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好本分起码得具备良心理智

有许多人尽本分一两年、三五年就被淘汰了,主要是因为什么?可以说,主要是因为他们不具备良心理智,没有人性,不但不接受真理,尽本分还能打岔搅扰,一直应付糊弄,怎么交通真理也不听,修理对付还不服、反抗,最后没办法只能把他们清除、淘汰。这说明什么问题?尽本分起码得具备良心理智,如果不具备良心理智,那就很难站立得住。因为不具备良心理智的人都没有人性,不具备良心理智的人都接受不了真理,所以不具备良心理智的人神没法拯救,就是效力也不合格,这是必须看清楚的问题。以后发现不具备良心理智的人,就是没有人性的人,要趁早把他们清除出去。

有的人尽本分不负责任,总是应付糊弄,虽然能看出问题,但不愿意寻求解决,很怕得罪人,就随便应付一下完事了,结果还得返工。你尽这个本分,你就应该负这个责任,为什么不愿意求真?为什么应付糊弄?这样尽本分是不是失职?不管谁主要负责,其他人都有责任监督,都得有负担、有责任心,但你们谁也不管,真能应付,没有一点忠心,你们这是失职啊!你们不是看不出问题,而是不愿意负责任,看出来也不想搭理这事,觉得差不多就行了。这样应付糊弄是不是欺骗神呢?如果我作工作、给你们交通真理也是差不多就行了,就按你们的素质、你们的追求,你们能得着什么?我如果也是你们这种态度,你们什么也得不着。为什么这么说呢?一方面是你们做什么事都不求真,另一方面,本身你们的素质就挺差,都挺麻木。我就是因为看到你们都麻木,不喜爱真理,也不追求真理,素质又差,我就得细说,什么事都得细说,掰开、揉碎了说,从各个角度说,用各种方式说,你们才明白点儿。我要是应付你们,想说就随便说点儿,不花心思也不受累,也不用心,不想说就不说,那你们能得着什么?就你们这个素质,你们明白不了真理,什么也得不着,更达不到蒙拯救。但是我不能那么作,我就得细说,对各种人的情形、人对待真理的态度、各种败坏性情我都得细说,举例子说,这样你们才能听懂、听明白。不管交通哪方面真理,我都采用各种方式说,用给大人交通的方式,也用给小孩交通的方式,用讲道理的方式,也用讲故事的方式,用讲理论的方式,也用讲实行、讲经历的方式,来达到让人明白真理进入实际,这样,那些有心、有素质的人就有机会明白真理、接受真理达到蒙拯救。而你们对待本分的态度一直就是应付糊弄,拖拖拉拉,耽误多长时间都不着急,就不琢磨怎样寻求真理解决问题,就不琢磨怎样尽好本分达到能见证神,这就是不务正业。所以你们的生命长进太慢了,虚度了多少光阴都不着急。其实,你们要是认真、负责地尽本分,用不了五六年时间就能谈经历见证神了,各项工作也都会达到好的果效,但你们不愿意体贴神的心意,也不往真理上够。有些事你们不会做,我就告诉你们具体该怎么做,你们不用费心思,只要听话、照做就行,就负点这个责任,可你们连这点都达不到,你们的忠心在哪儿?看不到你们的忠心哪!你们只会说好听的话,心里也明白该怎么做,但就是不实行真理,这就是悖逆神,从根源上看就是不喜爱真理。你们心里明明知道怎么做合乎真理,就是不实行,这问题就严重了,这是瞪着眼睛不实行真理,绝对不是顺服神的人。在神家尽本分起码该具备的就是得寻求真理、实行真理、按原则办事,如果在尽本分上都不能实行真理,那你还能在什么事上实行真理呢?如果什么真理也不实行,这就是不信派了。你不接受真理,更不实行真理,就在神家混日子,你到底是什么目的呢?是想把神家当养老院、救济院吗?那你就想错了,神家不养活白吃饭的人,不养活废物,凡是人性不好的、不甘心尽本分的、不适合尽本分的人都得清除,凡是丝毫不接受真理的不信派都得淘汰。有些人尽本分明白真理也实行不出来,能看见问题也不去解决,知道是自己的责任也不尽心,你能尽上的责任你都不尽,那你的尽本分还有什么价值,能有什么果效?这样信神有意义吗?明白真理都实行不出来,该受的苦都受不了,这样的人就不配尽本分了。有些人尽本分其实就是来混饭吃的,是乞丐,他以为到神家做点小活儿就管吃管住,不用上班打工就能养活自己了,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啊?神家不养活闲人,凡是丝毫不实行真理的人,凡是尽本分一贯应付糊弄的人,他说信神,神能承认他吗?这样的人都属于不信派,是神眼中作恶的人。

