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暴打注射不明针剂 致记忆失常、神经麻木

2020年11月10日

刘鑫(化名),男,生于1973年,河南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3年,刘鑫在传福音时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为逼其说出教会信息,对其扇耳光、猛打猛踢、泼冷水、吹冷风、吊铐、筷子夹手指、坐老虎凳等,又给其左腿打不明毒针,致使其左腿残疾,头胀痛、记忆力下降。

2013年2月28日下午,刘鑫参加完聚会下山时被十几个警察围捕,警察将他摁倒在地,用皮鞋死死地踩压他的头,致其脸被路面擦破流血。随后,警察给刘鑫戴上黑布罩,将他押至派出所审讯。警察对刘鑫猛扇耳光,致其嘴角流血。

3月1日早上,刘鑫被转押到一宾馆秘密审讯。6个警察轮班审问刘鑫:“教会带领是谁?教会的钱款放在哪里?”并叫嚣,“习近平上台后说了,抓住你们这些信全能神的人咋整都不过分,不用担责任,打死白死!”刘鑫回答不知道,警察便用力提起手铐,然后松手,将其重重地摔倒在地,反复折磨数次;又把一盆冷水泼在刘鑫身上,把空调调至最低温度,并打开窗户让其受冻,还在地上撒了豆子,令他坐在豆子上。之后,他们把刘鑫的一只手吊铐在窗户的防护栏上,脚尖挨不住地面,他的手腕立时被铐齿扎出血。刘鑫疼痛难忍闭上眼睛,警察用胶棒撑开其眼皮,不断往其鼻孔、眼睛吹烟,不许其闭眼。刘鑫被吊了2小时左右,每次疼昏过去时,警察就用冷水将其浇醒继续折磨。警察还用一双竹筷子狠夹刘鑫的手指。

警察连续审讯了一星期没有得到任何想要的信息,更加倍折磨刘鑫,令其坐在一把椅子上,双腿搭在另一把椅子上,在两把椅子中间放一块两腿宽的板子,把膝盖与下面的板子绑在一起固定住,并用绳子将其腰绑在椅背上。警察在刘鑫的脚跟下面边加砖块边逼问:“你们教会的钱放在哪里了?”刘鑫说不知道,他们就再加一块,一直加到4块。刘鑫疼得头上的汗珠直流,嘴唇咬出血来。20多天里,警察用两次同样的方式逼问刘鑫,还时常抓住其头发狠扇耳光,将他跺倒在地后猛打猛踢。警察还把刘鑫摁在床上用被子捂住,再用拳头狠捶他的胸口,刘鑫被捶得内脏撕心裂肺般地疼痛。

20多天后,警察又拿来很多基督徒的照片让刘鑫指认,见其不从,便气急败坏脱下他的裤子,让医生在刘鑫的左大腿外侧注射不明针剂,每隔一两天打一针,共打3针。每次打完针三五分钟后,刘鑫的浑身奇痒、疼痛,体内犹如蚂蚁在咬,又像无数蛆虫在蠕动,痛苦无比。刘鑫躺在地上拼命地在地板上摩擦,并来回滚动,甚至用头撞墙来缓解痒疼。每次痒疼持续半小时到一个多小时,警察还围观他痛苦的样子,以此取乐。4月1日左右,刘鑫在被转送到国保支队之前,警察又给其打了一种不明针剂,10天内打2次,之后刘鑫头开始发蒙,有点神智不清,警察之前用酷刑折磨他的一幕幕在脑海里都不那么清晰了。

2014年4月底,关押了11个月的刘鑫在朋友的帮助下被提前释放。

自遭受中共警察的酷刑折磨,以往记忆力特别好的刘鑫如今记忆失常,并且大脑出现了一些幻觉。他的左腿自打毒针后神经麻木,不听使唤。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s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基督徒遭酷刑折磨患脑血栓

常昊(化名),男,出生于1954年,吉林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4年3月,常昊因信神被中共当局抓捕、判刑一年。审讯、服刑期间,常昊被警察暴打太阳穴,打背铐穿上木棍悬空挂起,遭强制长时间劳役,遭犯人殴打,还被迫洗冷水澡,导致其头痛、头晕,记忆力减退,有时突然口齿不清,后被确诊…

七旬基督徒遭电击致残 被罚款近万元获释

张坤(化名),男,家住安徽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5年5月,时年73岁的张坤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用硬纸卷扇其脸,用电警棍电击其左腿直到没电,致使张坤的左腿留下终身残疾。 2015年5月28日,张坤在本村一基督徒家聚会时,村支书带着派出所5个警察闯进屋,不由分说到处乱翻…

基督徒郑强惨遭中共电击、喷辣椒水

郑强(化名),男,时年25岁,黑龙江省大庆市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5年,郑强在聚会时被中共当局抓捕、关押,警察用电棍电击其牙齿、双手、双腿、胸部及下体,往其鼻子和嘴巴里灌辣椒水等,郑强被折磨得痛不欲生。 2015年6月19日下午,郑强和5名基督徒正在聚会,派出所7个警察闯…

陕西一基督徒遭酷刑、虐待 身体多处致残

张岩(化名),女,1958年出生于陕西,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4年1月13日,张岩正在家洗衣服,派出所所长等12个警察突然闯进院子,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大肆抄家,抄没4本信神书、4台MP5、3台VCD及1300多元人民币等物品,并将张岩押至派出所。 在审讯室,为逼张岩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