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塔城地区一基督徒因信神被中共劳教 强制奴役致颈椎病

2018年6月8日

丁力,女,34岁,家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塔城地区,是一名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

2003年6月28日上午10时30分左右,一名男警来到丁力家,以“所长有事要问”为由将丁女士带到派出所。

到派出所会议室,警察就信神之事审问丁女士,并定罪道:“你信的全能神,也叫实际神,就是国家打击定罪的,你们聚会,不到国家指定的三自教堂去,那就是违反国家规定,是国家不允许的。”警察接着厉声审问:“你什么时候信神的?是谁给你传的?教会带领是谁?你们教会有多少人?”见问不出什么,警察就将丁女士带到另一房间里罚站,期间警察不许其靠墙,也不给丁女士吃饭喝水,致使丁女士两腿发软,身上直冒虚汗。

当晚10时至12时,警察又审讯丁女士两次,仍无果。一警察恶狠狠地将丁女士关进一个四方的铁笼子里,双手扣在地上,使其不能直立也不能躺下。警察再次提审丁女士时,她已是双腿麻木,浑身感觉困乏,头脑昏沉,三名警察还是审问丁女士关于教会的事情,丁女士回答不知道,一男警吼骂道:“他妈的,叫你嘴硬,快说!把你吊起来狠狠地打,我不相信撬不开你的嘴。”边说边将丁女士推来搡去,致使丁女士左右摇动站立不稳,最终审讯无果。次日早上9点半,一男警又以孩子的前途要挟丁女士交代信神的问题,丁女士仍未回答。6月29日中午11时左右,警察以“信邪教,参加非法聚会扰乱社会治安”为罪名将丁女士押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两名警察继续审问丁女士:“教会钱财在哪里?你们的带领住在哪儿?”无果,警察将其关押28天,索要生活费2000元钱后,于7月26日下午4时左右,将丁女士释放。

2004年2月的一天中午11时左右,丁女士去派出所换户口本,所长从桌上拿起一张纸说:“告诉你,这就是你的判决书,两年零三个月,已下来一个月了,要立即执行,不准你回家!”并强迫丁女士签字,并于当天把丁女士押送到女子劳教所。

劳教期间,警察专门安排吸毒的人监视基督徒,不许丁女士等基督徒说话、接触,并经常让基督徒学习中共宣传与诋毁全能神教会的邪说谬论,达到洗脑转变思想的目的。另外,警察还强迫基督徒从事高强度、超负荷的劳动,成为他们赚钱的工具。基督徒不但无法正常睡觉,若完不成任务还要受到警察的打骂体罚。

2006年3月29日上午10时许,丁女士刑满获释。出狱后,当地派出所令其一个月去报到一次。

据悉,两年多的超负荷劳动,致使丁女士得了颈椎病,至今颈椎时常疼痛,再加上长期缺乏营养,精神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到出狱时,丁女士满头的黑发一多半都变白了,并患上严重的气血不足,回家后吃药也没调理过来,至今仍脸色发黄,体乏无力。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汉中市一基督徒被中共抓捕并奴役一年 留下严重疾病

2006年1月14日上午11时左右,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虹(女,时年34岁,陕西省西安市人)到汉中市一基督徒的租住处时,被蹲守在隔壁房间的便衣警察抓捕,后押到一家宾馆。 在宾馆里,警察将李女士铐在木制沙发上,七八名男警和一名女警昼夜轮班审问其三天三夜,不让她吃饭、喝水、睡觉,逼她交…

徐州市一基督徒遭中共警察刑讯后被判劳教、服苦役

秋叶(化名),女,42岁,江苏省徐州市丰县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9年8月20日凌晨4点左右,在沛县一接待家,秋叶和三个基督徒(女)还在熟睡中,二十多个便衣警察突然翻墙而入闯了进来冲她们大吼:“不许动!”随即将她和三名基督徒双手反扭背后戴上手铐,连同接待家家主共五人一起押…

徐州市一老年基督徒遭到警察抓捕 服苦役二十五天致残

欧利军(化名,男,68岁)家住江苏省徐州市沛县,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2010年9月28日中午,欧利军买菜刚回到家,公安局和派出所的三名警察也紧随而来,他们不由分说将他强行推上车押到派出所。 下午6点,欧利军被押到沛县一宾馆,警察冲他吼道:“有人说你家保管教会钱财,把钱交出来。…

信阳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关押九个月 每天超负荷奴役劳动16小时

孟想(化名,女,36岁)家住河南省信阳市,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2012年12月的一天下午,孟想聚完会走在回家的路上。五名警察开着一辆黑色小轿车截住她的去路,不由分说把孟想强行拽到车上。警察从孟想的包里翻出2部手机、900元钱、1台新MP5播放器(均未归还)。随后,强行将孟想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