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假带领的醒悟

2023年4月30日

中国山东 杨帆

2019年,我被选为教会带领,我暗立心志要把本分尽好。之后我每天都忙着聚会,解决弟兄姊妹尽本分中的难处和问题,跟进工作进度,感觉心里很充实。一段时间后,因着要处理一些事务性的工作,工作量加大了,我每天都要忙到很晚,感觉有些忙不过来,心想:“负责全盘工作操心多还比较累,大脑每天像上了弦一样紧绷着,真不如作单项的工作轻松。”后来我到赵静姊妹所在的小组聚会,心想:“之前我和赵静配搭的时候,她尽本分有负担,遇到难处也会主动寻求真理解决。这个组有她张罗督促工作,我就不用太操心了。”之后我就很少到他们组里聚会。一天晚上,有弟兄姊妹来信说赵静所在的小组工作中存在一些偏差、问题,让我赶紧交通解决。我本来准备提前找找神的话寻求解决的路途,但一看这么多问题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完,心想:“这么晚了,太累了,不找了吧。再说了,我已经把偏差、问题写信告诉赵静了,她也有负担,应该会带头交通解决的,我就不用下功夫了,我要是什么事都自己去做,哪能忙得过来呀?到聚会的时候直接交通吧。”后来我一了解,赵静已经带着组里的人交通过了,每个人针对问题也能谈出点实行路途,我心里更觉得这个组有赵静负责确实省心。之后,这个组的工作我就基本不过问了。

一段时间后,我到赵静他们小组去聚会,发现赵静交通情形拐弯抹角,交通了好一会儿也说不清楚。我心想:“她是不是情形不好,怎么谈得语无伦次啊?可能是我来聚会她有点紧张,她自己调整一下就好了,我还有事得先走。”就这样,我没跟她交通就走了。后来,我发现这个组的工作果效不好,“是不是组里有什么问题啊?不过,前段时间刚交通了尽本分中的问题、偏差,大家也正在扭转,果效差一点也正常。”这样想的时候,我也就没再深入了解了。过后,王心睿姊妹跟我反映,说赵静地位心重,不能与大家和谐配搭,不适合做组长。我心想:“赵静的地位心是重了一点,但她对本分有负担,她不能与大家和谐配搭,应该是这段时间情形不好,活在败坏性情中导致的,调整一下就会好的。”想到这里,我就跟姊妹说:“赵静尽本分比较负责,还是能胜任的。她有败坏流露,咱可以多帮助,针对她的问题揭露解剖。我今天正好有事,过后我再给她交通吧。”姊妹看我这么说,就没再说什么了。后来,我一忙其他工作,找赵静交通的事就又撂下了。一天晚上,我突然想起赵静的情形不知道怎么样了,我是不是得去看看她?但转念一想,“她素质好,之前情形不好的时候,她自己寻求真理很快就解决了,这次应该也能自我调整吧。另外,她住得也远,我大老远地跑过去,受苦不说,如果她不在家,那不白跑一趟吗?算了,等忙过这个月再说吧。”谁知道到了月底了解工作的时候,我傻眼了,赵静工作中存在很多的问题、偏差,工作果效也是一滑到底,她负责的几个弟兄姊妹都活在消极情形中,工作严重受到影响。我这才感觉事情严重了。于是,我赶紧找赵静交通,指出她的问题,但她不愿接受,还讲理辩解,一点儿不认识自己。我和配搭的姊妹通过商量,确定赵静已经不适合做组长了,才把她撤换了。过后,弟兄姊妹反映赵静嫉妒心强,尽本分不务正业,搞嫉妒纷争,导致一个姊妹长时间受辖制,心里压抑,都不想尽本分了。王心睿反映她的情况被她打压、排斥,其他姊妹也都受她辖制,尽本分受到影响,导致工作受拦阻长达几个月。赵静被撤换后,她不但不悔改,还打击报复别人,别人揭露她,她对自己的恶行没有一点儿认识、懊悔。后来,我因着尽本分不作实际工作,玩忽职守,还不及时撤换赵静,给教会工作带来严重亏损,也被撤换了。我心里挺难受的,开始反省,为什么赵静长时间地搞嫉妒纷争,严重打岔搅扰教会工作,我却瞎眼发现不了呢?当时只是浅显地认识自己不作实际工作,不注重分辨人,但对自己的败坏性情没注重认识、解剖。

