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么变成假带领的

2022年8月15日

韩国 心纯

2019年底,我在教会负责视频工作。当时,我感觉压力特别大,因为视频工作涉及到业务技术,我以前没有接触过,一想到要面对一些不懂的业务工作,心里就像压了块大石头一样沉重。在跟进工作时,组长经常会讨论一些技术方面的问题,我在旁边听着似懂非懂,他们讨论到有争议的地方,会问一下我的观点和建议,这是我最紧张的时候,因为我看不出问题在哪儿,有时候凭感觉说一些建议也没有被采纳。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感觉很丢脸,作为带领看不出问题,也提不出什么修改建议,那弟兄姊妹会怎么看我呀?这类事发生几次后,他们再商量工作我就不想参与了,我心想:这些业务问题我不太懂,现学也来不及,他们是直接做视频的,让他们在业务上好好下功夫商量吧。我在业务上辅导不了,但是我可以在生命进入上多帮助他们,他们情形正常了,业务上也能好好发挥,我这不也算是尽上本分了吗?而且还不用在他们面前丢脸。有了这些想法后,接下来他们再商量工作,我就不参与了。

一段时间后,我发现视频制作的进度很缓慢,还出现原则性的问题,而且弟兄姊妹之间的配搭也不和谐。接连有姊妹跟我反映组长珊姊妹的问题,说她很强势,有些工作商量到最后还是让人听她的,导致视频不断返工。我心想,这珊姊妹素质不错,虽然性情有些狂妄,但她在业务方面相对比较好,有些资本的人狂妄一点也正常,我跟她交通交通就行了。于是,我结合神的话,跟珊姊妹交通了该怎么跟人配搭,应该学什么功课。当时,珊姊妹表示愿意接受、实行。不久,杨姊妹找到我说,她花时间和精力制作好的视频,珊姊妹一看,把思路全推翻了,而且没有商量的余地。姊妹心里很难受,问我临到这事该怎么经历。我心想,思路被推翻了,那到底是杨姊妹的思路不合适,还是珊姊妹凭狂妄性情做事啊?我想让杨姊妹跟我说说她的思路,我也好知道问题具体出在哪儿,但又想到我不懂业务,要是姊妹跟我讲完我听不出问题所在,姊妹会怎么看我啊?算了,业务问题让他们自己商量吧,我还是跟杨姊妹交通交通情形,让她把这个事当作一次修理对付来经历就好。要是杨姊妹能正确对待这事,跟珊姊妹的配搭问题也好解决。于是,我就跟杨姊妹交通,让她接受别人的建议,不要受脸面辖制,自己先实行真理主动与人配搭……姊妹听完还是愁眉不展,最后很无奈地回去了。姊妹走后,我心里也很难受,我知道她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本想着看看杨姊妹制作的视频问题出在哪儿,但又担心自己看不出问题,显得很无能。算了,这业务问题还是让他们自己沟通解决吧。然后,我就去找珊姊妹交通,解决她的情形。我点出珊姊妹性情狂妄,让她跟弟兄姊妹和谐配搭、互相取长补短,即便有一些好的建议,那也要跟人商量着来呀。珊姊妹嘴上答应说以后注重变化,但过后她还是特别狂妄,总觉得自己的见解比别人高明,觉得自己有经验、懂业务,看别人谁都不如自己,跟人配搭总是自己说了算,弟兄姊妹商定好的一些制作方案,只要跟她想的不一样,就全部推翻,让弟兄姊妹按照她的要求重新制作,弟兄姊妹觉得她的方案不合适,给她提建议她也不接受,还把别人的建议贬得一无是处。弟兄姊妹没法跟她沟通,经常干返工活儿,大家的情形也越来越差,活在了消极中。看到珊姊妹狂妄自是、独断专行,严重影响工作进度,我心里很煎熬,业务问题我插不上手啊。当时,我隐约感觉到珊姊妹不接受真理,没有悔改变化,是不是不适合再尽这个本分了呢?但又想到她在业务方面比其他人要好一些,如果把她撤换了,其他人能担得起工作吗?我心里拿不准,就想跟上层带领反映,但又担心带领看到我把工作作成这样,会不会对付我、撤换我呀?一番争战后,我还是决定再跟她交通交通。于是,我再次找到珊姊妹,点出她的性情狂妄,也揭露她总是独断专行,想自己说了算,走的是敌基督道路。可谁知她听完一言不发,看得出来她心里不服。过后,她还是我行我素,常常显露自己、贬低别人,多数弟兄姊妹都受她辖制,不愿意跟她配搭,因着她的搅扰、打横,视频工作受到拦阻。最后,不得已我才把这个问题反映给了上层带领。带领了解后撤换了她组长的职务。我也因为作不了实际工作,解决不了实际问题被撤换了。

