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遭暴虐毒打患上心脏病

2020年7月10日

马格拉(化名),男,生于1955年,四川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马格拉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秘密监视。2014年3月20日下午2点多,4个便衣警察将躲藏在女儿家的马格拉抓捕,并抄走他的信神书籍。

之后,马格拉被带到派出所审讯,警察将他摁坐在老虎凳上,固定住其手脚。所长古某令其指认其他基督徒的照片,未遂。警察猛扇马格拉耳光,将他打得眼冒金星,脑袋昏沉,耳朵“嗡嗡”作响。警察又强行扒光他的衣服,用一根拇指粗的电缆线狠抽其背部,打累了又让另一警察接着打,两人还轮流猛扇他耳光。马格拉被打得身体剧烈疼痛,头脑昏沉,眼睛无法睁开,耳朵也听不清了。随后,警察端来一盆冷水,将马的衣服浸湿,又朝其头上往下淋水,令马格拉又冷又刺痛。接着,警察将一根约小指粗一米长的竹釺子使劲钻入马的两个乳头(持续钻半分钟),再次狠扇他的耳光,狠抽他的双手手背,致使其前胸、双手指头、手背全都瘀血呈乌紫色,双手失去知觉。随后,警察为逼其说出教会情况,轮番抽打马格拉,反复扇耳光、淋冷水、钻乳头和脚趾、抽打脚背多次,致使马格拉浑身发麻,心脏收缩,呼吸困难。警察见状恶狠狠地吼道:“你不说,今晚就把你打死!打死你们这些信神的人也没有人管!”“把你打死丢在公路上,让车把你碾成肉泥!”因始终未得到想要的信息,孟某又用铁锤木把撬马格拉的嘴,蘸辣椒油往他的嘴巴、乳头上抹,直到把一小碗辣椒油抹完。马格拉疼痛难忍,双脚不停地在地上来回蹬,脚后跟的皮肉磨出一个洞(进看守所后溃烂、化脓)。

午夜2点多,警察从冰箱里取出冰水朝马格拉的头上往下淋,又用电风扇给他猛吹冷风十几分钟,如此折磨持续了2个小时之久。随后,警察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将马格拉押送到看守所关押。

3月22日下午2点多,马格拉感觉全身无力,整个胸腔像被绳子紧紧捆住,头痛得像要爆炸一样,晕倒在水泥床上,口里断断续续地发出微弱的声音:“我……的心脏……”狱警怕马格拉死在看守所给他们添麻烦,不得已将他送到医院。医生测出马格拉心跳每分钟240次,是心肌梗死,当即住院抢救。因马格拉伤势严重,被关押29天后,狱方为他办理取保候审一年,将其释放。

此后,原本身体健康的马格拉患上了心脏病,心脏一阵阵地痛,心跳加快,整个胸腔像是被石板压着一样呼吸困难,脑袋也胀痛得厉害,随时都有生命危险。马的心脏病每年都要发作五六次,每次犯病都要去医院打平稳心脏的急救针。中共的残酷迫害给马家带来巨大的灾难,马每次犯病时都需要付300多元人民币的医药费,马的妻子为支付高额的医药费,拼命打工挣钱,后来腰疼得直不起来,无法继续打工,只能靠种地维持全家人的生活。

2017年8月18日,派出所警察、治保主任一行几人到马格拉家给他拍照,盘问他是否还在信神,并扬言:“你要是再信神,我们还要抓你!”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基督徒夫妇因信神被抓遭毒打 丈夫两根肋骨被打断

刘宗现(化名),男,时年55岁,妻子魏书云,时年54岁,夫妇二人家住河南省新密市,均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9年5月,刘宗现夫妇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抓捕,惨遭酷刑折磨,刘宗现的两根肋骨当场被打断,至今不能干重活。 2019年5月30日晚上9点多,7个警察闯进刘宗现家,未出示任何…

阜新市一对基督徒夫妻遭中共警察抓捕、殴打、拘留

辛守来(化名),男,现年56岁,他的妻子夏纯霞(化名),现年54岁,二人住在辽宁省阜新市,均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8年9月9日,辛守来与妻子到另一个城市办完事正准备回家时,被该市国保大队6个警察抓捕。警察强行给他们戴上手铐塞进警车,押往当地某派出所。 途中,警察使劲用拳头砸…

基督徒遭暴力殴打、吊铐9天9夜 左腿致残

2013年,孙峰因负责运送信神书籍被中共警察抓捕,遭到暴虐摧残,落下终身残疾。 孙峰(化名),男,1964年出生,安徽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3年11月5日晚上,5个便衣警察以查卫生间漏水为由诱骗孙峰打开门,蜂拥闯入其家中大肆搜查,搜出笔记本电脑、手机及一些信神书籍与印刷…

5人被抓近200万财物被掳 一基督徒劳教3年落数病

江南(化名),男,生于1979年,黑龙江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江南被中共警察抓捕,判刑劳教3年半。审讯时,警察对他扇耳光、用皮鞋尖踩脚,拳头打脸。服刑期间,江南被强制高强度劳役,长时间遭狱警体罚,导致他落下了各种疾病:肩周炎、腰椎间盘突出、颈椎病、胃病、风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