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除后的醒悟

2024年4月30日

中国河南 重新

全能神说:“受点约束、受点苦对你们有益处,若放松你们就把你们断送了,你们上哪儿能蒙保守?现在你们这些人因着受刑罚审判、因着被咒诅蒙了保守,因着受许多苦蒙了保守,要不人早就堕落了,这并不是有意跟你们过不去,人的本性难移,非得这样作才能将人的性情变化。现在你们这些人就连保罗的良心、理智都不具备,连保罗的自知之明都没有,对你们就总得压着点,总刑罚、审判才能将你们的灵唤醒,最有益你们生命的还是刑罚、审判,必要时还得作点事实临及的刑罚,你们才能彻底服气。你们的本性就是没有刑罚、咒诅就不肯低头,也不肯服气,没有眼见的事实就达不到果效。你们的人格太低贱,不值钱!不用刑罚、审判难得将你们征服,难得将你们的不义、不服压倒。你们的旧性实在是根深蒂固,若将你们放到宝座上,你们就不知天高地厚了,更不知何去何从。你们连自己从哪儿来的都不知道,怎么能认识造物的主呢?没有今天及时的刑罚与咒诅,你们的末日早就临及了,更何况你们的命运不更是危在旦夕吗?《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实行 六》读着这段神的话,我想到自己以往一直没有自知之明,活在狂妄性情中作恶搅扰教会工作,被开除出教会了。那段时间虽然痛苦难受,但是我也深深地体会到神的刑罚审判对人确实是爱,也是极大的保守。

2007年,我信神一年多就被选为教会带领。当时我热心非常大,每天积极地聚会、浇灌新人、传福音。经过一段时间的配合,福音工作、浇灌工作、培养人都有了些果效。后来,哪处教会教会生活差、工作果效不好上层带领就让我去扶持,我去后一段时间,教会各项工作就正常运转了,弟兄姊妹也特别高看我。我非常自豪,走路都是仰着头,心想:“我就是比别的教会带领会解决问题、有工作能力,经我扶持过的教会一段时间都有了果效,看来我真是教会里难得的将才。”就这样,我连续做了七年教会带领。我从心里觉得我就是当带领的料,因此也越来越狂妄。

到了2015年冬天,思雨姊妹和我配搭负责教会工作。她信神年头比我多,尽本分踏实、有负担。但是接触一段时间后,我发现她分辨能力、交通真理都不如我,尽本分效率也没我高,我从心里就看不上她,觉得虽然她之前尽过多种本分,我还是比她强。有一次,我听一个弟兄说他传福音没果效活在难处中,思雨当时没看透问题,交通解决没达到果效。我知道这个情况后心里对思雨满了嫌弃,就在同工面前大声斥责她:“就你那样交通,咋能解决问题?弟兄姊妹咋会有路?”思雨低着头小声说:“是我不会交通。”当时我不但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反而得理不饶人,继续数落姊妹,心想:“真是一事无成!如果不是你还能处理点事务工作,有你没你都行!”

2016年2月份,有一次讲道员来跟我们聚同工会,讲道员询问工作时思雨先回答,我心里就不乐意了,心想:“你是不是想抢我的风头啊?有我在这儿,我还没说呢,咋轮到你说话了?”我就抢话不让她说。这时,思雨当着讲道员的面说:“我受你辖制。”我一听可火了,我心想:“你当着几个执事的面在讲道员面前告我的状,让我颜面扫地,以后我还咋在这个教会立足啊?大家会咋看我呀?”我就生气地说:“你受我哪方面辖制?”思雨就不敢吭声了。从此我就对她产生成见了。有一次聚会,思雨交通的时间稍长了一点,我火气“噌”一下就上来,我直接打断她的话,不满地说:“你简单说一下就行了,别说那么细,耽误时间!”甚至在聚同工会的时候,我也有意当着几个同工的面数落她让她难堪,以显示自己比她强。平时发现她尽本分有偏差我也数落她,导致她更受我辖制。之后思雨聚会也不怎么交通了,说话总看我的脸色,临到事我不在场她都不敢作决定。几个执事有什么事也直接找我商量解决,教会里一切的事都是先问我,等我作决定。当时我心里觉得有些不妥,但是又觉得我这样做也是为了维护教会工作,是有负担、有责任心,况且自从我来到这处教会后教会生活确实变好了,各项工作也都有了起色,我做的是正面的,我也就没再多想。接下来,我仍然跟之前一样,只要看到同工和弟兄姊妹尽本分有偏差我就站高位指责他们。弟兄姊妹因怕我对付不想聚会了,配搭的姊妹因为长期受我辖制内心压抑,哭着要引咎辞职。看到这样的结果,我心里有些受责备,觉得自己总教训人、指责人也不合适,但是又一想,“我对付你们也是为你们好,我也没啥坏心眼儿啊!”这样想后,我心里仅有的一点责备也消失了。

