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塔城地区一基督徒因信神被中共劳教 强制奴役致颈椎病

2018年6月8日

丁力,女,34岁,家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塔城地区,是一名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

2003年6月28日上午10时30分左右,一名男警来到丁力家,以“所长有事要问”为由将丁女士带到派出所。

到派出所会议室,警察就信神之事审问丁女士,并定罪道:“你信的全能神,也叫实际神,就是国家打击定罪的,你们聚会,不到国家指定的三自教堂去,那就是违反国家规定,是国家不允许的。”警察接着厉声审问:“你什么时候信神的?是谁给你传的?教会带领是谁?你们教会有多少人?”见问不出什么,警察就将丁女士带到另一房间里罚站,期间警察不许其靠墙,也不给丁女士吃饭喝水,致使丁女士两腿发软,身上直冒虚汗。

当晚10时至12时,警察又审讯丁女士两次,仍无果。一警察恶狠狠地将丁女士关进一个四方的铁笼子里,双手扣在地上,使其不能直立也不能躺下。警察再次提审丁女士时,她已是双腿麻木,浑身感觉困乏,头脑昏沉,三名警察还是审问丁女士关于教会的事情,丁女士回答不知道,一男警吼骂道:“他妈的,叫你嘴硬,快说!把你吊起来狠狠地打,我不相信撬不开你的嘴。”边说边将丁女士推来搡去,致使丁女士左右摇动站立不稳,最终审讯无果。次日早上9点半,一男警又以孩子的前途要挟丁女士交代信神的问题,丁女士仍未回答。6月29日中午11时左右,警察以“信邪教,参加非法聚会扰乱社会治安”为罪名将丁女士押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两名警察继续审问丁女士:“教会钱财在哪里?你们的带领住在哪儿?”无果,警察将其关押28天,索要生活费2000元钱后,于7月26日下午4时左右,将丁女士释放。

2004年2月的一天中午11时左右,丁女士去派出所换户口本,所长从桌上拿起一张纸说:“告诉你,这就是你的判决书,两年零三个月,已下来一个月了,要立即执行,不准你回家!”并强迫丁女士签字,并于当天把丁女士押送到女子劳教所。

劳教期间,警察专门安排吸毒的人监视基督徒,不许丁女士等基督徒说话、接触,并经常让基督徒学习中共宣传与诋毁全能神教会的邪说谬论,达到洗脑转变思想的目的。另外,警察还强迫基督徒从事高强度、超负荷的劳动,成为他们赚钱的工具。基督徒不但无法正常睡觉,若完不成任务还要受到警察的打骂体罚。

2006年3月29日上午10时许,丁女士刑满获释。出狱后,当地派出所令其一个月去报到一次。

据悉,两年多的超负荷劳动,致使丁女士得了颈椎病,至今颈椎时常疼痛,再加上长期缺乏营养,精神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到出狱时,丁女士满头的黑发一多半都变白了,并患上严重的气血不足,回家后吃药也没调理过来,至今仍脸色发黄,体乏无力。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岑溪市一基督徒因传福音被警察抓捕、劳教 每天强制劳动16小时

安娜(化名,女,30岁),广西壮族自治区岑溪市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4年9月的一天,安娜在传福音时被警察抓捕送到看守所。审问时,警察逼安娜说出教会其他基督徒,强迫安娜说亵渎神的话,还威胁说:“如果不说出和你一起信神的就判你三四年刑!”安娜不回答,他们就用脚踢她,审讯无果…

汉中市一基督徒被中共抓捕强迫劳动两年 留下多种疾病

2004年7月10日中午12时左右,六名便衣警察赶到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玲(化名,女,39岁,陕西省汉中市人)家的农田里,强行将王女士带回家。一进门,一男警就朝王女士的右脸上使劲打了一巴掌,致其的头碰在墙上,脸火辣辣地痛(脸青了半个多月才好)。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便在屋内翻箱倒柜到…

江西省一基督徒在看守所被强制服苦役 屡遭非人虐待

谢世浩(化名),男,38岁,江西省人。2008年7月25日,谢世浩所在出租房内,突然闯进来两个身穿便衣的人,亮出证件说自己是国保大队的,同时冲进来好几人,将谢世浩的双手反扭背后,并大声喝道:“不许动!”接着警察开始翻箱倒柜搜出所有信神资料、一部手机和几百元现金,致使房间一片狼藉…

宝鸡市一基督徒因传福音被抓判刑 每日被强迫劳动16小时

李芬兰(化名),女,34岁,陕西省宝鸡市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2年12月6日下午13时,李女士和其他基督徒正在宝鸡市一街道传福音,几辆警车突然疾驶至现场,从车上冲下二十多名警察(均男性)手持警棍、牵着警犬,两名警察将李女士架着胳膊,连拉带拽拖进警车押至派出所。 在所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