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基督徒被抓惨遭泼辣椒水、电击逼供

2019年5月7日

三年多前,山东省一老年基督徒被中共抓捕、拘留,惨遭泼辣椒水、电击、超负荷劳动等折磨,其家人还被警察勒索价值三十多万元人民币的财物。一想到那次被抓的遭遇,老人至今仍感到恐惧害怕。以下是她的自述。

恶人举报,深夜被抓

我叫刘兰英(化名),现年66岁,是山东省全能神教会一名基督徒。2015年8月5日晚上11点多,因恶人举报,5个便衣警察踹门闯进我家,气势汹汹地在屋内四处搜查。因提前获知消息,暂住在我家的两个弟兄刚刚离开,因此逃过一劫。警察搜查时摸到床上的被子还有温度,质问我是否接待弟兄姊妹,还威吓说:“要找不到人,就把你抓走!”他们继续到处乱翻,搜出3个存放信神书籍和MP5的小箱子,全部没收并给我拍照。之后不顾我的家中还有四个年幼的孙子需要照顾,仍将我带到派出所审讯。

警察逼问住在我家的人是谁,还拿出搜到的一篇文章,要我交代文章上的名字是谁。他们一直审到第二天下午4点,没有问出想要的信息。8月6日,就将我关进当地看守所。

看守所内遭受非人待遇,被强制超负荷劳作

在看守所期间,我始终穿着被抓时穿的睡衣,尽管天气炎热,也没有换洗的衣服。每天只让喝一小瓶水,每顿饭一个小馒头、半碗烂菜水。有时连这些也会被人抢去。狱警让我们每人值一天夜班,几个小时都不让坐,还得来回走动,稍停一会儿他们就在监控里大吼大叫。每当值夜班时,我都感到腰疼、腿酸、头晕。

白天,我常常热得头发晕,狱警还让我们每天在铁栏杆里做三遍操,我的头晕得要命,有两次实在受不了倒在地上。胳膊也被晒得起了豆大的泡,泡破了就贴在皮肤上,疼痛难忍。

在这恶劣的环境中,狱警还强逼我们干活,让我每天用手折弯800根铁条,我的手累得都变了形,两根食指第一节弯曲、外凸,疼得我受不了,最后累得手都木了。

8月17号,派出所的人利用我儿子劝我说出平时与谁接触,还拿出很多照片让我指认弟兄姊妹,我没有指认。

被泼辣椒水、几次遭电击

到了第二十天,警察给我戴上手铐带到审讯室。他们逼我说出一名基督徒的住址,并恐吓说:“不说就给你用刑。”见我不说,一个警察气急败坏地吼道:“你不说是吧,我们有的是办法。”接着就把辣椒水泼到我的脸上,辣得我疼痛难忍,差点昏过去。之后,警察又电击我,电椅子发出“嗤嗤”的响声,我被电得浑身发热难受,之后被电晕过去。大概一小时后,我被他们用水泼醒,之后被架回监室。

此后,警察又提审我,让我坐电椅,我昏过去后他们就用凉水把我泼醒,见我醒了就继续审问,就这样反复折磨我好几次,我还是什么也没说。

在看守所期间,警察还给我洗脑说:“中共是无神论,在中国信神就得坐牢,回去再信还得抓捕。”警察让我写悔过书,逼我放弃信神,我不写,他们就抓住我的手强行按手印。

家人被警察强索三十万财物

被关押期间,儿子来看我三次,得知我在里面的遭遇十分心痛。为了让我出去,儿子就请警察吃饭。他开了一家家具店,警察向他勒索了七八套高档家具,总花费达三十万元人民币。

后来经过托关系,直到2015年9月15日,我才被释放。释放时狱警还恐吓说:以后若再信神,被抓住还会罚款!

因中共警察的酷刑折磨,我落下了头疼的后遗症,一听到警车响心就打颤,浑身发抖。

2017至2018年间,当地政府的人还几次向我丈夫盘问我的情况。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渭南市一基督徒被村干部肆意刁难 家人死后不容下葬

陕西省渭南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张生(化名,男,66岁),其妻子因病早世,守着一个脑残的儿子艰难度日。十年前儿子也突然离世。张生家境贫苦,本该是村干部特殊照顾安抚的对象,只因张生信了全能神,不但不给照顾还遭到村干部的百般刁难。 2018年3月15日下午4点,张生再次向村干部要回他儿…

一基督徒遭酷刑致残 五年后又两次被抓

一名正值壮年、身体健硕的基督徒因信神遭警察酷刑折磨致残,还被勒索花去51万元人民币,以致倾家荡产、负债累累。时隔五年,该基督徒又先后两次被抓。 被抓后惨遭酷刑折磨 2013年10月6日傍晚,杭州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周亚峰(化名,男,时年30多岁)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当地三个警察强行…

老年基督徒被捕遭“劈腿”酷刑逼供

江苏徐州两名基督徒被中共警察抓捕,均遭“劈腿”逼供,一人已年过六旬。 2019年10月14日,江苏徐州某派出所4个警察突然闯入基督徒刘霞(化名,女,62岁)家,一顿乱翻之后,警察称翻出的信神书籍、平板电脑、手机是抓捕刘霞的证据,给其戴上手铐押至派出所。 审讯室内,警察盘问刘霞信神…

母女因信神被警察非法关押 家人遭监视

新疆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马怡(化名)和女儿因信神被抓捕,均已被非法关押近一年,马怡年近80岁的丈夫也遭中共长期监视、骚扰。 2017年9月22日,国保大队六名警察闯入马怡家,搜出信神书籍后将马怡抓走。三天后,马怡的女儿张玲(化名)也遭警方抓捕,二人均被关押在当地看守所。十个月后,张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