2016年9月,另一处教会和我们教会合并,过来两个姊妹常青和郑璐做组长。当时需要培养浇灌组长,我们衡量赵睿姊妹虽然交通真理差一些,但是人实在,也有负担,能作些实际工作,就想培养赵睿。郑璐得知后就有些异议,她认为另一个姊妹虽然信神时间短、年龄小,但是比赵睿有培养价值,更适合。思雨回来后就把情况反映给我了,我一听心里的火立刻升腾起来,心想:“这是我负责的教会,啥事我说了算,你却在这里横插一杠,你一个外教会的人在我负责的范围内竟然这样明目张胆地搅扰打岔,不让你尽本分了,把你隔离了,你就不打岔搅扰了!这是我的地盘,你不听我的你就走人,不让你在我们教会呆下去!”我就生气地对几个执事说:“郑璐这是在搅扰工作,停止她本分,把她隔离了,让她在这里打岔搅扰!”当时一个姊妹提醒我:“你这样做不合适吧。她要是做得不对,咱再给她交通交通,该指点指点,你这样处理好像排斥她一样。”我心想:“她也不是我们教会的,什么人该培养、什么人不该培养我能不知道?再说,赵睿虽然有缺陷,可是她人实在,能作实际工作。郑璐这个人本身我就看不惯,我不再去给她交通了。”之后,我没有经过教会弟兄姊妹同意就把郑璐隔离了。

就在我的狂妄性情越来越膨胀的时候,有弟兄姊妹检举了我。随后上层带领就安排人来了解情况,给我读了弟兄姊妹对我的揭露信,根据我狂妄自是一贯教训人、辖制人的表现,按人性不好的假带领撤换了。可是听到这些我一点儿也接受不了,心想:“我咋会被撤换了呢?信神十来年,我整天披星星戴月亮作工花费,教会里啥事我都是跑在最前面的,我咋被撤换了呢?”我心里就很冤屈,走在回家的路上眼泪止不住地流。因当时还没有安排人接手工作,有些工作我暂时配合着,我没觉得这是神给我的悔改机会,反而觉得我虽然被撤换了但还能继续作工作,看来教会离不开我,过不了多久我还会做教会带领。去小组聚会时,一个姊妹对我说:“这段时间看你瘦了。”我说:“我在家一直反省自己写灵修笔记,我也恨自己,写着哭着。”姊妹说:“你就是追求,都撤换了还在写灵修笔记。”还有一对夫妻说:“姊妹,你能受苦花费,撤换你俺们都通不过,带领还专门给我们聚会交通。”我假惺惺地说:“我就是假带领,该被撤换,你们不能站在我一边为我说话,得站在真理一边。”但是我心里却很高兴,“看来还是弟兄姊妹了解我,知道我是被冤枉的,教会里就数我作的工作多,就是撤换配搭的姊妹也不能撤换我呀!”我又想到那天给我读的揭露信多数都是同工揭露的,我心里就更加抵触不服,“我说你们也是为你们好,你们却说我教训你们了,还揭露我,导致我被撤换。我明明做的是正面的,你们却不看好,我真是出力不讨好!以后我再也不指点你们的问题了,看你们离了我行不行!”那段时间我外表也在尽着本分,但是心里一直抵触较劲。对揭露我的同工也产生了恨意,他们跟我说话我也爱搭不理,整个聚会黑着脸不说几句话,他们受辖制不停地看我脸色,聚会也没有达到果效。看到这一幕我不但没有丝毫的悔意,反倒觉得我受的痛苦都是他们检举揭露我造成的,是他们不知好歹。我还在弟兄姊妹面前发泄自己的不满,“我都被撤换了还让我去聚同工会,我又不是带领,让我去干啥?”甚至心想,“我都被撤换了还让我做这做那,不还得靠着我嘛!”一个月后,带领了解到我撤换后不反省自己,还在弟兄姊妹面前释放不满,就交通揭露我。我不接受,还记恨反映情况的姊妹,心想:“我把你当知心人,你居然背叛我反映我的问题,等我再见到你,我非得数落数落你不可!”聚会时,我就黑着脸生气地指责姊妹:“我以后再也不敢跟你说知心话了,谈点败坏也给我检举出来!”姊妹就很无奈地坐在那儿。接着我又委屈地说:“我以后再也不做带领了,把我撤换了还不让我回家,让我在这里丢人现眼,这就像钝刀子锯人!”同工听后惊讶地看着我,这场聚会就又被我搅黄了。过后,配搭的姊妹提醒我这是在释放消极,但是我却没有一点儿知觉。