真心信神的人都是甘心尽本分,不计较个人利益得失。不管你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尽本分总得凭良心理智,总得下点真功夫吧。什么是下真功夫啊?如果只满足于出点力、肉体受点苦,但尽本分丝毫不求真,也不寻求真理原则,这纯属应付糊弄,这就不是下真功夫了。下功夫关键是得用心,心里能敬畏神,能体贴神的心意,很怕悖逆神伤神心,为尽好本分满足神受什么苦都行,有这种爱神的心就能尽好本分了。心里若没有敬畏神的心,尽本分就没有负担,也不感兴趣,肯定应付糊弄走形式,没有实际果效,这就不是尽本分了。如果真有负担,感觉尽本分就是尽自己的责任,不尽本分就不配活着,就是畜生,只有尽好本分才配称为人,才能对得起良心,带着这样的负担去尽本分就能认真地做好每一件事,就能寻求真理按原则办事,就能尽好本分让神满意了。能对得起神给你的这个使命,也对得起神为你付出的一切、神对你的期望,这才是下真功夫。现在明白了吧?如果尽本分只走过程,一点不求果效,那就是假冒为善,是披着羊皮的狼。你能糊弄人,却欺骗不了神。尽本分没有真实的代价,没有忠心,这都不是合格的尽本分。信神尽本分不下真功夫,总想走过程,做什么事都带着应付的态度,像外邦人给老板打工似的,只出力,不用心,混一天是一天,看出问题也不反映,油瓶子倒了都不扶,凡是不涉及自己利益的事一律跟自己无关,这不就麻烦了吗?这算什么神家的人?这样的人是外邦人,不是神家的人,神一概不承认。你尽本分有没有用真心,有没有下功夫,在神那儿有一笔账,其实你自己心里也清楚。你们尽本分有没有下真功夫?有没有求过真啊?有没有当成自己的责任与义务去尽?有没有当作自己分内的事去做?这些事必须得好好反省、认识,就容易解决尽本分存在的问题,这对自己的生命进入是有利的。如果尽本分总是不负责任,发现问题不向带领工人反映,自己也不寻求真理解决,总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总凭处世哲学活着,尽本分一直应付糊弄,没有一点儿忠心,临到修理对付丝毫不接受真理,这样尽本分就危险了,这属于效力者,效力者不是神家的人,而是雇工,是临时工,工作结束时就淘汰了,自然就落在灾难中了。神家里的人就不一样了,他尽本分不是为了挣钱,也不是为了出力、得福,他觉得,“我是神家里的人,神家的事就是我的事,神家里的活儿就是我的活儿,我就应该为神家操心”,因此神家里什么事他都操心、都负责,能想到的、能看到的都能负到责任,眼里有活儿,心里装事,这就是神家里的人。你们是不是这样啊?(不是。)如果尽贪享肉体安逸,看见神家有活儿也不管,油瓶子倒了都不扶,心里明明知道存在问题都不想解决,这就没把神的家当成自己的家。你们是不是这样?如果真是这样,那你们可差得太远了,这就和外邦人没什么区别了,如果不悔改,就得把你们列在神家门外,搁置、淘汰了。其实,在神的心里是想把你们当神家里人对待,但是你们不接受真理,尽本分总是应付糊弄、不负责任,怎么交通真理你们也不悔改,是你们自己把自己列到神家门外了。神想拯救你们,把你们变成神家的人,你们却不接受,那你们就是神家以外的人,就属于外邦人。凡是丝毫不接受真理的人,只能按外邦人处理,这是你自己把自己的结局、把自己的位置定好了,定在神家门外了,那你还能怨别人吗?我看见许多人就像没有灵的动物一样,每天只知道吃饭、干活,从来就不吃喝神的话,也不交通真理,对生命灵里的事一点儿都不懂,整天像外邦人一样活着,就是个衣冠禽兽,这样的人一点儿用都没有,效力都不中用,就是个废物,就应该淘汰,赶紧打发,一个不留。真心信神的人都是能接受真理的人,不管怎样交通真理、怎样修理对付都能顺服下来,都具备这个理智,尽本分也能听话顺服,不管尽什么本分都能负责任,把活儿做好,把工作担起来,这样的人才配称为人,这才是神家中的人。那些效力的人都属于混饭吃的人,都是神厌弃的人,他们不是弟兄姊妹,他们都是不信派,如果把他们当弟兄姊妹对待,那就是瞎眼愚昧了。现在正是各从其类的时候,正是神显明人、淘汰人的时候,你们既是真心信神的人,就得好好追求真理,就得把本分尽好。你能谈出经历见证,证明你是喜爱真理的人,具备点真理实际了;你若谈不出经历见证,那你就是效力者,你就有被淘汰的危险了。如果你把本分尽好了,有责任心、有忠心,那你就是忠心效力者,才可以剩存下来,凡不是忠心效力者的都得淘汰。所以说,尽好本分了才能在神家站立得住,才能在大灾难中剩存下来,尽好本分太关键了。神家里的人起码是诚实人,是尽本分能让人信得过的人,是能接受神托付、能忠心尽本分的人。人如果没有真实的信心,如果没有良心理智,如果没有敬畏神、顺服神的心,就不适合尽本分了,即使尽上本分也是应付糊弄,就属于效力者了,就是没有真实悔改的人,这样的效力者早晚得被淘汰。只有忠心效力者才能剩存下来,忠心效力者虽然没有真理实际,但具备良心理智,能真心尽本分,神许可剩存下来。那些具备真理实际的、能为神作响亮见证的属于子民的也都剩存下来了,被带进神的国度。

现在,从你们尽本分的态度、做事的效率还有尽本分的果效上来看,你们尽本分还是不合格,因为你们应付的成分太多了,走过程的做法太多了,不用心的地方太多了,守规条的表现太多了。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是不是与人的素质、与人的追求有关系?素质太差的人、浑人尽本分都是这样,凡是不追求真理的人尽本分也都是这样。那你们到底追求什么?你们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是。)这事挺明显,你们不是追求真理的人。那对你们来说,以你们现在的身量,不管明白真理深浅,明白多少就应该实行出来,这容不容易?从外界环境上、从主观因素上看可能都有一些难处,但你们这些人一不是恶人,二不是敌基督,三不是人性太坏的人,另外,多数人虽然素质一般,应该能够得上真理,这就能保证你们追求真理没有大的难度,可能深一点的真理你们还够不上,如果我说得具体一点、细一点,你们就可以听明白、够得上了。只要你们能明白真理,不管深浅,只要有路途,就知道怎么实行,这就是达到追求真理、实行真理的一个基本条件,这个条件你们都具备。按照这一点来说,你们应该能达到追求真理、实行真理,那你们为什么就实行不出真理呢?有什么拦阻吗?应该没有拦阻,你们在自己尽本分的范围内应该能达到实行真理、按原则办事,这是多么好的机会啊,但你们却做不到,这说明什么?第一,人不喜爱真理,对真理不感兴趣;第二,对怎样追求真理、实行真理还没有真实认识,还没认识到什么是实行真理,实行真理的意义、价值是什么,宝贵之处在哪儿,这些都不知道,就是稀里糊涂地做事,对真理与实行真理不感兴趣,心里还说“实行真理、按原则办事有什么好处啊?”心里有这想法就证明人不认识真理的价值,还没有体尝到实行真理、按原则办事的益处,感受不到这里面的意义,所以对实行真理就不感兴趣。虽然对听道还有点兴趣,带着好奇心,但说到实行真理兴趣就不大了。有些人也愿意听讲道、读神的话,做事的时候也愿意实行真理,但真正实行的时候就打折扣了,人的喜好、处世哲学就出来了,懒惰、贪享安逸,还有耍诡诈、争地位,这些败坏性情都流露出来了。尽本分丝毫不负责任,丝毫不按真理原则办事,只是出力做活儿,不受苦就行,什么也不求真,即使知道尽本分不合格,却不反省自己,就这样应付糊弄地尽本分,时间长了就麻木痴呆了,没什么反应了,这就是效力者的情形。

