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痛述被抓非人遭遇:毒打折磨又注射不明药物

2019年10月10日

家住四川省达州市的基督徒王大平2012年在传福音时被抓。为逼王大平交代教会信息,警察对其狂搧耳光、拳打脚踢,并注射不明药物,致其身体留下严重后遗症,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他痛苦地叙述起那段地狱般的经历。

传福音被举报,遭抓捕酷刑

2012年12月10日上午,我(时年47岁)和弟兄姊妹一起去亲戚家传福音。因被恶人举报,下午2点左右,当地派出所及村干部5人突然闯入我家,未说明原因,就骂骂咧咧地强行将我押至派出所。

刚到审讯室,派出所所长冲我吼道:“你给老子靠墙站好!好好地与我们配合,不老实交代有你的好日子过。”接着他就抡起手狠狠地搧了我十几个耳光,我被打得差点跌倒在地,脸上的骨头“咔咔”响,脸火辣辣地疼,眼冒金星,耳朵“嗡嗡”作响。警察威胁说:“你们教会究竟有多少人?带领是谁?你只要说出一个人我就放了你!”我没有理他,又遭到他一阵毒打,我全身瘫软只能蹲在地上,却被他一把拽起来,他吼道,“看你的神能救你,还是我能救你?”

见我始终不说,警察兽性大发,冲上来狂搧我耳光,猛踢我的左小腿和脚后跟,又用拳头狠狠击打我的软肋,我被打得四肢无力、头晕目眩。就在我快要撑不住的时候,警察一把抓住我的锁骨,并使劲用力,顿时一种撕心裂肺的剧痛袭来,我的额头直冒冷汗,只能咬紧牙关。我不知道被反复毒打了多少次,直到他招数用尽,才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到了晚上7点左右,警察又开始提审我。除了搧耳光,他还抽出腰间的皮带,使尽全身的力气狠狠地抽打我,我痛得浑身颤抖,渐渐地麻木失去痛觉。两个警察又气急败坏地一起搧我耳光,用拳头猛顶我的下巴,对我拳打脚踢。之后,他们像拎小鸡一样一把将我抓起来,轮番用胳膊肘狠狠地猛击我的腰部两侧,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一样,但我始终没有妥协。所长临走前命令我靠墙站立,我那时昏昏沉沉的,跌跌撞撞地走到墙边。

20分钟后,所长回到办公室,怒目圆睁对我拳打脚踢,边打边骂污言秽语。他吼道:“现在想给你定罪,你信神没有犯法,拿法律来说呢,没有这一条,只能给你定个扰乱社会治安、信邪教组织!”说着就拿出印泥强行抓住我的手在三张纸上按上手印。得逞之后,他幸灾乐祸地说了很多亵渎神的话,又恶狠狠地恐吓道:“你要还不说,老子就把你送到拘留所,那里关的都是吸毒犯和杀人犯,让他们把你打死、打残,没有人会管你。或者把你弄到深山老林去喂狼。再不就把你弄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劳教5年、8年,直到你交代为止!”

被注射不明药物

到了晚上9点左右,所长将我带到一处摆放着一排排药柜的地方。我看到一警察手里拿着一支注射器,里面装满了白色的药水。所长一把抓住我的手,警察快速将针头扎进我的中指,我顿时感觉中指钻心般的疼,头昏沉沉的,四肢无力,等到药水全部注射完,我的手已经麻木,中指鼓起了一个像米粒大小的红血泡。离开药房后,我靠在门口的栏杆上,仰着脸,感觉自己呼吸困难,像快要断气了一样。我十分害怕,担心失去意识后警察诱骗我出卖弟兄姊妹,只能在心里不停地呼求神保守我不当犹大。当时两个警察一直在旁边观察着我被打药之后的反应。

拘留所内遭毒打折磨

当晚11点左右,警察将我押送到拘留所。值班警察收走我身上仅有的70元钱后,将我带去拍照。由于打针后我的大脑就开始意识模糊,拍照时他让我向左,我却无意识地向右,因此遭到一顿毒打,警察还用拳头猛顶我的下巴,骨头被打得直响,那种钻心之痛我简直无法形容。

