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因信神惨遭警察毒打、折磨 致其患多发性脑梗死

2020年12月4日

刘勇(化名),男,生于1957年,重庆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3至2014年,刘勇先后被中共当局关押、劳改,期间多次被酷刑折磨得昏倒在地,患上多发性脑梗死,致使原本头脑特别灵活的刘勇变得痴呆,记忆力严重衰退。

2013年1月11日下午,以国保大队队长为首的10多个警察闯进刘勇家大肆搜查,把屋里翻得一片狼藉,所有的柜门都给掰坏,衣物甩满地,后将23,900元(人民币)现金、30多本信神书籍、4台播放器等物品全部搜走,并将刘勇抓捕直接关进当地看守所。

几天后,国保大队主任提审刘勇,逼问他上层带领是谁、教会钱款在哪里等教会信息,未逞,便恼羞成怒,吼道:“你给老子做‘鸡婆抱蛋’,双手抱头两脚挨拢给我蹲下!”十分钟后,刘勇全身酸麻胀痛,大汗淋漓,头晕脑胀,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次日,国保大队主任使用强光灯直射刘勇双眼,刘勇双眼刺痛,眼泪直流。之后,两个警察将刘勇押到公安局,一手抓住刘勇的胳膊,一手摁住头将他使劲往墙上一撞,刘勇立时眼冒金星,头痛难忍。国保大队主任又威逼道:“双手抱头,双脚靠拢,低头,90度弯腰,不许挨墙,不许动,动一下就打死你!这叫‘面壁思过’!”刘勇站了十多分钟就浑身冒汗,血往头顶冲,全身酸麻胀痛,像筛糠似的颤抖不停,一头撞在墙上栽倒在地。

几天后,警察拿出十几张基督徒的照片令刘勇指认,并威胁说:“如果你不说,我们就把你的妻子抓来,还要把你的营业执照、房产证等一切财物全部没收,取缔你女儿的工作,没收她的房子,连你外孙都不能读大学、当兵……”刘勇不为所动,警察再次用强光灯直射他的双眼,致其精神恍惚、头晕目眩。

随后,两个警察又强令刘勇“金鸡独立”:双手抱头,手铐紧紧卡住额头,单脚站立,另一脚往后翘起,头往下成90度。国保大队主任再次用强光照射他双眼。刘勇的腿部抽筋,全身抖得厉害,一头栽倒在地。

一天,警察又两次提审刘勇,叫嚣:“对你们信全能神的人打死白死,如果你不交代就别想从这里出去,等着家人来给你收尸吧!”紧接着勒令刘勇“坐桩”:双脚并拢、半蹲,两臂平伸、手掌摊开、手背朝上。十多分钟后,刘勇顿感呼吸困难,全身疼痛难忍,眼前漆黑一片,再次昏倒在地。

2013年1月底,刘勇的女儿、朋友分别用工作、房产证和党籍、工龄作担保,才将刘勇取保候审。

警察对刘勇长达20天的刑讯逼供,致使刘勇头晕、头痛,记忆力减退,晚上睡不着觉,没有一点力气,连三四斤重的东西都拿不起来,去他女儿家(步行十分钟的路)都迷路。经医生诊断,刘勇患多发性脑梗死、睡眠障碍,两次共花两万多元医治未见好转。而此前刘勇是做生意的,头脑一直很灵活,记忆力特别好,几乎不用笔记账。

2014年7月8日,刘勇被法院以涉嫌“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津实施罪”判处三年劳改,被押到劳改农场服刑。劳改期间,刘勇的精神高度紧张,病情恶化,常常头痛,吃饭就吐,身体浮肿。狱方怕他死在监狱里,才提前九个月将其释放。

释放后,刘勇的女儿花八千多元给他治病,但仍未康复。现在刘勇明显痴呆,记忆力严重衰退,常常头昏、头痛。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沈阳市一基督徒遭中共电击下体、喷辣椒水等酷刑

向新生(化名),男,时年26岁,家住辽宁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5年10月份的一天,向新生和基督徒王林(化名,时年24岁)处理完教会工作准备回家,在路上突然被三辆警车拦截,六七个武警从车上冲下来,猛地将向新生按倒在地,他的膝盖和胳膊肘都被蹭破流血,警察强行将他们铐押至当地…

山西省警察暴力洗脑:基督徒遭烟烧、性虐、沸水烫

赵亮(化名),男,时年20岁,山西省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4年5月,赵亮去一聚会所时被中共警察围捕,之后被带到某教育转化基地秘密审讯。为获取教会信息和个人信息,国保大队队长程飞用火红的烟头烫其食指、乳头和下体;用滚烫的开水浇其下体及全身,一连浇了4壶开水,赵亮下体的肉皮全…

江西一六旬基督徒耳朵被打聋

何顺(化名),女,生于1951年,江西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何顺传福音时被中共警察抓捕,审讯时耳朵被打聋,至今未恢复。 2012年12月5日,何顺和一基督徒正在传福音,警察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与后衣领,强行将其和另一基督徒押到当地派出所。 警察将何顺反铐在铝合金的窗子上…

基督徒李霞遭暴力洗脑长达89天

李霞(化名),女,1970年出生,浙江省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4年被中共当局抓捕遭受酷刑,以下是她受迫害的真实经历: 2014年8月13日,李霞在聚会时被十几个警察围捕押到派出所。警察搜走聚会处的若干本信神书、两部手机、两台MP5播放器、两张TF内存卡等。多个警察对李霞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