很多人都想尽本分,有些人也能甘愿尽本分,但为什么对实行真理都感觉难呢?为什么连明白的真理也实行不出来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说实行真理难不难?(不难。)那你们怎么实行不出来呢?(不喜爱真理。)不喜爱真理跟什么有关系?(人的本性。)跟人性有关系,跟人的本性也有关系。没人性的人就没有良心理智,就不会喜爱真理,他感觉真理没有什么用处,他还认为实行真理吃亏,做诚实人是傻子,所以他就觉得没必要追求真理。比如,有的人如果谁得罪他了,他心里就想,“我要做点事报复他,我要让他知道我的厉害”,心里这么想了,他就一定会这么做吗?有恶的意念,这是人的本性支配的,但是这个恶的意念出来的时候,是不是每个人都能按着恶的意念去做,都能顺从自己恶的意念呢?(不一定。)这里有几种情况?(有时候是环境不允许,他无法按着自己的恶念去行,也有可能是他有良心理智,能知道这是恶,有意识去控制。)对了,有的人就能随从心里的恶念,一有机会就作出恶来满足自己,这就是恶人了。恶人不管心里有什么恶念,他都觉着是对的,他都要寻找机会来实现他的恶念,就是把他的恶念变成自己的行动,把恶从心思意念转化成实际行动,达到自己的目的。他没有理性,不加克制,也不用良心去约束,他也不反省自己,看自己这么做合不合适、后果会怎样,对自己、对他人能造成什么影响、伤害,他不理睬这些。他自己怎么想就怎么做,而且还加上一条,“无毒不丈夫,人就得恶,就得狠,你要是不狠,谁都能欺负你,谁都怕恶人”,他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么想对,然后就这么去做。那他的行为受不受理性和良心的约束?(不受。)不受这个约束。还有一种人,他也会这么想,想的同时会摔东西发泄一下,但真让他把他的思想变成行动,他就不这么做了。为什么不这么做呢?(因为他的良心理智能够约束住他的恶行。)他有良心、理智,还有判别是非的能力,他会判别,“我这么做不行,这么做的后果一方面是对别人造成伤害,另外自己也受亏损,这么做能不能有报应啊?”他会判别这个思想的对错、善恶。他发完一阵火之后,琢磨琢磨,“得饶人处且饶人,算了,以后不跟他打交道就行了,吸取教训,争取以后别再上当受骗,也不用报复了”,他就忍了。这个“忍”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是建立在有良心、理性的基础上,有判别是非的能力,有做人的底线,还有他的选择、取向。他的取向是什么?不是以恶报恶,而是别做坏事,别做恶事,所以他最后选择忍,就不做这事了。虽然他也生气,一气之下想出些狠招,说几句狠话,但真让他去做的时候他就收手了、止步了,就不做了。他那个恶只限制在他的思想范围里,没变成行动,没变成事实。同样都有恶念,这类人跟刚才说的那类随从恶念做事的人在本性上有什么区别?(这类人的本性是向善的,他就不会被恶念控制。)这两类人的本性还是有区别的。有的人当别人揭露、指责他或者修理对付他的时候,他心里充满仇恨,不服不满,采取报复的态度;有的人能正确对待,理性地对待,如果人说的对就能接受,然后吸取教训,他采取的是接受、顺服的态度。这两种人哪种人能实行真理?(有良心,能接受真理、顺服神的人。)为什么说这种人有点良心呢?(因为他的良心能起到作用,能控制住自己的恶念。)对了,就是这么回事。他的良心能起作用,能控制、引导、疏通他的思想,他的良心作用是存在的。另外一种人的良心作用存在吗?不存在,不起作用,只是偶尔想一下,但是过后该怎么做还怎么做,他的良心就是个摆设,他没有良心。这两类人哪类人相对有人性?(良心理智能起点作用的人。)良心能起作用的人,他有辨别是非的能力,也能控制自己的恶行,这样的人就能实行真理,能达到追求真理。有的人你让他做好事,按真理原则办事,他的良心不起作用,知道是对的事也不去做,就喜欢做自己喜好的事,谈论是非、论断人、巴结人、溜须拍马的事他愿意做,不加思索地就去做了。你们是哪类人?(我觉得自己是老好人。)老好人有没有良心、理性的约束?有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我觉得老好人其实也知道谁是谁非,但缺少正义感,不维护教会工作,撒但哲学比较严重。比如,别人跟我了解一件事,如果当事人不在场,我还能实话实说,但是如果当事人在场,我就会话到嘴边留三分,就不会说得那么直接了。)很多人虽然不喜爱真理、不追求真理,但对自己的各种情形其实还是了解一些的。现在你先别管自己到底喜不喜爱真理、到底能不能实行出真理,你就把自己能认识到的败坏情形逐步地让它有改进、有变化,这样慢慢就能进入正轨了。你先从自己有知觉的事上开始变化,就是良心、理性能感觉到的,或者是思想能意识到、能辨别出来的这些不对的情形、不对的说法、不对的心思意念还有不对的观点,先从能意识到的这些方面着手变化。这些能达到变化,你的收获就不小了,起码你是有良心理智的人,你做事有理性,会分辨自己不对的情形,能往真理上够,这样就能达到办事有原则了,就能进入真理实际了,那你尽本分就能达到合格了。你能明白真理解决自己尽本分中的实际问题,你的难处就越来越少了。比如,以前说话心里总有东西拦阻,发现别人有问题也不直接说,总是拐弯抹角地说好听的话,怕伤着别人,总是顾虑脸面、情感,顾虑人际关系,现在说话不拐弯抹角了,有事能直接说清楚,能把别人的问题点出来,尽到自己的责任,你心里没有顾虑、没有难处了,直接说心里话,张口就来,不受其他因素的辖制、影响了。现在知道要按原则办事,不能凭处世哲学活着,得放下脸面,坚持原则,这些事越来越清晰了,脸面就没有以前重了,再说话就不受情感、脸面辖制了,也能说点公道话了,心里也不难受了。就是能搅扰你的那些东西越来越少了,你能冲破它,能放下它了,能不受它控制了。当你实行真理的时候,按原则办事、说话的时候,你不受败坏性情辖制了,心里不痛苦了,反倒觉得这么做自然,良心平安,感觉自己这么做理所应当,表情、动作都自然了,难处不大了,这不就变化了吗?

