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比受更有福

2023年4月30日

西班牙 务正

几年前,教会带领安排我制作视频,还说目前制作视频的人比较紧缺,让我主要负责这项工作。我一听这话心里甭提多高兴了,心想:“看来带领还挺器重我的,我如果把视频做好了肯定能得到弟兄姊妹的好评。”于是,我就爽快地答应了。一段时间后,我制作出一些视频,弟兄姊妹都挺高看我的。我时常为自己能尽上这个本分感到高兴,觉得自己在教会里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虽然比较忙,每天都要熬到很晚,而且尽这个本分也比较枯燥,但我心里乐意,不觉得苦。

后来,带领安排刘睿弟兄跟我学视频技术。我一看弟兄头脑灵活,学东西快,而且跟我们一起聚会的赵承弟兄也说他素质好,我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刘睿学东西这么快,万一被他超过了,那不就显不出我了吗?要是他的技术比我高,大家都说他好,哪还有我的立足之地呀?我可得留一手,不能把自己的技术都教给他,免得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为了不让刘睿那么快学会技术,一开始我只是让他看我怎么制作,但我并不给他讲这其中的要领和细节。几天之后,我让他看一些相关的教程,先自己摸索着练习,还对他说我以前也是这么学的,练习好了才能制作视频。弟兄就按照我说的话天天自己摸索着练习。其实,我压根儿就没打算教他制作视频,甚至我还想:“我不教你技术,你自己看教程,如果学不会,那过一段时间你什么也干不了,带领自然就把你调走了。”

一段时间之后,刘睿因长进慢始终不能独立制作视频,就挺消极的。我看到这种情况心里还有些窃喜:“你学不会才好呢,到时候带领看你学不会,安排你尽其他本分,这样我就不用担心有人会超过我了。”但转念又想,“刘睿已经消极几天了,我要是不帮助他,那弟兄会不会说我人性不好,没人情味啊?”为了不让弟兄觉得我是刻意压制他,不教他技术,我就假装安慰他说:“弟兄,别着急,慢慢来,这学技术得有个过程,我刚开始的时候也是看了很多教程,以后需要制作的视频还有很多,操练多了你肯定能独立制作视频的。”我表面上关心刘睿,但背地里却在赵承面前说他身上的一些小毛病,好让赵承对他也没有好感,和我一起排挤、孤立他。我以为只要我们都不搭理刘睿了,那他在这个地方肯定就呆不下去了,会主动提出离开这儿,这样的话,我就不用和他一起尽本分了。可刘睿始终没说要走,而我对他的态度却是越来越差,平时都不想跟他多说一句话。后来,赵承看到我身上的问题比较严重,就和我交通,让我和刘睿和谐配搭。当时,我也觉得自己做得有点过分了,心里有点责备,觉得不该这么对待刘睿,但我还是怕他学会了技术超过我,就不想教他。后来,由于刘睿一直不能独立制作视频,带领就安排他去尽别的本分了。刘睿走后,我心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反而有种莫名的难受。我感觉不到神的同在,心里很黑暗,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制作视频也没有什么好的思路,有些不是很复杂的问题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导致做出来的视频经常返工。那时,我心里也挺压抑、痛苦的,尽本分的劲头也没有以往那么大了。后来,我就把自己的情形向弟兄姊妹敞开寻求,弟兄姊妹说我名誉地位心太重,性情太狂妄,人性也不好。听到这些话,我心里挺难受的,我这才开始反省自己,我这么对待刘睿确实过分了,这也不像一个信神的人做的事啊,我这哪有一点儿人性啊!

