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毒打烧手指 中共为获教会钱财对基督徒刑讯逼供

2020年1月7日

中共为获取教会钱财,对一名基督徒非法抄家、刑讯逼供,致其留下后遗症。

2018年8月5日上午10点多,徐州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郑强(化名,男,54岁)下班回到家,见家中壁橱、柜子的门和床都被掀开,衣服扔了一地,电脑及数百元现金等财物不翼而飞。约20分钟后,4个警察突然闯入,逼郑强交出教会钱款,无果,之后将其抓捕至当地派出所。

审讯中,警察队长梁某逼郑强交出教会钱款,还威吓道:“不交你这事完不了,你家的房子都得抵上!”未得到教会钱款下落,警察就在椅子的横杠上绑上被单,给郑强的两只手腕绑上毛巾、戴上手铐,强行把他按压在椅子上仰面朝天,腰部压在椅子棱上,两手分别铐在椅背下方的横杠上,使其脚尖点地,全身的重量都在腰部,两腋下的筋也绷得紧紧的。

见郑强仍不说,两个警察站在他的两侧,分别用手使劲抠其腋下的筋,又用拳头使劲砸其肋骨,郑强十分疼痛,但仍不妥协。梁某气急败坏,把书卷成筒猛打郑强的头和脸部,又捣其肚子,折磨其20多分钟。郑强腰部疼痛难忍,两腋异常酸痛,衣服被汗水浸透。

审讯无果,郑强一直被铐在椅子上直到中午,他的腰部已经麻木,当被放下来时,他站立不住瘫倒在地。之后,警察继续逼郑强交代教会钱财存放地点,无果,又用脚狠跺郑强的大腿,将他踹到墙角,郑强的腿像断了一样疼。警察还挥拳猛击他的肚子,喝令他左手抓住老虎凳,然后用拳头猛捣郑强,致其手关节处流血才停手,审问20多分钟,郑强仍没透露任何信息。之后连续两天,警察都没给郑强吃饭。

8月7日,警察逼问教会钱财下落仍无果,就紧紧抓住郑强的右手食指,用打火机将其手指肚烧起一个泡(半个多月才好)。警察还狠毒地说:“一会儿让你好受,我把泡给挑破,再往里面抹点酱,让它从里往外烂!”审讯仍无果。警察让郑强在口供上签字,郑强将“邪教”二字划掉,又被警察用卷起的书本狠打几下。

8月11至15日,郑强先后两次被送往徐州市看守所,因其身上被打得很多瘀青,看守所怕出事担责任拒收。第三次,郑强被拘留5天,8月20日获释。

9月20日,为得到教会钱财,警察再次将郑强抓捕,羁押于当地派出所。

2019年7月11日,郑强被法院扣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一年,并处罚金8千元人民币。

郑强被抓后,他的妻子也遭到抓捕,具体情况不详。

9月19日,郑强获释。中共的酷刑摧残给郑强的身心带来严重伤害,至今他的腰部仍十分疼痛,提桶水都使不上劲,左肩仍然酸痛无力。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烟台市一基督徒不幸再次遭中共警方抓捕

2018年4月11日下午2点左右,山东省烟台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杨帆(化名,女,48岁)刚回到租住屋,就被蹲守在其住处的4名便衣警察抓捕至镇派出所。后杨帆又被移送看守所关押。目前为止,她被中共抓捕后的具体遭遇不得而知。 据房东说,当时警方还将2台电脑、2个MP5播放器、1个硬盘、…

商丘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抓捕 释放后又被中共强行洗脑

2018年4月13日,河南省商丘市某县国保大队的队长给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芳(化名,女,55岁)的丈夫打电话说,让王芳当天哪儿也别去,有人带她到商丘去一趟。后来,商丘市某区防范办来了一男一女,将王芳带上车拉到了商丘市洗脑基地——商丘市某区防范办、法学会,给她强行灌输无神论思想,进行…

山西省忻州市五名基督徒聚会时被抓捕

2018年1月30日下午4点多,基督徒李兰英、赵丽青、李慧芳、郭改花正在张引弟家聚会时,被恶人举报。两名警察赶到就开始搜家,没收了信神书籍、两台MP5播放器、一个笔记本。李兰英质问警察:“我们信神犯哪条法了?”一警察拿着信神书籍叫道:“有这些书就不行!”后所长又带了四名警察赶来,…

一基督徒被中共判刑坐监5年 获释后仍无自由

安徽宿州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曹利(化名,男,56岁)在传福音时,被中共警察非法抓捕折磨,判刑5年获释后,中共政府仍没有放松对其的监管。 2018年4月26日上午11点左右,村干部命令曹利去村部。到了村部,曹利看见10多名村干部已经在大厅等候。村书记把手机给妇女主任,村书记坐在办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