撤换以后,我只是承认自己素质太差,不懂业务,作不了实际工作,对自己的问题并没有什么真实的认识。后来,我看到神交通分辨假带领的各种表现时,我才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了一些反省认识。“假带领都善于作表面工作,从来不作实际工作。他不检查、监督、指导各项业务工作,也不及时到各组去了解情况,检查工作进展得怎么样,还存在哪些问题,各组负责人能否胜任工作,弟兄姊妹对负责人有什么反映、评价,有没有人受组长、负责人的辖制,有没有追求真理的人、有才干的人受到打压、排斥,有没有老实人受到欺负,有没有揭发、检举假带领的人受到打压、排斥,有人提出正确意见时能不能被采纳,是否有恶人担任组长、负责人,有没有整人治人的现象。这些具体工作如果假带领一点不作,那就该被撤换了。比如,有人向假带领反映一个负责人经常打压人、辖制人,负责人自己做得不对,还不许弟兄姊妹提意见,还找借口为自己表白、辩解,从来不承认错误,这样的负责人是不是应该及时撤换?这些问题都是带领应该及时解决的。有些假带领对自己选用的各组负责人,不管作工作出现什么问题都不许揭露,如果有人揭发负责人的问题,假带领还会包庇、掩盖事实真相,说:‘这就是个人生命进入的问题,他有狂妄性情这也正常,有点素质的人都狂妄,不是什么大问题,我给他交通交通就行了。’通过交通,这个负责人表态说:‘我承认我狂妄,我承认我有时顾及自己的虚荣脸面、地位没有接受大家的建议,但是其他人业务也不精,常常提出一些没什么价值的意见,所以我不听也是有理由的。’假带领不全面地了解情况,也不看这个负责人的工作果效如何,更不看他的人性、性情与追求到底怎样,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既然有人反映你,那我就观察观察你,再给你留一次机会。’通过这次谈话,这个负责人说愿意悔改,但之后他到底是真的悔改了还是撒谎欺骗,假带领就不管不问了。《话・卷四 带领工人的职责》假带领作工作特别肤浅、单调,找人谈谈话、做做思想工作、劝导劝导就认为是作实际工作了,这是不是肤浅哪?肤浅的背后隐藏着一个什么问题?是不是幼稚啊?假带领特别幼稚,看人看事也特别幼稚。人的败坏性情是最不容易解决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假带领对这个问题丝毫看不透,所以,对于在教会中总搅扰,总辖制人、整人治人的这类负责人,假带领只是谈谈话,修理对付几句就完事了,不能及时地调整、撤换。假带领的这种做法给教会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亏损,使教会工作常常因为一些恶人的搅扰被延误、被耽搁、被破坏,不能正常、顺利、有效地进展,这都是假带领凭情感行事、违背真理原则、用人不当造成的严重后果。外表看,假带领并没有像敌基督一样故意作恶,故意搞独立王国、另搞一套,但是,在他工作范围内的负责人给工作带来的各种问题他不能及时地解决,对各组不合格的负责人他也不能及时地调整、撤换,这都给教会工作带来了严重的损失,这些都是假带领的失职造成的。《话・卷四 带领工人的职责》读到这些神的话,我感觉特别的扎心、难受,感觉神说的假带领就是我。神揭示假带领不作实际工作,不检查、监督、指导工作,也不到现场了解实际问题,跟进具体工作,有人反映负责人的问题他也不全面了解情况,不分辨人的实质和作工果效,作工作只会一招,就是跟人交通交通,做做思想工作,就以为解决问题了。结果因着不及时调整不合用的负责人,给工作带来严重的损失。对照我当时的表现,跟神揭示的一样。我平时很少参与工作,也很少去现场询问、了解工作进度,指导工作。明知道视频制作进度慢,有人反映负责人珊姊妹狂妄自是、持守自己,影响工作,我只是交通一下情形就完事了,也不去了解他们在制作视频的过程中存在争执,问题究竟出现在哪儿,只是跟他们交通让各自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学功课。我把跟人交通、做思想工作,当作是在解决问题、作实际工作,而对拦阻工作进度的实际问题不过问、不解决,对搅扰打岔的负责人不作任何的调整、处理,任由她继续搅扰拦阻视频工作,我不就是神话揭示的假带领吗?那段时间,不止一个弟兄姊妹跟我反映,他们都受珊姊妹的辖制,视频制作的思路、方案必须得她通过才算数,她没有参与决策的,别人决策完她也要全都推翻,弟兄姊妹不管商量什么工作都要等着她,很耽误工作进度。其实当时她已经在组里掌权一个人说了算了,弟兄姊妹也不断地反映她的问题,但因着我瞎眼、无知,平时就没有深入了解工作,看问题只看表面,对珊姊妹身上这么严重的问题都分辨不出来,还觉得她业务能力好,只是性情有些狂妄,交通交通让她反省认识自己就可以了。因着我对她所作所为的性质看不透,交通再多也是讲字句道理,根本不解决实际问题,导致这大半年,不少弟兄姊妹受她辖制,消极软弱,制作视频没有果效,使视频工作受到严重的拦阻和搅扰。这时我才清楚地看到,因着我不作实际工作,不及时调整不合用的组长,给工作带来这么大的亏损,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假带领啊。原来我只认为自己素质差、不懂业务,胜任不了这个本分,现在对照神的话我才看到,我连去现场了解问题、想解决实际问题的态度都没有,这不仅仅是素质差的问题,而是不作实际工作。

