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本分不想付代价的背后

2022年12月14日

韩国 常静

我在教会是做美工设计的。一次,组长安排我作一种新形式的图,当时因着我经验不足,不掌握原则和制作要领,费了好大的劲做出来的效果还是不太理想,后来又修改几次也没好多少,我就觉得这种新形式的图真不好作。后来,组长再让我作这类图,我心里就抵触,总是想方设法地推给别人,甚至还有意在组长面前说自己不擅长设计这类图。组长也看出了我的想法,就没再安排我作了。后来,带领又临时让我修改一张图,并让组长给我交代一些细节要求。当时比较着急,需要我尽快在原来的基础上修一下结构,细节的地方再润色一下。我一听,这简单呀,既然画面成形了,那稍微调整下就可以了。但组长对我改后的图并不满意,又给我提了一些修改建议。我心里就嫌麻烦,不想修改,觉得这个图基本已经可以了,能用就行了,修改那么细有必要吗?还得浪费不少时间和精力。于是,我就把我的想法说出来了。可令我没想到的是,组长发消息说我:“你尽本分不用心,不求果效,总是图省事,应付糊弄,就这种态度,怎么能尽好本分呢?”看到这一连串指责的话,我心里翻江倒海似的难受,还觉得委屈,我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吗?过了几天,带领又对付我尽本分贪享肉体安逸,总是见难就退,碰到有难度的图就怕麻烦,不下功夫修改,尽本分总这样应付糊弄,不值得信赖。听到这些话,我感到特别扎心,就连一个熟悉我的姊妹也直言不讳地说:“作为一个制作人员,不想着怎么制作能达到好的果效,那你还尽啥本分哪?”姊妹的话仿佛一盆冷水泼了过来,浇得我透心凉,觉得这下我的本分算是尽到头了,大家都知道我是什么人了,那以后肯定没有人再信任我了。

晚上,我回想最近发生的一幕幕,还有弟兄姊妹对我的评价,我心里特别难受,也恨自己不争气,怎么把本分尽成这样啊?我大哭了一场。痛苦中,我看到神的话说:“尽本分总挑轻省的、累不着的、不用风吹日晒雨淋的,这属于拈轻怕重,这是贪享肉体安逸的表现。还有吗?(尽本分苦点儿、累点儿,需要付点代价就总有怨言。)(平时注重吃穿、肉体享受。)这些都是贪享肉体安逸的表现。看见哪个活儿劳苦、担风险就推给别人去做,自己只干清闲活儿,还找理由说自己素质差,没有工作能力,担不起来,事实上是为了贪享肉体安逸。……还有,尽本分总喊难,不愿意下功夫,有点时间就歇会儿、闲聊、闲扯。一旦工作忙起来,打破他的生活节奏和规律,他心里就不痛快,就发怨言、发牢骚,就不满意,尽本分就应付糊弄,这是不是贪享肉体安逸?……贪享肉体安逸的人适不适合尽本分呢?只要跟他提尽本分的事,只要提到受苦付代价,他就一个劲儿摇头,难处太多了,满腹怨言,全是消极,这类人就废了,他没有资格尽本分,该淘汰了。”(《话・卷五 带领工人的职责》)从神的话中看到,尽本分总选择简单、轻松的活儿,遇到复杂、有难度的活儿总想推给别人做,这不是头脑素质的问题,而是人太贪享安逸,尽本分不愿意付代价。反省自己,起初组长让我制作新形式的图,因我刚开始操练,感觉有难度,得需要受苦付代价,还得仔细地琢磨、反复地修改,才能达到好的效果,我怕麻烦就知难而退,甚至还找理由推给别人,我就想挑既简单又轻省的活儿做。当带领让我修改一张图时,组长跟我说了挺多的细节,希望我能完善得更好。可我答应后却嫌麻烦,不认真揣摩,不下功夫修改,就想怎么省事怎么来,结果修改的图达不到好的果效,又来回地修改了好几遍。看到我不管做哪些事,凡是需要花心思、付代价的我都不想做,就想怎么简单省事怎么来,特别地体贴肉体。看到神的话说“这类人就废了,他没有资格尽本分,该淘汰了”,我心里才有些害怕。我尽本分总体贴肉体、贪享安逸,一点儿都不愿意受苦付代价,处处考虑的都是自己的肉体怎么能省事,不劳心、不劳神,尽本分没有一点儿真心和忠心,只想应付糊弄完成任务就行,不但没起到正面作用,还影响了工作的进度,若再不扭转,继续这样下去,迟早会被神淘汰的。

