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神的误解终于消除了

2022年11月15日

广东省 亦浅

2019年,我做教会带领,因不务正业,一味地追求名誉地位,对配搭的姊妹嫉妒、不服,没有和谐配搭,导致工作受到严重影响。带领多次扶持帮助、修理对付,但我并不接受,最后我被撤换了。被撤换后,我心里很难受。想到之前我就因追求名利地位被撤换过一次,这次又老病重犯了,看到我的名誉地位心实在太重了,总是给教会工作带来打岔搅扰,我就觉得像我这样的人根本不适合做带领。

几个月后,到了教会选举带领的日子。一天,一个姊妹跟我说:“我想选你做教会带领。”听到这话,我很紧张,“以前,我做带领总是追求名誉地位,作了不少恶,给教会工作带来打岔搅扰。这名誉地位是我的致命处,如果这次再被选上带领,万一我又开始走老路追求名誉地位,再做出打岔搅扰教会工作的事,可怎么办哪?到时恶行越来越多,那我不就被定罪、淘汰了吗?”想到这儿,我赶紧严肃地跟姊妹说:“你都不了解我的为人就选我,你可要对你的投票负责任啊!如果不按原则随意投票,到时选上不对的人,那就成恶行了。”说完这话,我还是觉得不做带领工人保险一些。现在,我尽的本分负责的范围不大,即使出现一些差错,也不会给教会工作带来多少亏损。做带领可就不一样,一旦出现差错,会涉及到教会的整体工作,坑害的可是整个教会的弟兄姊妹,这个恶就大了。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做带领。一次聚会时,一个姊妹问起我对教会选举的看法,听她的意思好像要选我。我就赶紧跟她说明:“我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没有生命进入,以往做带领时,还因为追求名誉地位给教会工作带来亏损。”我还有意把我以往流露的败坏、我的缺欠不足都告诉她,好让她认为我不适合做带领工人。

过后,我心里也有些受责备:我为什么总是跟弟兄姊妹强调我不适合做带领呢?对于选举,我怎么就没有顺服的态度呢?灵修时,我看到一段神的话说:“其实,人信神的观点应该不是只相信有神,只相信神是真理、道路、生命就完事了,也不是让你只承认神,只相信神是万物的主宰、神是全能的神、神是创造世界万有的、神是独一无二的、神是至高无上的,不是只让你相信这个事实就完事了,神的心意是你全人全心都应该交给神、顺服神,就是说你这个人就应该跟随神,就应该被神使用,就是为神效力也甘心情愿,你这个人为神做什么都是应该的。《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神的话触动了我。我认识到,真正信神跟随神的人能把自己的心交给神,能顺服神的摆布安排,甘愿为神效力。不管尽什么本分,不管神怎么对待,都能无条件地接受、顺服,没有个人的选择与要求,这是人该有的良心理智。我反省自己,虽然信神尽本分,但我对本分总有个人的选择与要求,对神没有一点儿顺服。我总认为,做带领工人作的工作多,显明得就快,一旦做错了事,打岔搅扰了教会工作,前途命运就不保了,所以我就不愿意做带领工人。面对教会选举,我想方设法地逃避,故意在弟兄姊妹面前强调自己的问题和缺少,生怕大家选上我。我才认识到我一直在防备、误解神,对神没有一点儿顺服。我想到挪亚对待神托付的态度。当神吩咐他造方舟时,挪亚并不考虑个人的利益得失,也不考虑方舟造好后神能不能让他进方舟躲避洪水,他只是一心按着神的要求造方舟。挪亚对神有真实的顺服和体贴,而我信神尽本分却只为了自己的前途命运,总考虑自己能不能得福,从不体贴神的心意,不考虑教会工作,看到哪个本分能不担责任我就想尽哪个本分,哪个本分又要受苦又要担责任,我就想方设法地逃避,丝毫不考虑神的心意、要求是什么,只想从神得福,我这哪是信神哪?完全是在利用神、欺骗神,对神没有一点儿顺服与忠心。认识到这儿,我就向神祷告:“神啊,我信神尽本分的存心不对,我不是为了追求真理顺服你,而是为了换取好的归宿,丝毫不体贴你的心意。神啊,我不愿再这样欺骗你,愿向你悔改,不管以后安排我尽什么本分,都愿接受、顺服。”

选举结束后,我被选为教会带领。能有机会继续操练做带领,我知道这是神的恩待,可我心里还是有些顾虑:“我做教会带领,如果又像以往一样追求名誉地位,打岔搅扰教会工作,会不会就这样被显明淘汰了呀?”我心里还是不愿做带领,可拒绝本分又是悖逆神,我只好勉强顺服下来。

