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冯开举被抓遭虐 释后不堪忍受中共常年监视骚扰自缢身亡案例

2019年8月9日

冯开举,男,1943年7月6日出生,安徽省淮北市烈山区人,2003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2年12月,年近70岁的冯开举在传福音时被中共警察抓捕、拘留,期间遭受警察的殴打、虐待、辱骂,身体和精神受到残酷折磨,导致其患上肺气肿、哮喘病。被释放后,警察经常上门骚扰冯开举和其家人,年迈的冯开举和妻子被迫在外逃亡,但警察仍不断地打电话骚扰他的儿子,逼问冯开举的下落。因承受不住中共警察常年监视骚扰带来的巨大精神压力以及疾病的折磨,冯开举于2018年2月10日自缢身亡,终年75岁。

2012年12月12日上午,冯开举与妻子在传福音时,被警察抓捕并带到濉溪县溪河派出所。警察审问冯开举,让他交代个人及教会信息,冯开举没有回答。警察怀疑他是教会带领,把他转押到濉溪县开发区拘留所。冯妻于13日凌晨2点被释放。

在拘留所,因冯开举是信全能神的,被视为政治犯,警察故意让他一个人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长达二十多天,当时正值寒冬腊月,天气非常寒冷,导致冯开举的身体严重受寒。此外,警察还经常折磨、侮辱冯开举:每顿只给他一碗菜汤和一个馒头,强迫他做手工活,完不成任务就用脏话辱骂他,还强令冯开举背监规,有一次他背不下来警察就朝其胸口猛击一拳,致冯开举胸口剧烈疼痛,呼吸困难。

半个月后,六名警察闯进冯家,在没有出示搜查令的情况下肆意翻找一遍,没搜到任何有关信神的证据。回到拘留所后,警察气急败坏地一脚把冯开举踹倒在地,警告说:“下次再抓到你,就判你三年!”

一个月后,冯开举被释放回家,他对家人说:“我害怕再被抓,警察说了再信神被抓就得判3年,我怕挨饿、挨打、挨骂!”为躲避警察的抓捕,冯开举和妻子不得不在外租房躲藏,但警察仍在他家附近监视,还频繁打电话骚扰他的儿子,要求其把冯开举带到派出所。冯的儿子说:“警察天天给我打电话,我把派出所的电话拉黑,他们却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给我打视频通话,搞得我天天都提心吊胆。”

冯妻说,2013年她两次深夜冒险偷偷回家,邻居让她别再回家,因警察经常到邻居家中打探他们的行踪,并安排眼线在她家附近监视。2015年秋天的一天晚上,冯妻偷偷回到家,刚到家没多久,就有两个警察来敲门,盘问冯开举的下落。

逃亡期间,冯开举咳嗽越来越严重,医生诊断其是因受寒受凉患上了肺气肿、哮喘病。每次外出治病,冯开举都特别地小心谨慎,生怕被警察发现行踪。尽管反复住院治疗、打针吃药,但冯开举的身体状况仍每况愈下。

中共警察常年不间断地监视、骚扰,致使冯开举长期活在恐惧、担忧中。2017年下半年,他的精神开始出现异常,一听到警车声和“派出所”三个字就情绪失控,吓得要往门外跑。

2018年2月10日,冯开举实在无法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和疾病的折磨,他在精神极度压抑痛苦中自缢,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终年75岁。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相关内容

基督徒李算算被中共政府残害致死案例

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李算算(曾用名:李爱平),女,生于1966年12月,被害前家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吐鲁番市军民共建路,2012年3月加入全能神教会,被抓时在教会里接待基督徒聚会。 2013年7月14日左右,李算算因信全能神被吐鲁番市胜利派出所强行抓捕,警察在其家中搜出数本信神书籍…

基督徒周成寅被中共政府常年恐吓折磨致死案例

周成寅,男,1938年12月30日出生,家住重庆市忠县黄金镇甘田村,曾在青海文教局工作,后一直务农,2000年6月信主耶稣,2001年5月加入全能神教会。信神后,周成寅被中共政府抓捕、刑讯逼供,三次被抄家。2015年5月5日,在他患病卧床时警察仍上门威胁恐吓,导致他病情急剧恶化…

六旬基督徒徐孝莲被中共警察迫害致突发脑溢血死亡案例

徐孝莲,女,生于1945年4月13日,家住山东省临沂市平邑县白彦镇,1999年12月底加入全能神教会。徐孝莲为人和善乐观。2008年5月,徐孝莲因信全能神被中共当局抓捕、关押,6月15日被判劳教一年。得知这个消息后,原本乐观的徐孝莲受了刺激,当时就哭了,情绪十分低落。6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