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再独断专行了

2021年11月20日

法国 承诺

去年,我在教会尽浇灌新人的本分。刚开始我一个人负责两处新人教会,后来随着接受的新人越来越多,工作量加大,带领安排我和林姊妹配搭负责一处教会的工作。看到这样的安排,我有点不乐意,心想:“以前我一个人能负责两处教会,现在只负责一处教会还给加个配搭,有这必要吗?要是以后做出成绩来,大家肯定会说这是两个人一起做的,这样就凸显不出我来,也不会有人高看我了。如果是我一个人做,弟兄姊妹看到这么多工作我一个人就能撑起来,肯定会觉得我有工作能力,认为我在这个本分上是顶梁柱,离了我不行,那多风光啊。再说了,要是以后一起配搭,我就不能一个人说了算了,我手中的权力不就被分掉一半了吗?什么事都得征求配搭的意见,显得我多无能啊。”想到这儿,我对这样的安排就满了抵触,心想:“带领是不是安排错了呀?是不是太小瞧我了?”虽然看到其他教会也都是两个人负责一处教会,可我心里总觉得自己能耐大,不该和别人一样。那时候,我根本就没把林姊妹放在眼里,很多事情我做完了都没告诉她。有一次,教会里有两个小组因着人员分散需要合并,我心想,“这点小事我自己就能做好,以前也都是我一个人做的,没必要和林姊妹商量”,于是我就直接把小组合并了。等林姊妹问的时候,我还很自信地说“我已经处理完了”。还有一次,带领让我们衡量教会里有哪些新人适合培养传福音,我就直接把可以培养的新人分到了一个小组。到学习传福音相关原则的时候,我一看有个新人平时上班比较忙,我没跟任何人商量,就直接把他从小组里划了出去,取消了他尽本分的资格。负责福音工作的张弟兄知道之后就对付我,说我尽本分独断专行、任意妄为,不和配搭商量自己就作决定。当时,我只是口头承认弟兄说的对,可我心里并没有觉得自己的败坏性情有多严重。

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多次之后,有一天,林姊妹来找我,说:“我们俩在一起配搭,有什么事即使你会做,你也知会我一声,这样我也好知道工作进展到什么程度。你看张姊妹,她有事都会主动去找配搭商量,做什么事两个人都是有商有量的。”我心想:“跟你说,你也会采纳我的意见,还用走这过程吗?别人总问,那是不会才问的嘛,我都会做了还需要问吗?有个配搭可真麻烦,做了啥都得跟你说,整得像上下级汇报工作一样,显得我多无能啊。”后来,林姊妹还给我提了好几次,但我还是和之前一样,一点没变。有时候她问我一些本分上的事,我也是爱搭不理的,心想,“上次刚说过,这次还问”。有时候沟通工作,听见林姊妹唉声叹气的,我心想,姊妹是不是受我辖制了?心里隐约有些受责备,但又转念一想,“我也没把她怎么着啊”,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有一天,林姊妹问我:“是不是这一处教会你自己一个人负责就可以了?”当时,我没反应过来姊妹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心想,“姊妹是不是要被调走了啊?走了正好,我就可以不用什么事都跟她汇报,可以自己说了算了”,于是,我就回答说可以的,姊妹听了之后就不吭声了。后来我才得知,姊妹跟我配搭很受我辖制,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了,都想引咎辞职了。当时,我只是承认自己对姊妹的态度不好,但也没有反省自己。