不久,因加入教会的新人增多,需要选一名负责浇灌工作的组长,弟兄姊妹提供了几个人选。因配搭的姊妹在忙其他事,就让我先看看弟兄姊妹对几个人选的评价。我心想:“我先看了评价,那就得先发表观点,万一我的观点出什么差错,选用了不对的人,耽误了浇灌工作怎么办?虽然最终也是和配搭商量决定,但是先发表的观点是我,那我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样我的过犯越来越多,就没有好的结局归宿了。”一想到这儿,我就有些胆怯,不想先发表观点。我意识到自己的情形不对了,这是对神误解、防备,可我总也摆脱不了这个情形。我就和弟兄姊妹敞开,寻求交通。一个姊妹和我说,要想解决对神的误解、防备,得琢磨这是什么错误观点导致的。姊妹的话让我有了解决问题的方向,我就向神祷告寻求,吃喝相关的神话语。

一天,我看到两段神的话:“有的人信神几年丝毫不明白真理,看事观点还跟外邦人一样,他看见假带领、敌基督被显明、淘汰了,就认为:‘信神、跟随神活在神面前那就是如履薄冰,在刀刃上活着呀!’还有的人说:‘事奉神就是伴君如伴虎啊,万一说错了话、做错了事就会触犯神的性情,那就被淘汰受惩罚了!’这些话对不对?‘如履薄冰,在刀刃上活着’这是什么意思?就是很危险的意思,每时每刻都很危险,稍不小心就会失脚。‘伴君如伴虎’这话也是外邦人常说的,是指活在魔王身边太危险了。如果把这话用在事奉神上,错在哪儿了?把魔王跟神相比,跟造物主相比,这是不是对神的亵渎啊?这问题可就严重了。神是公义圣洁的神,人抵挡神、与神敌对,受惩罚这是天经地义的,撒但魔鬼没有丝毫真理,是污秽、邪恶的,是滥杀无辜、吞吃好人,怎么能跟神相提并论呢?人为什么歪曲事实污蔑神呢?这就是对神极大的亵渎!有些常常消极、不真心尽本分的人临到修理对付就担心自己被淘汰,他们心里也常常这样想:‘信神还真是如履薄冰啊!一旦做错事就挨对付,一旦定性为假带领、敌基督就撤换、淘汰了。在神家,神发怒也是常有的事,有些人做了一些坏事,说淘汰就淘汰了,连悔改机会都不给。’事实上是不是这么回事?真是神家不给人悔改机会吗?(不是。)那些恶人、敌基督是因为作恶多端经过修理对付屡教不改才被淘汰的。这些人能这么想是什么问题?就是为自己诡辩。他们不追求真理,也不好好效力,因为害怕被清除、淘汰就大发怨言、散布观念。明明是自己人性不好,常常应付糊弄、消极怠工,怕被显明淘汰,还把责任都推给教会、推到神身上,这是什么性质?这就是在论断神,是在埋怨神,是在抵挡神,这是最明显的谬论,是最荒唐的说法。《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脱去败坏性情才能得着自由释放》有些带领工人被淘汰后散布观念,说‘可别做带领啊,可别有地位,有了地位人就危险,神就要显明啊!一旦被显明,连做普通信徒的资格都没有了,什么福气也得不着了’,这是什么话?说轻了,这是对神的误解;说重了,这就是对神的亵渎。《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怎样解决地位的试探捆绑》神的话揭示的正是我的情形,我就是凭着这样荒谬的观点活着,把神想象得跟统治者一样,认为做带领工人就是伴君如伴虎,稍不小心做错了事、出差错了,神就会定罪,随时随地把人显明、淘汰。我凭着这样的观点活着,被撤换后就活在误解中,认为做带领爬得高摔得惨,我就是因为做带领才被显明了。因着有这个错谬的观点,我明明知道教会工作急需有人来负责,我也一直逃避选举,生怕自己被选上带领,稍不小心做错了事,就没有好的结局归宿了。当我被选上教会带领时,我不感谢神的恩待,反而认为做带领犹如在刀刃上活着,我可得小心点儿,要是一旦出现差错,可能信神的机会都没了,就更谈不上蒙神拯救了。我处处小心翼翼地提防着神,尽本分缩手缩脚,面对教会选浇灌组长,我连观点都不敢发表,生怕说错了需要承担责任。看到我对神的误解太深了。神是造物的主,神的性情圣洁公义,神对待人都有原则,不管神是定罪人还是淘汰人,都是根据人对待神、对待真理的态度。想想尼尼微城的人,他们的恶行遭到神的厌憎,神决定要毁灭他们,但尼尼微城的人听到约拿传达神的话后,都披麻蒙灰,向神认罪悔改,弃掉手中的恶,离开了所行的恶道。神看到他们真实悔改的心,转变了对待他们的态度,没有降灾于他们。而所多玛城的人同样充满罪恶,但他们心底刚硬,不思悔改,看到神所差派的两个使者他们都要加害,他们仇恨神,顽固地与神对抗,遭到了神的咒诅、惩罚。从神对待两个城的人不同的态度,看到人有恶行、有过犯,只要能向神真实悔改,神都给人机会;而对于仇恨真理、抵挡神,丝毫不知悔改的人,神是定罪、惩罚。我又想到自己,当初尽本分不务正业,凭着撒但性情追求名誉地位,给教会工作带来打岔搅扰,我的所做所行让神厌憎,我失去了圣灵作工,被撤掉带领职务,但神并没有淘汰我,当我反省认识自己愿意向神悔改时,神还给我机会做带领,让我得着充分的操练,明白更多真理,长进得快,这不都是神对我的怜悯、对我的爱吗?可我却不领会神的良苦用心,总用诡诈、邪恶的心猜测、防备神,认为做带领就是要显明、淘汰我。我太不认识神了!看看我对神的态度,这哪是在信神啊?这是对神的污蔑、亵渎,是在触犯神的性情啊!