为人处世必须得根据神的话,这是做人最基本的原则。不懂做人的原则,还谈什么实行真理?实行真理不是说空话、喊口号,而是在生活中无论遇到什么事,只要涉及到做人的原则、涉及到看事观点、涉及到尽本分的问题,人都面临选择,都应该寻求真理,在神的话里找到根据、原则,然后再找到实行路途,能这样实行就是追求真理的人。不管临到多大难处都能这样追求真理,这就是走彼得的路,走追求真理的路。比如,对于怎样与人相处,该持守什么原则?你原来的观点就是和为贵、忍为高,与人一团和气,别伤人的面子,谁也不得罪,这样以后好相处,受这个观点辖制,你看见谁做坏事了、违背原则了也保持沉默,宁可教会工作受亏损也不得罪人,无论与谁相处都保持一团和气,说话总顾及人情、脸面,总说好听的让对方高兴,即使发现人有问题也采取忍耐,只是背后说道说道,见面还是不伤和气,保持关系。这样做人怎么样?这是不是老好人?是不是挺圆滑的?这就违背做人的原则了。这样做人是不是低贱哪?这就不是什么好人,这样做人就不高贵。不管你受了多少苦、付出了多少代价,你在做人方面没有原则,那你做人就失败了,在神面前神是不认可、不纪念、不悦纳的。那发现这个问题之后,你心里难不难过?(难过。)难过证明什么?证明你还是喜爱真理的,你有喜爱真理的心、喜爱真理的意愿,你的良心还是有知觉的,没死彻底。不管你败坏多深,不管有多少败坏性情,在你的人性里还是有喜爱真理、喜爱正面事物这个实质的。你只要有知觉,知道自己在人性、性情、尽本分、对待神这些方面都存在哪些问题,就是说话做事涉及到观点、立场、态度的时候,你都有知觉,你能意识到自己的观点不对,不合真理,也不合神的心意,但是不容易放弃,想实行真理也实行不出来,心里就挣扎、痛苦,受煎熬,觉得亏欠,这是人性里喜爱正面事物的一个表现,这就是良心的知觉。人性里面有良心知觉,有喜爱真理、喜爱正面事物的成分,你就会有这些感觉,有这些感觉就证明你对待正面事物与反面事物是有判别能力的,你对待这些不是漠视、冷漠的态度,不是麻木的,不是没知觉的,而是有知觉的。你有知觉,你就具备判别对与错、正面事物与反面事物的能力。你有知觉、有判别能力,那达到恨恶这些反面事物、恨恶这些不对的观点及败坏性情,这容不容易?这就相对容易。如果明白真理了,肯定就能恨恶反面事物、恨恶属肉体的东西,因为最起码、最基本的东西你具备了,你有良心知觉。有良心知觉太宝贵了,有辨别是非的能力太宝贵了,有喜爱正面事物的正义感太宝贵了,这是正常人性里最可取、最宝贵的三样东西,你具备这三样肯定就能实行出真理了,就是具备一样两样也能实行出一些真理。就说良心知觉这一条,比如,临到恶人打岔搅扰教会工作的事,你能不能看出来?明显的恶行你是不是能看出来?肯定能看出来,恶人做坏事,好人做好事,一般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你如果具备良心知觉,你里面是不是有感觉、有看法?有看法、有感觉,这就具备了实行真理的一个最基本的条件。你能看出来、能感觉到这是作恶,你能分辨出来,然后就揭露他,让神选民分辨这事,问题不就解决了吗?这不就是实行真理、坚持原则了吗?在这里实行真理采取什么做法了?(能够揭发、检举、制止。)对了,这样做就是实行真理了,你就尽到了你的责任。临到这类事,你按照你明白的真理原则去做,这就是实行真理了,这就达到办事有原则了。但是,你如果不具备良心知觉,你看到恶人作恶有知觉吗?(没有。)没知觉的人会怎么想?“他作恶跟我有什么关系?又没有伤害到我,我得罪他做什么?有这个必要吗?对我有什么好处呢?”这样的人会不会揭发、检举、制止恶人作恶呢?绝对不会。他明白真理都实行不出来,这类人有良心理智吗?他没有良心理智。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明白真理却不实行真理,这就是没有良心理智了,这就是悖逆神了。他只注重保全自己的利益不受侵害,他不管教会工作是否受亏损,也不管神选民的利益是否受到损害。他只为保全自己,发现问题也置之不理,就是看见别人作恶他也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不伤害他的利益就行,不管别人怎么做,好像跟他没有一点关系,丝毫没有责任心,他的良心不起作用。就这些表现来看,他有没有人性?没有良心理智的人就是没有人性的人,没有良心理智的人都是恶人,都是衣冠禽兽,什么坏事都能做得出来。

