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一基督徒被罚款并严密监视六年 致亲戚都无法上门

2018年4月4日

近年来,中共对宗教信仰的迫害逐渐升级,成千上万的家庭教会基督徒遭受任意拘留和监禁,甚至被致残、致死,更多基督徒被罚款、监视,丝毫没有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据了解,甘肃省平凉市一名基督徒筱雨(化名,女,48岁),正遭受着中共警察无休止地监视、骚扰,从2013年至2018年,她一直被警方严密监控,随时被盘问,甚至连亲戚上门都会遭抓捕。

2013年7月的一天,筱雨出去聚会,派出所警察将其抓捕,其家人被勒索了5万元罚款后,筱雨才被释放。此后,警察在筱雨家门口公路两边都安装了摄像头,24小时监控筱雨与其他基督徒的来往。

2014年3月的一天,筱雨弟弟叫其去山上栽树,随即派出所两名警察来到筱雨家调查盘问,赶至其栽树的地方,确定筱雨在栽树之后才离开。

2014年7月,筱雨换了手机号码,第二天她到山沟里割猪草,一名警察追到山沟里对其大声呵斥道:“你为啥要换电话号码呢?”筱雨说手机坏了,警察才悻悻离去。

2015年11月,筱雨的外甥女(不信神)放学后来其家里吃饭,被警察监控以为她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警察不分青红皂白将正在读书的外甥女强行抓到派出所关押了三天。期间,对其外甥女审问道:“你们信全能神有几个人?”筱雨的外甥女吓得说自己什么也不知道。警察不信,就拿她的手机给通讯录里的每个人打电话询问其是干啥的,最后其班主任在电话里证明了她只是个学生,并指责警察无辜把孩子抓走耽误学习,已经过了三天,警察才将筱雨外甥女释放。此后,筱雨的亲戚都因害怕被警察抓捕,不敢去她家了。

2015年12月,基督徒王英(化名,女)去筱雨家买猪肉,筱雨担心被警察监控到会找王英的麻烦,就让其赶紧离开。次日早上,警察就拿着通过摄像头拍摄的王英的后背照片,来筱雨家逼问来人是谁、干什么的,还威胁筱雨要交代清楚,家里来基督徒要汇报。无奈,筱雨借口说王英是孩子的姨娘,警察才不再追究。

2016年2月,王英在去车站的路上碰见筱雨,两人没敢说话,之后王英见当地派出所一警察骑着摩托车一直跟踪她到车站。这让王英确定:谁与筱雨接触谁就有可能被警察跟踪监视。

2017年9月,筱雨的公公(不信神)举报筱雨还在信神,警察随即赶至筱雨家将其家里搜了个底朝天,连炕筒都未放过,未搜到任何信神资料,警察把筱雨的公公抓去拘留了15天。

此后,警察对筱雨的监控仍未停止。2018年1月,筱雨邻居母女俩受警察唆使,把筱雨家的柜子搜了个遍,没搜到信神物品才罢休。2月27日,筱雨夫妇从亲戚家回来,早已等候多时的三名警察见其便问:“你去哪了?这几天有个女的找你,是不是信全能神的?”

就这样,警察长期的监视、骚扰致使筱雨无法正常生活,其弟弟、弟媳去当地派出所质问警察为什么一直监视、骚扰她,警察强词夺理说筱雨肯定与基督徒来往,监控他们是警察的正常工作。

警察无休止地监视、骚扰,致使筱雨不敢跟任何基督徒接触、来往,怕给教会基督徒带来麻烦。中共的长期监控剥夺了筱雨的信仰自由权利,严重侵犯其隐私权。因中共煽动对信神之人的仇恨,致使筱雨在亲戚、邻居中受到歧视、排挤,令她的生活苦不堪言。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相关内容

河南省两名基督徒因信神被拘留 其中一人钱款被冻结

2018年1月23日上午8点多,安阳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红(化名,女,52岁)与王璐(女)正在聚会所聚会,警察突然闯进将李红二人带到了当地派出所。事后得知是恶人举报。 警察去李红住处搜走1台电脑、部分传福音资料、几张TF卡。警方扣以“利用邪教、会道门、迷信活动危害社会”的罪名非法…

中共警察对待基督徒非法抓捕又掠财物

2018年4月3日下午,天下着大雨。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翠(化名,女,62岁)带着小孙子和其他两名基督徒在刘丽(化名,女,50岁) 家聚会。3点多聚会完,两名基督徒冒雨先回家。不一会儿,一名警察又把一名基督徒推拽回来,嘴里还骂骂咧咧:“妈的,还想跑!都不许动,手抱头蹲下!我早就想…

咸阳市一母亲信神 儿子上学受限

2018年1月26日,家住陕西省咸阳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刘心(化名,女,48岁)因儿子收到了某高等院校的录取通知书,一家人特别的高兴。可是刘心在派出所给儿子办理入学相关手续时,办理人员再三推阻不予办理。眼看学校规定的期限一天天逼近,手续却办理不下来,刘心一家人急得团团转。经多方打听…

警察监控基督徒的方式之一

警察为了能随时掌握基督徒的活动情况,达到限制人的信仰自由,以提供基督徒在家里的现时照片来确定本人是在家里还是外出信神了。 在2018年1月22日与3月17日9点30分,浙江省绍兴市一妇女干部到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吴小仙(化名,女,62岁)家,要求吴小仙站在家门口给她照张相,说是派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