接下来,我又想到神的话说:“你是一个很诡诈的人,那你就对每件事、每个人都有防备之心与猜测之意,所以你对我的信也是建立在猜疑的基础上的,这样的信是我永远都不能承认的。既然没有真实的信,那就更谈不上更真的爱了。《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到底怎样认识地上的神》揣摩着神的话,我认识到自己的本性实在诡诈、邪恶。我信神跟随神完全是为了自己得福气,我心里对神并没有真实的信与爱,没有一点儿真心,我凭着诡诈的心处处猜测、防备神,生怕稍不小心会被显明、淘汰。我这样的信,神根本就不承认,只能被神厌憎、恨恶啊。想到这儿,我心里自责、难受,只想向神悔改。接着,我看到神的话说:“人有撒但本性,一旦有了地位就很危险。那怎么办呢?难道就没有路可行了吗?落到这个危险境地就没法挽回了吗?你们说,败坏人类,不管任何人,是不是一旦有了地位都能成为敌基督?这是绝对的吗?(不追求真理就会成为敌基督,追求真理就不会成为敌基督。)一点儿不错,如果不追求真理就肯定会成为敌基督。那凡是走敌基督道路的人都是因为有地位吗?不是,主要就是因为人不喜爱真理,不是对的人。不管有没有地位,不追求真理的人都会走上敌基督的道路。这类人不管听多少道,都不会接受真理,都不会走正道,非得往歪道上走。这就像人吃饭似的,能保养身体、能维持人正常生存的食物人不吃,非得吃有害的东西,最后把自己坑了。这是不是人自己的选择?《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怎样解决地位的试探捆绑》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不是做带领工人就会被显明、淘汰,也不是有了地位就容易被定罪,人信神是蒙拯救还是被淘汰,都在乎个人的追求,在乎个人所走的路。如果心里喜爱真理,在做带领工人期间能注重追求真理,按原则做事,流露败坏、有了过犯能反省自己,接受对付修理,这不但不会被淘汰,反而能逐渐明白真理,脱去败坏性情,最终达到蒙拯救。回想以往我接触过的一些带领工人,他们尽本分虽然也流露败坏,也有过犯,但临到失败跌倒或修理对付后,能反省自己向神悔改,达到按原则办事。他们不仅没有被定罪、淘汰,反而借着经历这些环境逐渐明白真理,生命都有了长进。认识到这儿我明白了,并不是做带领工人就会被显明淘汰,就会被定罪,不能蒙拯救了。我能不能站立住,能不能达到蒙拯救,是取决于我在尽本分中是否追求真理、是否注重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回想以往,我总追求名誉地位,嫉妒、排斥配搭的姊妹,与人没有和谐配搭,打岔搅扰教会工作,不知悔改,最终被撤换了。我的失败是因为自己不追求真理,一味地追求名誉地位,走错误道路,并不是因着做带领造成的。这时我也认识到,发现自己的败坏,光消极、防备解决不了问题,最主要是得追求真理,注重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问题。虽然我的名誉地位心很重,在做带领期间还会流露,但只要我能接受真理,能背叛肉体实行真理,我的败坏性情就会一点一点得着变化。如果我不追求真理,就是凭败坏性情活着,那不管尽什么本分,随时都能做出打岔搅扰的事,让神厌憎被显明淘汰。我又想到这段时间我做教会带领,虽然遇到的问题、难处多,我也流露很多败坏,也临到一些修理对付,但这使我对自己的败坏性情又有了一些认识,许多看不透的问题、难处,借着寻求真理原则不知不觉就明白透亮了,我的缺少也得到了补足。这些实际的收获都是在做带领期间得来的,这是神对我的恩待啊!我不愿再悖逆神逃脱本分了,我立志要好好珍惜这个本分,尽上自己的忠心,还报神的爱。