因我对撤换一直抵触不服,还散布不满、释放消极打岔搅扰教会生活,两个月后,弟兄姊妹揭露了我打岔搅扰教会工作的二十多条表现。听着弟兄姊妹对我的一条条控诉,我如坐针毡,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带领就说:“通过弟兄姊妹的检举,看到你在教会里一贯辖制人、教训人甚至整治人,啥事都你一个人说了算,任意妄为,弟兄姊妹都受你辖制,你在教会里都无法无天了!撤换后你还不服不满,搅扰教会生活,散布观念迷惑人,让弟兄姊妹为你打抱不平。结合你的所作所为,按敌基督开除出教会!”我当时一下瘫了,这真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的,我信神多年竟会落得这样的地步。我心里痛苦到了极处,就觉得像天塌了一样,除了哭不知道该咋办。离开神的日子,以后的路该咋走啊?我想都不敢想,我信神的生涯就这样结束了。接下来的日子,我向神祷告就感觉神离我很远很远,再也没有神同在的感觉了,手里拿着神的话也是没有目标地翻着,心里黑暗空虚,吃喝神的话也没有亮光。我想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但是觉得今天与以往不一样了,我已不再是神家中的一员了,神也不会再要我了。就这样,我每天都是在惶恐中度日。然后病痛也临到了我。那段时间我每天就只喝一碗稀汤,常常失声痛哭,整天就浑浑噩噩地过着,如同行尸走肉一样。我觉得自己快活不成了,就迫切地向神祷告。一天早上,我脑海里闪现出一段神的话:“做母亲的怎样了解自己的孩子,神也是怎样了解每一个人,他了解每一个人的难处,了解每一个人的软弱,也了解每一个人的需要,更了解每一个人在进入性情变化这个过程中会遇到哪些难处、会有什么样的软弱、会有什么样的失败,这些是神最了解的。《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达到性情变化的实行路途》我清楚地意识到这是神的开启,我觉得神还没有完全丢弃我,神还在我的身边看着我。我痛哭流泪地向神祷告:“神啊!原来你还没有放弃我,你还在我的身边陪伴着我,还在开启带领我……”我感到神的话特别的亲切,把我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使我有了活下去的勇气,我的心不那么绝望了。后来我就开始向神祷告扭转自己的情形。