一次聚会,我看到神揭示假带领不作实际工作的表现后,才对自己有了点认识。神的话说:“假带领从来不了解、不跟进各组负责人的工作情况,也不了解、不跟进、不掌握各组负责人与各组担任重要工作人员生命进入的情况,以及他们对待教会工作、对待本分的态度,还有他们对待信神、对待真理、对待神的态度,不了解他们有无转变与长进,也不了解他们在工作中存在的各种问题,尤其是他们在工作的各个环节中出现的错误、偏差给教会工作与神选民的生命进入带来什么影响,这些错误、偏差有没有得到扭转,这些情况假带领都一概不知。对这些细节情况如果不了解,一旦出现问题就很被动。但假带领作工作根本不管这些细节问题,他们以为安排好各组负责人、交代完工作就完事大吉了,就等于作好工作了,再出问题就与他无关了。因着假带领对各组负责人没起到监督、指导、跟进的作用,在这几方面都没有尽到责任,结果把教会工作搞砸了,这就是带领工人的失职。《话・卷五 带领工人的职责・带领工人的职责(三)》你们说,假带领这类人是不是愚蠢啊?又愚蠢又愚顽。愚蠢的是什么?他随便就相信一个人,他认为当时选上这个人的时候人家又起誓又立心志,又痛哭流泪地祷告,那这人就可靠了,负责工作肯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他就不了解人的本性,不知道败坏人类的实情。他说:‘一个人被选上负责人了难道还能变坏吗?一个外表看起来很严肃、很可靠的人还能把工作撂下吗?不能吧,他那人挺有人格的。’因着他太相信自己的想象、自己的感觉了,最后导致教会工作出现了很多问题他都不能及时地解决,对相关责任人也没有及时地撤换调整,这就是地道的假带领。这里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假带领这样作工作与应付糊弄有没有关系?一方面,他看见大红龙疯狂抓捕神选民,为了自己的安全随便安排一个人去负责工作就认为是解决问题了,他就不用管了,他心里怎么想?‘环境这么恶劣,应该隐藏一段时间。’这是不是贪享肉体安逸?另一方面,假带领还有一个致命的地方就是凭想象就能轻易地相信一个人,这是不是不明白真理导致的?神的话是怎么揭示败坏人类实质的?神都不相信的人,他凭什么相信呢?假带领是不是太狂妄自是了?他认为,‘我不会看错人,我看准的人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这人绝对不是吃喝玩乐、好逸恶劳的人,他绝对可靠,绝对值得信赖。他不会变,要是变了那我不是看走眼了吗?’这是什么逻辑啊?你是什么高人啊?你的眼睛有穿透力啊?你有那个本事吗?你就是跟人一起生活一两年,若没有合适环境把他的本性实质彻底显明了,你能看透这个人吗?若没有神的显明,即使面对面生活在一起三年五年也很难看透一个人的本性实质到底是什么,更何况人不常见面、不常在一起呢!仅凭一时的印象或听人说几句好的评价就随便相信一个人,就敢把教会工作托付给这样的人,这是不是太盲目?是不是胡作非为啊?假带领这么作工作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话・卷五 带领工人的职责・带领工人的职责(三)》

神揭示假带领懒惰、贪享安逸,对本分丝毫不负责任,把负责人选上来之后就凭观念想象轻易相信这个人,不跟进、监督工作,也不想付代价去检查工作,能省事就省事,结果给教会工作带来大的亏损。看着神揭示假带领不作实际工作的种种表现,就好像是神在面对面地揭露我一样,我心里特别难受、自责。我身为带领,对本分没有一点儿负担,为了少操点心、肉体少受些苦,就偷奸耍滑不跟进工作;我仅凭着对赵静一时的印象就认为她尽本分有负担,做组长没问题,开始大撒手,不监督她的工作;看到工作果效不好,需要自己受苦付代价解决问题的时候,我不作实际工作,还以大家都在摸索阶段为借口迁就自己;当有人反映赵静有问题不适合做组长,我还是凭观念想象认为她那只是一时的败坏流露,不会影响本分,对赵静的问题一拖再拖不去解决,最后导致这个组的工作处于瘫痪状态,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也严重地受到亏损。我真是太愚顽、太不负责任了,就是一个贪享安逸、不作实际工作的假带领!其实,教会选举的带领工人,包括我在内,都没有被成全,都有很多的败坏性情,在尽本分中随时会做出打岔搅扰的事,即使外表有一点好的表现也不代表就合用,我们不明白真理,看的只是人的外表,根本就看不透人的实质,所以需要常常跟进、监督工作,这才是对工作负责。而我不明白真理看不透人,还盲目自信,结果给教会工作带来大的亏损,也留下了过犯、污点。想到这里,我很后悔,如果当初王心睿提醒我的时候我不那么自是,也不那么懒惰、贪享安逸,而是实际地了解,及时地发现、解决问题,撤换赵静,也不至于使教会工作一再地被拖延。我尽本分不但没给工作带来益处,反而充当了撒但的差役,成了假带领假工人的保护伞,我越想越感觉扎心、难受。想想道成肉身的神作工作还实际地受苦付代价,针对我们身上的各种败坏和缺少,神一遍遍不厌其烦地交通真理、扶持帮助,为把我们从撒但权下彻底拯救出来付出了所有的心血代价,我一个受造之物,不明白真理,瞎眼还看不透事,尽点本分还不愿实际受苦付代价,发现问题也不想及时解决,给工作带来的都是亏损,就我这样尽本分,实在是让神厌憎、恨恶!认识到这里,我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我错了,我愿意反省自己向你悔改。”

