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遭酷刑折磨患脑血栓

2020年8月2日

常昊(化名),男,出生于1954年,吉林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4年3月,常昊因信神被中共当局抓捕、判刑一年。审讯、服刑期间,常昊被警察暴打太阳穴,打背铐穿上木棍悬空挂起,遭强制长时间劳役,遭犯人殴打,还被迫洗冷水澡,导致其头痛、头晕,记忆力减退,有时突然口齿不清,后被确诊为脑血栓,已无法从事劳动。

2004年3月29日晚上,常昊正在单位宿舍睡觉,两个警察砸门闯进来,强行将他押到国保大队。

两个警察对常昊突击审问,逼他出卖教会基督徒,常昊守口如瓶。警察猛扇其耳光,将他铐在暖气片上。之后,警察把常昊带到小黑屋,用本夹子、卷成卷的报刊猛扇其太阳穴,每扇一下常昊都感觉疼痛难忍,眼前一片漆黑。持续打了约30分钟,直到把常昊打到失去知觉。

警察还给常昊打上背铐,用一根长约2米、直径约8厘米的木棍穿在手铐链上,并把木棍往高抬,使常昊双脚离地,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两只胳膊上,常昊手腕处被手铐勒得通红。警察还不住地按常昊的头加重他的痛苦,常昊疼得大声惨叫。折磨了七八分钟后,常昊昏死过去。

3月31日下午,常昊被关进拘留所。4月15日,常昊因信全能神被判处劳教一年,后被押往劳教所。

在劳教所,常昊每天必须洗10分钟的冷水澡,冻得他浑身打战,从此一直处于感冒状态。4月20日左右,犯人在常昊毫无意识的情况下猛挥拳打他,又朝其眼部飞去一脚,还将他唯一能御寒的衣服交给狱警。4月天乍暖还寒,常昊被迫穿着单薄的劳改服天天坐板。不久,常昊的右手肿得像个馒头,疼痛难忍,无法干活,管教带他到监狱卫生所看病。医生说常昊是脑血栓前兆,但因常昊信神就不给他治疗,还说亵渎神的话,常昊据理力争遭到殴打。

5月以后,常昊病情逐渐严重,日日盗汗,有时突然口齿不清,有时头疼得一动不能动,而管教对他置之不理。

2005年3月1日,常昊结束了劳教生涯。

释放后,常昊总是忘记单位同事的姓名,还时常头晕得昏天暗地,曾因眼前黢黑摔倒在地。后来经医院检查,被确诊为脑血栓。

中共的残酷毒打使常昊患上脑血栓,记忆力严重减退,还有耳鸣,现今不能从事劳动。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基督徒遭暴力殴打、吊铐9天9夜 左腿致残

2013年,孙峰因负责运送信神书籍被中共警察抓捕,遭到暴虐摧残,落下终身残疾。 孙峰(化名),男,1964年出生,安徽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3年11月5日晚上,5个便衣警察以查卫生间漏水为由诱骗孙峰打开门,蜂拥闯入其家中大肆搜查,搜出笔记本电脑、手机及一些信神书籍与印刷…

徐州市一基督徒遭中共野蛮殴打致伤

喻宝荣,女,1965年10月15日出生,江苏省徐州市泉山区人,2014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8年6月9日下午,喻宝荣正在徐州市鼓楼区坝子街一出租屋内和两名基督徒聚会,徐州市铜山区徐庄派出所八九个身穿制服的警察破门而入将她们抓捕,后押至徐州市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分开审讯。 当晚7时…

四川一基督徒惨遭警察群殴 致其严重后遗症

张梅(化名),女,1968年出生,家住四川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4年11月25日下午,张梅与两名基督徒在一聚会所聚会,当地的村治保主任、村干部及国保大队3个警察等人突然冲进聚会所,一警察指着张梅等人凶神恶煞地吼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紧接着几个警察就像土匪一样在屋内翻…

忻州市一基督徒因传福音被警察抓捕殴打 眼睛被强光直射达90分钟

2012年12月12日下午6点多,忻州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刘丹(化名,女,47岁)和其他七名基督徒传完福音准备回家时,被当地乡派出所副所长开车拦住,被强行带到村委会。副所长联合市国保局大队长带四名便衣警察,及十六名特警将八名基督徒押到该乡派出所,没收了基督徒的电瓶、信神书籍和传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