喝神的话都受辖制的生活了。

如今,我已离开家整整七个年头了,这七年我一直在教会尽本分,我实际地感受到了神对我的爱与保守,把我从魔鬼的手中拯救出来。如今,我明白了一些真理,对魔鬼撒但有了些分辨,对这个世界也看得更清楚了,能挣脱世界的邪恶潮流选择跟随神,心里有平安、有喜乐,觉得人这样活着,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能明白真理,这是最有意义的事。回想我活在撒但权下,跟魔鬼丈夫一起生活的时候,天天挨打受骂,活得没有一点儿人格尊严,没有一点儿盼望。我能挣脱这个魔鬼,脱离家庭的缠累在教会尽本分,看透了人间这些事,这真是神的拯救、神的爱呀!

上一篇: 我看见自己太自私
下一篇: 报复人之后的反思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一名基督徒的心声——告别擂台式的生活

苏 敏 仲夏时节的早晨,依然没有一丝凉意,让人感到燥热不安。苏瑞一脸苦闷地坐在电脑前,她回想着负责人说的话:“因工作需要,张姊妹和组长吴姊妹要调到别处尽本分了,以后苏瑞姊妹是这个组的组长...”虽然两姊妹走后苏瑞理所应当地升为组长了,可苏瑞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心里一直在翻腾,“我这个…

争名夺利的反省

韩国 坚持2019年,我被选为教会带领,当时我主要负责视频工作。通过跟几个组长在一起学习,我在制作视频上逐渐掌握了一些原则,也有了一些思路,一起讨论时还能提出一些建议,得到大家的赞同。随着制作视频的果效越来越好,其他教会的弟兄姊妹还来向我们学习,我感觉很有成就感,心想:“我不光能…

实行真理才有和谐配搭

美国 东峰2018年8月,我和王弟兄配搭尽制作电影道具的本分,刚开始我觉得自己缺少很多,常常跟王弟兄寻求、学习。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后,我掌握了一些业务知识,再加上我学过室内装潢,干过房屋建筑,在木工方面有些经验,很快就能独立地制作一些道具了。这时我发现,王弟兄虽然擅长室内置景,但…

我为什么不能接受对付修理

菲律宾 李爽 去年十月份,我负责的几个组福音工作果效不是太好,带领来了解工作时就询问我细节情况。我说有几个弟兄姊妹的情形不好,我没有及时解决,还有一部分新人受谣言影响不敢聚会了,还有些其他问题,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带领听我说完,就严厉地对付我不作实际工作,尽本分太应付糊弄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