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被悬空吊铐暴打 腰部、右臂终身残疾

2020年7月10日

陈国平(化名),男,生于1949年,陕西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5年1月,陈国平被中共警察抓捕后,被长时间悬空吊铐在铁栏杆上,连踢带打折磨两个小时之久,致其落下终身残疾。

2015年1月26日晚上,陈国平与一基督徒正在聚会,以派出所陈所长为首的3个警察手持木棒(约长70厘米、粗4厘米)突然闯入。陈所长大声呵斥:“有人举报,你们是非法聚会!”警察强行对陈国平二人搜身并抄家(未出示任何证件),并将二人及搜出的信神书、光盘等物品带回派出所。

到派出所后,陈所长将陈国平二人分开审讯。为逼陈国平交代教会信息,陈所长拿起一本约4厘米厚的书狠砸其头顶,陈国平感到头顶剧烈胀痛,差点摔倒。之后,警察把陈国平关进开冷气的小屋冻了一宿。

次日上午,县公安局局长过来提审陈国平二人,局长说:“把他们两个拉到大院里吊起来打,给我狠狠地整,整死了算不了什么,抵不了命。”随后,陈国平二人被悬空铐吊在院里3米高的铁栏杆上,陈国平只能脚尖点地,不到半小时,陈国平就感觉右胳膊被吊得疼痛肿胀,像要断了一样。警察穿着大头皮鞋从背后狠踹陈国平的小腿部、尾椎骨,每踹一下,陈的膝盖就重重地磕在铁栏杆上,疼得钻心,胳膊也被拉扯得生疼。踢了20分钟后,警察拿来一根洋镐把(似木棍,长约1米,一头粗6厘米,一头粗4厘米),朝陈国平大腿、腰部猛打,接着又抡起洋镐把一下打在其后背上,陈国平顿时疼得全身打颤,直冒冷汗,第二棒落下时,陈国平疼得意识模糊,晕了过去。不知被打了多少下,陈国平被一阵惨叫声惊醒,只见警察拿木棒猛打一起受刑的基督徒的后脑勺。直到旁边的基督徒被打得没声音了,警察又狠打陈国平的臀部。陈国平全身的重量都在拉扯着右手臂,手铐铐齿深深嵌入手腕,疼得陈国平浑身直冒冷汗,内衣都湿透了(当时地上下了3厘米厚的雪)。二人被毒打两个小时,直到警察累得精疲力尽才停手。陈国平被放下时,右胳膊肿胀失去知觉,手腕处直冒血珠,5个手指头肿胀不能弯曲,整个右胳膊、后背都是乌紫色,两条腿的膝盖都是紫红色的瘀血包。

1月27日晚上,警察把二人受伤的右臂铐在一起,将他们塞进警车后备箱押往看守所,29日晚上将陈国平释放。

陈国平遭受中共警察摧残后,腰部留下严重内伤,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弯腰捡东西,拿稍微重点的东西更是疼得站不起来;右臂致残,无法正常干活,以致生活没法维持。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基督徒遭酷刑折磨致面肌痉挛

林芳(化名:柯梅),女,时年45岁,陕西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2年12月14日,林芳与5名基督徒正在传福音,8个便衣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强行将他们围捕并押至当地派出所。 派出所所长审讯道:“教会带领是谁?教会的钱款在哪儿?你们有多少接待家庭?”见林芳没有回答,一把抓住她…

8年间屡遭抓捕暴力殴打 致身患数病

李华(化名),男,1960年出生,甘肃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2年12月13日,李华和一名基督徒在传福音时被3个警察抓捕,警察一脚踢在李华的腰部,将其踢倒在地,其他几个警察发疯似的对他一顿拳打脚踢、乱踹乱踏,最后揪住其头发架着胳膊带至派出所。 警察审问李华教会信息,见其没…

遭吊铐荡秋千折磨 右胳膊三级残废

孟晓雨(化名),女,生于1970年,河南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3年2月,孟晓雨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并非法关押4个月。审讯时,警察将其单手吊铐在窗户上,脚踢她的腿使之荡秋千,导致孟晓雨的右胳膊三级残废。 2013年2月27日下午,孟晓雨在参加聚会时被20多个警察围捕,带到派…

中共诱骗基督徒服用不明药物致头昏

李珍(化名),女,1963年出生于湖北,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3年4月被中共警察抓捕后,被诱骗服用不明药物,以致头胀得要爆炸,神志不清,失去记忆。李珍被释放后,经一个月治疗才逐步恢复记忆。 2013年4月4日上午,国保大队副队长等一行4人来到李珍家,强行搜走一本信神书、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