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说:“有的人一直尽着本分,看外表没有什么大问题,没做明显的恶事,没打岔搅扰,也没走敌基督道路,尽本分也没出什么大错,没出什么原则性问题,但不知不觉没几年就被显明了,他丝毫不接受真理,是个不信派,这是怎么回事?人看不出问题,但神鉴察人心肺腑,神能看出问题,他尽本分一直应付糊弄不悔改,时间长了就该被显明了。一直不悔改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他虽然一直尽本分,但对待本分总是一种错误的态度,应付糊弄的态度、大大咧咧的态度,从来不用心,更谈不上尽心,出点力也只是走过程,谈不上尽力,他的过犯不断。在神眼中,他一直没有悔改,始终应付糊弄没有改变,就是他不弃掉手中的恶向神悔改,神没有看到他悔改的态度,没有看到他态度的扭转。他一味地用这种态度、这种方式对待自己的本分、对待神的托付,这样一种执拗、刚硬的性情始终没有改变,而且他从来不感觉亏欠神,从来不感觉自己这样应付糊弄是过犯、是恶行,他心里没有亏欠、没有愧疚、没有责备,更没有控告。长期下来,在神看,这人不可救药了。无论神怎么说,无论他听了多少道、明白多少真理,他的心不被感动,心态不转变、不扭转,神看到了,说:‘这人没有希望了,怎么说也不能打动他的心,怎么说也不能让他回转,用任何的方式也改变不了他,这个人已经不配尽本分了,不配在我的家中效力了。’为什么神这么说呢?就是他尽本分、作工作一贯应付糊弄,不管怎么修理对付他,给他多大的宽容、忍耐,都不能达到果效了,都不能使他真实悔改,不能使他有真实变化,不能使他尽好本分,也不能使他走上追求真理的路,那这个人就不可救药了。当神确定一个人不可救药的时候,神还会紧紧地抓住这个人不放吗?不会了,神要放手。”(《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衡量人的所做所行是善是恶的标准是什么?就是看人心思所想的、所流露出来的、所行出来的有没有实行真理的见证、有没有活出真理实际的见证,你没有这样的实际,没有这样的活出,那无疑你就是作恶的人。作恶的人在神那儿怎么看?就是你心思所想的、你外表做出来的不是在为神作见证,不是在羞辱撒但、打败撒但,而是在羞辱神,处处都是羞辱神的记号;你不是在见证神,不是在为神花费,不是在为神尽上你的责任与义务,而是为你自己。为自己是什么意思?准确地说,就是为撒但。所以,到最终神会说,‘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你所做的在神那儿不是善行,反倒成恶行了,不但得不着神称许,反而被定罪。这样信神到底图什么呢?信到最终还不是一场空吗?”(《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脱去败坏性情才能得着自由释放》)以往,我就认为虽然我推托了那些比较难、比较复杂的作图项目,但是每天我都没闲着,有时为了作图还能熬夜加班,我就觉得这样尽本分就可以了。从神的话中我才看到,神不是看人外表做了多少活儿、出了多少力,而是看人怎样对待本分,有没有体贴神的心意,有没有实行真理的见证,以此来衡量人所尽的本分是否蒙神称许。一直以来,虽然外表我也在尽着本分,但是我对待本分的态度是轻慢、糊弄,尽体贴肉体、迁就自己,好做的我就做,不好做的我就推托,没有一点儿忠心与顺服,这样尽本分连效力都不合格,是在糊弄、欺骗神。想想起初组长还分配我一些重要的项目,但因着我尽本分总是应付糊弄、拈轻怕重,不考虑教会工作,只考虑自己的肉体,重要的项目组长就不交给我做了,我成了一个让神、让人都不信任的人,只能做点简单的活儿效效力。我这样对待本分不是在预备善行,而是在不断地积累过犯。如果不放下手中的恶向神悔改,等过犯越来越多被神厌弃了,那就彻底被神显明淘汰了!此时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这种尽本分的态度太危险了,我心里才感觉有些害怕,也意识到这次的修理对付临到是神对我的提醒、警示,我太麻木、迟钝了。如果不是弟兄姊妹点着鼻子尖对付我,我还意识不到自己这种尽本分的态度让神厌憎,我得尽快扭转自己不对的情形向神悔改,不能再刚硬、悖逆了。

