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邹吉黄服刑期间患病被长期延误治疗强迫劳动致病情恶化身亡

2020年9月2日

邹吉黄,男,生于1954年,湖北省宜昌市长阳土家族自治县磨市镇人。2007年信主耶稣,200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7年,邹吉黄因信神、传福音遭中共抓捕,后被判刑2年。监禁期间,他患肝病长期得不到医治,每天还被强制超负荷劳动12小时,致其病情恶化成肝硬化腹水,出狱后,病情不断加重,于2020年4月病逝,时年66岁。

2017年6月19日,长阳土家族自治县公安局几个特警驱车到邹吉黄家,强行将他抓捕到公安局,当天下午转押至县看守所。

2018年4月10日,该县法院在没有通知邹吉黄家人的情况下,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邹吉黄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之后,邹吉黄被押回看守所。

据邹吉黄生前讲述,2018年6月下旬,他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双腿浮肿、酸软无力,腹部时常感到抽筋般的疼痛,吃不下饭,他向公安局副局长方正红申请治疗遭拒,方正红说他是缺乏锻炼,让他每天坚持走一百步。一个月后,邹吉黄的病情加剧,肚子胀到不敢喝水,血压低至95/56mmHg,时常胸闷、恶心,浑身冒汗,整个人几近虚脱。直到9月18日,看守所所长才带他去市医院检查,诊断结果是肝硬化。医生说邹吉黄的病情非常严重,如果不及时治疗会恶化为肝腹水。看守所所长等人不顾邹吉黄死活,只让医生开了一瓶护肝片,就将其押回看守所。邹吉黄的药用完后,看守所所长以县医院没有治疗肝硬化的药为由不再带他开药,并说法院已下发判决书,警告邹吉黄不许上诉,即使上诉也要维持原判。

11月29日,邹吉黄被押送至湖北省江北监狱服刑。服刑期间,狱医每天只发给他4粒护肝片。监狱生活环境极差,邹吉黄每天吃不饱、穿不暖,还被逼洗冷水澡,经常被牢头训斥、罚站。狱警还强制他每天参加军训3小时,只要动作不标准就要挨打,每次都累得两腿发软,呼吸困难,几乎要晕倒在地。每天他还被强迫超负荷劳动12个小时,导致病情不断加重。2019年1月,邹吉黄连续十天食水不进,高烧达40度,肚子胀得感觉快要爆炸,体重增加十几公斤,腹部经常像刀绞一样,疼得无法入睡,双腿肿胀无法正常走路,舌头失去味觉。同监室的犯人愤愤不平道:“邹吉黄病到这个程度了,怎么还不给保外就医,他们(狱警)简直不把人当人待!”

2月8日,邹吉黄被监区医院确诊为肝硬化腹水,狱警只让其输一瓶消炎水,开半月的护肝片,便令其回监区继续劳动。直到2月20日,狱方才让邹吉黄住院治疗,医生说邹吉黄的肝病已到晚期,无法治愈。两个月后,邹吉黄病情继续恶化,肝腹水达3千克,狱方仍不允许其保外就医。

4月13日,邹吉黄已病得奄奄一息,监区专管教育的区长来到医院逼其写放弃信仰的“四书”(即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决裂书),邹吉黄拒绝。

2019年6月3日,邹吉黄刑满释放,县、镇、村干部等人随即将他带到镇司法所接受“帮教”(即洗脑转化)。司法所所长勒令他每周必须向司法所汇报自己的情况,持续三至五年,还让村主任和邹吉黄的家人监视他,警告说若发现他再信神还得把他抓回去坐牢!

因服刑期间被长期延误治疗加之监禁、折磨,导致邹吉黄病情不断恶化,最终于2020年4月19日病逝。

主正在叩门,你想打开心门迎接到主吗?联系我们,将有讲道人与你交流迎接主的路途,使你早日迎接到主与主同赴筵席。

相关内容

基督徒叶建军被中共警察迫害致精神分裂最终死亡案例

叶建军,男,1950年12月9日出生在山东省龙口市龙口经济开发区,是龙口市玻璃厂的一名普通工人。叶建军1987年信主耶稣,199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他为人老实本分,热心事奉,喜欢传福音,经常到山东省蓬莱市、烟台市一带传福音。1999年叶建军外出传福音时被中共政府抓捕,惨遭酷刑折磨…

基督徒张诗奎被抓遭虐 获释后仍被中共骚扰被逼自尽案例

张诗奎,男,生于1954年9月16日,河南省商丘市人,2007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2年,张诗奎因传福音被中共警察抓捕,羁押40多天。期间遭受酷刑折磨与犯人殴打,他的身体与精神受到严重摧残,获释后身体每况愈下,大脑反应迟钝,神情呆怔,原本已经康复的病情又复发,几乎瘫痪。但中共仍…

基督徒蒋春娣被中共政府迫害致死案例

蒋春娣,女,时年63岁,江苏省扬中市新坝镇永平村人,200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是全能神教会一名普通基督徒。以下是蒋春娣被中共警察迫害致死的过程。 据知情人反映,蒋春娣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农村妇女,和女儿张群(40岁)相依为命,忙完自家的农活后常常到附近村庄去传福音。 2012年1…

基督徒程东珠因不堪忍受中共长期监视、施压 被逼跳湖自尽

程东珠,女,生于1955年12月14日,家住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据周围人评价,程东珠是一个性格开朗、很坚强的人。2018年8月,她从在公安部门工作的儿子那里得知中共要抓捕一基督徒,便赶紧给教会报信,使该基督徒免遭中共抓捕迫害。此后,程东珠遭中共长期严密监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