没有良心知觉的这类人对善行、对恶事有没有分辨?有没有是非对错观念?(没有。)那他怎么对待每一个人?怎么看这个败坏人类?他认为整个人类都挺坏,他还不是最坏的,多数人比他还坏。你跟他说人得具备良心、理性,应该预备善行,他说那都是骗人的,他不相信这些。所以,在这类没有良心知觉的人心里,他永远认识不到实行真理的价值与意义。那让这类人喜爱真理能不能达到?(达不到。)他的本性实质里没有喜爱真理的成分,所以也达不到喜爱真理。这类人永远认识不到什么是真理,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在他心里,正面事物是反面的,反面事物是正面的,都混为一谈。他做事的原则是什么?不分对错,不分善恶,也不管报应、赏赐的事,不管怎么说、怎么做,只要对自己有利就行,至于他的观点,那就是随着环境变,怎么对自己有利就怎么变,对自己有利的观点就持守,直到达成自己的愿望、目的。就这样的人性,就这样的本性实质,能不能达到实行真理?(不能。)达到实行真理得具备什么?(有良心知觉,有辨别是非的能力,有喜爱正义、喜爱正面事物的心。)你们具备哪条了?这三条里面,具备辨别是非的能力,能喜爱正义、喜爱正面事物,达到这两条可能有点费劲,不喜爱真理的人很难达到。但如果是有良心理智的人,最低标准也得根据良心理智来做事,起码不伤害别人,不损人利己,不做恶事,不做丧良心的事,这样良心才能感觉平安。如果是真心信神的人,起码得做诚实人,无论做什么事符合良心理智,这是好人的标准。如果有点素质,能够上真理就更好了,做每一件事都能寻求真理,常常反省自己是不是违背原则。你自己内心深处有没有一个衡量标准?如果做错事了,违背原则了,应付糊弄了,维护肉体关系了,自己有没有知觉?如果有知觉,那你还有点良心,如果没有良心知觉了,这就麻烦了。起码得有良心知觉才有蒙拯救的希望,如果连良心知觉都不具备,那你们就危险了,因为神不拯救没有人性的人。这个良心知觉在人性里起什么作用?就是你亲身经历的,眼睛看到、耳朵听到的,还有你心里想的、打算要做的,还有已经做出来的,都要凭良心衡量这些事的对错,你做人做事起码得有底线。比如,你看见一个人挺追求,但很老实,你就总小瞧他,总想欺负他,总想拿话敲打、挖苦他,你内心有这些想法,偶尔也流露出一些这样的行为,你心里有没有知觉?你知不知道这么想、这么做不对,很丑陋?你能不能意识到自己这么做是什么性质?(能。)能意识到就是有良心知觉,如果连自己内心深处想的或者自己对待人事物的观点到底是丑陋的还是美善的都分辨不出来,心里没有衡量标准,这就是没人性。没良心的人就没有人性,连起码的人性都不知道,那你这个人就没有丝毫价值了,不可拯救了。神为什么给犹大安排卖主的角色呢?就是根据他的本性安排的。犹大就是卖主求荣的东西,神不拯救这样的人。他能偷钱,他还有良心吗?(没有。)这就是没有良心了。尤其是他敢偷主的钱,就是没有良心理智的东西,就是个魔鬼,他做坏事不受任何约束。他没有良心知觉,约束不住,所以他就能偷花神的祭物。能偷花神的祭物,这是什么人性?(恶人。)就没人性了。没人性的第一个标志就是没有良心知觉,做什么事不受良心支配,这起码的一点他都没有,这就是没人性,那他做出这事就很正常了。所以,安排犹大扮演卖主的角色,让他效这个力是最合适不过了,一点儿都不浪费材料,神作的都对。犹大偷钱袋里的钱,人都不知道,他就觉得神也没看到,他自己的良心没知觉,还认为谁也不知道,结果怎么样?最后犯下了卖主、背叛主的大罪,成了千古罪人,上吊自杀,肚腹崩裂而亡。这样的人可不可惜?一个没人性的畜生遭受这样的惩罚一点儿也不可惜。

有人性的人无论做什么事都是凭良心理智,他做人的底线起码不低过良心的标准,如果自己能意识到是不对的事,就能约束自己的行为,良心能告诉人怎样做事合适,所以有良心的人都能凭良心说话行事。信神以后良心还照样发挥作用,有很多看不透的事,起码也得凭良心对待、处理,在此基础上如果明白真理就按照真理原则来对待,到底是否合乎真理原则,良心也有知觉,也能起到作用。能够违背原则、维护肉体的利益,这是败坏性情支配的,有良心的人应该有知觉,如果明白真理却不实行真理,良心有没有控告?心里有没有平安?人都能体会得到。你们平时在日常生活中,无论对人还是做事,良心知觉明不明显?会不会有时觉得亏欠或者受责备,有时内心不安或者受控告,有时内心觉得痛苦、挣扎?你们有没有这些感觉?如果有的话还好,如果没有,那你们就很危险了,不管是谁,没有良心的感觉就不是真心信神的人。有的人说:“这怎么涉及到真信假信呢?”你们说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有良心知觉的人在做错事的时候,他的责备、难受还有懊悔、亏欠都是从神来的,他能感受到神的责备,说明他心里能够接受神鉴察,有的人完全没有这个知觉,就说明他心里根本不相信神在鉴察这一切,做错事也没有亏欠,没有这种知觉。)说对一部分,还有吗?(有良心的人承认有神,做错事了他知道向神祷告反省自己,寻求真理解决问题;没有良心的人临到事了他没有良心作用,他心里根本没有神的地位,也不会去寻求真理解决问题,他不觉得真理是他的需要,所以他也不会去实行真理。信神不实行真理的人就是不信派。)真信的人无论临到什么事,一方面他能接受神的鉴察,这样他的良心里面对于对错、好坏就有知觉。还有一方面更重要的,他相信神的存在,也相信神的话,他听了神的话存到心里了,之后在为人处世的时候、在做一切事的时候,他心里就有衡量标准。这个标准是什么?不管他明不明白真理,更多的时候他是以神的话为标准的,因为他相信神,相信神的存在,他也相信神的话是真理。他相信神的话是真理,那他临到事当然用神的话来衡量了,他起码知道自己的思想、观念都不是真理。所以,在临到事的时候,他的良心知觉告诉他得根据神的话,如果他达不到,实行不出来,他良心里面就不平安,就受煎熬。比如,维护与人的肉体关系、贪享安逸、做老好人,人是怎么知道这些东西是反面事物的?(神的话里有揭示。)对了,根据神的话衡量,这些都是反面事物,都是人败坏性情的流露,都是人的本性导致的。当他流露这些东西的时候,他内心是高兴、痛快还是难过、痛苦呢?他里面是难过的,是挣扎的,像刀绞一样。每次临到这些事,他不能按真理原则办事,他冲不破情感的辖制,他的内心是痛苦的。这个痛苦是怎么产生的?这是在有良心知觉的前提下,明白了神话真理之后产生的。他产生了这样的痛苦、责备、控告,在他内心深处是恨恶自己、恶心自己的,甚至瞧不起自己,说,“我这个人嘴上说得挺好,要爱神、满足神,口号喊得挺响,但是临到事我就顾及自己的面子,就是冲不破这个辖制,试了多少回都冲不破,就不愿意得罪人,总是得罪神”,久而久之,他内心深处对自己就有一种看法,这个看法是什么?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好人了,他知道自己也能做许多坏事,看见自己善于伪装,也是个假冒为善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他开始否认自己,不再相信自己了,这些果效都是怎么达到的?就是在明白神话的基础上,良心有知觉了,发挥功能了达到的。

