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为何成了“审讯室”

2018年6月19日

——中共将摸排基督徒的黑手伸向校园

学校,这个原本属于孩子们学习、成长的乐园,如今中共为取缔打击宗教信仰,连校园里的孩子都成了他们逼迫、盘查、摸排基督徒的对象和渠道。江苏省徐州市一学校近几个月不断上演着警察、老师对学生“刑讯逼供”的场景。前段时间该校刚发生了通过学生调查家长是否信全能神,导致学生遭盘问、毒打事件后,该校再度发生类似事件。

据该校的学生李诺透露,2018年4月份,一名五年级的学生张宇(化名,男,12岁)和其六年级的哥哥张奇(化名,男,15岁)遭到校方的审讯、殴打。老师逼问兄弟俩说出家长信神之事时,竟用电笔进行逼供,当时张宇的舌头都被电得起泡。随后,兄弟俩的妈妈到学校与校方理论,还有一些被殴打的孩子的家长也到学校讨说法,最后班主任就在班里宣布:“谁要回家说此事,回校将会被打得更狠!如果家长发现你们身上的打伤就说是自己磕的碰的,同学和同学之间互相监督,不许互相在一起讲被打的事,若发现哪个谈论此事就报告老师。”

李诺听同学说有位男老师质问校长为什么要对学生这么做?校长便与该老师争吵起来,该老师被几个人推到,胳膊被摔骨折,现已辞职,现在该老师任教的那个班级已不存在了。

4月14日是最为恐怖的一天,从四一班到四十一班的学生几乎都被审问、被打了,当天学校校长与十一名不知什么身份的外来人,每人手中都拿着一米长的圆形、方形铁棍。该校长说:“这次看看还有谁不说?”后随着校长一声令下,接下来便出现了令人惊愕的一幕:女生被铁棍打胳膊,男生被铁棍打腿,其中一名女生杨阳(化名)的胳膊被打得当场就抬不起来。李诺还说:“我不知道那10个男的是不是老师,其中一人打我时候我没敢看他,他问我是不是信神的,我低着头没敢吱声,我脸上被铁棍划破了,胳膊被打红了,他用铁棍都打膝盖,我右腿被打四下打跪倒,左腿被打一下也跪倒了,腿被打得红肿淤血了,几乎每个学生胳膊和腿都被打得红肿淤血了。”

周末,家长接孩子回家时,好多学生都哭着要转学,而且还有多名老师要辞职,现已经有些老师辞职了。现在老师也不正常给学生教课,只到教室里给学生布置一下作业,让学生自己做。

有基督徒表示,中共为了彻底取缔宗教信仰,欲摸清掌控所有基督徒,已转从学校孩子入手。目前,该校已没了正常的教学秩序,这些孩子的心灵仍在遭受着伤害。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石河子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抓 存款被冻结

2018年2月5日,新疆石河子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田园(化名,女,53岁)被警察非法抓捕,其名下的所有存款都被冻结。 下午5点左右,田园的丈夫从外面回到家,一进门就看见六名警察在屋内搜查。他当即质问:“你们要干什么?”一名男警出示警官证和搜查证,并厉声喝道:“我们是刑警大队的,有…

警察频频上门给基督徒照相骚扰

2018年3月上旬的一天上午,安徽省阜阳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赵梅(化名,女,66岁)正在自家院里与人聊天,一辆警车停在了赵梅家门外,从车上下来四名警察走进赵梅家,一警察边走边拿手机录像。一警察假装关心地询问赵梅的儿子去哪里了,另一男警突然靠近赵梅,录像的警察迅速给赵梅和该警察拍…

基督徒被中共无故判刑 释放后又被剥夺生活来源

2018年3月17日晚上,山东省潍坊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郑宇(化名,男,55岁)在邻居陪同下向村委要自己该得的粮款。村委领导不但不给,还说他因为信神曾被抓捕判过刑,现在虽然被释放了,也不是自由的,出门时要和派出所的人打招呼。说完就开始给派出所打电话。郑宇只好逃离村委,但村委…

鞍山市一基督徒因信神判刑三年 获释后仍遭警方监视中

辽宁省鞍山市李进(化名,男,46岁)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 2013年曾因夫妻俩接待几名基督徒,被警方抓捕,并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为罪名,判处有期徒刑3年。释放后,李进至今仍在警方的监视中。 2018年2月28日上午9时许,当地派出所的两名警察闯入李进家,向李进索要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