过后,我又想到一段神的话。全能神说:“有些人有点过犯就猜想:‘是不是神显明我、淘汰我了?我是不是要遭神击杀?’神这次来作工不是为击杀人,而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人孰能无过,若都击杀那还是拯救吗?人有些过犯是故意的,有些过犯是身不由己,在身不由己的事上你认识之后能变化,那神还能不等你变化就把你击杀了?神能这样拯救人吗?不是那么回事!不管你是有悖逆性情也好,还是身不由己也好,记住:应该反省认识自己,赶紧回转,尽力往真理上够,不管出现什么情况都不能自暴自弃。神作的是拯救人的工作,神不会随意击杀他要拯救的人,这是肯定的。即使真有信神的人最后被神击杀了,那神作的事保证也是公义的,到时还得让你认识因为什么击杀他,让你心服口服。现在,你们只管往真理上够,只管注重生命进入,追求尽好本分,这没错!最后不管神怎么处理,保证是公义的,这个你不应怀疑,也不必担心。神的公义即使现在你理解不了,总有一天你会服气,神作事都是光明正大,公开显明一切。你们在这方面若认真揣摩,就能从心里认定神作的是拯救人的工作,是变化人性情的工作。既是变化人性情的工作,人若没有流露败坏那是不可能的,只有流露败坏性情,人才能认识自己,才能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才能甘愿接受神的拯救。若人流露了败坏性情之后丝毫不接受真理,还能继续凭败坏性情活着,那就容易触犯神的性情了,神要不同程度地来报应人,人也要为自己的过犯而付出代价。你无意识偶尔地放荡,神给你点明再加修理对付,你往好的方面变化了,神并不追究,这就是性情变化的正常过程,拯救工作的真正意义就表现在这个过程中,这是关键点。《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末世道成肉身显现作工,就是为了洁净人、变化人的败坏性情,神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并不是根据人的败坏流露和一时过犯就定人的罪,神是看人流露败坏后是否有真实的悔改、变化。因着我们有败坏性情,常常身不由己地做出悖逆神、抵挡神的事,留下一些过犯,但过后能够懊悔,能按神的要求实行,神就给人悔改的机会。想想我信神尽本分以来,因着性情狂妄,尽本分总是身不由己地追求名利地位,做了一些搅扰的事,给教会工作带来亏损,但神并没有因着我的过犯来定我的罪,当我对自己追求名誉地位的错误道路有些认识,愿意向神悔改时,神还怜悯我,用话语开启光照我,使我明白真理,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能在失败挫折中吸取教训,寻求真理解决过犯。认识到这儿,我明白了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神深知人被撒但败坏至深,撒但本性在人里面扎根,常常驱使我们做出一些悖逆神、抵挡神的事,但只要我们能悔改,能按神的话实行,神都不定罪,神会继续带领、引导我们,使我们明白真理,能摆脱败坏性情的辖制和捆绑。认识到这些,我心里对神的误解消除了,尽本分也不再缩手缩脚,工作中出现点偏差、漏洞也能够坦诚面对,寻求真理,及时扭转,这样尽本分心里释放了许多。