后来,带领让林姊妹兼顾一项工作,这样教会的工作我负责得就多一些,当时,我心里还暗自高兴,觉得这下终于可以大显身手,能自己一个人说了算了。可后来我发现根本不是我想的那样,我明显感觉到尽本分有些吃力,弟兄姊妹在尽本分中遇到的一些难处,我看不透问题的实质,不能从根源上解决。一段时间之后,不正常聚会的新人越来越多,带领也点我,说我负责的工作果效最差,林姊妹也多次点我的问题,说我做什么事都是自己单干,不和人商量,临到事也不注重寻求真理。当时,我心里很刚硬,根本听不进去,也不反省自己。后来,我的情形越来越差,整天浑浑噩噩的。有一天,带领说要找我聊聊,还约了另一个姊妹一起聊,我之前听说过,这个姊妹的表现很不好,带领把我跟她约在一起,是不是觉得我跟她是一类人哪?想到这儿,我心里有些害怕了,难道我的问题这么严重了吗?带领会不会撤换我的本分哪?想想之前我负责两处教会,各项工作都能正常运转,现在只负责一处教会,这些工作还都是我熟悉的、作过的,怎么就作不好了呢?肯定是我哪里有问题了。我就来到神的面前向神祷告,求神带领我反省认识自己的问题。有一天,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话:“两个人负责做一件事,其中一个人有敌基督的实质,他的表现是什么?什么事都只是他一个人发起、过问、处理、解决,更多的时候他根本就不通知配搭。他的配搭在他眼里是什么?不是副手,根本就是个摆设,他眼里根本就没有他的配搭。有什么事他在脑子里想想、琢磨琢磨,觉得这么做行,就通知大家这么做,其他人没有过问的权利。他与人配搭的实质是什么?实际上就是一个人说了算,就是独来独往,自己一个人做,自己一个人说,自己一个人解决,自己一个人担着工作,那他的配搭就成了摆设。他不能与任何人配搭,他与人有没有工作上的交通?没有。常常是很多事已经做完了、处理完了,其他人才知道。别人说:‘你有事得跟我们交通啊,那个人什么时候处理的?怎么处理的?我们怎么不知道呢?’他也不解释,也不搭理,与他配搭的人在他那儿就没用了。临到什么事,他自己先在心里过一遍,就拿定主意了,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在他身边不管有多少人,就像没有一样,他就把别人当空气。这样,与人配搭这个实行在他那儿能不能有实际的那一面?就没有了,就是走个过程,挂个名。别人说:‘临到这事你怎么不跟大家交通呢?’‘大家懂什么呀?我是组长,我决定就行了。’‘那你怎么没跟配搭交通呢?’‘跟他说过了,他也没什么意见。’他就用‘没什么意见’‘没主见’为理由,来掩盖他独断专行的这一行为,过后一点反省都没有,就更不可能接受真理了,这就属于敌基督的本性问题了。(摘自《揭示敌基督·只让人顺服他,而不是顺服真理、顺服神(一)》)这段神的话让我感到特别扎心,每句话都像是神在面对面地揭露我,我才意识到,我做什么事总是自己一个人说了算,把配搭的姊妹当空气,还以自己会做为借口不跟别人商量,原来这是独断专行走敌基督道路啊。回想起来,我在尽本分中一贯就是这样的。当需要合并小组时,我没跟林姊妹商量自己直接就做了,甚至都不知会她一声;当看到新人平时上班比较忙,我也没跟配搭商量怎么做合适,就直接把新人从小组里划分了出去,不让他尽本分;林姊妹向我了解一些工作的进度和新人的情况,我不是耐心地回答她,而是反感抵触,觉得好像跟上级汇报工作一样,显得自己比她矮了一截,总是对她爱搭不理的。我做事总是自己说了算,想自己掌权,尽本分独断专行、任意妄为,不愿跟人配搭,还给人带来辖制,我这哪是在尽本分啊?这是在打岔搅扰神家工作,充当撒但的差役呀!

