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吉州一基督徒犹如笼中鸟 过着被中共“软禁”的生活

2018年8月15日

2018年,新疆市昌吉州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刘小花(化名,女,46岁)家里,三天两头有政府官员和警察上门造访。刘小花无奈说:“这还算是好的,2018年之前这些村干部、政府人员、警察几乎是天天上门骚扰,每次都有四五人。”

据了解,2016年11月4日,她在一聚会所聚会时被警察非法抓捕、拘留10天。

2017年10月9日下午4点,两名便衣警察来到刘小花家里,一进门就盘问:“你去年因信全能神被抓拘留过,你现在有没有和全能神教会的人有联系?你为啥要信神?是谁给你传福音的?”等问题,刘小花答对后,他们拿出一些被抓基督徒的照片让其辨认。

10月11日,两名警察来到刘小花家中,拿着许多基督徒的照片让刘小花辨认,无获。警察走时索要了刘小花的电话号码,并警告她:“我们来你家里的事不要给别人说,也不要给你们的弟兄姊妹说。”

10月12日中午11点左右,四名警察背着照相机闯进刘小花家,向她索要信神书籍和MP5播放器,无获。警察便如一伙土匪一样在家里翻箱倒柜到处搜查,未搜到任何东西。随后以了解情况为由将刘小花强行带到国安大队。

警察将刘小花铐坐在老虎凳上,多次逼她说出化名叫什么,见其不说,便拿起装着矿泉水的瓶子砸她的脸,威吓道:“我这个恶人当定了!你不说?不说,今天不让你上厕所,让你拉到裤子里!再把你丈夫和儿子都叫来,你信神他们都知道,他们不举报,他们也有罪,先把你儿子拘留了,只要进了拘留所他上班的厂子就要开除他,让你儿子娶不上媳妇,你儿子的前途也没了!”无果。警察就说要带刘小花去拘留所办理拘留手续。警察又拿来他们搜到的几十名教会人员名单让刘小花一一去指认,刘小花说不认识,两个警察拿着针要扎她,刘小花吓得放声大哭,浑身发软,两手抽筋,大拇指和食指贴在一起伸不开,不多时就晕了过去,警察把她从老虎凳上放下来,刘小花瘫倒在地。警察叫来医生,医生说刘小花血压太高。一个警察训斥刘小花,让她不要装,另一个警察上去一只手拽着她头发,一只手攥紧拳头在她脸上砸了几下,说:“你把我们折腾到这个时候,你没有好果子吃的!”当晚10点多,他们审不出什么就将刘小花释放。

之后,驻村工作组、乡政府干部、派出所警察、社区片警、局长等,他们像走马灯一样,一拨一拨,每天四五个人轮番到刘小花家里审问、洗脑、拍照、签字。有时刘小花在家他们也不敲门就翻墙进家。12月初,刘小花被叫到乡政府洗脑三天。12月20日左右,村工作组的人在刘小花家安装了摄像头监控她。只要发现刘小花不在家,就打电话追问她在哪儿,在路上碰到就给她照相。因他们来的次数太多,且经常换人,刘小花已记不清有多少人去过她家。警察还让邻居平时监视刘小花的举动。

中共对她无休无止地监控、骚扰,使刘小花痛苦不堪,不知这样被“软禁”的生活何时才能到头!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滨州市三名基督徒被中共警方抓捕、拘留

山东省滨州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杨明芹(化名,女,53岁 )、陈丙霞(化名,女,44岁)、李玉芳(化名,女,49岁)暂住在基督徒王心(化名,女,63岁)家中。 2018年5月2日上午9时许,5名警察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强行勒令王心开门,开门后4名警察直奔北屋搜查,警察掏出证…

竹竿抽脚、灌烫水 老年基督徒被抓遭非人折磨

江苏一老年基督徒因信神被抓,警察明知其因车祸身体多处骨折未完全康复,仍用竹竿抽脚、灌烫水、掐脖子等非人手段折磨她。 据知情人透露,2019年12月的一天上午,年近七旬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宋连翠(化名)遭恶人举报,被当地派出所4个警察抓捕,家中2份信神资料、3个播放器被没收。 审讯…

烟台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警察秘密监控、抓捕、关押

2018年4月11日下午2点左右,山东省烟台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杨帆(化名,女,48岁)刚回到租住屋后,就被蹲守在其住处的四名便衣警察抓捕,现已转押在看守所。到目前为止,杨帆仍在警方的关押中。 据杨帆租住屋的房东透露,杨帆这次被抓,是因为警察在与她同住的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身上查获…

新疆伊犁一母亲信神 女儿办护照遭拒

家住新疆伊犁州的张桂香(化名,女,53岁),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2018年2月下旬,张桂香的女儿李茉因工作需要出国,可在办理护照时,不但没办成,反而办护照的资料也被扣押。经询问,李茉不能办理护照的原因竟是因为母亲张桂香信神。 2018年2月21日,李茉拿着准备好的办护照的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