真心信神的人都是对神有真实信心的人,都有良心理智的感觉,都能从心里相信神的话是真理,相信神所作的一切事都是对的,都是为了拯救人、为了洁净人,不管是否合乎人的观念想象,对人都是有益处的。不是真心信神的人就没有良心理智,也不讲良心理智了,他们对神的话总是持半信半疑的态度,心里感觉不到神的话就是真理。那他们对待神的存在是什么观点呢?他们心里说,“神如果存在,那神在哪儿啊?我没看见。神到底存不存在我不知道,反正是信则有,不信则无”,他们是这个观点。但是又琢磨琢磨,“这么多人都信神,都作见证,可能真有神,但愿有吧,要是有,我可就占着便宜、得着福了,可就押对宝了”,他们是带着押宝、赌一把的心态来凑热闹,觉得即使没得着福也不算吃亏,因为也没付什么代价。他们对神的存在与否是这样一种观点与态度:“神到底存不存在?感觉不到。神到底在哪儿?不太清楚。这么多人作见证是真是假啊?也不太清楚。”对这些事,他们心里都是问号,他们确定不了,就这么怀疑着。他们带着这种怀疑的心态、带着这种错误的观点来信神,当神说话、发表真理的时候,他们对待神的话是什么态度?(怀疑、不相信。)这不是主要的观点,你们没看透这事。他们把神的话当真理了吗?(没有。)他们是怎么想的?“这么多人都喜欢读神的话,我怎么就提不起兴趣呢?读神话明白真理到底能得着什么呢?能有什么好处吗?真能进天国吗?天国也看不见哪。我看信神还是得讲点实惠,得点现实的好处。”他们担心不明白真理被淘汰,所以偶尔也听一听讲道,但又琢磨琢磨,“都说神的话有权柄、有能力,我怎么没听出来也没感觉到呢?说神的话能改变人,怎么就没改变我呢?我还是那么贪享肉体安逸,喜欢吃、喜欢穿,脾气还是那么坏,大红龙迫害我还是害怕,为什么还是没有信心呢?神让人做诚实人,做有真理、有人性的人,诚实人不就是傻子吗?神让人敬畏神远离恶,有几个人能做到啊?人的本性就是自私的,按人的本性就得为自己得福着想,就得图谋自己的利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命运得掌握在自己手里,幸福得靠自己去争取,这才是最现实的。人不为自己争、不为自己抢,不为名利活着、不为利益活着,那就什么也得不着,没有人会把这些好处主动送给你,天上掉馅饼永远是不可能的事!”这就是他们的思想观点、他们的处世哲学、他们生存的逻辑法则。具备这些思想观点的人是不是不信派啊?不信派对待真理就是这样一种心态,在他心里不知道什么是真理,不知道神话语的权柄、能力体现在什么地方,不知道神怎样安排人的结局,他只崇拜权势,只追求眼前的好处,他认为信神得福是应该的,神若赐给人福气,使他生活富足、生活幸福,那才是真道。他不相信神的话是真理,不相信神主宰一切,更不相信神的话能变化人的性情、能改变人的命运,所以,他们信神从来就不追求真理。总而言之,就是因为他们不接受神的话作生命、作人生目标,所以他们信神越来越没劲,读神话没兴趣,听讲道没兴趣,甚至交通真理也能睡觉,对尽本分更觉得是额外负担,是白干活。他们心里就盼着神的工作什么时候结束,好有一个说法,看看到底能不能得着福气,如果真确定这样信神肯定得不着福气,肯定被淘汰,还照样死在灾难中,那他们现在就能退去。他们虽然口说信神,心里却怀疑神,口说神的话是真理,心里却不相信真理,从来不读神的话,从来不真心听讲道,从来不交通真理,尽本分从来不寻求真理,只是出力,这就是地道的不信派,跟外邦人没什么区别。