进监室后,牢头又唆使五个犯人打我,他们就像恶狼扑食一样朝我扑来,一阵拳打脚踢后,我瘫倒在地,蜷缩成一团,就像死人一样,一动不动。一个犯人把我抓起来勒令我蹲在厕所边,靠着墙壁,两脚后跟踮起,脚尖着地,两手平放在腿上面,只要我脚跟放下来,他们就对我破口大骂,我一直被折磨到凌晨5点左右。

因着被毒打加上注射了不明药物,第二天起床后我浑身都特别地疼,尤其是脸部,不定时的疼痛像针扎一样难受。我还感觉全身无力,总是反胃想吐,之后有十几天吃不下东西。尽管如此,牢头还强迫我给他洗衣服、打扫卫生,我艰难地扫着地。犯人还不断地找茬刁难我,那段时间真是过着地狱般的生活。

最后,警察以“扰乱社会治安、参加邪教组织”为罪名将我拘留10天。离开时,警察警告我:“你回去后,不要再信神了,再信抓到你又要关押你!”

留下后遗症

药物作用除了使我浑身疼痛之外,我发现自己的记忆力也开始减退。回家那段路我走得很艰难,根本记不清方向,等问过路人才找到地方。回家后,我每天都活在恐慌中,晚上睡觉都不敢脱衣服,有时做梦都梦见警察来抓我。我把自己关在房间,什么都不想做,也不想说话,只是躺在床上,大约有二十来天。

之后的几年,酷刑折磨和注射药物的后遗症一直伴随着我。病症发作时我的脸颊像刀割一样疼,心里发慌难受,头发烧,脸发红,鼻涕、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眼睛也睁不开,我恨不得把这张脸割下来。我的锁骨及周围的肌肉也会不时地疼痛,痛时就像是里面有无数只蚂蚁在啃,这种感觉让我生不如死。病症有时会持续两天多,使我坐立不安、彻夜难眠。周围的乡邻与亲戚朋友也因我信神被抓当面讥笑我,还说亵渎神的话,这令我痛苦无比,只有祷告神、读神的话,心里才能平静下来。

被释放之后,警察仍一直骚扰我,他们警告、威胁我不准再信神。2017年8月1日,我被迫离家躲藏。今年3月,警察再次上门向我的家人盘问我是否还在信神。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母子因信神被中共当局判处五年监禁

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右旗一对母子因信全能神先后遭中共警察非法抓捕,均被判五年监禁。 2018年5月17日,因信神被警方追缉三年的额尔登图雅(真名,女,63岁)被捕。6月28日,她被当局判处五年监禁。其子在三年前也遭到警察抓捕,同样被判刑五年。 据中共警方一份内部通告称,2018年5…

丹东市一老年基督徒遭警察拘捕

2018年6月27日,丹东市六七名警察闯进全能神教会一老年基督徒郑淑丽(化名)家中将其抓捕,并以“利用邪教、会道门、迷信活动危害社会”为罪名拘留其15天。 2018年6月27日早上,六七名警察闯进郑淑丽家中,冲郑淑丽呵斥道:“快把你信神的东西和银行卡交出来!你要是不交我们就彻底地…

中共不给老年基督徒办低保

2018年3月下旬,安徽省蚌埠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张英(化名,女,77岁)患有脑梗、血糖高、颈椎病,在家打点滴没有用,只能凑钱到医院去看病。医生对张英说,张英的家庭情况符合吃低保。 据张英口述:在2012年春天,我和小女儿(不信神,39岁)一起到侄女(不信神,40多岁)家去看病…

逃亡基督徒回国 成中共警方重点抓捕对象

逃亡海外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一旦回国,面临的就是抓捕、监禁,甚至丧命的危险。一些基督徒从海外回国后,被迫四处逃亡,以躲避中共的迫害。 2017年8月下旬,曾逃亡海外的基督徒江涵(化名)回到中国。得知中共一直在调查他的情况,只好继续在国内逃亡,不敢回家。 2017年11月2日,江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