那段时间,我就看神揭示人这方面情形的话。一天,我看到神的话说:“有些人总怕别人比他强、高过他,总怕别人得到赏识自己被埋没,就因此打击、排斥别人,这是不是嫉贤妒能?是不是自私卑鄙?这是什么性情?这就是恶毒!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只满足自己的私欲,不能为别人着想,不考虑神家利益,这种人性情不好,神不喜欢。《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脱去败坏性情才能得着自由释放》你们各人都在众人中升为至高,升为众人的祖宗;你们又甚是蛮横,在所有的蛆虫中横冲直撞,寻找安乐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虫;你们的心地阴险毒辣,胜过那沧海中沉没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粪土中的最底层,将那从上到下的蛆虫搅扰得不得安宁,互相厮杀一阵,便安静下来了。你们并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这粪土中还互相侵略,能争出什么东西来?你们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着我的面却互相你争我夺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个小小的粪土中的臭虫吗?还能长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鸽吗?《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神审判的话语句句扎在我的心上,尤其看到神的话说的“嫉贤妒能”“蛮横”“心地阴险毒辣”,就感觉神是在面对面地揭露我。我看到刘睿头脑灵活,学东西快,就担心他学会这些技术会超过我,取代我的位置。我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不但不教他,还有意压制他,不让他学技术,我还拉拢赵承跟我一起排挤、孤立他,好让他知难而退。我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把弟兄当仇人一样对待。看到弟兄被我排斥得都消极不想学了,我不但不反省自己,心里反倒很高兴,甚至还盼着他早点离开。赵承指出我的问题,但因着我地位心太重、心地太刚硬,也没有真实地反省自己,结果刘睿不能独立制作视频被调整了本分。我真是自私卑鄙,心地太恶毒了!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敌基督把神家的所有、教会的财产都据为己有,当作私有财产,都要归他掌控,不容许别人插手。他作教会工作时考虑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只是自己的地位脸面,他不允许任何人损害他的利益,更不允许任何有素质的人、能谈经历见证的人对他的名誉地位构成威胁。……只要谁能出头露面作点工作,谁能谈出真实的经历见证让神选民得益处、得造就、得扶持,大家特别赞成,敌基督就心生嫉妒,产生仇恨,他就要排斥、打压,绝不允许这样的人担任工作,以免给他的地位构成威胁。……敌基督认为,‘我眼里可不揉沙子,你想在我的地盘担任角色跟我争上下,那是不可能的,你想都别想!你文化比我高,口才比我好,人缘也比我好,还比我追求真理,让我跟你配搭,万一我的风头被你抢走了怎么办?’敌基督考虑神家的利益吗?他不考虑。《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八条(一)》神的话揭示敌基督为了得到地位让人高看,对任何一个能威胁到他地位的人都会不择手段地打压、排斥,丝毫不考虑教会工作。我看到自己的所做所行和敌基督是一样的,我尽本分完全是为了得到人的高看。我怕刘睿学会技术以后会超过我,取代我的位置,就不教他技术,还背后论断他、孤立他。我把教会的这项工作当成了个人的经营,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任意妄为,甚至为了地位不择手段,打击、排斥对自己的地位能构成威胁的人,丝毫不考虑教会的利益,我真是被地位冲昏了头脑,丧失了理智啊!现在正是国度福音扩展的关键时刻,需要做出更多的视频来传扬见证神的显现作工,我如果把我所学的都教给刘睿,他也能发挥他的特长,我们和谐配搭,制作视频的速度就能加快,这也能为国度福音的扩展献上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尽到自己的责任和本分。可我呢,认为多一个人配搭就会对我的地位构成威胁,我只关心自己的名誉地位,丝毫不体贴神的心意,不考虑教会工作受不受影响,也不顾及弟兄的感受,宁可耽误本分也不让自己的地位受影响,我真是太自私、太没人性了!我为了名誉地位能不择手段,能牺牲教会利益,走的就是敌基督的道路啊!

