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孙思从日本返回中国后遭抓捕、洗脑案例

2019年5月19日

孙思,女,生于1986年1月28日,陕西省西安市人,2010年10月加入全能神教会,2016年6月17日以旅游签证入境日本,并在日本全能神教会参加聚会。

2018年7月17日,孙思因患有腰椎间盘突出和湿疹等疾病被迫回国治疗,于当日下午乘国际航班返回中国。因中共下发文件明确要求对海外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进行摸底排查,为躲避中共警察的追捕,孙思回国后没敢回自己的家,她乘一辆出租车于当天晚上6点多来到西安市灞桥区的姑妈家。没承想,中共警察仍是盯上了她,并驱车一路跟踪尾随而至。

孙思进姑妈家十几分钟后,西安市国家安全局、公安局、灞桥派出所的警察一行十几人假借租房为由强行闯入,并迅速到楼上楼下各个房间搜寻。警察当场盘问孙思的姑妈是否知道孙思信全能神一事,并审问孙思:“你为啥要去日本?为啥又从日本回来了?谁支持你在日本传道的?”见问不出什么,警察将孙思押上警车带到西安市公安局灞桥分局。孙思回国时带的两个行李箱、一个包全部被警察强行没收。

7月18日下午,孙思被警察押送至西安市灞桥区法制教育中心。在对孙思强制洗脑的两个月间,警察提审她四次,追问其信神情况,以及去日本干什么等问题,无果。在洗脑中心,孙思被帮教24小时监视,不许踏出卧室半步,不许祷告,不许关灯,上厕所、洗澡都不许关门,每天还被强行灌输中共诋毁、抹黑全能神教会的谣言。经受如此精神折磨,孙思感到痛苦压抑,晚上常常哭泣,头发大把大把地掉,血压低至50-70mmHg,有好几次晕得躺在床上起不来。

7月24日,灞桥区派出所的两名警察再次来到孙思的姑妈家,喝道:“我们从机场的监控中看孙思回国时带了大小四个包,现在还少一个包。”警察逼孙思的姑妈将包交出来,并搜走孙思从国外带回的一台笔记本电脑、移动硬盘等物品。

9月17日上午,孙思被西安市灞桥分局警察以“利用邪教、会道门、迷信活动危害社会”的罪名行政拘留15日。

2018年10月2日,孙思获释,其行踪至今仍被中共政府监视。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相关内容

牙克石市一基督徒因传福音被中共警察抓捕 关押获释后仍被严密监控

2012年11月4日上午10点多,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古丽(化名,女,47岁,家住内蒙古牙克石市)在牙克石市传福音时,被三名警察抓到当地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所长审问古丽:“家是哪儿的?干什么来了?书是哪儿来的?谁让你来的?书咋给你的?”古丽没有正面回答。之后,几名警察开车搜了古丽…

基督徒孔英因信全能神从日本返回中国后被中共抓捕案例

孔英,女,生于1975年7月21日,家住山东省日照市,2007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5年7月8日,她办理了劳务签证赴日本打工,并在日本全能神教会参加聚会。孔英出国一事引起了中共政府的怀疑,他们就对孔英进行调查。 2016年至2018年,当地派出所的警察曾两次来到孔英家,向其丈夫…

辽源市一基督徒传福音时被警察拘留 释放后遭限制行动自由

2012年12月11日,家住吉林省辽源市龙山区69岁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陆杰在传福音时被警察抓进辽源市,次日便被关进监狱,过起牢狱生活。 在狱中,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吃、睡、干活、挨骂,是一天的生活。干的活是定量缠棉签,第一天是三千个,第二天是四千个,第三天就和其他人一样缠五千个。完…

安宁市一基督徒被中共非法判刑 释放后仍无人身自由

李华芝,女,57岁,云南省安宁市人,是全能神教会一名基督徒。 2007年5月31日,两名警察突然闯入李华芝家中,以“拍身份证照片”为由将她诱骗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李华芝被蒙骗拍了几个方向的照片后正要离开,却被警察拦住说有事找她,后被强行带到公安局。 一到公安局,一名女警不做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