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被折腰部遭重击 基督徒遭酷刑致残后仍被劳教

2019年10月13日

左手食指被使劲往后翻折使张萍疼得撕心裂肺地惨叫,她一步步往后退,女警紧紧抓住她的手,疯狂地搧她耳光,长达十几分钟。

家住青海省的张萍(化名,56岁)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2012年12月9日,她因信神、传福音被警察抓捕至派出所。审讯中,警察见她不说出教会信息和带领是谁,卷起一本书朝她头上狠狠打了几下,又铆足劲狠踢她的小腿骨处,张萍顿感头皮发麻,腿部疼痛不已。最后,警察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将她拘留12天。

拘留期间,警察多次提审张萍。一女警得知她没有说出真实姓名,抓住她的左手食指用力往后扳,另一只手左右开弓狠搧她的脸,持续约十分钟。张萍回忆说:“十指连心,疼得我浑身打颤,撕心裂肺地大声惨叫,当时我的左手全肿起来了,像个面包一样,我疼得直往后退。”随后,两名男警又对她一阵拳打脚踢,她的两条腿被踢得不停颤抖,疼得已经无法站立。

警察见她仍是什么也不说,又逼她双臂、双腿向两边伸开,身体成大字形半蹲着,只要腿稍微动一下就使劲踢她。半小时后,警察又强迫她跪在砖片上,并威胁说:“不说就往死里打。”张萍始终没有出卖其他基督徒,警察气极败坏地拿出一根拇指粗的木棍,往她腰间狠狠打去,因用力过猛木棍都被打断。张萍只觉得浑身痛到麻木,腰无法直起。

大概20分钟后,女警突然坐到张萍面前的凳子上,翘着二郎腿,喝令张萍跪在她面前。此时张萍浑身疼痛难忍,根本跪不住,女警就用鞋尖顶起她的下巴,迫使她直起身子,之后一边嗑瓜子一边说羞辱她的话,甚至强迫她捡起地上的瓜子皮。之后,警察又让张萍在砖片上跪了一个多小时,张萍跪得双腿麻木,只能咬牙忍受,膝盖因此疼了好几天。

12月21日,拘留期满,张萍获释。当天下午,警察又以让她去取手机为借口,将她再次关进看守所。

12月27日晚上,警察对张萍进行裸检,并告诉她:“要刑事拘留一个月。”但一个月后,警察并没有释放张萍,又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判处她劳教一年零六个月。

尽管遭受酷刑手指和腰部受伤严重,张萍在劳教所仍被强制劳动,每天必须叠40多捆烧纸,还要叠得整整齐齐。她的手指又疼又肿,加上腰部疼痛越来越严重,无法完成超负荷的劳动任务,为此常常遭到队长狠狠地责骂。此外,她的生活也受到影响,不敢洗脸、洗头、洗衣服,就连杯子也拿不住,每天必须经常按摩食指才能稍稍减缓疼痛。一次,劳教队长要求犯人必须把被子叠成豆腐块,张萍没有叠好,就被罚打扫卫生,由于打扫不干净,她又被罚了一个月,张萍痛苦不已。

2013年12月26日,张萍获释,警察勒令她签“三书”,张萍没有签。当地司法局的人命令她每个星期必须到派出所报到,还威胁她丈夫看管好她,不准她再信神。从此,张萍失去了自由,整日以泪洗面。

警察的酷刑折磨致使张萍留下后遗症,她的腰部时常感到疼痛,到医院检查后,医生诊断为腰椎间盘突出。多方治疗但病情一直不见起色,反而越来越严重。张萍的手指也使不上力,不能干重活,一到阴雨天还会隐隐作痛,她的正常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2014年4月,张萍从熟人那里得知中共警察准备把以往抓过的基督徒再次抓回监狱,为了不再遭受迫害,她被迫拖着虚弱的身体,离家在外躲藏。

如今,五年已经过去了,警察仍没有放过张萍,多次上门盘问张萍的下落。张萍尽管躲藏在外,依旧过得战战兢兢。她非常想念自己的两个孩子,常常在睡梦中惊醒。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江西一基督徒被中共警察非法拘留并酷刑折磨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娟,被中共警方非法抓捕关押40天,期间不断遭受警察酷刑折磨。 2018年5月12日下午,江西省九江市某派出所22个便衣警察,闯进全能神教会一接待家庭,将李娟和另一名基督徒突袭抓捕。警察没收了李娟的电脑、MP5播放器和信神书籍以及个人的金银饰品。随后警察给两人戴上…

一老年基督徒遭毒打致肋骨骨折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徐萍(化名,女,60岁)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遭受酷刑折磨,门牙被打断一颗,肋骨被打折一根,并被非法拘留10天。 2018年12月12日下午3点多,河南省荥阳市七八个便衣警察直闯基督徒徐萍家,盘问其信神事宜,且未出示任何证件就强行抄家,搜出一本信神书籍和一部MP3…

警察长期跟踪一基督徒 致七人被抓

2018年6月12日,福建省宁德市的一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警察跟踪,现已导致七名基督徒被抓。期间,警察以送快递为借口,闯入2名年过七旬的基督徒家,随意搜家,并将在其家中聚会的2名基督徒强行抓捕。审讯中,警方透露中共警察抓捕基督徒蓄谋已久。 6月12日下午1点左右,依依(化名,女…

一基督徒被抓释放后仍被警方监视

徐向上(化名),女,61岁,江西省樟树市人。 2018年5月11日上午10点50分左右,两名村委会干部和派出所两名警察来到她家,治保主任质问她:“你还在信神吗?”徐向上承认,另一警察追问道:“那你有没有去聚会?”徐向上没有正面回答。盘问无果,警察便拿相机给徐向上拍照,连家里也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