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多次被抓遭毒打逼供 强制劳役加折磨险丧命

2019年10月17日

今年四月,武汉天气有些热,方琦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右腋窝下鸡蛋大的疙瘩,隐隐传来的疼痛勾起了她以往痛苦的回忆。方琦曾因信神遭当局三次抓捕,两次刑讯逼供,加上强迫劳役让她至今落下病根。

方琦(化名,女,50岁)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2006年6月30日,她在江西省南昌市传福音时因恶人举报被抓捕。

审讯室里,警察厉声呵斥方琦,逼她交代教会信息和个人信神情况,见其不说,警察狠扇她几个耳光,方琦被打得眼冒金星、头痛脑胀,脸颊火辣辣地疼,耳朵嗡嗡作响。警察还狠狠地猛砸她的后背,方琦被砸得站立不住险些摔倒,前胸后背的疼痛感让她呼吸困难、心跳加速,脊椎好像断掉一般(之后胸腔、后背疼得无法平身躺睡,翻身时稍一用劲都很疼),但她始终没有妥协。一警察又狠踩她的脚,方琦的脚趾被踩得钻心地痛。之后,警察勒令她站着,不让吃饭、喝水,一直到晚上11点。方琦的脚又红又肿。之后,她被转押到南昌市第一看守所。

在去监区的路上,警察给方琦戴上30斤重的脚镣,还催促她快走。方琦拖着沉重的脚镣艰难地往前挪步,脚踝处被磨破了皮,每走一步都钻心地疼。警察见状,便让两个男囚拖着方琦飞快地往监区走去。途中,他们不顾方琦疼痛地喊叫,一直拖到监室门口,将她随手往地上一扔。之后,狱警找来金属环将方琦的手脚绑在一起,让她去监室里面,方琦只能弯腰前行。监室里挤满了人,只有靠近便池的一点地方,方琦拖着沉重的脚链,忍着剧痛挪进去。此时的她已经毫无力气,只能蜷缩着身体躺在潮湿的水泥地上,头枕着恶臭难闻、坚硬冰冷的便池台,脚上被磨破的伤口在流血,稍微碰一下就钻心地疼。由于身体没法伸展,天气又热,加上沉重的铁链、脚镣压得方琦痛苦不堪。犯人见状都欺负她,甚至踩着她的头发上厕所,秽物溅到她脸上,她也只能忍着。直到第12天,她的铁链、脚镣才被摘除。一次,牢头和五六个女犯人在狱警的暗示下,对方琦拳打脚踢,她被打得身上多处青紫,痛苦不堪。

看守所的伙食极差,方琦只能吃发霉的米饭和烂菜叶汤,长期营养不良,导致她胃病发作,痛苦难忍。

关押期间,警察多次提审方琦,逼她交代个人情况和教会信息,方琦没有妥协,警察大声叫嚣道:“你就是不说出姓名、地址,我们也照样能判你,也可以无限期关押你。”最后,警察给方琦扣以“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罪”判处劳教两年,转押至南昌市一女子劳教所。

刚进劳教所,方琦就遭遇了“魔鬼训练”,狱警勒令她静坐、站军姿、走正步,稍动一下就要受罚。方琦稍动一下腿,就被罚面壁两天。

一个月后,方琦被安排检验医用手套,每天必须完成1800双,否则就会被延长关押期限。之后,方琦每天早上5点起床,工作15个小时左右。长期超负荷劳动,导致方琦手指变形,无法伸展,右腋下还长了个鸡蛋大的疙瘩,红肿坚硬,撕扯手套时磨得更痛。方琦要求治疗,狱警置之不理,方琦只能忍痛继续干活。

在劳教所,狱警还经常随意辱骂、体罚犯人,每天的伙食早上只有一个馒头、一碗白稀饭,中午、晚上只有半碗水煮菜,根本吃不饱。

2008年4月3日早上8点多,方琦获释。

同年9月29日,方琦在传福音时再次被警察抓捕。审讯中,警察为逼她交代信神情况,轮番扇她耳光,并挥舞着拳头朝方琦背上一阵猛击,方琦疼得两手抱肩,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警察又拿起一本书朝她的头部和胳膊狠狠砸去,方琦的胳膊上顿时出现大片青紫,头胀痛难忍,脸肿得很高,眼睛睁不开,头皮上尽是疙瘩,轻轻触摸都疼。警察继续轮番毒打方琦,还想要电击她,因电棍没电才作罢,方琦始终未妥协。警察还大声扬言:“把她关进去(看守所),冻死她!饿死她!”

次日晚8时许,方琦被转送到看守所,此时她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身体十分虚弱。10月8日晚上,方琦胃痛发作昏死过去。直到第二天早晨,她才被送到医务室,狱医脱掉她的一只衣服袖子,一股恶臭腐气立时扑鼻而来。狱医诊断后说:“她内脏消化器官已衰竭,身上散发腐臭味,再不管就要出人命了,就是现在放出去,消化功能一年内也不一定能恢复。”看守所所长不顾方琦身体,让两个女犯人强行把她拖回去。方琦被拖得呼吸困难,痛苦不堪。之后,她因为营养不良,经常胃痛、拉肚子。

12月30日上午9时许,方琦获释。

2012年11月,方琦因传福音第三次被抓,两小时后机智逃脱。

方琦没有被抓捕之前身体很健康,因被抓后遭到惨无人道的折磨留下后遗症,十几年一直经常拉肚子、胃痛、胃胀,至今没有痊愈。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一基督徒遭受政府不公平待遇 警察还频繁上门骚扰

2018年5月29日晚上7点,河北省承德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玉(化名,女,66岁)正在菜园子浇地,镇派出所两名警察来到她家,未出示任何证件,便用手机对其房子、屋子及王玉本人拍照、录像。王玉气愤地质问警察:“就因为我信神传福音被你们抓捕过,你们怎么没完没了了?年年上门来骚扰我,一…

甘肃省一基督徒被罚款并严密监视六年 致亲戚都无法上门

近年来,中共对宗教信仰的迫害逐渐升级,成千上万的家庭教会基督徒遭受任意拘留和监禁,甚至被致残、致死,更多基督徒被罚款、监视,丝毫没有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据了解,甘肃省平凉市一名基督徒筱雨(化名,女,48岁),正遭受着中共警察无休止地监视、骚扰,从2013年至2018年,她一直被警…

新疆一基督徒被警方秘密追查半年多异地遭抓捕

新疆一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因信神险遭警察抓捕,被迫逃到外省躲藏。此后一直被警方秘密追查,8个月后在异地遭抓捕。 2019年5月24日晚上7点左右,陕西省延安市4个便衣警察以“查黑户”为由突然闯入陈艳家中。其中一人自称来自新疆,随后拿出一张写有陈艳身份信息的复印件冲陈艳吼道:“你被捕了…

洛阳市一教师因信神被迫辞职

2018年2月5日,河南省洛阳市某校教师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程诚(化名,女,45岁)接到校长在她个人微信里发的一条信息,大概内容是近期省市县要组织人员下乡暗访,暗访党员、干部、国家公职人员是否参加宗教活动,各校长要认真排查教职工的信仰情况,杜绝教师、学生参加宗教活动。正值春节假期,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