有一天,我听到一首教会诗歌《神的话语使我重得复苏》:“神话审判如利剑扎心,看到我败坏太深,哪有人模样?狂妄得没有一点理智,对神没有丝毫敬畏与顺服,我性情没变化还是属撒但,真是抵挡神的种类,是神一次次审判才使我醒悟,心中懊悔恨恶自己。痛苦中神话语安慰鼓励我,使我从跌倒中重新站立,愿以忠心顺服来报答神的爱,实行真理尽好人本分。感谢神的审判洁净了我的败坏,我体尝到神的爱太大,神啊,我愿好好追求真理,活出新人样式安慰你心。”《跟随羔羊唱新歌》我反复地听着这首歌,泪水不断地涌出来,歌词中的每一句话都在触动着我的心,也正是我心中想说的话,我的良心在深深地受着谴责。想想我临到检举撤换这都是神给我摆设的环境,目的是为了警醒我,让我回头向神悔改,这是神对我的爱和拯救,但是我都给推了出去,我没有一次是从神领受学功课的。神给的机会被我一次次地错过,现在再也没有机会了,我心里充满了亏欠和懊悔,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后来我想到自己就是一个受造之物,我的这口气息是神给的,就是神不要我了,我只要一天不死都应该还报神的爱,我不能因为自己被开除了就不信神了。在我这口气息没有被收走之前,我还得跟随神,得反省认识自己。想到这些,我便开始琢磨:自己信神多年,最后为什么落得被开除这样的下场呀?

之后,我看到神的话说:“你信神多年从来不会顺服神,不接受神的一切说话,而是让神顺服你,按照你的观念来,那你就是最悖逆的人,就是不信派,这样的人怎么能顺服神那些不合人观念的作工说话呢?最悖逆的人就是存心不服神抵挡神的人,这是神的仇敌,是敌基督。对神新的作工总是抱着敌对的态度,从来没有一点顺服的意思,从来没有甘心的顺服与降卑,在人面前他最自高,从来不会顺服任何一个人,在神面前他自以为是最会讲‘道’的人,是最会作别人工作的人。对自己原有的‘宝贝’从来不舍弃,而是作为传家宝来供拜,来给别人讲,以此来教训那些崇拜他的糊涂虫。这样的人在教会中的确有一部分,可以说,这些人是‘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世世代代寄居在神家之中,他们把讲‘道’(理)作为自己的最高职责,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他们都在厉行着他们神圣不可侵犯的职责,没有人敢碰他们,也没有一个人敢公开指责他们,他们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横行霸道于每个时代之中。这帮恶魔企图联起手来拆毁我的工作,我怎能容让这样的活鬼存在我的眼前呢?《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神话语的审判使我麻木的心有了些知觉,尤其是“不信派”“敌基督”“恶魔”这些词使我感到特别的扎心难受。我不断地反思,也问自己:我信神多年撇家舍业受苦付代价尽本分,怎么就成了不信派,还是敌基督恶魔呢?我开始反省自己。我认为自己做了多年带领,比几个同工能作些工作、能解决些问题,还被上层带领高看重视,我便以此为资本了,觉得自己比别人素质好、有工作能力,是个人才,不由得就狂起来了。特别是让我到薄弱的教会作工作,借着实际地配合,工作很快有了起色,我就认为这是我的功劳,更觉得自己干什么都行,比别人都强,就目空一切了。当讲道员来了解工作时,我认为我是教会的老大,是最有说话权的,看到配搭的姊妹先说话我就觉得她是在抢我的风头;尽本分期间,我不看同工的长处,常常摆资格教训数落他们;我在配搭的姊妹面前就像个领导一样,她哪点做得不合我意我就噼里啪啦地一顿教训,导致姊妹受我辖制,尽本分畏手畏脚,完全看我的脸色行事;教会的工作都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完全把同工架空了;当组长对我选的人提出异议,我觉得她没把我这个带领放在眼里,心里就容不下她,我不跟任何人商量就停止她的本分把她隔离了,以此来树立我的威信。回想自己这些所作所为,我哪是在尽本分哪?我在教会里横行霸道、任意妄为,让弟兄姊妹都听我的,按照我的意思行事,我这不是在教会里掌权说了算了吗?因着我麻木刚硬,作了这么多的恶还没有意识,神借着弟兄姊妹检举我。撤换后,我不认为这是神的爱、神的公义性情临到,也不反省认识自己,还不服不满,以自己的撇弃花费为资本,认为自己是有功之臣不该被撤换,还觉得同工揭露我是跟我过不去。聚同工会时,我就像泼妇一样撒蛮耍横、喊冤叫屈,严重搅扰教会生活。我还假惺惺地认识自己,迷惑弟兄姊妹站在我一边为我打抱不平。我在教会里独揽大权,让人听我的,甚至打击排斥异己,对检举撤换不服不满、叫嚣对抗,还散布观念迷惑弟兄姊妹,就看到我的所作所为正如神话语揭示的,“也没有一个人敢公开指责他们,他们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招不得惹不得,没有人敢揭露我、指责我的不是,我的狂妄本性已经膨胀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我流露的不是一般的败坏性情,而是撒但本性爆发了,所以定性我为敌基督一点儿也不为过,神家对我这样处理是神的公义,我心服口服。我做了这么多抵挡神的事,真是死有余辜,该受咒诅!我一次次地向神祷告:“神啊!我作恶太多了,要不是开除我,要不是你的公义性情向我显明,我不知还要作出多少恶。神啊,我愿意向你认罪悔改,即使现在就让我死,我也愿意老老实实顺服下来。”

