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一基督徒惨遭警察群殴 致其严重后遗症

2020年6月20日

张梅(化名),女,1968年出生,家住四川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4年11月25日下午,张梅与两名基督徒在一聚会所聚会,当地的村治保主任、村干部及国保大队3个警察等人突然冲进聚会所,一警察指着张梅等人凶神恶煞地吼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紧接着几个警察就像土匪一样在屋内翻箱倒柜地搜查,将信神书籍和传福音资料没收,随即把张梅等4名基督徒强行带到派出所。

派出所所长和一个警察把张梅推进一间3平方米的黑屋,强行给她戴上马牙手铐,反铐在窗户护栏的不锈钢管上。一警察在张梅身上没有搜到什么,便气急败坏指着她审问:“你是哪里人?你去那个家干什么?你老实说!”张梅的回答令他不满,他立马火冒三丈,朝张梅的小腿狠踢一脚,又左右开弓猛扇其两耳光。张梅被打得头晕目眩、眼冒金星,脸又痛又烫。接下来,警察将张梅拖拽到监控器看不见的一个楼梯巷道里,铐齿直往张梅的肉里陷,手腕立时渗出了血,她感到一阵钻心地痛。所长抓住张梅的头发猛地往墙上接连乱撞数下,张梅顿感头剧烈疼痛且“嗡嗡”作响,后脑勺被撞出鸡蛋大一个包(10天左右才消散,头痛了一个多月)。接着6个警察一拥而上团团围住张梅,其中一警察拽着她头发将头往墙上猛撞,其他警察对准其小腿一阵猛踢,踢了约10分钟,警察猛地一松手,张梅的头和身子仰面朝天重重地摔在地上,手铐正顶着其腰椎骨,断裂般地剧烈疼痛。张梅躺在地上迷迷糊糊一动不动,6个警察像踢皮球一样对她拳打脚踢15分钟,张梅的全身被踢得青一块紫一块,腿上有硬包块,整个身体像散架一样疼痛难忍。随后,所长拽住张梅的手铐又猛地一提把她拖进一间屋里,铐齿再次陷进张梅的肉里,令她疼痛难忍(至今左手手腕还有手铐留下的疤痕)。警察继续对张梅审问直到凌晨3点,不让她睡觉,不让坐凳子,一看见她坐凳子,赵姓所长就使劲提拉手铐,反复折磨了4次。最后审讯以失败告终,警察将张梅押送到拘留所羁押。由于张梅的血压很高,拘留所怕担责任拒收,警察无奈,于11月28日晚上将张梅释放。

中共警察的酷刑折磨给张梅留下严重的后遗症:心前区憋闷,头时常疼痛,记忆力减退,耳鸣,头“嗡嗡”作响,腰经常酸疼。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20多岁基督徒遭暴虐摧残 致其患3种重病丧失劳动能力

杨乐(化名),男,1979年出生,家住黑龙江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3年,杨乐因信全能神被中共当局抓捕,劳教两年,审讯时遭非人虐待,服刑期间被迫高强度劳役,致使他患上结核性胸膜炎、腰椎结核,还有心脏病,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2003年5月24日,杨乐去一基督徒家聚会,被蹲守在…

基督徒因信神被抓捕坐监 惨遭酷刑折磨

王兰(化名),女,生于1965年,四川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8年9月23日,王兰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后被判刑1年3个月。关押期间,警察为逼她放弃信仰,用各种酷刑手段摧残折磨她。 2018年9月23日晚10点左右,王兰和几名基督徒正在一租住房聚会时被警察抓捕至当地派出…

中共残酷暴打基督徒 致数次昏迷落后遗症

杨菊(化名),女,时年43岁,新疆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杨菊因信神传福音被中共当局抓捕,警察多次暴打她的脸和头,关禁闭,将她从楼梯上往下拖等,致使她脑震荡,腰椎间盘突出压迫神经行动不便等。 2012年12月7日,杨菊和几名基督徒在传福音时被迎面而来的两个警察以…

基督徒遭暴打致11颗牙齿脱落

李平(化名),男,时年38岁,陕西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李平在传福音时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为逼其出卖教会信息,拳击腹部,猛扇耳光,打开门窗冷冻2小时,致其上颚多数牙齿松动,掉了11颗,至今浑身没劲,不能干重活。 2012年12月9日,李平和五名基督徒在传福音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