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抓获释 基督徒仍身处无形监狱中

2018年9月9日

基督徒一次被抓,即便获释也会被中共当局长期监视、骚扰,失去自由,犹如身处无形监狱之中。

2018年4月28日,山东省滨州市某县国保大队警察闯入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张芳(化名)家,将其非法抓捕。4月29日,警察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将张芳转押至滨州市看守所,关押30天。

5月28日,羁押期满后,张芳并未获释,又被警察强行押至当地一家私人宾馆进行洗脑。国保大队警察强迫张芳看中共诬陷、抹黑全能神教会的反面资料,还找来三自教堂牧师、讲道人给张芳洗脑,逼迫其放弃信仰。

张芳未从,国保大队队长见多次洗脑都未成功,便威吓张芳:“以后再信,被抓后就要判刑坐监,你的孩子考研、考公务员、找工作都要受到影响,亲人入党、当兵也都要受牵连。”

6月15日上午,张芳获释。警察已于她被释放的前一天,在她家胡同口安装了摄像头,随时监视她家的情况。

张芳获释回家后,当局不断派人对其监视、骚扰。国保大队警察、村干部多次到她家中查访,盘问其行踪,并恐吓威逼其放弃信仰。

目前,张芳仍在警察的监视中,基本人权被严重侵犯。

2018年3月22日,因信神被判刑一年零三个月的王茜芝刑满释放后,又被警察强行押至当地督察局进行洗脑。统战部的人威胁王茜芝,如果继续信神,再被抓就是累犯,必重判,又责令王茜芝把个人及家庭成员情况都填在表格上,才将她释放。

3月24日,警察再次将王茜芝传唤至淄博市某派出所。期间,警察扬言会随时到王茜芝家调查她信神的情况。并称除非她放弃信神,才不再监视、骚扰她。警察还责令王茜芝家人:“你们要一步不离地看着她,若有全能神教会的人找她,必须报警,若发现她再信神,会被判得更重。”

6月4日,淄博市某区居委会两名工作人员(女)到王茜芝家,对她说:“因你信神,上面要求我们每个月都得回访一次。”说着,就用随身手机给王茜芝拍照。

自王茜芝获释后,居委会的工作人员每月都到她家中盘问其信神之事。王茜芝犹如活在无形的监狱中,失去自由。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洛阳市宜阳县严禁未成年人进入宗教场所

中共自召开十九大会议,下发整顿宗教信仰的文件以来,在中华大陆发起一场更加疯狂的镇压宗教信仰行动,就是中、小学生也成了中共镇压、控制的对象。 2018年3月29日早上5点57分,洛阳市宜阳县某学校副校长在该学校工作群中发出这样一条信息:“接上级通知,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和《宗教事…

三明市多名基督徒被警察抓捕、拘留

2018年4月,福建省某政府打着“要创建文明县城”为借口,在该市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大肆抓捕,并扬言:要抓捕四十名基督徒,还要逼问抓捕的基督徒最少出卖三个基督徒,不然就不放出去,还要给他们定罪名。最近一段时间,有数名基督徒遭中共警察抓捕、拘留至今。 案例一:友善(化名,女,41岁…

阜阳市一基督徒无故遭抓捕

2018年1月12日上午9点左右,4名警察突然闯进安徽省阜阳市基督徒高侠(化名,女,55岁)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开始像土匪一样在屋里到处乱翻。搜出信神资料3本后,警察就拿着书大吼:“这书就是你信全能神的证据。”随后,警察将高侠押到派出所。

南阳市两名年近七旬的基督徒被警察非法抓捕

付丹(化名,女,67岁)、李杰(化名,女,66岁)二人都是河南南阳市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8年2月7日早上约6点,内乡县公安局出动十几名警察非法抓捕了这两名年近七旬基督徒。 2月7日早上约6点,因被人举报,十几名警察在村治保带路下闯入基督徒付丹家,其丈夫看到警察紧张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