当时,我还看了几段神揭示假带领的话:“就是因为假带领严重失职,不作实际工作,不跟进、督察工作,也不会交通真理解决问题,导致教会工作被延误。当然,也是因为这些假带领贪享地位之福,丝毫不追求真理,不愿意跟进、监督、指导福音扩展工作,结果导致工作进展缓慢,有许多人为的偏差、谬妄、胡作非为的问题得不到及时纠正解决,严重影响了福音扩展的果效。直到上面发现了,要求带领工人必须解决,这些问题才得以纠正。这些假带领就像瞎子一样什么问题也发现不了,办事没有一点儿原则,还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等临到上面的修理对付了才承认错误。那假带领所造成的损失谁能负起责任?就是把他撤职了,这个损失怎么弥补?所以,发现假带领作不了实际工作就应该及时撤换。有些教会福音工作扩展得特别缓慢就是因为假带领不作实际工作、失职失误的地方太多造成的。《话・卷五 带领工人的职责・带领工人的职责(四)》假带领在作各项工作的时候其实有很多问题、偏差、漏洞需要他们去解决、去纠正、去弥补,但是因为假带领没有负担,只会贪享地位之福不作实际工作,结果就把工作搞得一塌糊涂。有些教会人心涣散,人都互相猜忌、互相防备、互相拆台,同时还担心神家把他淘汰,面对这些情况假带领都不去解决,不作任何实际的、具体的工作。《话・卷五 带领工人的职责・带领工人的职责(四)》外表看假带领并没有像敌基督一样故意作恶多端、另搞一套搞独立王国,但是对教会工作中出现的各种问题他不能及时解决,各组的负责人出现问题、担不起工作他也不能及时调整撤换,这都给教会工作带来了严重的损失,这些都是假带领的失职造成的。《话・卷五 带领工人的职责・带领工人的职责(三)》看到神揭示假带领玩忽职守,不实际跟进、检查工作,也不观察、了解每一个负责人,导致工作中出现很多问题得不到解决,使教会工作受到严重亏损。反省自己的所做所行就是这样:因着贪享安逸尽本分玩忽职守、不负责任,凭观念想象相信赵静,不跟进、监督她的工作,有人反映她有问题我还不当回事,不解决实际问题,更不及时撤换她,以至于她长时间搞嫉妒纷争,在组里打岔搅扰不起好作用,导致工作几个月都没果效,严重地耽误了工作进度;弟兄姊妹给她提建议被她打压、排挤,长时间心里受压,整个组里的人都受她辖制,心都被她打散了,我却不知情,还一直认为她不错。我作为带领,不但没尽到自己的责任,教会工作出现这么多问题我还瞎眼看不见,更不能及时解决,给教会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带来这么大的亏损,我这是严重的失职啊!我虽然没有像敌基督那样故意作恶打岔搅扰教会工作,但因着我的失职给教会工作带来了严重的亏损。我恨自己心瞎眼瞎、不负责任,在神面前留下了过犯,我心里难受、自责,感觉很亏欠神、亏欠弟兄姊妹。

