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洗脑、性虐 基督徒因信仰惨遭中共迫害

2020年12月12日

杨溢(化名),女,1960年出生,浙江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7年7月,杨溢因信神遭到警察抓捕,后被判刑两年半。服刑期间,因她拒绝放弃信仰,遭到各种酷刑、凌辱,致身体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因信神被捕

2017年7月2日,浙江省当局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实施统一抓捕行动,近700人在这次行动中被捕,杨溢就是其中之一。

2018年12月,杨溢被羁押在看守所近一年半后,被当局扣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两年半,并处罚金6000元人民币(折合约840美元)。

遭暴力洗脑

杨溢被收监后,狱方就安排3个“包夹”(是监狱里最阴险毒辣的恶犯,中共常利用其监视、转化良心犯)负责对其洗脑转化。包夹每天逼她看亵渎神、抹黑全能神教会的视频,看完后就逼她签放弃信仰的声明书,杨溢不签,包夹就对她劈头盖脸地暴打,直至其鼻青脸肿、满口鲜血。包夹还将她按在凳子上,用力拉扯她的头发,将她的左手扭到背后往上拽,并按住她右手强迫其签字,杨溢用力攥紧拳头拼命挣扎着,包夹就用笔尖使劲扎她的手指缝,直到其3个手指鲜血淋淋。

为迫使杨溢放弃信仰,包夹变着法子折磨她:强迫她挺直站立,手掌各夹着一本厚厚的书紧贴大腿,若手指弯曲扣书边或书掉地上就会挨打;强行往她嘴里灌尿桶里的水,将她抬起来往地上猛摔,致其脊椎和尾骨剧烈疼痛;在她的脸、手背、脚底板写亵渎神的话;将核桃壳最锋利的口摆放在她的鞋里让她穿上,然后用力踩、碾她的脚背,核桃壳扎进杨溢的脚板心,她疼得大声喊叫,痛苦不堪。

惨无人道的性虐待

为彻底摧垮杨溢的意志,在寒冬时节,包夹强行脱掉她的棉衣,还在她的内裤上倒风油精,给其下身里外涂抹清凉油,然后猛劲踢其下身和肛门,又使劲揪、拽其乳头,甚至用铁夹子夹住她的乳头用力旋转。杨溢疼得撕心裂肺地惨叫,她的两个乳头几乎被夹烂了,前胸的内衣被血水染透。包夹取下夹子后又给其伤口喷消毒水,杨溢感到就像无数根针扎进乳房,疼痛难忍。包夹每天都用同样的方法折磨她10个小时左右,连续折磨她4天。包夹还给其眼睛和口鼻里抹辣椒粉、喷消毒液,致其眼睛像针扎一样刺痛。

除了遭受非人的虐待,杨溢还被剥夺饮食和睡眠,每隔两天才能吃一小块饭皮,有时几天没有水喝,晚上每隔10分钟就被包夹叫醒。仅半个多月时间,杨溢就被折磨成皮包骨,小便出血,体重骤降20公斤。

2020年1月,杨溢刑满释放。因遭受非人的酷刑折磨,她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她的眼睛长时间发炎,又痒又痛,视物模糊,无法治愈。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基督徒服刑两年遭非人虐待致高位截瘫

张琪(化名),女,1968年出生于四川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4年9月,张琪去聚会时被中共当局抓捕,警察对其拳打脚踢、坐老虎凳、反复打背铐等酷刑折磨,后判处其有期徒刑4年。服刑期间,狱警让其干又脏又累的重体力活,加上延误治疗、非人虐待,致使张琪患上胸椎结核,脊椎骨裂开,高位…

遭酷刑致病致残 警察:我让你下地狱

周畅(化名),女,1962年出生,河北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周畅在传福音时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对她拳打脚踢,又使劲抻拽其左胳膊,致其胸椎骨七节错位,脊椎骨被拉伤,肋骨被踢伤后患上骨膜炎,一直靠烤电来缓解疼痛,现在连家务活都干不了。 以下是她被中共警察抓捕后迫害…

泰安市警察对身患心脏病的基督徒仍实施酷刑

郑军(男,48岁),山东省泰安市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2年8月3日早上6点钟左右,郑军去到一基督徒家不到10分钟,七八名警察就闯了进去,其中两名警察架起郑军的胳膊,使其动弹不得。警察没出示任何证件,便像强盗一样疯狂地四处乱翻,顿时将该基督徒的家中翻得一片狼藉。最终,警察把…

山西省警察暴力洗脑:基督徒遭烟烧、性虐、沸水烫

赵亮(化名),男,时年20岁,山西省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4年5月,赵亮去一聚会所时被中共警察围捕,之后被带到某教育转化基地秘密审讯。为获取教会信息和个人信息,国保大队队长程飞用火红的烟头烫其食指、乳头和下体;用滚烫的开水浇其下体及全身,一连浇了4壶开水,赵亮下体的肉皮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