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少女因信神被警察毒打致骨头错位

2019年10月17日

黑龙江省年仅18岁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赵珍妍(化名)因信神遭抓捕,警察为逼她说出教会信息,对其施以扇耳光、拧胳膊等毒打折磨,致其肘弯内骨头错位、软组织损伤,给其身心造成巨大伤害。她讲述了那段痛苦的遭遇。

以下是趙珍妍的自述:

2018年12月3日下午,我在一个姊妹家聚会结束后刚走出小区门口,突然冲出3个陌生男子将我团团围住,我心里又紧张又害怕,他们拿出证件说自己是警察,逼问我刚才去干什么了。随后一人强行夺走我的随身物品,翻出钥匙并拿着离开,留下两个警察看着我。这时,我抬头看到楼上聚会家的灯亮了,意识到姊妹们也可能凶多吉少。后来,他们把我拽上一辆警车押到公安局。

在公安局,一女警将我全身搜查一遍,我看到和我一起聚会的三个姊妹也被关在这里。警察轮流看守我们,不让我们说话。后来,我被带到审讯室,警察勒令我坐到审讯椅上,铐住我的手脚,并威胁我说:“这是审问杀人犯坐的椅子,今天你坐在这儿了,你自己好好寻思寻思!”之后,他们开始反复逼问我信神的情况和教会信息,我始终保持沉默。警察对我骂骂咧咧,还说再给我15分钟时间,再不交代就收拾我。听了他们的话,我心里很害怕,手心捏出一把汗,但始终没有妥协。

之后警察把我关进一个铁笼子里,看着笼子的门被锁上,我感觉自己像被关进笼子的小鸟,感到十分屈辱、压抑。很快又有两个姊妹被关了进来。最后,警察以“利用邪教组织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拘留我们15日。

拘留期间,警察多次提审我。一次,因着我的回答没有让他们满意,一个中年警察喝令我站起来摘掉高度近视眼镜,另一人突然冲上来狠扇了我一巴掌,接着又狠狠地踹了我几脚,我站立不稳直接跪坐在地上,吓得浑身直打哆嗦,哭出声来。他一把抓起我的头发,像拎小鸡一样把我拽了起来。我感到头皮很疼,被拽起来后,担心他还要打我,吓得连连后退。他上前一把抓住我的衣领将我拽到他跟前,没等我站稳就对我拳脚相加,把我打倒在地之后再拽起来,就这样反复折磨,逼问我信神的情况。见我仍是不说,他气急败坏地说:“你他妈的就是欠收拾。”之后,一个年龄稍大的警察勒令我跪在地上,接着就使劲踩我的腿,他阴狠地说:“你今天不交代清楚了,胳膊、腿都给你整折了。”然后他让我好好想一想。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等得不耐烦了。一个警察上前一把抓住我的胳膊猛地使劲往外拧,我的胳膊硬生生地被扳到后背,我眼睁睁地看着胳膊变了形,感到钻心般地疼痛。我疼得哇哇大哭,他仍死死地按着我,直到我没力气挣扎了他才松手。我顿时瘫坐在地上,他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将我拽起来,勒令我站直。之后,他们又审问了我很久,尽管又挨了打,但我始终没有妥协。

我回到监室时已经是晚上6点多了,警察审问了我3个多小时。我感到浑身疼痛,身心俱疲,坐在床铺上瑟瑟发抖,心里十分害怕再遭受毒打。一同被关押的两个姊妹不敢上来找我说话,因为屋子里有监控,我们毫无自由。

获释时,警察威胁说再抓进来就要判刑坐牢,还逼着我们签“三书”,我没有签。

因着被警察毒打折磨,我身体严重受伤害,尤其胳膊受伤严重,抬不起来。回家后,我去做了检查,医生诊断是“肘弯内骨头错位,软组织损伤”,半个多月后才有所恢复,但是到现在也不像原来那样活动自如。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徐州市一基督徒被警察抓捕 释放后仍被警察追踪、监视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老唐(化名,女,65岁)租住在江苏省徐州市某开发区。2018年5月17日中午11点40分左右,老唐正在家做饭,一老头敲开房门,以查租房为由,盘问老唐家庭情况,又诱骗老唐的小孙女写出自己爸妈的名字及说出爸妈的电话号码,之后老头打电话给当地派出所,随即警察迅速赶到,…

女儿因信神被抓关押 父母被严密监视

2018年4月6日下午三点,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童妍(化名,女,31岁,新疆昌吉州人)在中共洗脑中心正通过视频与父母说话。这是童妍因信神被非法抓捕关押近半年后第一次与父母见面通话。 2017年10月26日早上八点半,童妍正在当地一基督徒家里聚会,突然五六名警察手持电警棍破门而入,警…

陕西省商洛市警方凌晨两点跨省抓捕一名基督徒

2018年5月15日凌晨两点,陕西省商洛市警方将在安徽省打工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郑恒(化名,男,36岁)抓捕,并连夜带回陕西省当地公安局。 5月15日,郑恒的姐姐得知弟弟被抓的消息,就托关系了解郑恒被抓的情况,但公安局丝毫不吐露任何消息,也不让姐弟俩见面,警察只要求说让郑母到公安…

黄石市一老年基督徒因信神土地钱被剥夺

2018年5月3日上午9点,湖北省黄石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华林(化名,男,68岁)接到村支书的电话,通知其到理事会(这个部门专门管民事纠纷的地方)领土地钱。李华林到理事会办公室后,村支书质问道:“你每天在家干什么?是在信神吧?”李华林未正面回答。理事会主管恶狠狠地说:“不要再信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