后来我就反省自己,为什么尽本分总体贴肉体、总偷奸耍滑不负责任呢?一次,我看到一段神的话,对我很有帮助。神的话说:“撒但的毒素是什么?应该怎么表达?比如,你若问‘人该怎么活着?人该为什么活着?’人都会回答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一句话就把问题的根源说出来了。撒但的哲学、逻辑已成为人的生命了,人无论追求什么其实都是为自己,所以,人都是为自己活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就是人的生命哲学,也代表人的本性。这句话已经成为败坏人类的本性了,就是败坏人类撒但本性的真实写照,撒但的本性已完全成为败坏人类生存的根基,几千年来败坏人类就是凭着撒但的这个毒素活到现在的。撒但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它的欲望、野心、目的,它想超过神、摆脱神,想掌控神所造的万物。现在,人被撒但败坏到这个地步,都有了撒但的本性,都想否认神、抵挡神,想把命运掌控在自己手中来对抗神的摆布安排,人的野心欲望已经完全和撒但一样,所以说,人的本性就是撒但的本性。《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怎样走彼得的路》揣摩着神的话我才明白,自己懒惰,对本分不负责任,没有良心理智,主要是撒但的生存法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在心里扎根太深,成为我的本性了。我处处凭它活着,凡事只考虑自己的肉体利益,变得越来越自私卑鄙。一涉及到让我多操心、多受苦付代价的事,我就偷奸取巧不愿意配合,怎么能少受苦就怎么来;看到负责全盘工作操心多、受苦多,我就想作单项工作;看到工作量加大了,就想少操心、少付代价,对赵静负责的工作大撒手,不管不问;后来,看到赵静的情形不好,我也偷懒不想去解决,即使有姊妹提醒我赵静不合用,我也以工作忙为借口拖着不去调查核实,直到赵静问题严重了才不得不撤换她。教会选我做带领,是给我操练的机会,希望我能担起本分、负起责任,可我丝毫不考虑怎么能尽好本分,只顾贪享安逸,怎么省心、怎么少受苦怎么来。我信神多年,享受神这么多话语的浇灌供应,临到事却只顾贪享安逸,不作实际工作,我真是自私卑鄙,让神厌憎!我恨自己没有人性理智,辜负了神的良苦用心。我向神祷告:“神啊,我顾念肉体没作实际工作,给教会工作带来了亏损,我愿意向你悔改,以后不管尽什么本分,都不愿再体贴肉体、贪享安逸,愿意认真负责、脚踏实地地尽好本分。”

后来,我又看到两段神的话:“有心的人会体贴神的心,没心的人就是个空壳,是个大傻瓜,他不知道体贴神的心,他的心态是‘神多着急我不管,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反正我也没闲着,我也没偷懒’,他这样的态度,这样的消极,一点儿不积极主动,就不是体贴神心的人了,他也不懂怎么体贴神的心。那他有真实的信心吗?肯定没有。挪亚有体贴神的心,挪亚有真实的信心,所以他能把神的托付完成。所以说,对神的托付只是能接受、愿意出点力还不行,还得体贴神的心意,能尽上全力、尽上忠心才行,这就需要人里面得有良心、得有理智,这是人该有的,挪亚具备了。你们说,在那个年代建造这么大的一个方舟,如果拖拖拉拉,不着急、不着慌,一点儿工作效率都没有,这个方舟得建多少年?一百年能不能建完?(不能。)可能得几代人不停地建。一方面建造方舟这个固定的物体得多少年,另外,搜集、养活各类活物得多少年。这些活物容不容易搜集?(不容易。)都不容易。所以,挪亚听完神的吩咐,明白了神急切的心意之后,他就感觉到这件事情不容易也并不简单,一定要按着神的意思把它做好,把神给的这项托付完成好,让神满意、让神放心,让神工作的下一个步骤能够顺利地进展,这就是挪亚的心。这是一份什么样的心?体贴神心意的心。《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附篇三 挪亚、亚伯拉罕如何听神的话、顺服神(二)》带领工人无论作什么重要的工作,无论是什么性质的工作,第一件事就是应该了解掌握该工作的现状,必须得到现场跟进、过问,亲自掌握第一手资料。只是道听途说或听人汇报不行,必须得亲眼看见人员情况、工作进展情况,了解哪些地方有难处,有没有与上面的要求不符的地方,有没有违背原则、打岔搅扰的问题,涉及业务方面的工作是否缺少必要设备或相关的教材,这些事都得了如指掌。不管听人汇报多少、道听途说多少不如亲身走一遭,亲眼看见更准确、更可靠,把各方面情况都了然于心就做到心里有数了。尤其对素质好有培养价值的人更得摸准、摸清楚才能达到准确地培养人、使用人,这是作好工作的关键所在。对素质好的人该怎么培养、怎样训练也应该有路途、有原则。另外,对教会工作中存在哪类问题、哪类难处都得了解掌握,也得知道怎样解决,工作怎样发展、前景如何也有自己的想法、建议,这些事闭着眼睛都能说清楚了,达到没有疑问、没有顾虑,这工作就好作多了。这样作工作是不是就尽到责任了?对怎样解决工作中的这些问题必须心里有数,还要常常揣摩,遇到难处再和大家一起交通商量,寻求真理解决问题,这样脚踏实地地作实际工作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难处。《话・卷五 带领工人的职责・带领工人的职责(四)》神的话给我指出了尽好本分的路途,就是学会体贴神的心意,急神所急,尽到自己该尽的责任,不让教会工作受亏损。就像挪亚,他是真心体贴神心意的人,当神启示让他造方舟的时候,他不考虑自己的利益得失,而是时时揣摩怎么按照神的要求尽快把方舟造好。我虽然和挪亚没有可比性,但我愿意效法挪亚,在本分上学会体贴神的心意,尽力往神的要求上够。另外,我也明白了,带领工人要作好实际工作,必须得及时掌握工作进度,发现工作中有卡壳的地方和打岔搅扰的问题,及时地交通解决,保证工作正常进行。