不信派虽然承认有神,但他们不相信真理,也不接受真理,他们心里知道神不拯救不信派,那为什么他们还要赖在神家里不走呢?(为了得福。)为了得福,这跟利益就有关系了。不信派心里所存的就是得福的盼望,他以为只要信神、承认神,不怀疑神、不离开神,到最终肯定能得福气,所以他们就带着这样的“信心”寄存在神家里,说什么也不离开。他们心里什么都明白,一点都不傻,就是不明白真理,他以为只要不干坏事,不搅扰教会工作,就不会被开除、清除出教会,等到神的工作结束的那一天他就赢了,就能得福了。他有他的盘算,但有一点他是变不了的,他不相信道成肉身就是独一真神,他怀疑神主宰一切,所以,他始终都不会接受真理的。不能接受真理的人最后是什么结果?(被淘汰。)对了,都得被淘汰。他对真理不感兴趣,但对得福却始终抱有希望,他对神公义的理解、定义掺有自己的想象与盼望,他抓住“神是公义的”这句话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死抱着不放。他死抱着这句话不放是什么意思?他对神的公义总有偏见、谬解,他认为“神你既然是公义的,那你就应该按着你的公义来对待我的所做所行,我没有作过恶,我也没有打岔搅扰,你就应该广施怜悯,让我存留下来”,这是他的救命稻草。他这么想客不客观、现不现实?(不现实。)为什么不现实?他对神的公义不完全相信,是带着侥幸心理想赌一把,但愿神按着他的意愿来兑现,这是不是他的一厢情愿?他不认识神的公义性情到底是怎样的,他不寻求真理,也不寻求认识神,更不寻求神的话,他只是一厢情愿地这么想,带着一种侥幸。为什么他能这么想呢?因为这样想对他有利,这是他的一根救命稻草,也是他把赌注押在这儿的最后一线希望。他把身家性命都押在这上面了,他希望自己输吗?(不希望。)一般押注的人都希望自己赢,那他得抓住什么才能让他感觉到自己能赢,有赢的把握呢?就是“神是公义的”这句话。这类不信派说神是公义的,难道他们真认为神是公义的吗?真认为神会按照各人所行的报应各人吗?他们理解的神的公义跟神真正的公义是一回事吗?(不是。)他们知不知道不是一回事?(知道。)那他们为什么还说“神是公义的”这句话呢?他们说这话里面带着什么成分?带着什么存心?(他想用这样的话让神来满足他的要求,使他剩存下来进入天国。)对了,他说这话是有目的的,他想用这话要挟神,意思是“你不是公义的吗?我付这么多代价,你按你的公义作事吧,我跑那么多路、受那么多苦,我该得什么福啊?”这是要挟、敲诈、叫嚣。他以为是要挟一个人、讨好一个人呢,以为这么做就能得福,就能如愿以偿了。神会那样作吗?神不会那样作。正因为他们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神的性情,更不相信神的话是真理,所以他们才敢这样明目张胆地与神叫嚣、与神较量,才敢这样下赌注。就因为他们是不信派,他们才做这样的事。不信派就会有这些表现,时不时就说,“我受这么多苦,我得着什么了?”“神是公义的,我信的是神,不是信人”,不信派就常常说这些话,流露这样的性情,有这些表现,他们对神就是这样的态度。他们不相信神的存在,还想借着出力付代价讨好神,用神的话、用字句道理、用这些理论来要挟神、控告神,达到他们得福的目的。他们这如意算盘是不是打错了?他们这么下赌注最终能赢吗?(不能。)那他们知不知道自己会输?知不知道自己这是在押宝、这是在赌博啊?(知道。)你们说错了,他们绝对不知道,他们还认为自己是真信的。他们为什么认为自己是真信的?你们说,人怎么才能达到认识这些情形、这些性情?如果在外邦世界中活着,学习一些传统文化经典名著,像《论语》《道德经》等书籍,人能不能认识到这些行为与实质?(不能。)永远认识不到。人怎么才能达到认识这些本性实质的问题?(接受神的话。)首先得接受神的话语,接受真理,相信神的话都是对的,把神的话接受过来,当成一面镜子来对照自己,人才能认识到人里面的这些情形与观点,还有人的本性里存在的败坏性情问题。如果人不接受真理,不把神的话当成是真理,这面镜子对他们来说存不存在?(不存在。)永远不存在。这些人这么明目张胆地在内心深处跟神叫嚣、对峙,他们能不能意识到这是问题?永远都意识不到。他们就认为自己这么想、这么做对,合情合理,自己该怎么做还怎么做,该怎么信还怎么信,自己原有的观点不用解剖也不用放下,不用接受神话的对付修理、审判刑罚与揭示。他们就为自己活着,活在自己的内心世界中,做什么事都与神的话无关,自己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自己想出来的、自己认为的那就都是对的,都是真理。就根据他们对待神话的态度,他们永远认识不到自己内心深处存在的问题。那他们每天付代价、跑路是为谁跑,是为了什么而跑?是受什么支配的?他们的动力是什么?一方面,他们对神没有真实的信心,想凭侥幸的心理跟神赌一把;另一方面就是得福的欲望支配他们,每每想到自己要得福、要承受应许了,就跑得更起劲了,内心深处乐开了花,有些人还激动得流泪,觉得神给的太多了,神太可爱了。这是不是错觉啊?这些情形、感觉跟追求真理的人经历神的击打、管教、责备时内心深处的感觉似乎是一样的,追求真理的人也会流泪,也会感谢神,但是这两者在性质上有什么区别?追求真理的人痛苦、难受是觉得自己亏欠神,觉得自己不配承受神的应许,不配得福,神给的已经很多了,他感觉很幸福,但是自己做得不够,亏欠神,他内心深处其实是难过的。虽然有时候激动、流泪,但那是因着神给的恩典、怜悯、宽容而感谢神,看到神不看他的过犯,不看他的悖逆、败坏,还这么怜悯、宽容他,这么带领他,赐给他恩典,他内心深处其实是带着痛苦、亏欠的,他有一种懊悔、悔改的情形,至于有没有希望得福他不敢想,他感觉不配。那不信派的流泪是什么性质?我给你们形容形容,你们看看是不是这么回事。临到一件事,他看到圣灵大作工,神赐给恩典了,圣灵感动他,神引导、开启他了,作工作有果效,他就高兴,回到内心深处祷告神,“神哪,感谢你的祝福、你的带领,这一切荣耀归给你”,内心深处觉得美滋滋的,心想:“神还是没离开我,以前觉得自己对神没有真实的信,像不信派,现在一看,我还是有神祝福的,神没离开我,那我得福、得着美好归宿的希望是越来越大了,胜算越来越大了,看来我选择信神是对的,我是神拣选的。”当他想到这里的时候,他心里有没有感觉亏欠?对自己有没有认识?他对自己的撒但本性与狂妄性情有没有真实的恨恶?(没有。)那对神在他身上的作工,他有没有真实的感谢?(没有。)即使有点表面性的感谢,其实他内心深处还觉得“神拣选我肯定没错,神如果没拣选我能信嘛”,最后把一切归结到自己受这一切的苦、付这一切的代价都是有回报的,自己以后得福是十拿九稳的。他没有对神的亏欠,没有对自己的认识,更没有对神真实的感谢,同时他得福的欲望更加强烈了。得福的欲望更加强烈的这类人,跟觉得自己不配得福、不配承受神的应许、不配让神这么引导带领的人,这两者的区别在哪儿?一个是往后退,不想争,觉得自己不配得福;一个是总想争,总计划着、盘算着跟神算账,“我信这么多年,受这么多苦,我得福的胜算有多大?神以后给不给我福气啊?”这个区别太大了,一个是争,一个是觉得不配。这两种人哪种人是有良心理智的人?(觉得不配得福的。)觉得自己不配得福的人,他认识到实情了,他感到一个渺小的受造之物在造物主面前不配得福,他有亏欠、有懊悔,也有真实的认识,更在内心深处对神有真正的感谢,他找准自己的位置了。另一种人是争,争归宿,争地位,争福气。他受这一切的苦、付这一切代价的目的是什么?他是要用这一切来换取福气、换取归宿,他想通过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挣得神的赏赐。这样的人在神眼中是不是真正的受造之物?是不是神要的受造之物?(不是。)神有没有说过,要得福、得赏赐必须得靠自己争才能得到?(没有。)那神对人的要求是什么?(老老实实地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做诚实人。)这是各项具体要求,还有什么?(按神的话、按神的要求去做。)(明白多少真理就去实行。)这个不是宗旨,你们总是抓不住关键,神对人的要求你们到现在都不知道。神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就是听神的话、顺服神,这就是神对人的要求。听神的话就得按着神对人的要求去实行,除了你们刚才说的每一项,其实还有很多。那顺服神呢?有时候你不明白神的心意,但是你能不能顺服?这就涉及到受造之物对待造物主的态度了。有时候你听完神的话不明白,神就给了一个口令,你听不听?你得听,不问对错、不问缘由,只要是神说的,是神告诉你的、嘱咐你的,你就应该听,这就是顺服。能达到顺服,你在神眼中才是受造之物。听神的话、顺服神,这是神对人的要求。还有一句话,就是遵行神的道。遵行是什么意思?就是按神的话实行,凭神的话活着,做遵行神道的人。神的道是什么?就是神的话。其实,“听神的话、顺服神”和“遵行神的道”这两句话是一个意思,神要的是这样的人。神有没有告诉人,“你不用听神的话,你追求得福就行了,时时记着你能得着福气,为此你得撇弃一切,多受苦、多付代价、多跑路”?神是这么要求的吗?神的话里有没有这样的话?(没有。)这话是不是真理?(不是。)不信派就把这话当成真理了,这是不是悖逆啊?他把这话当成真理是怎么回事?这话对他有利,这正是他的追求,也是他的野心。神要求人达到的他有没有记到心里去?他能不能遵行,能不能做到?(不能。)他为什么做不到?因为他一旦这么做了,听神的话、顺服神了,就意味着他要放下得福的欲望,放下追求得福气、得赏赐的权利。赏赐、福气是他的命根子,让他放弃命根子,他同不同意?(不同意。)这是他的命啊,他把命放弃了,他的魂也就没了,他活着也就没意思了。他就是为得福活着的,你让他放弃得福,那就是让他违背他做人的原则、做人的方向,背叛他自己,他不能接受。所以说,让他实行真理,听神的话、顺服神,对他来说简直是太难了,比老牛上树还费劲,他没法达到,这是他的本性决定的。