后来,我还看了一段神的话:“有些敌基督说:‘我这个人临到事就喜欢自己说了算,就不喜欢跟人商量,那显得多窝囊、多无能啊!’这是什么观点?这是不是狂妄性情?他认为与人配搭商量、向人寻求、咨询就是低三下四、低人一等,伤了他的尊严;所以,为了维护他的尊严,他做什么事都没有透明度,也不通知别人,更不与别人商量。他认为与别人商量那是无能的表现,总咨询别人的意见那是没有头脑、没主见的人,与别人配搭共同做成一件事或者处理任何的事情,那是没有本事的表现,这是不是他们心里的谬妄观点?是不是他们的败坏性情?心里有这种性情支配,就没法达到和谐配搭了,这里面有没有狂妄自是啊?肯定是有。总认为自己对,就应该自己掌权说了算,这是不是他们的心理?一方面,是他的败坏心理与存心,最主要的是他的败坏性情。在他的败坏性情里面,他认为与别人配搭,他的权力就被分散了、分解了,别人分担一部分工作,他的权力就不那么大了。说话的权力不大了就等于自己没有什么实权了,对他来说这是太大的损失。所以,无论临到什么事,只要有机会,只要自己能做到,他都不跟别人商量,宁可做错也不让别人知道,宁可做错也不能把权力分到别人手里,宁可被撤职也不让别人插手自己的工作:这就是敌基督。他宁可让神家利益受损失,拿神家的利益做赌注,也不把自己的权力分给其他人。他们认为作一项工作、处理一件事,只要明白真理、只要自己能做好就不需要与人配搭,也不用寻求原则,就应该独立做事、独立完成,这才叫本事。在这种理由的掩盖之下,就达到了他竭力地表现自己、出人头地、施行权力的目的。所以,敌基督特别看重他手中的权力,任何时候都不会撒手这个权力。(摘自《揭示敌基督·只让人顺服他,而不是顺服真理、顺服神(一)》)看了神的话,我就反省自己为什么做事这么独断专行,一点都不想跟别人配搭,就是因为我害怕多一个人参与教会工作,我手中的权力就会被分散,我就不能占据主导地位一个人说了算了,也不能被别人高看了。我仗着自己负责过新人教会的工作,觉得自己有经验、有头脑、有工作能力,我把这些当成了资本,特别狂妄自大,还认为自己是个人物,就该比别人高。配搭的姊妹让我做事之前跟她商量,我却觉得这样显得自己无能、没主见,自己直接就做了,有时候也想是不是应该和姊妹说一声,但我为了显露自己,让别人高看,就找个理由,说这些事情我做了她肯定没意见,就是商量了,她也会同意我的观点,以此为借口不跟姊妹配搭。原本教会安排我和姊妹两个人共同配搭作教会的工作,姊妹有权利参与每一项工作,知道工作的详情和进度,可我却把姊妹晾在一边,自己单独作,把姊妹的知情权、话语权都给剥夺了,把她给架空了,我把所有的工作都揽在自己手里,不让配搭的姊妹参与,这不成了敌基督在搞独立王国吗?想到大红龙搞独裁专政,什么事都自己说了算,让人对它绝对地听从,而我呢,做什么事都要自己做主,独断专行不跟人商量,在教会里搞独裁,自己一个人说了算,那我这种性情跟大红龙有什么区别?我越想越觉得我不愿跟人配搭这个问题的性质太严重了,心里就有些害怕。教会是基督掌权,是真理掌权,不管临到什么事,都应该寻求真理按原则办事,可在我负责的教会里,我却总要自己掌权说了算,我这不就是想占山为王吗?我尽本分不考虑怎么实行真理维护神家利益,只考虑个人的欲望有没有得到满足,最后教会工作被我作得一塌糊涂,这完全就是在打岔搅扰教会工作。想想神高抬我尽这个本分,是希望我能好好追求真理,和弟兄姊妹和谐配搭,把新人浇灌好,使新人能早日在真道上扎下根基。可是我却把尽本分当成了表现自己、施行权力达到让人高看的途径,总是高高在上,显露自己的高明,这不仅给神家工作带来了拦阻,也伤害了弟兄姊妹,我自己的生命也受到了亏损。