我针对自己体贴肉体、贪享安逸的情形又看了一些神的话。我看到神的话说:“有的人不管作什么工作、尽什么本分都不胜任,都担当不起来,尽不到一个人该尽的任何义务、责任,这不就是废物吗?还配称为人吗?除了傻子、弱智与各种体残的,哪个人活着不都得尽上自己的本分、责任?但这种人总是藏奸耍滑,不想尽责任,言外之意就是不想好好做人。神赐给他素质、恩赐,给他做人的机会,他不能用在尽本分上,什么事也不做还要处处享受得好,这类人配不配称为人呢?不管交代给他什么工作,是重要的还是一般的,是有难度的还是简单的,他都应付糊弄、偷奸耍滑,出了问题还想推卸责任,什么责任不担,还想继续过寄生虫的生活,这是不是没用的废物?”(《话・卷五 带领工人的职责》)“废人是哪类人?废人就是浑人,就是混日子的人。这类人做什么事都没有责任心,都不较真,都是一塌糊涂,不管你怎么交通真理他也不理睬,还觉得,‘我就这么混,爱咋咋地!反正现在尽本分有饭吃就行,起码不用做乞丐,到没饭吃的时候再说,天无绝人之路。说我没有良心理智,是浑人,那又怎样?我又没犯法,没杀人放火,充其量就是人品低点儿,我又没损失什么,只要有饭吃就行了’。这观点怎么样?我告诉你,这种浑人、混日子的人都是注定被淘汰的人,绝对不能达到蒙拯救。凡是信神几年丝毫不接受真理的人都得淘汰,一个都剩存不下来,凡是废物、窝囊废都属于白吃饭的人,注定得被淘汰。如果带领工人是混饭吃的,更得被撤换、被淘汰,这种浑人还想做带领工人,他不配,一点儿实事不办还想做带领,真是不知羞耻的人。”(《话・卷五 带领工人的职责》)从神严厉的揭示中我才认识到,尽本分一贯应付糊弄、不负责任的人就属于废物一类的人,做什么都无所用心,总是偷懒混日子,不务正业、不学无术,这样的人就废了。反省我尽本分也是这样,不管交代我作什么工作,我都不想动脑子琢磨,不想受苦,也不求果效,只是满足于外表忙着,没闲着就行。我带着这种思想尽本分不就是在混日子吗?又想到,我从小就羡慕那些家庭条件好的人,可以无忧无虑,四处旅游散心,生活惬意自在,我就巴不得自己也能过上那样的生活,觉得人的一生就几十年的光阴,如果不好好地享受,那不就白活了吗?长大后,看到别人都在努力地工作赚钱,我也做起了生意,可我却不想花太多的精力,常常沉迷于电视剧和小说,对生意是丝毫不上心,能不能赚到钱也不在乎,到年底时,我不但没赚钱反而还亏本了,即便是这样,我也没太难过,反而还安慰自己,亏这点不算什么,家里有饭吃就行。我对待人生的观点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不管明天喝凉水”,“人生苦短,何不及时行乐”。因着我受这些撒但思想观点的影响,干什么都不务正业、不求上进,没有一点人生的目标。信神后,我还是凭着这种思想观点活着,觉得每天能轻松地尽点本分,不用出力也不用费脑,也没什么压力,这样生活还挺好,实际上什么工作都担不起来,干什么都不行,像个废物一样。我越反省自己的表现,我就越感觉吃惊,我不就是神揭示的寄生虫吗?想想神为了拯救人类不仅发表话语供应我们真理、生命,还赐给我们生存所需要的一切,让我们享受得丰丰富富,还看顾保守着我们,不让我们陷入撒但的试探。可我却没心没肺,不知道尽本分还报神爱,反而成了混日子的寄生虫。受撒但思想观点的毒害、熏陶,我的人生观、价值观变得像畜生一样,只知道享受肉体、放纵肉体,从来不用心琢磨正事,不琢磨怎么能尽好本分满足神。反省到这儿,我就恶心、厌憎自己,也很鄙视自己,感觉自己真是被撒但败坏太深了,失去了良心理智,变得特别的麻木,也看到撒但用这些思想麻痹人,使人越来越堕落,最后彻底成为一个废人,如同行尸走肉一样。我很后悔自己没有好好尽本分,没有做一点让神得安慰的事,心里就感觉很亏欠神,我就向神祷告:“神啊,我被撒但败坏太深了,如果没有你的显明,我认识不到自己的问题这么的严重。以前,我尽本分不负责任,没有人性,享受了你那么多的恩典,却不知道还报你的爱,像寄生虫一样,我看到肉体就是我实行真理的最大拦阻,我愿意背叛肉体向你悔改,能有意识地寻求真理,按你的要求尽本分。”