之后,我又看到神的话说:“你心里真明白真理了,就知道怎样实行真理顺服神了,自然就能走上追求真理的路。你走的路正确了,达到合神心意了,圣灵的作工也不会离开你,这样你背叛神的危险就越来越小了。没有真理就容易作恶,并且身不由己。比如,你有狂妄自大的性情,不让你抵挡神也不行,你自己控制不了,这是身不由己的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视神,不把神放在眼里;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举自己,处处显露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看不起别人,心里只有自己;狂妄自大使你心里失去神的地位,最后坐在神的位上让人都顺服你,把出于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观念都当作真理来供奉。这个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恶事啊!要解决人的作恶问题必须先解决人的本性,没有性情的变化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我能掌控教会一个人说了算,能教训辖制同工、排斥异己,根源是受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这个狂妄自大的本性让我把自己看得特别高,认为自己做什么都对,弟兄姊妹都得听我的,谁与我的意见不合我就排斥整治对方。撒但的毒素“天上地下,唯我独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让我变得越来越狂妄自大,在教会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已经成了无法无天、无人能管得住的狂徒了,失去了良心理智,没有一点儿人性!如果我还不扭转,最后只能因着与神为敌被神淘汰惩罚。想想神高抬我给我机会操练做带领,神的心意是让我借着这样的机会追求真理,同时也能交通真理扶持帮助弟兄姊妹,可是我却在教会里作王掌权了,只要发现弟兄姊妹流露败坏我就教训、数落,把弟兄姊妹当成该打该骂的奴仆了,一旦谁对我的决定提出异议我就打压整治谁,看到我太恶毒了!不管给弟兄姊妹造成多大的痛苦、给教会生活带来多大的搅扰,我都是麻木不仁,教会根据我的所做所行把我撤换了我仍不思悔改,还觉得自己是个人才,神家离不开我,还继续在教会里打岔搅扰、散布不满,拉拢弟兄姊妹站在我一边为我打抱不平,性质就是在抗拒教会对我的处理,是在抵挡神、与神作对啊!我被开除出教会完全显明了神的公义,也是我咎由自取。想起往事的一幕幕,我心里很受谴责,恨得朝自己脸上扇了几巴掌,但是过犯已经无法挽回了。我想到之前伤害过的弟兄姊妹,我先去到一个我能接触到的姊妹家,我流着泪对姊妹说:“我看到自己真是没有一点儿人样,当初跟你配搭的时候我处处嫌弃你,还说难听的话教训你、辖制你,我看到自己真不是人,我太狂妄了!我给你道歉。”姊妹也跟我交通安慰我,让我在这个环境中好好学功课。当我在这次开除的事上顺服下来的时候,我心里感到踏实了很多,那种恐惧无助的滋味减轻了好多。想想自己所做的一切如刺一样扎在心中使我不堪回首,即便到最终我没有什么好的结局我也愿意顺服下来,反省悔改。为了弥补自己的亏欠,我力所能及地扶持消极软弱的弟兄姊妹,也接待弟兄姊妹来我家聚会,自己也在家吃喝神话、写经历见证文章。不知不觉我又感受到了神的同在,也有神话语的引导和带领,心里感到充实多了。

