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遭“穿心杠”酷刑 腰部严重受伤

2020年10月5日

朱瑶(化名),女,1956年出生,河南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朱瑶因传福音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用木棍暴打其臀部和腰部,并实施“穿心杠”的酷刑,致使朱瑶腰部严重受损,至今仍疼痛,不能干稍重的体力活。

2012年12月17日,朱瑶正在家里做饭时,5个警察拿着警棍闯进家,强行给其戴上手铐押至当地派出所。

一进派出所,朱瑶被推进审讯室,5个警察给她戴上脚镣,把她摁在桌子上,掀起她的上衣露出臀部,一警察抓起一根胳膊粗的木棍暴打其臀部、腰部和腿,边打边逼其交代教会带领是谁,朱瑶疼得大声惨叫,骨头像被打断了一样。见朱瑶没有回答,警察就对其实施“穿心杠”的酷刑,用木棍穿过她的胳膊和腿把她吊起来,并叫嚣:“你信全能神就是犯法!看我们不打死你!”就这样,警察将她反复吊打了4次。朱瑶手腕的肉像被撕开一样,疼得她大声惨叫。之后,警察又将朱瑶固定在老虎凳上,把十几斤重的铁链拴在她的脚踝处,继续用木棍暴打其臀部和腿,还拿电棍打她的嘴。刑讯逼供一直持续到晚上10点多,审讯以失败告终。最后,警察把奄奄一息的朱瑶押送到拘留所。

在拘留所,朱瑶因伤势过重大便失禁,号长强逼朱瑶脱光衣服赤着双脚站在雪地里,并命令犯人往她身上泼冷水,之后号长又让朱瑶赤着身子跪着擦地板,40分钟后才让她穿上衣服。巡逻的警察看见犯人随意欺负基督徒,不管不问。

几天后,朱瑶被转押至看守所,警察不顾其死活,每日仍强制其干繁重的体力活。2013年5月底,朱瑶被转押至第二看守所。同年7月份,法院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判处朱瑶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朱瑶不服判刑结果,拒绝在判决书上签字画押,看守所的人让一个警察代替她签了字,就把她拉去服刑。

因警察用“穿心杠”的酷刑反复吊打,致使朱瑶的腰部严重受损,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她只能弯着腰,用手扶着膝盖借力才能行走。

2014年6月下旬,朱瑶刑满获释。出狱时,朱瑶仍无法站立,走路还得让人架着。

经受中共警察的酷刑折磨后,朱瑶落下腰痛病,不能干稍重的体力活,并且脚底严重破裂、脱皮。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四川一基督徒惨遭警察群殴 致其严重后遗症

张梅(化名),女,1968年出生,家住四川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4年11月25日下午,张梅与两名基督徒在一聚会所聚会,当地的村治保主任、村干部及国保大队3个警察等人突然冲进聚会所,一警察指着张梅等人凶神恶煞地吼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紧接着几个警察就像土匪一样在屋内翻…

基督徒被抓惨遭毒打 服刑期间被剥夺治疗致多处伤残

周国军(化名),男,1956年出生于吉林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3年1月,周国军因信神聚会被中共当局抓捕,并被判刑三年半,警察暴打其头部,猛踹其软肋,逼其长期“坐板”,剥夺治疗,导致他身体多处伤残。 2013年1月9日晚上,周国军在聚会时发现有人监视便让弟兄姊妹迅速撤离。当…

基督徒遭警察电线抽打遍体鳞伤 剥夺睡眠7天7夜

李智(化名),男,42岁,家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7年10月,他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方在网上通缉,后被警方抓捕并遭到酷刑折磨。 2017年11月26日,李智在火车站过安检时被警察抓捕,后被铐押至火车站派出所,警察对其搜身、查问个人信息,并调出国保大队在网上对…

基督徒遭非人摧残患心脏病 被胁迫到海外引渡逃亡丈夫

时雨(化名),女,1985年出生,黑龙江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2年,时雨因信全能神传福音遭到中共政府的抓捕、刑讯逼供,致使年纪轻轻的她患上心脏病,终生丧失劳动能力,而且右眼残疾。2017年,时雨再次遭到中共政府的抓捕,警察胁迫其配合把逃亡海外的丈夫引渡回国,致使她的心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