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洗脑、性虐 基督徒因信仰惨遭中共迫害

2020年12月12日

杨溢(化名),女,1960年出生,浙江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7年7月,杨溢因信神遭到警察抓捕,后被判刑两年半。服刑期间,因她拒绝放弃信仰,遭到各种酷刑、凌辱,致身体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因信神被捕

2017年7月2日,浙江省当局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实施统一抓捕行动,近700人在这次行动中被捕,杨溢就是其中之一。

2018年12月,杨溢被羁押在看守所近一年半后,被当局扣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两年半,并处罚金6000元人民币(折合约840美元)。

遭暴力洗脑

杨溢被收监后,狱方就安排3个“包夹”(是监狱里最阴险毒辣的恶犯,中共常利用其监视、转化良心犯)负责对其洗脑转化。包夹每天逼她看亵渎神、抹黑全能神教会的视频,看完后就逼她签放弃信仰的声明书,杨溢不签,包夹就对她劈头盖脸地暴打,直至其鼻青脸肿、满口鲜血。包夹还将她按在凳子上,用力拉扯她的头发,将她的左手扭到背后往上拽,并按住她右手强迫其签字,杨溢用力攥紧拳头拼命挣扎着,包夹就用笔尖使劲扎她的手指缝,直到其3个手指鲜血淋淋。

为迫使杨溢放弃信仰,包夹变着法子折磨她:强迫她挺直站立,手掌各夹着一本厚厚的书紧贴大腿,若手指弯曲扣书边或书掉地上就会挨打;强行往她嘴里灌尿桶里的水,将她抬起来往地上猛摔,致其脊椎和尾骨剧烈疼痛;在她的脸、手背、脚底板写亵渎神的话;将核桃壳最锋利的口摆放在她的鞋里让她穿上,然后用力踩、碾她的脚背,核桃壳扎进杨溢的脚板心,她疼得大声喊叫,痛苦不堪。

惨无人道的性虐待

为彻底摧垮杨溢的意志,在寒冬时节,包夹强行脱掉她的棉衣,还在她的内裤上倒风油精,给其下身里外涂抹清凉油,然后猛劲踢其下身和肛门,又使劲揪、拽其乳头,甚至用铁夹子夹住她的乳头用力旋转。杨溢疼得撕心裂肺地惨叫,她的两个乳头几乎被夹烂了,前胸的内衣被血水染透。包夹取下夹子后又给其伤口喷消毒水,杨溢感到就像无数根针扎进乳房,疼痛难忍。包夹每天都用同样的方法折磨她10个小时左右,连续折磨她4天。包夹还给其眼睛和口鼻里抹辣椒粉、喷消毒液,致其眼睛像针扎一样刺痛。

除了遭受非人的虐待,杨溢还被剥夺饮食和睡眠,每隔两天才能吃一小块饭皮,有时几天没有水喝,晚上每隔10分钟就被包夹叫醒。仅半个多月时间,杨溢就被折磨成皮包骨,小便出血,体重骤降20公斤。

2020年1月,杨溢刑满释放。因遭受非人的酷刑折磨,她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她的眼睛长时间发炎,又痒又痛,视物模糊,无法治愈。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基督徒惨遭酷刑两次昏死 双臂严重受伤

董梅(化名),女,55岁,河南省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4年4月,董梅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拘捕,在被关押的40天内,警察给她戴手铐、脚镣,多次用麻绳将双臂捆到身后,并用力往上提,致使其双手严重受伤,一直颤抖,至今未好。 2004年4月20日晚上,董梅刚到一基督徒家门口,就被潜伏…

基督徒两次被抓遭暴虐摧残 致右胳膊丧失劳动能力

郑光明(化名),男,生于1973年,安徽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2013年,郑光明因传福音被中共警察两次抓捕。警察对其暴力刑讯,扇耳光、警棍暴打、薅头发、烟头烫、“烤全羊”、打斜背铐吊打等,导致他右肩严重受伤,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2012年12月7日,郑光明在传福音时被…

基督徒遭暴打致11颗牙齿脱落

李平(化名),男,时年38岁,陕西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李平在传福音时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为逼其出卖教会信息,拳击腹部,猛扇耳光,打开门窗冷冻2小时,致其上颚多数牙齿松动,掉了11颗,至今浑身没劲,不能干重活。 2012年12月9日,李平和五名基督徒在传福音时…

基督徒遭警察电线抽打遍体鳞伤 剥夺睡眠7天7夜

李智(化名),男,42岁,家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7年10月,他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方在网上通缉,后被警方抓捕并遭到酷刑折磨。 2017年11月26日,李智在火车站过安检时被警察抓捕,后被铐押至火车站派出所,警察对其搜身、查问个人信息,并调出国保大队在网上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