邳州一基督徒遭警察酷刑折磨 自理困难

2018年6月18日

跟踪报道:

前期刊登的“邳州市五名基督徒被警察撬门抓捕 一人酷刑”的报道,当时还有四名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情况不明,现已获悉基督徒郑新被警察抓捕受迫害的最新信息:

2018年4月,郑新(化名,女,42岁,江苏省邳州市人)在回接待家时,被蹲守在接待家的警察非法抓捕。期间,警察为逼郑新出卖教会信息,对她实施了酷刑折磨、洗脑。8天后,郑新趁警察熟睡之际侥幸逃出。

据悉,2018年4月10日早上6点半,郑新提着一台电脑赶回接待家,刚敲门便见门已被撬开。她正准备离开,从屋内窜出3名警察,强行将其押至派出所,后又转至邳州某宾馆101室内关押。

下午4点,警察将郑新带进102室,让其坐在“老虎凳”上。一警察盘问其个人信息,郑新反问道:“国家宪法明文规定信仰自由,信神何罪之有?”警察却强词夺理:“信仰自由那是指在国家允许的范围里信,不是国家允许的范围里信就是犯法。”警察见郑新不答,便拽其头发狠扇两巴掌,又将其双手反铐在1米1高的老虎凳上,命其往下坐,丧心病狂的警察还拿一块砖垫在郑新的脚底,双臂剧烈的疼痛疼得她直冒汗,三四分钟后郑新实在支撑不住便站起来。警察见状威胁郑新若不回答就继续坐,就这样断断续续地用刑逼供直到大半夜。见郑新仍不回答,警察又用同样手段让其坐5分钟。一个自称国保大队的警察用毛巾包住手,狠捶郑新的头部七八下,致使她的头蒙蒙的。后灭绝人性的警察又将郑新双脚提至30公分高的椅子上,强行让其双腿放在上面,郑新感到两只胳膊撕心裂肺的疼,脸上的汗水如瓢浇的一样。警察见状并未停下毒手,反而更加变本加厉,为使郑新的双腿不能蜷缩,警察用绳子将其双腿绑住,顿时郑新的双臂酸胀疼痛,麻木得几乎失去知觉。之后警察又死死按住郑新的双脚大约四五分钟,郑新疼得受不了就在心里呼求神然后拼命的把脚往回缩。她说,感到头晕目眩,警察怕出人命就把郑新的手拷打开了,她一头栽倒在地上,她浑身已被汗水淌湿,感到全身冰凉、发抖,警察给她喝口凉开水,她当即吐了出来,躺在地上气力微弱。警察怕郑新出事要担责任,才停止对其折磨。

11日上午10点左右,警察又针对搜到的笔记本上的内容对郑新审讯,无果。4月13日,警察又将郑新带到审讯室内故技重施,她刚坐两分钟就受不了了。警察趁机逼郑新出卖教会信息,未果。一警察说:“我真是服了你了。”警察一边说一边给郑新松手铐然后将其铐在「老虎凳」上两天两夜,给其洗脑,挑拨郑新与基督徒的关系,又用家人的前途威胁其出卖教会信息,郑仍不从。警察见招数使尽仍无果,便骂骂咧咧地走了。

4月17日下午4点左右,3个警察将郑新转至一派出所,再次审问,无果而终,警察见状气急败坏地说:“我恨不得把你埋了。”之后又将郑新带回宾馆关押。一警察恼羞成怒,向郑新脸部左右开弓猛扇至少六巴掌,边打边骂并扬言:“明明判你3年我也得让判你5年!”4月18日早上7点,郑新趁看守的警察熟睡之际,将手铐从手上取下逃出了宾馆。

自逃出后,郑新的手臂使不上劲,连一双厚袜子都不能洗,洗脸刷牙就像干了很多活一样很累,吃饭时胳膊如果不抵着桌子,夹菜的时候手都费劲;穿头套衣服时胳膊又酸又疼,累得直喘;拎10斤重的东西胳膊骨节就像脱臼一样,生活十分不便。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中共警察光天化日公开抓捕基督徒

2018年5月8日上午9点半左右,江苏省徐州市三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静(化名,女,40岁)、孙冉(化名,女,27岁)、邓小青(化名、女、34岁)正在聚会时,被突然闯入的中共警察强行抓捕,连同被警察搜出来的一些信神书籍和播放器一起带走。至今下落不明。 当晚6时许,警察还闯入该市另一…

塔城地区一老年基督徒被协警带走 至今还在关押

刘秀(化名,女,63岁),家住新疆塔城地区,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 2018年4月16日,当地派出所一协警单人驱车到刘秀家,把刘秀带走,至6月份已一个多月都未放回。期间刘秀女儿要求见刘秀的面,警察便让她通过视频连线与刘秀对了话。在视频中清楚地看到有警察在监控刘秀,但也不清楚刘秀…

济宁市两名基督徒无故被中共警方抓捕

2018年6月28日晚上7点多,山东省济宁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宝亮(化名,男,56岁)正在地里干活,警察突然赶至,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把在地里干活的王宝亮抓捕。警察押着王宝亮回家搜家,搜出了信神书籍并没收带走。随后,警察将王宝亮连夜押至公安局。 当天同一时间,与王宝亮同一乡镇的另一…

运城市一年轻基督徒被非法抓捕 家人屡遭盘查

2018年3月2日,山西省运城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辛欣(化名,女,23岁)与另三名基督徒外出办事,途经河北省石家庄市时,被警察非法抓捕。 2018年3月3日(正月十六)早上10点多,村治保主任带着三个便衣警察来到辛欣家,一警察出示证件后,口气生硬地对辛欣母亲赵红(女,49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