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被折腰部遭重击 基督徒遭酷刑致残后仍被劳教

2019年10月13日

左手食指被使劲往后翻折使张萍疼得撕心裂肺地惨叫,她一步步往后退,女警紧紧抓住她的手,疯狂地搧她耳光,长达十几分钟。

家住青海省的张萍(化名,56岁)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2012年12月9日,她因信神、传福音被警察抓捕至派出所。审讯中,警察见她不说出教会信息和带领是谁,卷起一本书朝她头上狠狠打了几下,又铆足劲狠踢她的小腿骨处,张萍顿感头皮发麻,腿部疼痛不已。最后,警察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将她拘留12天。

拘留期间,警察多次提审张萍。一女警得知她没有说出真实姓名,抓住她的左手食指用力往后扳,另一只手左右开弓狠搧她的脸,持续约十分钟。张萍回忆说:“十指连心,疼得我浑身打颤,撕心裂肺地大声惨叫,当时我的左手全肿起来了,像个面包一样,我疼得直往后退。”随后,两名男警又对她一阵拳打脚踢,她的两条腿被踢得不停颤抖,疼得已经无法站立。

警察见她仍是什么也不说,又逼她双臂、双腿向两边伸开,身体成大字形半蹲着,只要腿稍微动一下就使劲踢她。半小时后,警察又强迫她跪在砖片上,并威胁说:“不说就往死里打。”张萍始终没有出卖其他基督徒,警察气极败坏地拿出一根拇指粗的木棍,往她腰间狠狠打去,因用力过猛木棍都被打断。张萍只觉得浑身痛到麻木,腰无法直起。

大概20分钟后,女警突然坐到张萍面前的凳子上,翘着二郎腿,喝令张萍跪在她面前。此时张萍浑身疼痛难忍,根本跪不住,女警就用鞋尖顶起她的下巴,迫使她直起身子,之后一边嗑瓜子一边说羞辱她的话,甚至强迫她捡起地上的瓜子皮。之后,警察又让张萍在砖片上跪了一个多小时,张萍跪得双腿麻木,只能咬牙忍受,膝盖因此疼了好几天。

12月21日,拘留期满,张萍获释。当天下午,警察又以让她去取手机为借口,将她再次关进看守所。

12月27日晚上,警察对张萍进行裸检,并告诉她:“要刑事拘留一个月。”但一个月后,警察并没有释放张萍,又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判处她劳教一年零六个月。

尽管遭受酷刑手指和腰部受伤严重,张萍在劳教所仍被强制劳动,每天必须叠40多捆烧纸,还要叠得整整齐齐。她的手指又疼又肿,加上腰部疼痛越来越严重,无法完成超负荷的劳动任务,为此常常遭到队长狠狠地责骂。此外,她的生活也受到影响,不敢洗脸、洗头、洗衣服,就连杯子也拿不住,每天必须经常按摩食指才能稍稍减缓疼痛。一次,劳教队长要求犯人必须把被子叠成豆腐块,张萍没有叠好,就被罚打扫卫生,由于打扫不干净,她又被罚了一个月,张萍痛苦不已。

2013年12月26日,张萍获释,警察勒令她签“三书”,张萍没有签。当地司法局的人命令她每个星期必须到派出所报到,还威胁她丈夫看管好她,不准她再信神。从此,张萍失去了自由,整日以泪洗面。

警察的酷刑折磨致使张萍留下后遗症,她的腰部时常感到疼痛,到医院检查后,医生诊断为腰椎间盘突出。多方治疗但病情一直不见起色,反而越来越严重。张萍的手指也使不上力,不能干重活,一到阴雨天还会隐隐作痛,她的正常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2014年4月,张萍从熟人那里得知中共警察准备把以往抓过的基督徒再次抓回监狱,为了不再遭受迫害,她被迫拖着虚弱的身体,离家在外躲藏。

如今,五年已经过去了,警察仍没有放过张萍,多次上门盘问张萍的下落。张萍尽管躲藏在外,依旧过得战战兢兢。她非常想念自己的两个孩子,常常在睡梦中惊醒。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相关内容

宿迁市两名基督徒聚会时被抓捕 仍在关押中

2018年5月18日晚上八点多,江苏省宿迁市四名警察,佯装打听人进到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田风(化名,女,52岁)家,当时田风正和当地另一名基督徒洪苏(化名,女,52岁)在聚会。 一名警察手指着信神资料喝问她们:“这是什么?你们两个在干什么?”警察随即开始在田风家里乱翻东西,最后拔下…

头颅骨被警察打碎 基督徒命在旦夕

全能神教会一基督徒被中共警察非法抓捕、秘密审讯25天,期间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致其头颅骨被打碎,命在旦夕。 2018年4月,重庆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刘鑫(化名,55岁,女)被中共警方非法抓捕,秘密刑讯25天。期间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其头颅骨被警察残忍地打碎,至今刘鑫躺在医院重症监护…

柳州市警察夜闯民宅抓捕两名基督徒 一人仍在押

2018年5月29日晚9点左右,柳州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梁君(化名,女,55岁)正在家里与基督徒苏珍(化名,女,57岁)聚会。突然,警察冒充村委会的敲门,门刚打开,七名警察闯入屋内。一警察厉声喊道:“我们是派出所的,我们了解你很久了,你是信全能神的!”并威胁她们交出信神书籍。随后警…

湖州市一基督徒信神17年间一直遭受中共政府的迫害

2018年5月8日折江省湖州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周文(化名,女,52岁)又遭到中共政府上门拍照、查问。自中共警察知道周文信全能神后,就对其实施抓捕迫害,之后数次上门盘问其是否还在信神,并屡次施以威胁,使周文至今无法聚会。 2018年1月,一村干部带着两名警察到周文家,询问其丈夫,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