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酷刑致病致残 警察:我让你下地狱

2020年10月5日

周畅(化名),女,1962年出生,河北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周畅在传福音时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对她拳打脚踢,又使劲抻拽其左胳膊,致其胸椎骨七节错位,脊椎骨被拉伤,肋骨被踢伤后患上骨膜炎,一直靠烤电来缓解疼痛,现在连家务活都干不了。

以下是她被中共警察抓捕后迫害致残的详细经过:

2012年12月18日,周畅在传福音时被两个便衣警察抓捕,其中一警察一把抓住她的左肩膀狠扇一耳光,又将她的右胳膊反拧到背后,用拳头猛捶她肩胛骨缝,打得她头晕眼花,耳朵嗡嗡响,肩膀如同脱臼一样疼痛难忍。随后,警察逼周畅说出个人信息,见她不说,警察就猛踹她的腿肚子,又使劲抻拽她的左胳膊,周畅感到胸椎和脊椎骨像被拽裂一样疼痛难忍。接着警察又对周畅连踢带打,使劲踢她的肋骨,将其打得瘫倒在地后,又对着她的前胸、后背、软肋和脑袋拳打脚踢,持续了五六分钟。随后将周畅拖上警车带到派出所,后转押至公安局。

在公安局的审讯室里,警察逼问周畅教会带领是谁,见周畅不说,就朝她的小腿踢了两脚,猛扇了两耳光,又拿电警棍猛戳她的左肩,在左肩窝上持续电击五六分钟,并恶狠狠地叫嚣:“我让你下地狱!”周畅感到撕心裂肺般地疼痛,浑身抽搐不止,瘫倒在沙发上奄奄一息。警察用脚踢了她两下,见她还有反应,就电击了她几下。此时已经是晚上11点多,周畅始终什么都没说。

次日凌晨2点,警察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将周畅转押至拘留所,拘留15天。

12月24日,周畅的家人交了3200元人民币后,才将周畅保释出来。

周畅回家后,胸部、肋骨和后背受伤部位一直疼痛,经医生检查:周畅胸椎骨七节错位,但因无钱治疗畸形愈合,现在连家务活都干不了;肋骨被踢伤后患上骨膜炎,一直靠烤电缓解疼痛,至今未康复。不仅如此,因中共警察不间断上门调查、骚扰、恐吓,致使周畅每天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又患上了心脏病,只要听到敲门声,她就心跳加速,需静躺几天才能缓解,目前一直靠药物控制病情。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s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基督徒两次被抓判刑3年 酷刑逼供致左耳失聪

赵桂红(化名),女,生于1956年,家住黑龙江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3年,赵桂红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并拘留15天;2014年,她再次被中共警察抓捕并判刑3年,审讯期间遭到警方毒打,致使左耳失聪。 2014年8月23日早晨6点多,公安局刑警队五六个警察闯进赵桂红的家中,…

基督徒遭酷刑折磨患脑血栓

常昊(化名),男,出生于1954年,吉林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4年3月,常昊因信神被中共当局抓捕、判刑一年。审讯、服刑期间,常昊被警察暴打太阳穴,打背铐穿上木棍悬空挂起,遭强制长时间劳役,遭犯人殴打,还被迫洗冷水澡,导致其头痛、头晕,记忆力减退,有时突然口齿不清,后被确诊…

基督徒遭刑讯逼供判刑3年 落多处后遗症

曾光(化名),男,1968年出生于重庆市,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3年2月,曾光因参加聚会被中共当局抓捕,警察令他蹲马步,对他扇耳光,用手机和胶靶打他的头,打背铐,导致他落下多处后遗症。 2013年2月28日,曾光正在一聚会所聚会,国保大队联合派出所共7个警察用电钻将门锁钻坏,…

吕梁市多名基督徒因传福音被抓捕遭毒打

2012年12月12日,山西省吕梁市许多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在传福音时,被警察跟踪抓捕,并遭毒打、电击、罚站等刑讯。以下是四名基督徒受迫害经历。 基督徒刘兰新惨遭警察的毒手 2012年12月12日,警察把正在传福音的刘兰新押到镇派出所。 下午5点多,刘兰新提出上厕所,警察不让上,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