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作市警方加大力度排查基督徒 多名基督徒遭骚扰

2018年7月3日

自2018年2月《宗教事务条例》正式实施以来,河南省焦作市警方多次召开整顿宗教信仰会议,确定四至五月份是宣传阶段,“摸底排查,建档造册”。随后焦作市政府出动大量警力,进到基督徒家进行盘查、骚扰。以下是最新掌握的2018年5月,焦作市武陟县警方进家排查基督徒的事实报道:

案例1:

2018年5月23日早上6点多,焦作市武陟县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胜利(男,45岁)正在家休息。突然听到敲门声,王胜利妻子王洁(化名,女,39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趁机藏了起来。开门后,四五名警察闯入,一警察就盘问王胜利家人是否信全能神,并说定罪、亵渎全能神的话。警察一进屋就勒令王胜利将他们带进卧室,并打开衣柜、床头柜进行搜查,无果。一警察盘问王胜利:“你媳妇什么时候回来?你们平时怎么联系?有微信没有?” 一番询问无果后,该警察又问王胜利要了手机号,另一警察在一边给他拍照。走时警察还勒令王胜利:“你媳妇回来了给我打电话。”

事后王胜利感慨道:“想在中国这片土地信神真难!”

案例2:

2018年5月23日上午10点,焦作市武陟县当地派出所四名男警突然来到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国柱(男,55岁)家。王国柱女儿刚一开门,四名警察便蜂拥而至,警察见王国柱不在家,便勒令王国柱妻子打电话让其赶紧回来,并且没出示任何证件便到处乱搜。警察边翻边洋洋自得地说:“上面刚下新文件,让我们重新排查信神的人家里还存放有信神资料没有。”几个警察把卧室、客厅搜得乱七八糟,他们边翻边录像。临走,警察还说:“王国柱回来让他到所里一趟!不见王国柱本人不算完,我们还要来!”

中共警察这样的威胁与恐吓对王国柱家人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家常便饭。从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不到一年的时间,警察就曾到王国柱家骚扰达十几次之多。警察这样频繁“光顾”,给王国柱的身心带来极大的痛苦和折磨,精神上造成严重的压抑。

案例3:

周小心,女,64岁,河南省焦作市武陟县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8年5月29日下午1点30分,周小心的儿子王小飞(村里的小队长)对她说:“今天公安局来抓你,来咱们村的大队了。公安局的人说,你如果还出去信神、聚会,被抓起来就让你坐三年牢,还株连九族,就是连我外公、舅舅家都受牵连,还有我爸(以前当过兵)的养老金,当兵的退伍钱都取消,你孙子、孙女长大当兵、上学都受牵连。”周小心儿子还说:“你把信神书籍交出来,我上交公安局。”

中共不择手段地迫害信神的人,不但对基督徒实施抓捕,还拿基督徒家人的养老保险金、退伍费和子孙的前途相威胁,致使周小心深感在中国这个独裁统治国家信神的艰难。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江西省两名基督徒因信神遭重判关押

去年6月,江西省两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因信神遭当局抓捕。今年5月,两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七年。 2018年6月29日,4名警察联合村长突然闯入甘翠花(女,化名,38岁)的母亲家,警察将甘翠花团团围住,并逼问她的母亲是否知道甘翠花信神的情况,无果。随后警察在家中随意翻查,搜走4…

西安市一基督徒被警察非法抓捕 低保被取消

陕西省西安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范丽丽(化名,女,50岁)于2005年离婚,2006年被前夫打断了腿,做手术后,钢板没有取,三年都未愈合,无法正常劳动。到2008年,范丽丽走路仍一瘸一拐,便申请办理低保。 2018年1月至3月,范女士为维持生计,在外当保姆,警察不断打电话盘问其在哪…

忻州市一基督徒春节期间无故被抓捕、审讯

2018年2月22日上午9点左右,山西省原平市公安局国保队长带着两名警察闯进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小梅(化名,女,47岁)家,一警察核实小梅的身份后,就开始盘问小梅。盘问之后,警察说:“有人举报你信神,我们要搜家。”说完,便在小梅家四处搜查,但没有搜到信神物品,就强行将小梅带到市国保局…

石河子市一基督徒在家无故被抓、扣罪名

家住新疆石河子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肖洁(化名,女,39岁),在2018年3月16日晚上9点在家中被警方抓走。 据肖洁丈夫徐可称,事发那天上午11点,徐可接到社区电话,询问其二代身份证的采集情况,并问肖洁在哪儿上班,徐可如实回答。随后,社区主任就带两名警察到肖家,见肖洁不在家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