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基督徒因信全能神遭中共当局抓捕、酷刑折磨

2018年6月8日

河南省一基督徒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审讯、关押期间遭毒打折磨。

2019年7月24日下午6点,约10个警察如土匪一般突然闯进一处聚会点,将正在聚会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红霞(化名,女,54岁)等人控制在墙角不许动,之后大肆搜家,没收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张存有信神资料的TF卡,随即强行把王红霞和另一基督徒押到当地派出所。

审讯室里,国保大队队长刘某为逼王红霞交代其在教会担任什么职务、聚会点在哪里以及教会带领是谁等问题,将其拽到没有摄像头的洗手间,逼其跪在地上,抬起双臂向前伸平,伸不直就敲打她的手背。见她还不回答,刘某朝其左脸猛扇一耳光,王红霞被打得眼冒金星,眼前发黑,耳朵“嗡”的一声,左耳朵就听不见声音了。她气愤地质问警察:“我信神犯什么法了?你们竟然这样毒打我!”刘某呵斥道:“共产党就不允许人信神!你信神就是犯法,打死你白死!”接着,刘某又逼王红霞说出自己的住址,企图前去搜查,见其不肯说,就朝其后脑勺狠打一拳,又一把揪住她的头发使劲向后拽,迫使其头向后仰。王红霞被折磨得体力不支,手臂无法继续伸直,刘某又狠打其手指,边打边逼其交代。见王红霞不吱声,刘某恼怒地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捣着其鼻尖呵斥道:“不说就打死你!打死你们信神的,就如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最后,警察硬是逼着王红霞带他们去搜家,从其住处搜走存有信神资料的一台电脑、一个硬盘和几张内存卡等,并掳走王红霞个人的现金1400元人民币(约折合196美元),之后又将她押回派出所。

次日上午9点,刘某再次将王红霞拽到无摄像头的洗手间,喝斥其跪下,王红霞刚弯腰时,刘某朝其猛踢几脚,将她踢得翻滚在地,头差点撞到墙上。刘某上前一把揪住她的头发令她跪在地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朝其嘴巴狠踢一脚,她的牙被踢得直流血,嘴唇也立时肿胀起来。王红霞抬手擦血时,另一警察用木尺抽打她的手,迫使其一直平伸双手,持续折磨了约20分钟。之后,刘某气急败坏地狠跺王红霞的双脚(当时脚面就肿了起来),又朝其右肩狠打一拳,王红霞感到右肩疼痛难忍,十几天后右肩膀窝还是黑紫色。最终审讯以失败告终。

当天下午,王红霞被警察以“非法扰乱社会治安罪”处以行政拘留14天,于8月8日获释。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六旬基督徒遭木棍暴打 头部、双臂留下后遗症

董真梅(化名),女,生于1952年,江苏省徐州市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4年8月,董真梅因接待基督徒被警察抓捕,警察为逼其出卖教会带领,对其刑讯逼供,将其双手反铐在老虎凳上,用浴巾穿过两条小腿使劲往前拉折磨了几小时,还用木棒暴打头部,反复折磨直至其奄奄一息。 2014年8月…

基督徒两次被抓判刑3年 酷刑逼供致左耳失聪

赵桂红(化名),女,生于1956年,家住黑龙江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3年,赵桂红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并拘留15天;2014年,她再次被中共警察抓捕并判刑3年,审讯期间遭到警方毒打,致使左耳失聪。 2014年8月23日早晨6点多,公安局刑警队五六个警察闯进赵桂红的家中,…

基督徒被中共两次抓捕 头部遭警察暴打致残

吴刚(化名),男,1951年出生于四川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17日,吴刚夫妇因信全能神传福音被警察抓捕,非法拘禁十几个小时并被勒索2000元人民币。2014年3月20日,时年63岁的吴刚再次被中共警察抓捕,头部遭反复毒打,落下终身残疾。 2014年3月20日晚上…

基督徒遭非人摧残患心脏病 被胁迫到海外引渡逃亡丈夫

时雨(化名),女,1985年出生,黑龙江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2年,时雨因信全能神传福音遭到中共政府的抓捕、刑讯逼供,致使年纪轻轻的她患上心脏病,终生丧失劳动能力,而且右眼残疾。2017年,时雨再次遭到中共政府的抓捕,警察胁迫其配合把逃亡海外的丈夫引渡回国,致使她的心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