两年后的一天,我听一个姊妹说教会要接纳我回来。我心里很高兴,但是还不太敢相信,心想:“如果有一天我回到教会,我再也不要像以前那样作恶了。”没想到过了两天带领约我见面,说:“经过了解,你在开除期间有悔改表现,接待、扶持弟兄姊妹,也揭露自己作恶的事实,教会根据原则衡量恢复你的教会生活,你愿意回来吗?”我激动得连声说:“我愿意!我愿意!”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心都是在笑的,我就想大声喊:“神啊!神啊!我又回到你的家中了。”当时我感觉一切都是美好的,以往的苦涩之味都烟消云散了。回到家,我激动得不知道该向神说什么了,只是流着眼泪向神祷告:“神啊,我又能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过教会生活了,神啊,我感谢你!神啊!我感谢你!”随后我又尽上本分了。面对这次尽本分的机会,我是格外地珍惜,不愿再像以前那样作恶抵挡神了。我也深深地体会到了造物主的公义性情活灵活现,神无论是发怒还是怜悯宽容人都是他公义性情的发表。看到神不管怎么作对人都是爱,都是拯救。

2020年11月,教会选举,我被选上福音执事。想到以往我作恶给教会工作带来打岔搅扰,这次神家又给我悔改的机会,我可得好好配合,不能再凭狂妄性情尽本分了。一天,我看到神的话说:“作为带领工人,你如果总高高在上,把尽本分当做官来享受,总贪享地位之福,总有自己的打算,总顾及名利地位、享受名利地位,总搞自己的经营,总想得到更高的地位,想管辖更多的人、控制更多的人,把官做大,这就要麻烦,把尽重要本分当做官来享受就太危险了。你如果总这么做,不想跟任何人配搭,不想分散你的权力给其他人,不想被别人占了风头,不想被别人夺去光环,你只想一个人独享,这就成敌基督了。但是你如果常常寻求真理,实行背叛肉体,背叛自己的存心、想法,能主动与别人配搭,单纯敞开地向别人咨询、寻求,能够悉心倾听别人的说法、建议,不管谁的建议只要是对的、符合真理的就能接受,这样实行是聪明的、是正确的,就能避免你走错路,对你就是保守。你得放下带领这个官衔,放下地位的臭架子,把自己当普通人对待,与别人站平等地位,对本分有负责的心态就对了。你总把本分当官衔、当地位来对待,或者当成一种桂冠,认为别人都是为你的地位效劳、服务的,这就麻烦了,在神心里就要厌憎你、恶心你了。如果在你心里认为自己与别人是平等的,只是多了一点神的托付与责任,你能够学习与别人平起平坐,甚至能够弯下腰来询问别人的意见,能够认真地、细心地、用心地去倾听别人说话,这样你与别人就能产生和谐配搭。《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八条(一)》神的话给指出了实行的路途。神对我们的要求是让我们放下带领的架子与人和谐配搭,凡事不持守自己,多听取别人的建议,吸取别人的长处,这样实行才能达到合格尽本分。想到以往我认为自己信神多年一直尽带领本分有作工经验,便以此为资本,总认为自己比别人强,看不见弟兄姊妹的长处,给人带来的都是伤害,给教会工作带来的都是搅扰。现在想想,配搭的姊妹尽本分比较稳重、有负担,发现谁做事违背原则她能指点帮助,我不看她的长处,总嫌弃她,多数时候不采纳她的建议,还辖制她,想到这些我就感觉很蒙羞,觉得挺对不起姊妹的。每个人身上都有长处,神让我们配搭在一起是为了让我们能互相帮助、取长补短、互相制约,防止我们走错路,这样实行对教会工作有益处。现在我得扭转,在尽本分中寻求真理,多听取别人的建议,不能再摆资格、凭经验了,得按神话语指的路途实行。

