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市两名基督徒因信神被拘留 获释后仍被监视

2018年5月27日

案例一:

2018年1月8日,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高洁(化名,女,53岁),因信神被抓拘留15天释放后,又被户口所在地派出所警察押走。审问登记后,警察告诉高洁换二代身份证的时候,她的新身份证上将有“嫌疑犯”的标记。警察还大声训斥高:“如果你以后要再信神还要抓你!”随即将高洁押回家,警察让她分别站在小区、家里从各个角度给她拍照,还让她指着自家门口拍照。警察还唆使高的丈夫看管好高,高出远门必须给派出所打电话请假后方能出门。

据高洁自述,2017年12月23日下午5点多,八名便衣警察假冒物业人员查天然气,闯入高洁的租住处,拿出传唤证让其签字,高洁看到传唤证上给自己无端扣以“涉嫌、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犯罪嫌疑人,让高洁到兰州市公安局接受讯问。高拒签。警察便不由分说进行疯狂搜家,搜走两台MP5、MP4播放器,一本信神书籍和一部价值2500元的手机。随将高强行抓进派出所。

在派出所,警察让高洁固定在老虎凳上审问。一警察恶狠狠说:“我们把你调查得很清楚了,你两天出去一次,去哪里,坐什么车,我们都知道……”之后以“扰乱社会治安罪”非法拘留高洁15天。

高洁被释放后,警察三天两头打电话询问其信神之事。3月5日,警察还打电话恐吓说:“你把你的孩子和孙子都害了,就因为你信神,国家不允许他们以后考大学、考公务员、当兵之类的。”

目前,高洁全家人的手机都被警察监控。

案例二:

2018年1月7日,兰州市基督徒梁丽(化名,女,52岁)被抓拘留15天被释放。因家中钱款、值钱的东西都被警察没收,梁丽出了派出所身无分文,只能求助路人才回到家。后来梁多次去公安局索要自己被没收的钱物,都遭拒绝和恐吓。

春节刚过(2018年3月2日),警察就到梁家中盘问她有没有再信神,是否还和教会的人来往等,并警告她,外出一定要跟警察打招呼,写请假条,否则就网上通缉,电话必须保持24小时畅通。梁女士从警察口中得知,她还要被中共监视三年之久。

据梁丽回忆:2017年11月29日上午11点左右,她从一基督徒家出来坐车时,发现有人跟踪她,梁女士担心给教会其他基督徒带来危险,便不敢再出去聚会了。

12月23日午饭后,梁女士刚出单元门,就被突如其来的几名便衣警察抓住,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就给梁丽戴上手铐,抢去她的钱包和钥匙,强行把她带家中。家里共进去12名警察,从警察口中得知,他们监视、跟踪梁丽已很长时间了,警察还拿出跟踪时拍到的梁丽的照片给她看,还拿出好多张基督徒的照片让梁丽辨认。警察在她家里搜家长达4小时。每个角落都搜,连卫生间的吊顶都打开查看,搜出两张银行卡、2000多元人民币现金,所有信神书籍,还有手机、电脑等。随后将梁丽押至派出所审讯、拘留。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宿迁市警方成立专案组 集中警力镇压全能神教会

江苏省宿迁市公安局从市各派出所抽调骨干,集中警力打击、镇压全能神教会。 2018年9月24日晚上8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田慧(化名)去看望一位老年基督徒,不料被早已蹲守在此的3名警察抓捕,随后被5名警察连夜押往宿迁市某派出所。 次日下午,田慧被带到审讯室。审讯她的警察声称是国保大队…

狱中遭凶残迫害 基督徒身心受重创

在中国,很多基督徒因信神被抓坐监,服刑期间遭受残酷迫害,如酷刑折磨、被强迫从事超负荷劳动、被灌服或被注射不明药物等。许多人出狱后留下后遗症,反应迟钝,精神恍惚,给其本人和家庭生活造成无法磨灭的痛苦和伤害。叶桢桢、何莉、许真就饱受这样的摧残折磨。 2019年1月底,曾因信全能神被判…

潍坊市一耄耋之年基督徒因信神遭搜家罚款

2018年4月2日上午九点左右,山东省潍坊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志明(化名,男,时年81岁),正在自家院里缠地膜。突然四名警察闯入家中,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便开始搜家,搜出他的信神书籍、老年看戏机、MP5播放器、内存卡、一百五十元现金,还有夫妻俩身份证、户口簿,种地补贴本等全都没收…

广元市一基督徒虎口逃脱 至今仍被警方追捕

2018年3月底,家住四川省广元市的王芹(化名,女,55岁)因信全能神被人举报,遭中共警察抄家、抓捕,后冒险逃脱。目前仍在警察的追捕中。 2018年3月27日上午11点30分左右,两名警察和一名特警直奔王芹家。特警将王芹控制住,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开始搜家,没收了王芹所有信神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