我继续反省自己,为什么我不愿意深入了解工作呢?回想我当时的一些心思意念和流露,才认识到我里面一直有一个错谬的观点,觉得自己不懂业务,涉及业务技术的问题我就想回避,不想了解、学习,害怕跟这些懂业务的人一起讨论问题显得我啥也不是,哪怕是自己该负责的工作也不想管。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假带领作工作最大的特点就是空讲道理、空喊口号,下达完指令之后就撒手不管了,至于这项工作后期进展得怎么样,有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偏差、难处,他一律不过问,交代完就完事了。其实,作为带领,安排完工作之后必须跟进工作的进度,即使对这方面工作是外行,一点不通窍,也有办法作工作。你找通窍的、懂业务的人把关、提建议,你从他们提的建议中找到合适的原则,照样可以跟进工作。不管你通不通窍、懂不懂业务,起码这个工作你得主持,得跟进,得询问、打听工作进展情况,这些事你都得掌握,这是你的责任,是你分内的事。不跟进工作,交代完工作之后就完事大吉,撒手不管了,这就是假带领的作风。对工作不作具体跟进,对工作进度不了解、不掌握,这也是假带领的表现。《话・卷四 带领工人的职责》从神的话中看到,我以不懂业务为由不跟进具体工作,不解决工作中存在的实际问题,这就是假带领不负责任、推脱责任的表现。作为带领最起码该作的就是主持、跟进工作,询问工作进度,发现并解决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即使不懂业务,也可以找懂业务的人把关、提建议,与人配搭补足自己的缺少,这样也能作好工作。而我面对涉及业务的工作,害怕自己指导不了会被弟兄姊妹小瞧,为了掩盖自己的缺少和不足,维护自己的脸面地位,我就总以不懂业务为由回避,不参与具体工作。当制作视频出现问题,弟兄姊妹存在争议不能和谐配搭,导致工作进度卡壳时,我也不实际解决,而是做起了甩手掌柜的,我这不就是神话揭示的假带领吗?其实,神家哪项的工作都涉及到真理原则,不是光掌握业务知识就能作好的,做带领即便不懂业务也应该掌握相关的真理原则指导、把关工作。有的带领一开始也不懂业务,但他能下功夫学习,掌握相关的真理原则,然后实际地指导、把关,工作越作越好。的确是这样。这时,我反问自己:我总说不懂业务,我努力学习过吗?我下过功夫、付过代价吗?我不知道怎么把关,我有寻求过真理原则吗?这些都没有。我尽本分就是偷奸耍滑、不思进取,不懂业务还不向弟兄姊妹学习,更不寻求真理原则,还总打着不懂业务的幌子维护自己的名利地位,导致弟兄姊妹尽本分中很多实际问题和难处不能得到及时的解决,给视频工作带来了严重的影响,这都是我喊口号,不作实际工作、不解决实际问题带来的后果。