后来,我看到了一段神话语朗诵视频,扭转了我不对的观点。全能神说:“和谐配搭里面包括必须允许别人说话、提不同建议,还要学会接受别人的帮助、提示,有时别人不说话,还要主动咨询别人的意见,无论什么事临到,都应寻求真理原则,达成共识,这样实行就有和谐配搭了。作为带领工人,你如果总高高在上,把尽本分当做官来享受,总贪享地位之福,总有自己的打算,总搞自己的经营,总想把官做好、做大,这就要麻烦,这样做官可太危险了。你要是总这么做,不想跟任何人配搭,不想分散你的权力给其他人,不想被别人占了风头,不想被别人夺去光环,你只想一个人独享,这就成敌基督了。但是,你如果常常寻求真理,实行背叛肉体,背叛自己的存心、想法,能主动与别人配搭,常常敞开心向别人咨询、寻求,能够采纳别人的意见,细心倾听别人的想法、说法,这个路途、方向是对的。你能放下自己的身段、放下这个职衔,你没把这些放在眼里,没把它当回事,也没把它当成一种地位、当成一种桂冠,在你心底里认为自己与别人是平等的,你学习与别人平起平坐,甚至能够弯下腰来询问别人的意思,能够认真地、细心地、用心地去倾听别人说话,这样你与别人就能产生和谐配搭。那和谐配搭能起到什么作用呢?这个作用就大了。你能得着一些你以前没有的东西,是新的东西,是高境界里的东西,你还能发现别人身上的优点,学到别人的长处。还有一样,就是在你观念中认为别人傻、笨、愚、不如你的地方,你在倾听别人意见的时候,或者别人敞开心跟你说话的时候,你不知不觉发现每一个人都不简单,哪一个人里面都有一些不简单的想法。这样就避免你自作聪明,不再觉着自己比别人高明、比别人强了,避免你总活在一种自恋、自我欣赏的情形当中。这对你是不是保守啊?这都是与人配搭学到的功课、得着的益处。(摘自《揭示敌基督·只让人顺服他,而不是顺服真理、顺服神(一)》)看了这段神的话我明白了,我不愿跟姊妹配搭,怕分散了自己的权力,说明我没把神给的本分当成神的托付和自己的使命,而是当成了官职,当成了地位和桂冠,在尽本分中不跟人配搭,总是高高在上,想一花独放显露自己的高明,这是一条错误的道路。其实,经过这段时间的显明,我看到自己明白真理浅,看问题片面,很多工作考虑得都不到位,也作不了多少实质性的工作,解决弟兄姊妹生命进入中的问题也很吃力,很多工作都不是自己一个人能独立完成的,需要和别人配搭、商量,倾听别人的意见,学习别人身上的长处,来弥补自己的缺少。想到神道成肉身发表了那么多真理来拯救人,但神从来不以神的身份自居,在许多事上神还倾听人的建议,神没有一点儿狂妄自是的成分,也从来不显露自己,一直默默无闻地发表真理来浇灌供应人,神的实质太美善、太可爱了。而我一个被撒但败坏的人,充满了撒但性情,又不明白真理,对很多事也看不透,就这样我还高高在上,觉得自己了不起,能担起一摊工作,独当一面了,和谁都不想配搭,谁都不放在眼里,我真的是太狂妄了。其实,尽本分与人多商量,多询问交通,这是明智,是有理性,这不是无能的表现,这么实行能从别人那儿得着自己看不到、认识不到的东西,而且也能避免个人自作聪明走错路,这样才能尽好本分蒙神保守。这下我明白神的心意了,凡事和人商量、和谐配搭、相互取长补短才能够尽好本分满足神。

后来,我还看到了一段神话:“你们平时尽本分与人配搭的时候,能不能听取不同意见?心里能不能容下别人说的话?你们说,人有没有完人?就是再强大的人,再有本事、再有才能的人,他也不是完人。人得认识到这个,这是一个事实,也是人正确面对自己各方面长处、优点或者缺点最该有的态度,这是人该有的理性。你具备了这个理性,你就能正确对待自己的长处与缺点,也能正确对待别人的长处与缺点,这样就能与人和谐配搭。你具备了这方面的真理,你能进入这方面的真理实际,跟弟兄姊妹在一起就能够达到和睦相处、取长补短,这样你无论尽什么本分、做什么事都能越做越好,有神祝福。(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实行真理才有正常人性》)是啊,再强大、再有能耐的人也不是完全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缺点,应该正确看待,要学会倾听别人的意见,相互取长补短,有这样的理性才能与人和谐配搭。之前我光顾着浇灌新人了,福音工作都是配搭的姊妹在负责,如果这些工作都让我自己一个人作,我根本就顾不过来,也作不好,而且在尽本分中有很多事我都考虑得不到位,做事还很莽撞,每次带领抠问我的工作都能发现好多偏差、好多没做到位的地方,要尽好本分,没有配搭真不行啊。以前我就没有这个认识,也没有自知之明,狂妄自大,总想专权,不能跟人配搭,结果耽误了教会的工作。认识到这里,我心里特别愧疚,就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我不想再凭败坏性情活着了,我愿意和姊妹和谐配搭尽好本分。

