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冯开举被抓遭虐 释后不堪忍受中共常年监视骚扰自缢身亡案例

2019年8月9日

冯开举,男,1943年7月6日出生,安徽省淮北市烈山区人,2003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2年12月,年近70岁的冯开举在传福音时被中共警察抓捕、拘留,期间遭受警察的殴打、虐待、辱骂,身体和精神受到残酷折磨,导致其患上肺气肿、哮喘病。被释放后,警察经常上门骚扰冯开举和其家人,年迈的冯开举和妻子被迫在外逃亡,但警察仍不断地打电话骚扰他的儿子,逼问冯开举的下落。因承受不住中共警察常年监视骚扰带来的巨大精神压力以及疾病的折磨,冯开举于2018年2月10日自缢身亡,终年75岁。

2012年12月12日上午,冯开举与妻子在传福音时,被警察抓捕并带到濉溪县溪河派出所。警察审问冯开举,让他交代个人及教会信息,冯开举没有回答。警察怀疑他是教会带领,把他转押到濉溪县开发区拘留所。冯妻于13日凌晨2点被释放。

在拘留所,因冯开举是信全能神的,被视为政治犯,警察故意让他一个人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长达二十多天,当时正值寒冬腊月,天气非常寒冷,导致冯开举的身体严重受寒。此外,警察还经常折磨、侮辱冯开举:每顿只给他一碗菜汤和一个馒头,强迫他做手工活,完不成任务就用脏话辱骂他,还强令冯开举背监规,有一次他背不下来警察就朝其胸口猛击一拳,致冯开举胸口剧烈疼痛,呼吸困难。

半个月后,六名警察闯进冯家,在没有出示搜查令的情况下肆意翻找一遍,没搜到任何有关信神的证据。回到拘留所后,警察气急败坏地一脚把冯开举踹倒在地,警告说:“下次再抓到你,就判你三年!”

一个月后,冯开举被释放回家,他对家人说:“我害怕再被抓,警察说了再信神被抓就得判3年,我怕挨饿、挨打、挨骂!”为躲避警察的抓捕,冯开举和妻子不得不在外租房躲藏,但警察仍在他家附近监视,还频繁打电话骚扰他的儿子,要求其把冯开举带到派出所。冯的儿子说:“警察天天给我打电话,我把派出所的电话拉黑,他们却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给我打视频通话,搞得我天天都提心吊胆。”

冯妻说,2013年她两次深夜冒险偷偷回家,邻居让她别再回家,因警察经常到邻居家中打探他们的行踪,并安排眼线在她家附近监视。2015年秋天的一天晚上,冯妻偷偷回到家,刚到家没多久,就有两个警察来敲门,盘问冯开举的下落。

逃亡期间,冯开举咳嗽越来越严重,医生诊断其是因受寒受凉患上了肺气肿、哮喘病。每次外出治病,冯开举都特别地小心谨慎,生怕被警察发现行踪。尽管反复住院治疗、打针吃药,但冯开举的身体状况仍每况愈下。

中共警察常年不间断地监视、骚扰,致使冯开举长期活在恐惧、担忧中。2017年下半年,他的精神开始出现异常,一听到警车声和“派出所”三个字就情绪失控,吓得要往门外跑。

2018年2月10日,冯开举实在无法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和疾病的折磨,他在精神极度压抑痛苦中自缢,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终年75岁。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基督徒刘立梅被中共政府长期监视恐吓致精神崩溃投河自尽案例

2014年11月16日,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刘立梅(化名李静)因不堪忍受中共警方对其长达5年的监控、恐吓、骚扰,最终在山西省吕梁市跳河自尽,时年44岁。 刘立梅,女,生前家住山西省朔州市平朔中煤集团生活区,是一名医务工作者,2006年4月加入全能神教会,热心接待弟兄姊妹。据刘的朋友及…

六旬基督徒徐孝莲被中共警察迫害致突发脑溢血死亡案例

徐孝莲,女,生于1945年4月13日,家住山东省临沂市平邑县白彦镇,1999年12月底加入全能神教会。徐孝莲为人和善乐观。2008年5月,徐孝莲因信全能神被中共当局抓捕、关押,6月15日被判劳教一年。得知这个消息后,原本乐观的徐孝莲受了刺激,当时就哭了,情绪十分低落。6月20日,…

基督徒邓秀芬劳教期间劳动致死案例

2002年9月,基督徒邓秀芬(化名周敏)因信全能神被警察抓捕,判处一年劳教。2003年5月的一天,邓秀芬因被迫长期承担超负荷劳动加之严重缺乏营养导致病发昏倒,浙江省湖州市武康镇莫干山劳动教养管理所有意延误治疗,致使邓秀芬病发3小时后猝死于狱中,时年35岁。 邓秀芬,女,1968…

基督徒魏秀香被中共警察折磨致病情恶化死亡案例

魏秀香,女,生于1965年9月26日,辽宁省本溪市南芬区人,2004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2年10月,魏秀香被查出患有肝硬化伴结节,住院治疗后病情稳定,一直接待教会基督徒。2013年6月22日,魏秀香因信全能神被中共当局抓捕。被捕后,警察明知魏秀香有严重肝病却不给她吃饭,让她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