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遭“穿心杠”酷刑 腰部严重受伤

2020年10月5日

朱瑶(化名),女,1956年出生,河南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朱瑶因传福音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用木棍暴打其臀部和腰部,并实施“穿心杠”的酷刑,致使朱瑶腰部严重受损,至今仍疼痛,不能干稍重的体力活。

2012年12月17日,朱瑶正在家里做饭时,5个警察拿着警棍闯进家,强行给其戴上手铐押至当地派出所。

一进派出所,朱瑶被推进审讯室,5个警察给她戴上脚镣,把她摁在桌子上,掀起她的上衣露出臀部,一警察抓起一根胳膊粗的木棍暴打其臀部、腰部和腿,边打边逼其交代教会带领是谁,朱瑶疼得大声惨叫,骨头像被打断了一样。见朱瑶没有回答,警察就对其实施“穿心杠”的酷刑,用木棍穿过她的胳膊和腿把她吊起来,并叫嚣:“你信全能神就是犯法!看我们不打死你!”就这样,警察将她反复吊打了4次。朱瑶手腕的肉像被撕开一样,疼得她大声惨叫。之后,警察又将朱瑶固定在老虎凳上,把十几斤重的铁链拴在她的脚踝处,继续用木棍暴打其臀部和腿,还拿电棍打她的嘴。刑讯逼供一直持续到晚上10点多,审讯以失败告终。最后,警察把奄奄一息的朱瑶押送到拘留所。

在拘留所,朱瑶因伤势过重大便失禁,号长强逼朱瑶脱光衣服赤着双脚站在雪地里,并命令犯人往她身上泼冷水,之后号长又让朱瑶赤着身子跪着擦地板,40分钟后才让她穿上衣服。巡逻的警察看见犯人随意欺负基督徒,不管不问。

几天后,朱瑶被转押至看守所,警察不顾其死活,每日仍强制其干繁重的体力活。2013年5月底,朱瑶被转押至第二看守所。同年7月份,法院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判处朱瑶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朱瑶不服判刑结果,拒绝在判决书上签字画押,看守所的人让一个警察代替她签了字,就把她拉去服刑。

因警察用“穿心杠”的酷刑反复吊打,致使朱瑶的腰部严重受损,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她只能弯着腰,用手扶着膝盖借力才能行走。

2014年6月下旬,朱瑶刑满获释。出狱时,朱瑶仍无法站立,走路还得让人架着。

经受中共警察的酷刑折磨后,朱瑶落下腰痛病,不能干稍重的体力活,并且脚底严重破裂、脱皮。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阜新市一对基督徒夫妻遭中共警察抓捕、殴打、拘留

辛守来(化名),男,现年56岁,他的妻子夏纯霞(化名),现年54岁,二人住在辽宁省阜新市,均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8年9月9日,辛守来与妻子到另一个城市办完事正准备回家时,被该市国保大队6个警察抓捕。警察强行给他们戴上手铐塞进警车,押往当地某派出所。 途中,警察使劲用拳头砸…

基督徒惨遭酷刑两次昏死 双臂严重受伤

董梅(化名),女,55岁,河南省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4年4月,董梅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拘捕,在被关押的40天内,警察给她戴手铐、脚镣,多次用麻绳将双臂捆到身后,并用力往上提,致使其双手严重受伤,一直颤抖,至今未好。 2004年4月20日晚上,董梅刚到一基督徒家门口,就被潜伏…

淮北市一基督徒惨遭警察严刑拷打落下后遗症

李平,(化名,女,44岁)安徽省淮北市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因信神被抓,后遭酷刑折磨,被关押28天。 2012年12月19日下午6点左右,李平正和一基督徒刘蕾(化名,女,40岁)在自己的出租房内。警察假借抄水表的名义敲其房门,李平发现是警察,就连忙藏神话书籍。大约一个小时后,警…

基督徒遭酷刑折磨患脑血栓

常昊(化名),男,出生于1954年,吉林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4年3月,常昊因信神被中共当局抓捕、判刑一年。审讯、服刑期间,常昊被警察暴打太阳穴,打背铐穿上木棍悬空挂起,遭强制长时间劳役,遭犯人殴打,还被迫洗冷水澡,导致其头痛、头晕,记忆力减退,有时突然口齿不清,后被确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