一段时间后,带领安排我负责几处教会的福音、浇灌工作。我心想:“这回可不能像以往那样只顾贪享肉体安逸对本分不负责任了,我得脚踏实地地在本分上尽上自己的全力。”之后我每天注重装备异象方面的真理,有可传的福音对象就积极给他们见证神的末世作工,针对福音对象的宗教观念查找相关神话语装备进入。一天我要检查城南教会的工作时,我心想:“这处教会的带领和福音执事信神时间长,素质也好,有些工作能力,对本分也有负担,他们自己能作好工作,我就不用跟进了,这样能轻省些。”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意识到我又想偷奸耍滑找理由不监督、跟进工作了。现在我既然负责这几处教会,那落实、监督教会的工作就是我的责任与本分,我不能再找任何理由借口体贴肉体推托本分了。想到这里我就仔细地检查教会的工作,发现有几个新人聚会不正常,浇灌人员也没有尽到责任。第二天我赶紧召集浇灌人员交通真理解决问题。一段时间后,我听说这几个新人聚会都正常了,我心里特别地平安踏实。

经历过来我体会到,尽本分必须得实际付代价,更需要跟进、监督工作,这样才能及时发现解决问题,把本分尽好。我今天能有这点认识、变化,这是神话语达到的果效。感谢全能神

下一篇: 施比受更有福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我的狂妄性情是怎么解决的

缅甸 启辰2019年6月,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一年后,我被选为教会带领。我很感谢神恩待我,给我这个操练的机会,高兴地投入到了尽本分中,实际地跟进、了解工作,聚会交通解决弟兄姊妹的问题、难处。一段时间后,不正常聚会的新人多数都能正常聚会了,而且都在积极传福音尽本分,其他工作也…

遇事不顺代表运气不好吗

中国安徽 辛启 2021年7月初,我被选为讲道员,负责三处教会的工作。上层带领说这几处教会比较薄弱,考虑到我作教会工作时间长,应该能胜任。听到带领这番话,我心里美滋滋的,“看来我还是能作点实际工作的,这次我可要好好配合,把这几处教会扶持起来,让带领看看我的工作能力。”我先去了城西…

在校园里传福音的经历

缅甸 岩良 我是出生在缅甸北部一个普通的家庭。2018年12月,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那时候我是一边读书一边参加聚会。2021年我毕业之后,被分配到了一个偏远的山区任教。虽说我是教师,但我也是一名军人,我做什么事都必须得听从上级领导的安排,否则的话就会被安排到前线最危险、最偏…

我不再嫌弃我的配搭了

韩国 启航我负责管理教会的书籍和物品。平时,我会经常检查各种物品有没有分类摆放,摆放得整不整齐,出入记录清不清晰,生怕因着自己一时疏忽东西放乱了。与我配搭的程实弟兄做事比较粗心,也不注重整洁,有时候就把东西乱放,堆一堆就完事了,所以我对他总不放心,他做的活儿我总要检查一遍。每次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