一天灵修时,我又看到神的话说:“人追求地位这是神最厌憎的事,因为追求地位这是撒但性情,是错误道路,是因撒但的败坏产生的,是被神定罪的东西,正是神要审判洁净的东西。神最厌憎人追求地位,你还硬着颈项去争夺地位,总要宝爱它、维护它,总要据为己有,这是不是带点与神对抗的性质啊?神没有命定给人地位,神供应给人真理、道路、生命,最终是让人成为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是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而不是一个有地位有名望让万人景仰的人。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上说,追求地位这都是一条死路。无论你有怎样合理的理由去追求地位,这条路仍然是错误的,不是神称许的。无论你下怎样的功夫、付多大代价,你要地位神是不会给你的,神不给你你就争不来,你若硬要争,那结果只有一个,就是被显明淘汰,就是死路一条。《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三)》看着神严厉的话语,我感受到神的性情公义不容人触犯,想到自己的所做所行,我感到害怕,我追求地位这是让神厌憎、恨恶的,是死路一条啊!想想要不是教会给我操练制作视频的机会,要不是神的带领,我哪能学会这么多技术?现在教会安排我教刘睿技术,我应该把自己会的都教给他,和他共同配搭把本分尽好,这才合神心意。神希望我能在尽本分的过程中追求真理,脱去败坏性情,尽好自己该尽的本分来满足神,这才是正路,才是我信神该追求的。可我信神却不追求真理,而是凭着“一山不容二虎”“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这些撒但毒素活着,把这点技术当成了个人的私有财产,不肯教给弟兄姊妹,生怕有人超过我,我会失去地位,失去弟兄姊妹对我的高看。我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还排斥、压制别人,真是没有一点儿良心理智啊!想到教会开除的敌基督,他们就想在教会中一人掌权,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看见谁威胁到他们的地位就打击、排斥,不管给别人造成多大伤害,也不管给教会工作带来多大搅扰破坏,他们都毫不在乎,最终因作恶多端被神淘汰。我看到自己做事所流露出来的性情和敌基督是一样的,实在是自私、恶毒,令神厌憎、恨恶。想到这儿,我就有些后怕,心里也很内疚、懊悔。我仆倒在神面前向神祷告:“神啊,我错了,我被地位冲昏了头脑,丧失了理智,伤害了弟兄。神啊,我不该这么做,我愿意悔改。我要是再这样,求你管教我。”

后来,带领又安排两个弟兄和我配搭,让我教他们技术,说这样制作视频的进度会快,也能帮我分担一些工作量。听后,我想:“这一下子安排两个人学技术,我如果把我知道的都教给他们,那他们会不会很快就超过我呀?”我有些担心,又有点不情愿,但碍于脸面又不得不教这两个弟兄。在实际教他们的时候,我还是不想把自己掌握的关键、要领部分教给他们,还是想留一手,只想教给他们一些基本的技术。当我想这样做的时候,我心里很不踏实,觉得这样做自私卑鄙,没有人性。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外邦人有一种败坏性情,他在教别人一项业务知识或者技术时,他认为,‘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要是把我会的都教给别人,就没有人高看我了,人也不会服我了,我这个老师的地位就没了,这可不行。我会的不能都教给别人,我得有所保留,我会十样就教给别人八样,得留两样,这样才能显出我比别人都高明。’这是什么性情?这就是诡诈。你们在教别人、帮助别人或者分享自己所学的东西时,应该具备什么态度?(尽全力,不保留。)怎么做是不保留?如果你说,‘我所学的东西我不保留,都告诉大家也没事,反正我比你们素质好,我还能悟到更高的’,这还是有所保留,颇有心机。或者你说,‘我把自己学的这些基础的东西都教给你们,这不算什么,我还有比这更高的,你们学了这些也没我高’,这还是保留。人太自私就没有神的祝福了,人应该学会体贴神的心意。你得把你掌握的最重要的东西、精髓的东西贡献给神家,让神选民都能学会、掌握,这才是蒙神祝福的,神还要赐给你更多的东西,这叫‘施比受更为有福’。你把自己的所有特长、恩赐都奉献给神,在尽本分上发挥出来,让大家得着益处,尽本分都能达到果效。你把这些恩赐、特长都贡献出来,这对所有尽这项本分的人都有利,对教会工作更有利。你别把一点简单的东西告诉大家就觉得不错了,就算没有保留了,这不行。你只是教了一些理论或者是人在字面上能看明白的东西,但里面的精髓、要点初学的人根本没法悟到,你只说个大概,也不多说、细说,心里还想,‘反正我告诉你了,我没有存心要保留,你没悟到是你自己素质差,那不怨我,就看神怎么带领你了’,这个存心里是不是带有诡诈?是不是自私卑鄙?为什么不能把心里所有的、所明白的都教给别人反而还有保留呢?这就是存心的问题、性情的问题。一般人刚接触某方面业务知识的时候,只能理解到字面意思,要点、精髓这一部分得需要一段时间的实践才能摸索到,你已经掌握了就直接告诉他,别让他走那么多弯路、花那么多时间去摸索,这就是你的责任,是你该做到的。你把你认为的重点、精髓都告诉他,这才是不保留,这才是没有私心。你们教别人技术,跟别人交流业务或者交通生命进入,如果不能解决自私卑鄙这方面的败坏性情,就没法尽好本分了,那你们就不是有人性、有良心理智的人,不是实行真理的人。你必须得寻求真理解决败坏性情,做到没有私心,只体贴神的心意,这就有真理实际了。如果人不追求真理,还像外邦人一样凭撒但性情活着,那就太累了。在外邦人中间竞争太大,人学一样技术、业务掌握到里面的精髓不容易,一旦被别人知道了、掌握了,自己的饭碗有可能就没了。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人必须得这么做,就得处处小心,自己所掌握的那些就是最值钱的东西,那是饭碗,是本钱,是自己的命根子,不能告诉别人。但是你信神了,在神家你如果还那么想、那么做,这就跟外邦人没什么区别了。如果丝毫不接受真理,还是凭撒但哲学活着,你就不是真实信神的人了。尽本分总有私心,总有小心眼儿,是不蒙神祝福的。《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看了神的话我认识到,“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这是撒但哲学,是外邦人的生存法则,是自私卑鄙的做法。弟兄姊妹在一起尽本分都是互相取长补短,共同配搭把本分尽好。作为一个信神的人,应该按着神的话做人做事,不能凭着自己的败坏性情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让弟兄姊妹学好技术,把制作视频的关键、要领教给他们,不保留,让他们少走弯路,能更快地上手制作视频,这才是我该尽的责任和本分,这也是神的心意。认识到这些,接下来再教弟兄们的时候,我就把自己掌握的关键、要领部分都教给他们。一段时间后,弟兄们制作视频都有了一些长进。因为多了两个帮手,我们尽本分的效率也提高了。而且在教弟兄们的时候,我自身的技术也得到了巩固和加强。我体会到能放下自私卑鄙的存心实行真理,想着怎么能尽好本分,考虑怎么实行对教会工作有利、怎么做对弟兄姊妹有帮助就怎么做,这样实行自己心里才踏实、平安。

