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基督徒只因信神被罚款判刑

2018年4月30日

近日获悉,曾两度被抓的浙江省丽水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静(化名,女,48岁),于2018年3月1日,被当地法院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事情还得从2013年的那次抓捕说起。

据王静自述,2013年6月份的一次传福音中被警方抓捕,被拘留13天后释放。警察从未放弃对她的监视。

2017年7月,王静再次被跟踪她一年多的警方抓捕。

2017年7月2日下午4点,王静正在一出租屋里,两名便衣警察以查暂住证为由敲开王静的门,并向其索要身份证,一警察看完身份证说:“就是她!”说完就拔打手机,不一会上来四男一女五个警察,他们拿出搜查令说:“我们是丽水市公安局XX分局的!”喝令王静坐在床边不要动。随后,女警把王静拉到卫生间对其搜身。另外四名警察开始抄家,没收了搜出的信神书籍、硬盘、日记本、电脑、部手机、身份证、医保卡、银行卡、银项链、金耳环等等(至今未还)。晚上七点左右,王静被带到当地派出所。

7月3日早上9点,王静被带到一酒店的一个房间里洗脑,同在酒店被警察洗脑的还有其他六名基督徒。24小时轮班看守他们的都是警方雇来的人。警察几乎天天提审王静想获取教会信息,无果。警察还叫工作人员给基督徒做思想工作,每天给基督徒们看亵渎神、抹黑全能神教会的视频和法律书,并要求基督徒写心得体会。

刚进洗脑班的前两天,警察因王静没有配合他们的审问,两天两夜不让王静睡觉,眼睛一闭,她们就过来推她。一次审问中警察说:“你以为我们抓人是乱抓的吗?其实我们盯你们已经一年多了。”

王静被洗脑半个多月,无果。

2017年7月21日,当地公安分局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将王静刑事拘留,并将其关押在看守所。期间,王静被提审两次,审问内容都是重复以前的问话。警察让王静在逮捕令上签字,王静看到上面说她信邪教,拒签。王静家属分别在7月21日、8月11日收到王静的《拘留通知书》和《逮捕通知书》。

2017年12月4日,当地法院开庭审理王静,根据起诉书定王静“涉嫌“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当天没有宣判,并继续关押王静。

2018年3月1日,当地法院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王静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王静回家后的第一天、第二天警察都安排村里的干部以劝其不要再信神为由上门监视王静。第三天,村干部、镇政府的一行七人又赶到王静家,他们登记了王静被抓判刑的情况,并劝王静不要信神了。之后,他们三天两头来王静家监视。

3月份一天国保大队的警察打电话叫王静去一趟,威胁道:“你如果还信全能神,再次被抓,就判得更重了。李琴(化名,一起洗脑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判了9年,她就是个例子!”并让王静配合他们劝其他基督徒自首。

如今,王静没有一点人身自由,警察要求她随叫随到,并且定期到当地派出所报到,若离开本区范围,还得经他们批准,甚至还唆使王静不信的丈夫和婆婆监视她的行踪。王静的社保等保险都被取消,村里人对她议论纷纷,家人也受村人歧视、冷落。王静丈夫承受不了压力,就离开家在外租房住。往日幸福和睦的家就这样不存在了,王静也得了失眠症。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中共打击信仰 从小学生入手

自中国共产党执政以来,一直宣传无神论、唯物论,不相信什么救世主。中共多次下达秘密文件,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对有宗教信仰之人的大肆抓捕、迫害,并把全能神教会列为重点打击对象,扬言“一日不取缔,一日不收兵”。且自十九大以来,中共以“扫黑除恶”的名义全面镇压宗教,而全能神教会再次首当其冲。…

三岁孩子的妈妈因信神突遭抓捕 至今下落不明

2018年3月1日,家住贵州省贵阳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陈静(化名,女,33岁)到其大姐家办事。突然,两名宣传防火防盗的人闯了进来,他们核对了陈静及其丈夫、姐姐的名字,发了两张宣传单后离开。

一基督徒被抓后遭长期罚站并剥夺睡眠 被折磨77天

四川省一基督徒因信神被抓,警方为获取教会信息,对其进行长时间罚站并剥夺睡眠,折磨她77天。 2018年11月2日下午4点左右,三名便衣警察闯入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张霞(化名,女,43岁)租住的房子,将其抓捕至国保大队。警察没收了张霞身上所有的钱财和信神物品后,逼问她在教会的职务,以及…

逃亡海外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家人遭中共追捕

因着中共对全能神教会的迫害,数千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迫逃亡海外。然而,中共对他们的迫害并没有停止,当局正试图通过各种手段将他们引渡回国,他们在国内的家人也成为当局监视、迫害的对象。 河南省的赵英(化名)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两年前,她的两个儿子为躲避中共的抓捕逃亡海外。此事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