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惨遭非人虐待 身患数病多处致残

2020年8月24日

韩诚(化名),男,1969年出生,家住新疆,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韩诚在一次传福音时被中共警察抓捕,遭到了长达37天的连环刑讯逼供。服刑期间,每天被迫打坐20多小时,还被逼服精神病药长达半年之久,导致韩诚患上多种疾病,身体多处致残。

非法抓捕 酷刑摧残

2012年12月6日,韩诚与多名基督徒在给人传福音时被警察强行抓捕。一个警察不容分说,抡起拳头使劲打韩诚的头、胸、背部,并用胳膊肘、膝盖在其腹部、胸部一阵狠捣、猛顶……刚做完输尿管结石手术出院不到一周的韩诚立时被打晕了。随后,韩诚等10名基督徒被强行带到国保大队。

国保大队队长苗某为逼韩诚说出有关全能神教会的信息,对其进行了长达37天的连环审讯,隔一两天就审讯一次。由于韩诚拒绝回答他们的问题,警察就朝其头部击几个冲拳,朝其脸部扇几个耳光,将韩诚打倒在地后,数个警察围上去乱踢、乱跺,直到他们踢累了才停手。韩诚的内脏被踢伤,很长一段时间都尿血,一年以后才慢慢恢复。

捏造伪证 强行判刑

警察到韩诚家大肆抄家,只搜出2张信神光盘。由于未搜到有力的证据,警察就诱骗韩诚的妻子和他未成年的儿子在一张空白纸上签名,然后在空白纸上制造伪证,写下“在韩诚房屋内查出68本全能神教会各种书”。半年后,法院以此为凭证,强行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韩诚有期徒刑3年。2013年9月初,韩诚被押送至监狱服刑。

监室摧残 落下后遗症

在监室里,狱警令韩诚坐在带有若干个钉槽的板凳上,双手手掌放在膝盖处,身体呈90度(直角),目视前方,不得低头,每天就这个姿势坐长达二十几个小时,不允许身子动一下,否则就毒打。半个月后,韩诚的屁股已烂得不成样子,内裤和血肉粘连在一起,钻心的疼痛。韩诚的尾骨神经、腰间盘脊椎神经严重破坏损伤,留下严重的后遗症,至今不能久坐,只要坐上十几二十分钟,全身都麻木。在严管的几个月里,狱警不让韩诚上午解大便,得憋到下午,经多次打报告才允许。因着长期憋便,导致韩诚排泄功能严重失调,至今未恢复。

药物摧残 生命垂危

在监狱中,警察强逼韩诚吃治疗精神病的药(德巴金丙戊酸钠缓释片),长达半年之久,导致韩诚长期精神恍惚,头胀得像要爆炸似的,眼珠子胀得似乎要崩出来。韩诚被折磨得实在受不了,便大喊一声,随即一大队狱警全副武装,手拿盾牌及各种器械包围了监室,教导员柳某让犯人强行将韩诚仰面压倒,柳某手沾水拼命地猛扇其耳光长达几十分钟。此次毒打导致韩诚一个多月不能张嘴吃饭,饿了只能把馒头掐成玉米粒大小,用水送服来维持生命;左耳耳膜被打伤,耳朵时常一阵阵响,并且阵痛;牙叉骨软组织也被严重打伤,至今不能咀嚼硬食。

由于长期服用精神药,韩诚患上了脑梗及严重的高血压,几度昏厥休克。2015年7月韩诚病危,经医院鉴定后,监狱申请特批韩诚被假释保外就医,于同年7月10日(提前5个月)出狱。

出狱后,韩诚被移交给当地司法所监管,12月5日正式刑满释放后,又被转交给辖区派出所继续管制5年。警察隔三岔五强行给韩诚和他家拍照,让韩诚录音,并提取其头发做DNA鉴定。因实在受不了警察的不断骚扰,韩诚和妻子被迫离开家在外躲避。之后,警察又无数次审讯、骚扰韩诚的儿子,使其找不到工作,儿子的女朋友也因被警察骚扰而与他分手。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s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13个警察群殴六旬基督徒

王胜(化名),男,1951年出生于重庆市,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3年8月,王胜因传福音被中共当局抓捕,警察用双股皮线使劲抽打他的手和脚,又狠扇他耳光,致其耳朵听力下降,眼睛长期流泪,看东西模糊。 2013年8月7日早上,王胜在传福音时被3个警察抓捕,押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审讯…

打背铐、棍棒抽、五花大绑挂牌游街 基督徒李向阳遭刑讯逼供

李向阳(化名),男,1971年出生于陕西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向阳因信神遭中共酷刑折磨,打背铐,棍棒抽,五花大绑挂牌游街,最终被判刑一年。 2014年7月24日下午1点,李向阳三人正在午休,五六个警察突然闯入,未出示任何证件就将家翻了个底朝天,将一百多本信神书、两台刻录机、三…

江西一六旬基督徒耳朵被打聋

何顺(化名),女,生于1951年,江西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何顺传福音时被中共警察抓捕,审讯时耳朵被打聋,至今未恢复。 2012年12月5日,何顺和一基督徒正在传福音,警察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与后衣领,强行将其和另一基督徒押到当地派出所。 警察将何顺反铐在铝合金的窗子上…

忻州市一基督徒因传福音被警察抓捕殴打 眼睛被强光直射达90分钟

2012年12月12日下午6点多,忻州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刘丹(化名,女,47岁)和其他七名基督徒传完福音准备回家时,被当地乡派出所副所长开车拦住,被强行带到村委会。副所长联合市国保局大队长带四名便衣警察,及十六名特警将八名基督徒押到该乡派出所,没收了基督徒的电瓶、信神书籍和传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