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毒打烧手指 中共为获教会钱财对基督徒刑讯逼供

2020年1月7日

中共为获取教会钱财,对一名基督徒非法抄家、刑讯逼供,致其留下后遗症。

2018年8月5日上午10点多,徐州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郑强(化名,男,54岁)下班回到家,见家中壁橱、柜子的门和床都被掀开,衣服扔了一地,电脑及数百元现金等财物不翼而飞。约20分钟后,4个警察突然闯入,逼郑强交出教会钱款,无果,之后将其抓捕至当地派出所。

审讯中,警察队长梁某逼郑强交出教会钱款,还威吓道:“不交你这事完不了,你家的房子都得抵上!”未得到教会钱款下落,警察就在椅子的横杠上绑上被单,给郑强的两只手腕绑上毛巾、戴上手铐,强行把他按压在椅子上仰面朝天,腰部压在椅子棱上,两手分别铐在椅背下方的横杠上,使其脚尖点地,全身的重量都在腰部,两腋下的筋也绷得紧紧的。

见郑强仍不说,两个警察站在他的两侧,分别用手使劲抠其腋下的筋,又用拳头使劲砸其肋骨,郑强十分疼痛,但仍不妥协。梁某气急败坏,把书卷成筒猛打郑强的头和脸部,又捣其肚子,折磨其20多分钟。郑强腰部疼痛难忍,两腋异常酸痛,衣服被汗水浸透。

审讯无果,郑强一直被铐在椅子上直到中午,他的腰部已经麻木,当被放下来时,他站立不住瘫倒在地。之后,警察继续逼郑强交代教会钱财存放地点,无果,又用脚狠跺郑强的大腿,将他踹到墙角,郑强的腿像断了一样疼。警察还挥拳猛击他的肚子,喝令他左手抓住老虎凳,然后用拳头猛捣郑强,致其手关节处流血才停手,审问20多分钟,郑强仍没透露任何信息。之后连续两天,警察都没给郑强吃饭。

8月7日,警察逼问教会钱财下落仍无果,就紧紧抓住郑强的右手食指,用打火机将其手指肚烧起一个泡(半个多月才好)。警察还狠毒地说:“一会儿让你好受,我把泡给挑破,再往里面抹点酱,让它从里往外烂!”审讯仍无果。警察让郑强在口供上签字,郑强将“邪教”二字划掉,又被警察用卷起的书本狠打几下。

8月11至15日,郑强先后两次被送往徐州市看守所,因其身上被打得很多瘀青,看守所怕出事担责任拒收。第三次,郑强被拘留5天,8月20日获释。

9月20日,为得到教会钱财,警察再次将郑强抓捕,羁押于当地派出所。

2019年7月11日,郑强被法院扣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一年,并处罚金8千元人民币。

郑强被抓后,他的妻子也遭到抓捕,具体情况不详。

9月19日,郑强获释。中共的酷刑摧残给郑强的身心带来严重伤害,至今他的腰部仍十分疼痛,提桶水都使不上劲,左肩仍然酸痛无力。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驻马店市一基督徒险遭中共警察抓捕 被迫在外逃亡

2018年5月27日上午10点半,河南省驻马店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刘艳(化名,女,57岁)正在家照看孙子,县刑警大队六名便衣警察闯进家,厉声问刘艳:“你还信神吗?信多少年了?”刘艳未从正面回答。警察随即又在刘艳家到处乱翻,搜走信神书籍,后强行把刘艳拉上车准备带走。邻居看到警察蛮横…

中共警察再掀抓捕狂潮,新年初始多地基督徒惨遭抓捕、审讯

新疆省石河子市 基督徒黎淼(化名,女,50岁左右)因信神被警察电话传唤至派出所,并被威胁恐吓。 2018年1月17日晚8点左右,黎淼回到家后,得知当地派出所的警察打电话,勒令她去派出所。吃晚饭时,警察再次打电话催促。 迫于警方的压力,当晚,黎淼和丈夫去到当地派出所。两名警察一再盘问,是谁传她信全能神的,教会的钱都在谁那里保管,黎淼拒绝回答。警察见状威胁说:“不交代就让你儿子来,弄不好他还要跟你断绝母子关系……要是领导知道你信全能神,你儿子的工作都批不了!”之后,警察又拿出一些照片和名单勒令黎淼指认其中有无基督徒,最终无果。

徐州市一基督徒遭警方酷刑逼供

江苏省徐州市全能神教会一基督徒被抓后遭警方酷刑逼供,身心受伤害。 2018年6月14日晚上9点多,九名便衣警察强行闯入王娟(化名,女,55岁)家中,未出示任何证件就到处乱翻,搜出70多本信神书籍与其他物品,全部没收,随后将王娟押至派出所。当晚,王娟从警察口中得知,参与此次抓捕的还…

新疆一基督徒全家四口遭警察非法抓捕 至今下落不明

尚管(化名),女,52岁,新疆塔城地区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尚管曾因信神被无辜判刑四年,刑满释放半年后,于2017年6月24日再次遭警察非法抓捕,至今仍被羁押。其家人也被警方一直严密监控,多次威胁恐吓。2018年6月6日,据知情人透露,两个月前尚管的丈夫和两个儿子也被警察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