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一基督徒惨遭警察群殴 致其严重后遗症

2020年6月20日

张梅(化名),女,1968年出生,家住四川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4年11月25日下午,张梅与两名基督徒在一聚会所聚会,当地的村治保主任、村干部及国保大队3个警察等人突然冲进聚会所,一警察指着张梅等人凶神恶煞地吼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紧接着几个警察就像土匪一样在屋内翻箱倒柜地搜查,将信神书籍和传福音资料没收,随即把张梅等4名基督徒强行带到派出所。

派出所所长和一个警察把张梅推进一间3平方米的黑屋,强行给她戴上马牙手铐,反铐在窗户护栏的不锈钢管上。一警察在张梅身上没有搜到什么,便气急败坏指着她审问:“你是哪里人?你去那个家干什么?你老实说!”张梅的回答令他不满,他立马火冒三丈,朝张梅的小腿狠踢一脚,又左右开弓猛扇其两耳光。张梅被打得头晕目眩、眼冒金星,脸又痛又烫。接下来,警察将张梅拖拽到监控器看不见的一个楼梯巷道里,铐齿直往张梅的肉里陷,手腕立时渗出了血,她感到一阵钻心地痛。所长抓住张梅的头发猛地往墙上接连乱撞数下,张梅顿感头剧烈疼痛且“嗡嗡”作响,后脑勺被撞出鸡蛋大一个包(10天左右才消散,头痛了一个多月)。接着6个警察一拥而上团团围住张梅,其中一警察拽着她头发将头往墙上猛撞,其他警察对准其小腿一阵猛踢,踢了约10分钟,警察猛地一松手,张梅的头和身子仰面朝天重重地摔在地上,手铐正顶着其腰椎骨,断裂般地剧烈疼痛。张梅躺在地上迷迷糊糊一动不动,6个警察像踢皮球一样对她拳打脚踢15分钟,张梅的全身被踢得青一块紫一块,腿上有硬包块,整个身体像散架一样疼痛难忍。随后,所长拽住张梅的手铐又猛地一提把她拖进一间屋里,铐齿再次陷进张梅的肉里,令她疼痛难忍(至今左手手腕还有手铐留下的疤痕)。警察继续对张梅审问直到凌晨3点,不让她睡觉,不让坐凳子,一看见她坐凳子,赵姓所长就使劲提拉手铐,反复折磨了4次。最后审讯以失败告终,警察将张梅押送到拘留所羁押。由于张梅的血压很高,拘留所怕担责任拒收,警察无奈,于11月28日晚上将张梅释放。

中共警察的酷刑折磨给张梅留下严重的后遗症:心前区憋闷,头时常疼痛,记忆力减退,耳鸣,头“嗡嗡”作响,腰经常酸疼。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基督徒遭酷刑折磨 警察:抓住信全能神的就往死里整

陈刚(化名),男,生于1956年,陕西省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7年3月28日下午,陈刚夫妇与两名基督徒在家中聚会时被派出所警察发现,随即7个警察在他家中翻箱倒柜地搜查,抄没两本信神书籍等物品,紧接着将陈刚等人强行带到派出所。 警察把陈刚的双手反铐在院内的电杆上,令其站了…

中共警察暴打基督徒致双耳失聪

青松(化名),男,生于1957年,江苏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4年5月,青松在一次聚会时被中共警察抓捕,期间遭多次毒打致双耳失聪。 2014年5月21日中午,青松与3名基督徒正在聚会,3个警察突然闯入屋内,未出示任何证件便将青松等人挟制并拍照。警察一把夺走基督徒手中的信神书…

基督徒遭酷刑折磨患脑血栓

常昊(化名),男,出生于1954年,吉林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4年3月,常昊因信神被中共当局抓捕、判刑一年。审讯、服刑期间,常昊被警察暴打太阳穴,打背铐穿上木棍悬空挂起,遭强制长时间劳役,遭犯人殴打,还被迫洗冷水澡,导致其头痛、头晕,记忆力减退,有时突然口齿不清,后被确诊…

基督徒遭中共暴虐毒打致终身残疾

邱真(化名),女,1960年出生于山东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4年7月,邱真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对其扇耳光、重拳击头,还拿着铁棍砸其头和左肩,邱真被打成轻微脑震荡,左肩和左胳膊也落下终身残疾。 2014年7月16日下午,邱真在家中接待几名基督徒聚会,国保大队副队长等6个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