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负荷劳动、重病无法治疗 基督徒被判4年半遭非人折磨

2020年5月27日

四川省一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因信神被重判4年半,监禁期间被迫从事超负荷奴役劳动,患重病不能就医,遭严密监视管控,身心备受摧残。

2014年3月,在四川省公安厅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实施的统一抓捕行动中,唐博轩(化名,45岁)遭到抓捕,被带到宾馆秘密审讯,无果,之后被押至看守所。

看守所关押3年多,遭非人折磨

看守所要求犯人每天6点起床叠军被,唐博轩刚去叠不好,被牢头罚站、狠扇耳光。警察还故意不让唐博轩监室的犯人理发、剃须,连续40天不让他们放风。他们吃饭时胡须扎在碗里,没办法就把被子、衣服上的线拆下来,用两根线夹住胡须一根根拔,有时一连拔出好几根,疼得直流眼泪、冒汗,第二天嘴唇就发炎、肿大。

警察故意将唐博轩和杀人犯、吸毒犯、强奸犯关在一起,他每天听到的全是令他恐惧的杀人、强奸的事,长时间被关在这样的环境中,他的精神几近崩溃。

精神压抑患心脏病,被剥夺就医权

2015年2月,唐博轩突然心跳加速,呼吸困难,脸色苍白,站都站不稳,全身冒冷汗,他请求牢头跟狱医报告,但因狱医警告晚上生病不许打报告,牢头不敢汇报。唐博轩痛苦地熬到第二天早上才被犯人抬到医务室,尽管他病情严重,但医生只给他开了三天的药。回到监室后,唐博轩四肢无力,无法站立,连吃饭端碗的力气都没有,吃饭要靠别人喂,舌头转不动。

三天后,唐博轩病情加重,奄奄一息。这时医生才给他抽血、检查,抽出的血全是乌黑色,心脏每分钟跳动200多次,医生说是心脏病,非常危险,但也只是草草登记,便让人将他抬回监室。唐博轩以微弱的声音要求狱医通知其家人保外就医,遭拒。

判刑4年半,遭强制超负荷劳役

2015年12月,唐博轩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零6个月,2017年4月被转至监狱服刑。每天早上7点到下午6点,他被迫高强度劳动,中间只有五分钟吃午饭时间,晚上还要进行体能训练,导致体力严重透支,身体虚弱无力。

两个月后,唐博轩被押至监狱车间,狱警安排他做极小的电子产品,每天必须完成1800颗,还威胁说:“你一天完不成就要被罚站,如果几天都完不成,就给你做电疗(电警棍电击),长期完不成就让你关禁闭15天。”为了完成任务,唐博轩被迫拼命干活,导致左手大拇指和食指指甲变形,指甲里的肉往外翻,像针扎一样钻心地疼。因长时间看细小组件,他的眼睛经常胀痛,视力明显下降。

监狱里伙食极差,每天早上只有小半碗稀饭和一个小馒头。唐博轩经常饿得头昏眼花,出虚汗,四肢无力,有几次差点站立不住昏倒。监狱为了多出产品创收,还限制犯人上厕所,狱警有时甚至将厕所门锁上,唐博轩常常憋得小腹疼痛,时间久了大小便困难。超负荷的劳动任务以及高压管控,导致唐博轩每天承受巨大压力,经常到凌晨三四点才睡着。

监狱迫使犯人从事高强度的劳动,但每月只发给他们6元钱,每当签字时看见给自己少得可怜的低劳动报酬,唐博轩就非常心酸难受。

被列为“A类分子”管控

除了高强度的劳动,唐博轩还因信全能神被狱警定为重点管制的“A类分子”,让其在车间干活的位置正对着监控器,还安排两个互监每天24小时寸步不离监视他。

2018年9月,唐博轩获释。4年半非人的牢狱生活致使原本身体健康的他患上心脏病,变得反应迟钝,声音沙哑,双眼看东西模糊,左手掌及手指麻木。即使获释了,但他只要听见警报声和敲门声就非常紧张,担心警察随时上门抓他,心灵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s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宜春市一老年基督徒被铐老虎凳 警察威逼其签字画押

2018年5月22日晚上7点半左右,江西省宜春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袁满军(化名,男,75岁)吃过晚饭,去到老基督徒刘海民(化名,70岁)家聚会,村干部带着19名警察兴师动众地赶到刘海民家。一进门警察就大吼:“不许动!都坐好!”接着几名警察拿出手机拍照。2名警察看守袁满军,其余就…

淮北市一基督徒被监控后遭抓捕

2018年6月26日,安徽省淮北市某县警方通过监控,掌握了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丽(化名,女,现年49岁)的行踪后,县公安局某队长率五名便衣闯入王丽家中,将其抓捕至公安局审问。 据王丽透露,警察审讯她无果后,安排8名特警,两人一组轮班看管她,甚至连上厕所也要跟着。 6月27日上午,王…

喀什市一基督徒被严密监视 剥夺人权

2018年春节即将到来之际,新疆地区加大对基督徒的管控力度。新疆省喀什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刘佳(化名,女,52岁)身份证被当地派出所扣压,还被限制出门,并且每天都要到派出所报到。 3月3日,警察传讯刘佳到警务室,并勒令她每天到派出所报到两次。警察还威胁刘佳说:“凡是到家里来传教的必…

潍坊市警察欲再次抓捕、关押一重病基督徒

2018年5月7日下午2点左右,山东省潍坊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贵花(化名,女,55岁),接到当地派出所所长连续打来四次电话,让她赶紧到派出所一趟。 王贵花来到派出所,警察将她押到县防疫站查体,王贵花被查出心脏不好,还患有高血压,头里还长了血管瘤。但警察仍以“信邪教”为罪名,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