回想以往,我凭着撒但毒素活着,又自私又恶毒,所做所行对弟兄姊妹、对教会工作没有一点益处,反而是搅扰、破坏,实在伤神的心。是神的话使我对自己的自私、恶毒有了些认识,明白了什么是正常人性,信神之人该追求什么、该怎样做人,同时我也对神的公义性情有了一点实际的认识。当我活在败坏性情里刚硬、悖逆时,神向我掩面;当我向神悔改认罪,按神的话实行时,神又作工在我身上,用话语开启光照我认识自己。我感觉神的拯救真是太真实、太实际了!

上一篇: 一个假带领的醒悟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一次病痛的经历

中国吉林 忠心全能神说:“我的作为何其多,多过海滩上的沙粒,我的智慧何其高,胜过所有的‘所罗门的子孙’,但人仅仅信我是一个小小的医生,信我是一个无名的、教人的老师!多少人信我,只是为了让我给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为了让我凭着我的能力将其身上的污鬼赶走;又有多少人信我仅仅是为了得…

信神多年为何没变化

最近,每当弟兄姊妹指出我的缺少或不采纳我的意见时,我不是心里不服就是当面反驳,事后我也懊悔,但临到事时仍身不由己地流露败坏性情。为此我很苦恼,心想:“为什么别人一句话就能使我恼羞成怒呢?我跟随神八年了为什么败坏性情还没有多少变化呢?”我陷入了忧虑中。于是,我便把自己的困惑带到神面…

不愿担担子的背后

中国安徽 杨淮 2022年9月,我和李明姊妹配搭浇灌新人。我因为刚操练,李明浇灌新人的时间长,我就比较依赖她,像培养人或解决新人的问题基本都是她在做。有时李明和我商量培养人的问题,我也是敷衍她,想着有她主要负责就行了,我只要把自己负责的新人浇灌好就可以了,空闲时间还能看看弟兄姊妹…

一件小事把我显明了

中国河南 甜甜 2021年4月,我在教会做文字工作的负责人。一天,我收到上层带领的来信,让我写教会带领刘丽的评价,并要求三天之内写好转过去。我心里忍不住猜测:“为什么上层带领突然让我写刘丽的评价呢?难道是她工作能力差,现在收集她的评价准备要撤换她?还是说看她有负担,能作些实际工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