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基督徒被关洗脑基地长达51天 遭酷刑审讯8天不准睡觉

2018年8月15日

王菊(化名),女,生于1978年,家住重庆市,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9年5月6日上午9时许,王菊在去聚会的途中被国保大队两个警察强行拦截、抓捕,带到附近的一处居民楼的楼梯暗角处。王菊质问警察:“你们什么证件也没出示,就随便抓人,我犯什么法了?凭什么抓我?”一警察二话不说就恶狠狠地朝其后脑勺重击一巴掌,王菊感到头昏脑胀,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警察就将其双手反铐在背后,将她的头死死地摁在墙上,使她动弹不得。王菊的左下巴与右脸被墙壁挫伤,疼痛难忍。紧接着,警察又朝其右小腿狠踢一脚。

随后,王菊被警察押到派出所,被锁在审讯室的老虎凳上,坐了一夜。

7日晚上,警察给王菊戴上手铐、头罩,将其押到当地一农家乐(洗脑基地)秘密审讯。

8日至16日,8个警察对王菊不分昼夜轮流审讯,不准其睡觉,只要她一闭眼睛,警察就冲她大声吼叫。期间,为得到教会信息、逼迫王菊放弃信仰,警察强行给其灌输无神论思想,谬解圣经章节对她进行强制洗脑。他们还拿出14张基督徒的照片逼她指认,王菊说不认识。

见王菊不说,警察就用3根充电线合成一股做的鞭子不停地狠劲抽打她的嘴巴、手掌,王菊被打得钻心地痛。警察还将她铐在老虎凳上,强迫她录口供出卖其他基督徒。王菊不从,警察拿过电绳使劲抽打她双手的指尖,持续了约5分钟,王菊的手指被抽得红肿。见王菊还不交代,警察继续不停地抽打她的手指尖,直到其双手被打得瘀紫、肿胀、麻木得失去知觉才停下(王菊的手指很长时间才消肿)。警察又强迫王菊蹲马步,由于她连续几天水米未进、没有睡觉,被摧残折磨得没有一点力气,蹲马步蹲不稳,一下子坐在地上,警察还强令她起来继续蹲,折磨她好几个回合才罢休。

王菊在洗脑基地被强制洗脑、虐待摧残了51天,体重骤降15斤。

6月27日,警察以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法规实施罪”将王菊拘留,押送至看守所。

羁押期间,家人为营救王菊花了2万元人民币(约折合2820美元),并交了3000元人民币(约折合423美元)保证金,才于同年8月2日将王菊暂时保释出来。但警察扣押了王菊的护照,警告其一年之内不准出境,必须定期去派出所报到。至今王菊仍被警察严密监控。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s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基督徒遭非人折磨丧失劳动能力

段玉(化名),男,生于1978年,吉林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段玉在聚会中被中共警察抓捕判刑2年,由于在审讯期间遭到长时间吊铐、冻刑等酷刑折磨,造成多种疾病,丧失劳动能力。 2012年12月20日下午3点,段玉与5名基督徒正在一基督徒家聚会时,公安分局、农场派出所、镇…

基督徒因信神屡遭中共抓捕 带病服刑惨遭酷刑虐待

张艳(化名),女,生于1980年,河南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张艳因信神曾遭中共警察3次抓捕,后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服刑期间,尽管张艳身患疾病,但中共仍对她强制洗脑,还用各种残酷手段折磨她,逼她签放弃信仰的声明书,致其病情加重。 2012年、2013年,张艳因传福音两次遭警察抓捕…

朔州市一基督徒被警察抓捕遭毒打致昏死

2012年12月12日上午,山西省朔州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芳,和其他三十多名基督徒在该市传全能神末世福音时,被以当地派出所所长为首的五名警察暗中盯梢。五名警察强行抓到了县公安局。半小时后,三十多名警察十多辆警车、一辆依维柯车、一辆卡车把基督徒们团团围住,当天就有包括王芳在内的27…

基督徒被中共两次抓捕 头部遭警察暴打致残

吴刚(化名),男,1951年出生于四川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17日,吴刚夫妇因信全能神传福音被警察抓捕,非法拘禁十几个小时并被勒索2000元人民币。2014年3月20日,时年63岁的吴刚再次被中共警察抓捕,头部遭反复毒打,落下终身残疾。 2014年3月20日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