一次聚会的时候,我们在一起商量一个福音对象的难处和问题,我和一个姊妹的观点不一致。当我说出自己的观点时被姊妹否认了,我就感到有些没面子,心想:“我按照自己的思路这段时间传福音也有些果效,你年龄小,又没有负责过福音工作,这些问题我能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吗?”我又想狂妄持守自己了。这时,我想到神的话说:“如果在你心里认为自己与别人是平等的,只是多了一点神的托付与责任,你能够学习与别人平起平坐,甚至能够弯下腰来询问别人的意见,能够认真地、细心地、用心地去倾听别人说话,这样你与别人就能产生和谐配搭。《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八条(一)》这时我意识到姊妹否认我的观点也是让我放下自己的高姿态学会与人和谐配搭,听取别人的建议。我用心琢磨才发现姊妹提的建议合适,有可取的地方。这时我才感受到以前都是我自作聪明,把自己看得很高,不听取别人的建议,是我太狂妄了。我也看到圣灵在不同的人身上作工,不管谁提出来的建议都得多倾听、多寻求,取长补短才能作好工作。现在姊妹说的合适我应该接受过来,我说:“那就按照你这个方案去做。”当我放下自己的意思听取别人的建议以教会工作为重时,我心里很踏实。现在在尽本分中临到问题大家各自发表各自的观点,哪个弟兄姊妹说的合适能解决问题我就采纳,有时弟兄姊妹指点我的问题我心里虽然不好受,但是能接受过来反省自己。这样实行一段时间后,我有了些长进,也能与弟兄姊妹正常相处了。

经历这次开除,我虽然很痛苦,但我对自己根深蒂固的狂妄本性有了些认识。不经历这样的环境,就我这样的狂徒真不好变化,信到最终也是被显明淘汰。这次的撤换、开除是神对我极大的爱、极大的拯救,我从内心深处向神发出真实的赞美!

上一篇: 对显露自己的反思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检举假带领的波折

美国 李明 2019年7月份,我被弟兄姊妹推选为教会带领,和林丽姊妹一起配搭尽本分。得知林丽信神时间比我长,而且还是连任几年的带领,我心想:“她一定有些真理实际,以后我得多向她寻求,和她配搭共同作好教会工作。”谁知接触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林丽聚会交通尽讲字句道理,从来不解剖自己的败…

一封特殊的Email

山东 姜云 宁静姊妹: 你好! 收到你的Email,看到你这几年经历神的审判刑罚对自己的败坏有了些认识,对神的拯救有了些看见,我真替你高兴!你问我这段时间的情形怎么样?唉!一想起自己流露的败坏,就感到蒙羞惭愧。你知道我从小就脸面重、地位心强,信神后跟弟兄姊妹配搭尽本分,看到哪个…

我不再与人争了

中国安徽 李露 几年前,我在同工会上认识了另一处教会的带领杨洁姊妹。刚开始,我看杨洁尽本分时间没我长,作教会工作的经验也没我多,有时她尽本分中遇到难处还会来问我如何解决,我就觉得自己应该比她强一些。可没想到一段时间后,上层带领了解到我负责的教会福音工作果效不好,就说杨洁负责的教会…

我是怎么变成假带领的

韩国 心纯2019年底,我在教会负责视频工作。当时,我感觉压力特别大,因为视频工作涉及到业务技术,我以前没有接触过,一想到要面对一些不懂的业务工作,心里就像压了块大石头一样沉重。在跟进工作时,组长经常会讨论一些技术方面的问题,我在旁边听着似懂非懂,他们讨论到有争议的地方,会问一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