后来,我又看了一段神的话。全能神说:“你既然是一个人,那你就得琢磨人的责任是什么。像外邦人最讲究的尽孝、养活父母、为家族争光添彩,这些就不用说了,这些都虚空,没有实际意义。那一个人起码该尽的责任是什么?最现实的就是你现在怎样尽好你的本分。只满足于走过程不是尽到责任,只会讲字句道理不是尽到责任,只有实行真理、按原则办事才是尽到责任了,实行真理达到果效了,让人得到益处了,这才是真实的尽到了责任。不管尽什么本分,只有凡事坚持按真理原则去做,才是真实的尽到了责任。按人的做法走过程是应付糊弄,坚守真理原则才是尽好本分,尽到了责任。你尽到了责任,这是不是有忠心的表现哪?这就是尽本分有忠心的表现。你对本分有了这份责任心,也有了这份心志、愿望,有了忠心的表现,神才能看中你,才能称许你。如果你连这点责任心都没有,神就把你当混混儿、二杆子,看不起你。……当神把教会的某一项工作交代给一个人的时候,神对这个人的期望是什么?第一,希望他尽职尽责,把这项工作当成大事来办,能作好。第二,希望他是个值得信赖的人,不管过多长时间,不管环境发生了怎样的改变,他的责任心没变,他的人格是经得住考验的。他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神就放心了,不会再监督、跟进这个事,因为神心里信任他了,把这个事交给他,他保证能完成任务不会出岔的。神托付人办事是不是希望这样啊?(是。)那你明白了神的心意之后,你应该怎么做让神能信得过你,让神能看中你?有很多时候,人的表现、行为还有人对待尽本分的态度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那你还要求神看中你,要求神恩待你、偏待你,这是不是无理取闹啊?(是。)连你自己都小看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你还要求神看中你,这就不合理了。所以,你要想让神看中你,起码得让人信得过你。你要想在人中间让人信赖,让人都看中你、都看得起你,起码你得有尊严、有责任心、讲信用,值得人信赖。那你在神面前呢?再做到尽职尽责,达到有忠心,那你基本就达到神的要求了,你得着神的称许是不是就有希望了?”(《话・卷五 带领工人的职责》)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和义务,人活得是否有尊严、有价值,最关键的是看这个人对待本分是否能尽到责任,能不能认真、用心地对待神交给的每一件事,不用别人反复地叮嘱、强调,自己就有这个责任心去做好,不管最终做的结果怎么样,重要的是这个过程中人怎么用心去对待,具备这个态度的人才是有人格尊严、值得信赖的人,所做的才蒙神纪念。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心里也透亮了一些,也有了实行的路途。后来再尽本分时,我都时刻提醒自己得多用点心,多寻求真理原则,争取本分能达到最佳果效。