后来,上层带领安排我负责一项工作。想到这项工作很重要,要是出现偏差承担的责任也大,虽然安排工作是和弟兄姊妹一起商量决策,可如果决策出现差错,给教会工作带来打岔搅扰,那我作为负责人就得承担主要责任。一想到这儿,我就不想负责这项工作。过后,我想到神的话说:“有的人说:‘我素质差,文化又低,也没有才干,性格又有缺陷,尽本分还总有难处,万一做不好被撤换,这可怎么办啊?’你怕什么呀?这工作是你一个人能完成的事吗?你只是担一个角色,并不是让你承担全盘,你把你该作的担起来就行了,这不就尽到责任了吗?多简单的事啊,你总猜忌什么?你怕树叶掉下来砸脑袋,先考虑自己的后路,这是不是没出息啊?什么叫没出息呢?就是不思进取,不愿意尽上全力,总想混饭吃,还想享受得好,这样的人就是废物。有的人心眼儿太小,用成语怎么形容?(小肚鸡肠。)小肚鸡肠就是小人一个,凡是小人都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把别人都看成跟他一样自私卑鄙,这样的人就是没出息的人,即使信神也不容易接受真理。人信心太小是怎么造成的?就是不明白真理造成的。你明白的真理太少、太浅,不能足以达到使你理解神所作的每一样工作、神所作的每一样事、神对你的每一样要求。不能够达到这个,你对神就产生了各种各样的猜忌、想象、误解、观念。你心里存的都是这些,你对神还能有真实的信吗?《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七条 邪恶、阴险与诡诈(二)》神的话使我认识到我又在猜疑、防备神了。我生怕负责这项工作出差错要承担责任,会涉及到自己的前途后路,就想推托、逃避,看到自己的性情实在诡诈,对神哪有一点儿信心啊?我不能再这样猜疑神推托本分了。虽然我缺少很多,没有多少真理实际,但是我可以和弟兄姊妹一起配搭,互相取长补短,多祷告神寻求相关的真理原则。想到神对人要求并不高,只要我把自己力所能及的都做到,相信神会带领引导,问题、难处都会逐渐得到解决。想到这儿,我便欣然地接受了这个本分。

回想那段时间,我活在观念、误解中处处猜测、防备神,对神没有一点儿顺服,但神并没有因此放弃对我的拯救,而是不断用他的话语开启引导我,使我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也认识自己诡诈、邪恶的性情,消除了对神的误解,有了追求真理满足神的心志。我真实感受到,神的性情太公义,神对人的爱太实在了!我只愿在以后尽本分的过程中能注重追求真理,尽好自己的本分来报答神的爱。

上一篇: 贪享安逸必害己命
下一篇: 显露自己太没理智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一段特殊的青春记忆

中国黑龙江 正心2002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那年我十八岁。2004年7月,我和王诚弟兄在外地传福音时被警察抓了。当时我心想:“我们就是传福音,也没有犯法,再说我年龄小,警察应该不会把我怎么样,可能问问情况就把我放了。”没想到,进了派出所,警察敲着桌子恶狠狠地审问我:“叫…

神真公义

主人公在尽本分期间发现带领严卓任意妄为,独断专行,随意打压异己,实属仇恨真理的敌基督,就写信反映检举,没想到检举信却落入敌基督手中,主人公遭到打压、隔离,也因此陷入了痛苦熬炼中。通过祷告寻求,读全能神的话,他明白了不管神作的事合不合人观念,神公义的实质永远不会变,邪恶势力在神家终究站立不住,也认识到神允许假带领、敌基督存在,就是为了让神选民明白真理长分辨。明白了神的心意,他再次提笔检举敌基督。这次他能否成功,敌基督是否会被开除出教会呢?请看本片《神真公义》。

脱去地位“枷锁”好轻松

当我放下名利地位的时候,我感受到放下的不只是地位,而是撒但套在我身上的枷锁,心灵深处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平安、喜乐,轻松与释放。虽然我现在还会流露争名夺利的败坏性情,但我不再受它的控制捆绑了,体尝到了实行真理就能摆脱撒但的败坏性情,越实行真理越能活出人的模样,蒙神祝福。我真实地感受到了神在我身上所作的点点滴滴,都倾注着神的心血代价,神对我的拯救太实际了,神的爱太大,太实在。

高大的我在磨炼中变得低调

神严厉的审判之语透射出神公义威严的性情,如两刃利剑一样扎在我的心上,让我感到恐惧战兢。神高抬我在教会尽本分,是为了让我能追求真理,脱去撒但的败坏性情,活出真正人的样式蒙神拯救,这是神对我极大的高抬和恩待,可我不思还报神恩,不务正业,一个劲地追求名利地位,有点果效就忘记自己的身份是谁,还野心勃勃想拥有更高的地位,管理更多的人,当我得不到地位时,我就与神消极对抗,甚至无心作工,我不就是与神争夺神选民的敌基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