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昌市一基督徒被抓释放后频遭警察上门骚扰、监视

2018年4月28日

严青(化名),女,53岁,甘肃省金昌市人,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

2018年3月1日下午2点,三名警察来到严青家,敲门并大喊严青的名字,严青没敢开门,警察没敲开门就离开了。一阵惊慌过后,严青的心才稍稍平静下来。回想起自己因信神遭受警方迫害的一幕幕。

2012年12月9日,严女士在当地传福音时,被警察强行抓捕,并被非法关押28天,于2013年1月8日释放。次日,派出所两名警察到严女士家敲开门令其签字,被其丈夫拒之门外,未逞。3月7日凌晨4时,派出所两名女警敲开严女士家的门后质问道:“你昨晚到哪里去了?”严女士丈夫不堪忍受警察凌晨来骚扰,便冲二人发火,两次怒言驱赶,两名女警才悻悻离开。同年6月,派出所所长又打电话传唤严女士,以结案为由让其签字后,才让她回家。

2014年1月的一天,派出所两名警察到严女士家,让她在三张白纸上签字。严女士的丈夫看不惯警察这一做法,气愤地问道:“你们还没完没了了?”警察回答:“上面有文件,信神有案底的必须签字。”8月的一天,社区工作人员找到严青丈夫的工作单位,要求他签字。

2015年1月的一天,派出所警察联合社区工作人员又到严女士家回访。之后警察经常给其丈夫打电话查问严女士的行踪。

2017年5月的一天,派出所警察打电话给严女士,问她在哪里,严女士不堪其扰,便说自己在外地时,警察立马说他们看到严女士夫妻俩在超市。此时严女士才知晓,警察一直在严密监视着她。8月份的一天,公安局警察又打电话盘问严女士丈夫:“你妻子在哪里?”其丈夫未正面回答,而警察却说:“我们都看见她在家里,让她在家等着,我们去找她签字、照相。”其丈夫见状赶紧告知严女士,让她离家躲藏。严女士便火速赶到火车站,警察在检查身份证时将其扣住,电话请示上级同意后,才勉强让她离开。

2018年3月1日,经受多次骚扰的严青恐惧再见警察,当警察敲门喊她时,只有选择回避。

几年来,中共警察对严女士的监视、骚扰,使严女士在自家待着都没有安全感,时时还要把门锁上,怕警察随时闯入。没承想警察反倒监视得更为严密,使她没有一点人身自由可言。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基督徒邹瑞星因信全能神从韩国返回中国后遭中共追捕案例

邹瑞星(化名:江涵),男,生于1995年3月20日,河南省濮阳市人,2012年12月加入全能神教会。2016年7月28日,邹瑞星以旅游签证入境韩国,并在韩国全能神教会参加聚会。 2017年8月19日,邹瑞星从韩国返回中国。他得知有基督徒因在海外全能神教会参加聚会,回国后被中共抓捕…

泰安市一对基督徒夫妇因信神被中共抓捕 释后仍剥夺行动自由

2012年9月12日上午8时许,山东省泰安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强宝印(男,65岁)正在自己家中休息,突然闯进十几名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便在屋内一阵乱搜,搜走一台笔记本电脑(价值4000元左右)、800元现金、一辆电动车、信神书籍、光盘和一台MP5播放器(至今未归还),之后强行…

攀枝花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警察严密布控抓捕 释放后被剥夺行动自由

张飞珍,女,48岁,家住四川省攀枝花市,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普通基督徒。 2012年12月14日,张飞珍在复印传福音资料时被恶人举报。市政法委书记亲自带队,出动了市公安分局、派出所、国保大队、社区出版局、民宗局、统战部、联防队共计100多人抓捕张飞珍。他们在张飞珍的住处到单位间仅…

西宁市一基督徒遭到中共的监控、跟踪、骚扰 渴望自由

马芳(化名,女,43岁)家住青海省西宁市,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8年4月的一天,居委会的人把马芳叫到居委会,又以登记户口重新入户为由来骚扰她。马芳感到既气愤又无奈,她感慨道:“在中国信神就这么艰难,我们何时能自由自在地唱一首赞美神的歌敬拜神呢?” 在马芳的身上究竟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