一次,在和一个姊妹沟通一幅图的制作思路时,她提出这种图得参考西方的设计,要作得大气。当时我一听要大气,就感觉有难度,虽然我也知道西方的设计好看,但还涉及各种花纹效果,作起来挺复杂的。以前这种图都是别的姊妹作,我这方面的业务能力也不是太好,要做出好的效果对我来说难度挺大的,得花很多时间和精力,我就有点犹豫,想拒绝,让其他姊妹作,但我想到之前吃喝的一段神的话说:“如果神家交给你一项工作,你说,‘……无论教会交代给我哪项工作,我都要尽心尽力把工作担当起来,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或者出现什么问题,我都要寻求真理,还要向神祷告,明白真理原则,把事情办好。不管尽什么本分,我都要竭尽全力尽好本分满足神。凡是我能达到的,我尽量担起我该承担的责任,起码做到不违背良心理智、不应付糊弄、不藏奸耍滑、不享受别人的劳动果实,做什么事不低于良心标准’,这是做人的最低标准,这样尽本分就够得上是有良心理智的人了。尽本分起码得问心无愧,起码得对得起你的一日三餐,不是混饭吃,这就叫有责任心。不管你素质高低,不管你是否明白真理,总之你得有一种态度,‘既然这工作交给我了,我就得认真对待,就得放在心上,尽心尽力地把它作好。至于能不能绝对作好我不敢保证,但是我的态度是尽力把它作好,绝不能应付糊弄。如果出现问题,也应该承担责任,保证吸取教训,把本分尽好’,这种态度就是对的。”(《话・卷五 带领工人的职责》)我又想到自己之前尽本分特别不负责任,总是应付糊弄,做了很多让神厌憎的事,这次我不能再体贴肉体、贪享安逸了,我得体贴神的心意,对本分负责。我也暗下决心,不管我能达到什么程度,我得先顺服下来,努力去作,尽心尽力最重要。想到这些,我心里就有了方向。我揣摩了一下制作的原则,又搜集了一些参考,然后制作了几个版本,发给其他姊妹提建议,经过一些修改,最后终于作成了。这样实行的时候,我就感觉心里很踏实,觉得自己比以前能务实一些了。

后来,我在尽本分上就注重反省自己,背叛肉体。在日常生活的细节小事上,还有教会交代的一些事情上,我也有意识地多操心,想着怎么能把本分尽好。这样实行其实也没感觉太累,反而心里很充实,感觉这样做人真好。虽然有时我还会想体贴肉体迁就自己,但是我对自己的败坏流露比以往能敏锐一些了,意识到以后就赶紧向神祷告,求神带领我背叛肉体,如果我再糊弄欺骗、不负责任,求神管教我。慢慢地,我尽本分就有了一些负担,愿意担起自己的责任,尽到自己的本分,觉得这样活着才有人格尊严,心里才踏实平安!

上一篇: 宽待他人的背后
下一篇: 包庇假带领的后果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美丽人生的转变

自己从小就为着虚浮的东西活着,为追求“吃好穿好”活着,为了这个目标活得又苦又累、低贱、龌龊,没有什么人生价值可言。如今是全能神将我带到他的家中,竭力地拯救我,使我看透了美与丑、善与恶的实质区别,而且使我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走上了真正的人生光明路。我衷心地感谢神一次次用心良苦的拯救,把我从“美丽”的“噩梦”中唤醒,让我知道了只有追求真理、认识神,达到满足神、得着神的称许,才是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事,才是真正的美丽人生!我愿坚定不移地沿着这条光明的人生路一直走下去……

狂妄的我是怎么改变的

有特长、有恩赐的人,他的想法、作法还有他的思想很多时候是与真理相悖的,但他自己不知道,他还认为‘看我多聪明,我的选择多明智,我的决断多英明呀!你们都够不上’,总是活在一种自恋、自我欣赏的情形里,很难静下心来琢磨什么是神的要求、什么是真理、真理原则是什么,很难进入真理与神话,很难找到或者掌握真理的实行原则,也很难进入真理实际。

我看清自己的真面目

神的话说:“明明知道自己一无是处却仍然自己夸耀自己,你们不觉着你们的理智已达到了难以自制的地步了吗?这样的理智怎么配与神接触呢?”是啊,一切的工作都是神在作,我只是配合一下,如果圣灵不作工,凭我什么都做不了。

我不再为不能出人头地而烦恼

2016年3月,我得知教会成立了舞蹈班,因我从小就喜欢跳舞,便毫不犹豫地参加了。当时我和苏姊妹在一起练舞,我比她练的时间长,业务水平也稍高一点,负责人就让我多带带她,并鼓励我们好好练,还说如果跳得好就会有机会去外地参加专业培训。听到这个好消息,我激动极了,心想:“以后我一定要好好练习,争取去外地参加培训,把舞蹈练好达到专业水平,那我就有希望在舞台上崭露头角,欢歌跳舞赞美神了,到时候认识我的弟兄姊妹就能在视频里看到我了,那多风光啊!”想到这儿,我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我暗立心志:要勤学苦练尽快实现自己的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