你们是愿意凭得福欲望、得福存心活着,还是愿意脚踏实地尽好本分,做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做听神的话、顺服神的人?你们愿意做哪种人?(踏踏实实地做一个受造之物。)有的人不愿意做这样的人,他说:“做那样的人太憋屈了,还不如死了,还不如不信呢!人没点得福的欲望、没点野心,这也没动力呀,活着太憋屈了,我可不那么活着。”你们中间有没有这样的人?(神,我有时候也是这样,有时也有这种情形。)那这种情形多不多?是常有还是偶尔有啊?你们得福的欲望和做一个受造之物的心志哪个更大一些?有没有人一说放弃得福的欲望,要踏踏实实地尽本分,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觉得活着没意思了,做什么事也没兴趣,打不起精神来了?(我就是这样的人。)那这种情形严不严重啊?是偶尔会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冲动,还是平时的常态就是这样?你们是哪种情况?你们现在知不知道自己是不信派还是真信的?如果感觉自己的各种情形与表现还是真信的,不是不信派,是真实相信神的存在,也愿意接受神的话,只是有点野心、有虚荣心,也想得福,这不算问题,还有救,可以变。如果是不信派,得福的欲望还特别强烈,这就麻烦了,这样的人能走向什么道路?(敌基督的道路。)能走向敌基督的道路,那最后他与神之间的关系会面临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与神对立。)那你们能不能发展到那个程度,能不能与神对立呀?(不想跟神对立。)不想这只是意愿,你本性实质里有没有这些东西?能不能走到这条路上?(如果自己不在真理上下功夫,很容易走上这条道路,但是如果自己心里有这个意识想去变,想去扭转,不想走这条道路,就能好一些。)有意识说明心里还有知觉,还有愿望,还想往真理上够,但败坏性情在心里根深蒂固,心里就得一直争战,每往真理上跨进一步,每当接受真理的时候,你们心里都在争战,你们总活在挣扎期间,信神初期就是这样。有争战这是正常的,要追求真理就得有争战,什么时候得着真理了,撒但被打败了,撒但的性情、撒但的哲学逻辑被打垮了,真理占了上风了,真理在心里当家了,这争战就有结论了。不追求真理的人,凭撒但性情活着的人,他心里平安无事,没有争战,他是麻木痴呆的人,就是死人一个,不接受真理的人都是死人。内心有争战的好处在哪儿?比如,你里面的思想有一半是反面的,也有一半是正面的,这一半正面的思想就使你有机会在争战之后选择走追求真理的道路,那你就有百分之五十蒙拯救的希望,那一半反面的思想也可能会使你在争战期间随从自己肉体的意念、想法,随从自己的存心、动机、观点,这有可能就让你走向敌基督的道路,走向与神敌对的道路。但是,如果你喜爱真理的心大,能接受真理,能背叛撒但,那蒙拯救的希望也大,这就看你能不能接受真理,用真理来洁净自己的败坏性情。这事只有靠你自己,谁也帮不了你,这是你自己的事。你喜不喜爱真理那是你自己的事,你内心深处有争战,争战到最后你是选择真理还是选择满足私欲,谁也帮不了你,这是你自己内心的事,别人只能通过交通、开导来指引你,但是最终选择什么道路那是你自己的事,这事人应该明白。

二〇一九年八月二十二日

上一篇: 尽好本分必须有和谐配搭

下一篇: 做人该有的原则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第三十四篇

在我家中我曾请人做客,但人都因着我的呼唤而到处“奔走”,似乎不是让人做客,而是让人上刑场一般,所以导致我的家中空空荡荡,因为人一直在回避我、一直在防备我,所以致使有一部分工作没法作,就是说,致使我为人预备的筵席重新撤回,因为人都不愿意享受,所以我也并不勉强。但就在无意之中,人突然…

第四篇

凡是在我面前事奉我的众子民,都当回想以往:对我的爱是否掺有杂质?对我的忠心是否是纯一无二?对我的认识是否是真实?我在你们心中的地位到底是几分?是完全的吗?我的话语在你们身上成就了多少?不要糊弄我!这些我都一清二楚!当今天我的拯救之声发出之时,你们对我的爱是否多加几分?对我的忠心是…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起初神本是在安息之中的,那时地上并没有人类也没有万物,神并不作任何工作,当有了人类而且人类被败坏之后神才开始了经营工作,从此神便不再安息而是开始忙碌于人类中间。因着人类的败坏神失去了安息,也因着天使长的背叛神失去了安息,若不打败撒但,不拯救被败坏的人类,神将永远不能进入安息之中。…

实行 一

以前,人的经历法有很多偏差,甚至谬妄,因为人对神要求的标准根本不明白,所以很多地方人都经历偏了。神对人的要求是让人能活出正常人性,例如:在吃穿上有现代人的方式,可以穿西服佩领带,也可以学点现代艺术,空闲之余有点文艺娱乐生活,也可以照一些有纪念意义的相片,也可以看书学点有用的知识,…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