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无端成“黑户” 自由、人权、优惠皆无

2018年4月28日

郭志力,男,56岁,河南省三门峡市人,系全能神教会一名基督徒。他怎么也想不到,因着信神被中共追捕得四处逃亡,最终还被注销了户口成了黑户,取消了一切的优惠政策。下面我们就一起来关注一下郭志力自信全能神以来,遭遇中共的一系列不公平待遇。

2007年5月,郭志力所在教会的一名基督徒被中共警察抓捕,因此事牵连到他,6月便衣警察开着小车去郭志力家抓他,恰好郭志力和妻子因尽本分都没在家才躲过了一劫,此后他们就一直在外面躲藏,再也不敢回家。2007年10月左右,郭志力听一个邻居说,警察还几次到村委会打听他在家没有,没有打听到消息,就把监视他的任务交给了乡驻村干部。在2007年到2012年期间,乡驻村干部就不间断地以搞计划生育、救灾扶贫为名,到郭志力的邻居那里打听郭志力和他妻子的消息,问他们有没有回家,他们的儿女在哪儿上班,知不知道他们的电话,等等,企图将他们抓捕,终无果。

2009年7月,郭志力听另一个邻居说:“有一次驻村干部在路上遇见我就问你在家没有,我说不在,还故意说我们之间有矛盾,他还给我交代,以后若发现你们俩回来,赶紧给他打电话。”从此后郭志力就再也不敢回家。

2011年国家8号文件规定,对下岗民办教师实行养老补助,按工龄计算,如果有一年的工龄每个月给补助10元,因郭志力从1983年至1995年,在本村小学任教12年,按工龄每月应给他发120元工资。当乡教办开始落实这项工作时,郭志力的父亲就想办法找着他,让他回去办理,但因当时郭志力是中共追捕的对象,不敢回去办理,也没有身份证(因他信神被追捕不敢办理身份证),结果本该给他补助的钱也因中共的追捕享受不上。

2014年6月,村卫生室负责医保的人对郭志力所在村组长说:“从电脑里查不出他们两个(郭志力夫妇)的名字,把钱给他们返回去。”随后就把郭志力本年交了的合作医疗退回给其父亲。到10月份,组长收养老保险金时,对郭志力的父亲说:“以后他们俩的养老金不用交了,国家入网电脑里没有他们的名字。”此时郭志力才知道不知何时,中共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他和妻子的户口都取消了,导致他们现在都没有身份证成了黑户,无论办什么事都办不成。

2016年,国家开始对贫困户实行异地搬迁,按人口每人免费给25平方米的房子。

郭志力家也是符合异地搬迁条件的扶贫户,结果还是因着他们信神,没户口,本应分给他们50平方米的房子也得不到。

郭志力不禁在心里呐喊:“在中国信神怎么这么难呢?人信神本是天经地义,是正义的事业,为什么处处遭到不公平待遇呢?”基督徒在中国没有人权,没有自由,多少时候,郭志力想孩子、想家人却不敢见,多少时候想回家照顾老人也不敢回,每天担惊受怕,只能在梦中盼。现在郭志力他们连最基本的社会保障权利也被剥夺了,彻底失去生活来源的他们,心里痛苦至极。这就是中国基督徒的“特殊”待遇。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内江市一对基督徒夫妇被抓 四十余万元被掳掠

四川省内江市隆昌县一对基督徒夫妇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抄家,40多万元个人财产被洗劫一空。现妻子仍被关押,丈夫独自在家艰难度日。 李强,61岁;妻子张英(均化名),54岁,二人均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7年10月10日,四川省公安厅专案组组长带七名警察强行闯入李强家中,将李强…

湖南省永州市一六旬夫妇因信神被中共取消低保

刘利苹,女,62岁,湖南省永州市人,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 刘利苹丈夫于1996年2月2日被医院查出淋巴癌,一直靠药物治疗。2006年10月刘利苹夫妇都加入全能神教会。2012年年底,因其儿子找关系,刘利苹丈夫拿到了低保。2015年刘利苹丈夫脑梗引起中风半边身子瘫痪。 2017…

安阳市一基督徒因信神全家人低保被中共剥夺

王新平,女,时年45岁,河南省安阳市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06年王新平丈夫去世,四个孩子正在上学,王新平又患有腰椎间盘突出不能干重活,王新平和四个孩子靠种四亩地生活,家里很贫苦。2009年王新平向政府申请低保,按国家政策王新平享受上了四口人的低保(有一个女儿的户口上到别…

湖北省钟祥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无端剥夺办理低保资格

李琼菲,女,54岁,湖北省钟祥市人,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于2012年5月患严重类风湿性关节炎,不能干体力活,按国家政策符合办低保的条件。 2015年3月的一天,李琼菲的丈夫碰到村治安主任,问道:“我妻子有病,什么活也不能干,能不能给她办个低保?”治安主任口气生硬地说:“她信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