之后,在和姊妹配搭的过程中,我看到姊妹有不少长处,她考虑问题比我周到,临到事注重寻求真理原则,交通真理解决问题有细节。而我做带领时间不长,对于怎么作好教会工作,只是大框上知道,一涉及到细节的工作怎么作,具体怎么交通解决问题,我就有些蒙了,光这一点,我就不如姊妹。而且姊妹比我有爱心,她给新人解决一个问题都是交通了一遍又一遍,过后还继续跟进,在我看她已经做得很好了,但她还说自己没跟进到位。我之前不跟姊妹配搭,把姊妹当空气,姊妹虽然也有过消极,但她很快就能扭转情形积极尽本分。即使我对她爱搭不理,她还是问了一遍又一遍,姊妹的爱心、耐心,对待本分认真负责的态度,都是我不具备的。想到这里,我心里就很受责备,看到因着自己的败坏性情给姊妹带来了伤害,也给神家工作带来了亏损。如果一开始我就能主动和姊妹和谐配搭,凡事都找她一起商量,也不至于造成现在这样的后果。我特别懊悔,来到神面前向神祷告:“神啊,我看到自己的败坏、缺少,也明白了你的心意,以后我要和姊妹好好配搭,活出个人样来。”

后来,再和姊妹配搭的过程当中,我都会有意识地问她:“你看这样可以吗?你还有没有其他建议?”有一次在商量工作的时候,姊妹又问我浇灌新人的情况,我心想:“前两天才刚说过,还有必要再说一遍吗?如果真有什么问题,我自己也可以处理啊。”我又不想搭理姊妹了。这时,我意识到我又要老病重犯,想自己说了算了,我就赶紧向神祷告,求神带领我,不凭着败坏性情做事。祷告之后,我想到自己一路走来的失败,做事大包大揽、独断专行,总想独树一帜显露自己,活出的都是撒但的丑相。这次我一定要背叛自己,按神的话实行,和姊妹好好配搭。于是,我就认真地把我所了解到的情况都告诉给了姊妹。我说完之后,姊妹也谈了一些她的观点,通过姊妹的交通,我也学习到了一些东西,感觉这样尽本分心里很踏实。后来在尽本分中遇到问题,我都会主动找姊妹商量,针对新人的问题,一起寻求真理、交通解决。这么实行一段时间之后,我的情形好转了,尽本分的果效也提升了,我心里特别感谢神。也体会到在尽本分中能实行真理,和弟兄姊妹和谐配搭、互相补足才能蒙神祝福。

上一篇: 老好人的背后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伪装的痛苦

中国吉林 慕晨 2018年的一天,带领安排我去扶持一处刚成立的教会。我听到这个消息,既意外又紧张,看来带领应该觉得我还不错,可我要是作不了实际工作,弟兄姊妹会咋看我呢?会不会觉得我这个带领也不怎么样?到时候,我这脸往哪儿搁呀?一想到这些,我就有些焦虑,尽本分时心也静不下来。一周后…

名利地位害我不浅

经历了神的审判刑罚、试炼熬炼,我被撒但蒙蔽的心灵慢慢苏醒了过来,认识到了名利地位是撒但捆绑人、控制人的方式和手段,是撒但用来残害人的工具,追求名利地位不是人生正道,是一条灭亡之路。信神应当追求真理变化自己的败坏性情,追求爱神,尽心尽意地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来还报神的爱!

为神效力是我的福气

得福进天国,这是许多信主之人的追求目标,本片的主人公也不例外。接受神末世作工后,他信心百倍地为神花费,认为自己是第一批被提到神面前的人,将来肯定有资格进天国,与神同享美福。万万没想到,神发表新的话语揭示中国神选民是效力者,为神效完力还得下无底深坑,归于灭亡,他得福进天国的美梦一下子破灭了,陷入了极度痛苦的熬炼中……

重获新生

自己败坏至深的根源,就是因我从小接受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的思想教育,什么“出人头地,做人上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人过留名,雁过留声”“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等撒但的思想观点深深扎根在我心里,已经成了我的本性,导致我变得特别狂妄自大,自高自是,特别崇尚权势地位,把名誉地位看得高于一切,受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支配控制,我很难接受真理、顺服真理,更没有敬畏神、爱神之心,这个狂妄自大、争名夺利的撒但本性正是我抵挡神的根源,如果不解决,我永远也达不到顺服神、忠心尽本分,还能常常犯罪抵挡神,触犯神的性情,遭神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