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被注射不明药物致头痛频发

2020年7月10日

殷霞(化名),女,生于1969年,江苏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4年9月,殷霞因信神被中共警察传唤到派出所,警察以“搞实验”为由强行给其注射不明针剂,致使其变得呆傻,记忆力严重下降,而且头痛欲裂,隔三岔五就发作,至今无法治愈。

2014年7月左右,曾有两个晚上,殷霞发现派出所所长在监视她的行踪。9月19日上午,4个警察闯进殷霞家中抓捕殷霞,因其没在家,警察才悻悻离去。随后,警察给殷霞的丈夫连续打了二十几个电话,勒令其把殷霞带到派出所。

当天上午10点,殷霞夫妇被迫来到派出所。孙某和一警察将殷霞的丈夫支开,将殷霞带到楼顶,盘问其信神情况以及教会带领是谁,殷霞拒绝回答。孙某就将殷霞带到一房间,让一警察在殷霞的左手腕静脉处注射约100ml的针剂,称该针剂为“安静针”,是搞实验用。注射完后,殷霞的手腕立马鼓起个大包。紧接着,一女警在殷霞的左手中指上削掉约小指甲盖一半大的一块皮,也称做化验用,然后用创可贴将伤口贴上,但血还是不停地往外渗。20分钟后,殷霞感到心里难受,想要呕吐却吐不出来,头脑昏沉、发胀,极其痛苦。

之后,警察给殷霞拍照,采集手掌印、脚印,又拿来一份写有亵渎神的资料逼殷霞签字,殷霞不从。孙某趁殷霞头脑意识不清时,拿来一份写有“扰乱社会治安”的材料逼其签字,并威胁说签了才可释放。直到中午12点才将其释放。在回家途中,殷霞感到头越来越疼,视物不清,浑身无力且没有知觉,走路都很吃力。

回家后,殷霞的头部胀痛欲裂,用手摸都能摸到凸起的血管。之后去医院检查,医生也查不出病因,只能给其开点止疼片来缓解。此后,殷霞头痛的症状一直持续,每两三天、四五天就发作一次,至今无法治愈。每当头痛病发作时,离家200米远就不认识回家的路了。殷霞的记忆力也明显下降。

据认识殷霞的人讲,殷霞从派出所回来后,整个人的精神面貌大不如之前,面色蜡黄,皮肤发黑,45岁的人看上去像个老人,反应都比较迟钝,看上去有点呆傻。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六旬基督徒遭中共扇耳光、浇辣椒水逼供

冯慧(化名),女,1951年出生于安徽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4年4月,冯慧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猛扇其耳光,用毛笔蘸辣椒水涂抹其嘴角、鼻孔和眼角,还将辣椒水全部浇在其头上,导致其头痛,左眼视力模糊。 2014年4月24日上午,冯慧在一聚会所聚会时被3个警察抓捕带到派出…

电击、打背铐、铁管碾压腿骨 基督徒王刚遭酷刑折磨

王刚(化名),男,生于1971年,黑龙江省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7年9月,王刚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为获取教会信息,对王刚打背铐、扇耳光、电击脚、踩碾双腿、用六棱铁棍碾压迎面骨,还让其蹲马步,将王刚折磨得痛苦不堪。 2017年9月27日,王刚在一聚会所聚会时被6个…

基督徒遭吊铐暴打 致肩膀和大腿挫伤

马珍,女,1982年出生,家住江苏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5年5月,马珍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为获取教会信息,数个警察对马珍严刑逼供,将其吊在高架床上,对其劈腿、踢大腿内侧、掐肩膀穴位等酷刑折磨,致使其肩膀和大腿的软组织挫伤留下后遗症。 2015年5月21日,马珍与两名基督…

基督徒因信神被抓捕坐监 惨遭酷刑折磨

王兰(化名),女,生于1965年,四川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8年9月23日,王兰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后被判刑1年3个月。关押期间,警察为逼她放弃信仰,用各种酷刑手段摧残折磨她。 2018年9月23日晚10点左右,王兰和几名基督徒正在一租住房聚会时被警察抓捕至当地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