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警察暴打基督徒致双耳失聪

2020年7月10日

青松(化名),男,生于1957年,江苏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4年5月,青松在一次聚会时被中共警察抓捕,期间遭多次毒打致双耳失聪。

2014年5月21日中午,青松与3名基督徒正在聚会,3个警察突然闯入屋内,未出示任何证件便将青松等人挟制并拍照。警察一把夺走基督徒手中的信神书,以“非法聚会”为由将5人带到派出所关押。

次日下午,派出所3个警察审问青松:谁给你传的福音?教会带领是谁?教会的钱款在哪里?……青松拒绝回答,他们便对其左右开弓狠扇耳光,打得青松脸火辣辣地疼,耳朵嗡嗡直响。另一个警察将其拎起后又摁坐在地上,喝令其两腿伸直,用皮鞋狠跺其小腿骨并来回碾压,然后猛地一脚踩住青松的脚脖。青松的脚脖像断了似的揪心疼,疼得他大汗淋漓。见青松仍不交代,所长狠打其脸,青松反驳时,一警察箭步冲到青松面前,朝其脸上狠甩巴掌,边打边叫嚣:“我们想怎么对待你就怎么对待你!”另一警察又以取消养老金,不许儿女考大学、当兵威胁、恐吓青松放弃信神,未逞后继续打他耳光,青松疼得浑身冒汗,整个人瘫倒在地。接着,警察连拖带拽将青松带到地下室,将其摁倒在地,抄起约有10寸大的一本书,朝青松的脸上猛砸,青松的脸被砸得红肿不堪,像是快要裂开一样,耳鸣,眼睛发黑。所长见青松低头不语,用电棍朝青松的左大腿猛戳一下,又拿不明药膏涂抹青松的衣领和嘴唇,两三分钟后,青松的嘴唇就像有千根针扎似的刺痛,十几分钟后变得麻木无知觉。

晚上10点多,因审讯无果,警察将青松释放,警告其必须随叫随到。为躲避中共再次抓捕,青松被迫外出打工,期间警察一直在追查他的行踪。

青松自被警察毒打后,耳朵一直嗡嗡作响,听力下降,到现在双耳失聪,与人交流必须佩戴助听器。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新疆一基督徒被毒打致残

肖敏(化名),女,1968年出生,家住新疆,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私闯民宅 搜家抓捕 2015年1月21日下午1时左右,肖敏等人正在聚会时,派出所4个警察突然敲门闯入,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抄家,搜走10多本信神的书、电脑、手机、MP5播放器、1500元人民币等,强行将肖敏等人押到派…

基督徒遭酷刑摧残 患上轻度脑萎缩

郑明(化名),男,1958年出生于湖北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4年10月,郑明在一铁路旁等人时被警察抓捕。警察用钢条箍着其双手并拍打来折磨他,又对其猛扇耳光,用拳头狠砸其双臂、后背心、后脑勺,致使郑明头痛至今,患上了轻度脑萎缩,落下终身残疾。 2014年10月10日晚上7点…

基督徒惨遭酷刑两次昏死 双臂严重受伤

董梅(化名),女,55岁,河南省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4年4月,董梅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拘捕,在被关押的40天内,警察给她戴手铐、脚镣,多次用麻绳将双臂捆到身后,并用力往上提,致使其双手严重受伤,一直颤抖,至今未好。 2004年4月20日晚上,董梅刚到一基督徒家门口,就被潜伏…

基督徒遭酷刑折磨患脑血栓

常昊(化名),男,出生于1954年,吉林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4年3月,常昊因信神被中共当局抓捕、判刑一年。审讯、服刑期间,常昊被警察暴打太阳穴,打背铐穿上木棍悬空挂起,遭强制长时间劳役,遭犯人殴打,还被迫洗冷水澡,导致其头痛、头晕,记忆力减退,有时突然口齿不清,后被确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