过后,我还看到神的话说:“神让人放下名利地位并不是神不给人自由选择的权利,而是因为人在追求名利地位的同时在破坏着教会的工作、在搅扰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甚至影响到更多的人正常吃喝神话、明白真理达到蒙神拯救。更严重的是,当人追求名利地位的时候,这种行为、做法也可以被定性为是在配合撒但来极力地破坏、阻挠神工作的正常进展,拦阻神的旨意在神选民中间正常地通行,是在有意抵挡神,跟神唱反调,这就是人追求名利地位的性质。人追求自己的利益错就错在追求的目标是属撒但的,是邪恶的,是非正义的。当人追求名利地位这些个人利益的时候,不知不觉充当了撒但的工具,充当了撒但的出口,更充当了撒但的化身,在教会充当了反面的角色,对教会的工作、对正常的教会生活、对神选民正常的追求起到了搅扰、破坏的作用,起到了反面、消极的作用。《话・卷三 揭示敌基督》揣摩着神的话,我看到自己尽本分处处维护自己的脸面地位,丝毫不维护教会工作,给工作带来了亏损。想想自己害怕不懂业务会被弟兄姊妹瞧不起,为了不让人看漏,我就不参与商量工作,也不跟进具体工作,甚至当看到负责人独断专行给工作带来搅扰,我解决不了,还害怕上层带领发现我作不了实际工作撤换我,就不主动向上反映寻求解决,眼睁睁地看着教会的工作受亏损。我这是明目张胆地隐瞒事实,欺上瞒下,让人误以为我负责的工作没有问题,工作在正常进展,以此来保全自己带领的地位。可在我极力地维护自己的脸面、地位的时候,弟兄姊妹尽本分受辖制没有路途,活在痛苦煎熬中生命受亏损,工作受到严重的拦阻,这些我都不管不顾,这不正是假带领的表现吗?反省到这些,我心里有些害怕,也懊悔、自责,恨自己太自私、诡诈,良心麻木没有知觉!视频工作是神家扩展福音的关键工作,我尽这么重要的本分,却不体贴神的心意,处处维护自己的脸面地位,给教会工作带来了打岔搅扰。想想自己尽本分中的种种表现和给教会工作带来的亏损,心里就像插着把刀一样痛苦,感觉没脸做人。我流着泪懊悔地向神祷告:“神哪,我尽本分藏奸耍滑,不作实际工作,给教会工作带来的亏欠已无法挽回,我愿在以后的尽本分中向你悔改,愿你鉴察我!”

后来,我在神话里找到了一些实行进入的路途。“该怎样做一个普通正常的人呢?怎么做到神口中所说的站好受造之物的本位,不做伟人、不做超人?要做一个普通正常的人该怎么实行?怎么能做到呢?……首先,你别被自己的头衔罩住、箍上,说‘我是带领,我是组长,我是负责人,我是业内最懂行、最懂技术的人’,别被这个自封的头衔罩住。你一旦被它罩住,它就捆住了你的手脚,你说话、办事就会受这个影响,就影响了你的正常思维判断。你得跳出这个地位的辖制,先把自己从想象中这个官衔的位置上降下来,站到普通人的位置上,你的心态就正常一些了,还得承认‘这事我不会,那事我不懂,我得查一查、学一学’,‘这事我没经历过,还不会做’,能说这样的心里话、实在话,就是理智正常了。让人知道了真实的你,对你的看法就正常了,你也不用伪装了,也没有大的压力了,就能和人正常沟通了,这样活着就很轻松、自在。凡是感觉活得太累的,都是自己造成的。你别伪装,别包裹,先把自己的心里话、真实想法都敞开说出来让大家都知道、都明白,这样你与人之间的隔阂、猜疑,你心里的顾虑就全消除了。另外,还有一个束缚你的东西,就是你总认为自己是组长、是带领工人,是有头衔、有身份的人,如果说自己这事不懂、那事不会,这不是自贬吗?你把这些心里的束缚都放下了,你不觉得你是带领工人,不觉得自己比别人强,就觉得自己是一个普通的人,跟大家一样,自己有些地方还不如别人,以这样的心态来交通真理、交通工作上的事,果效就不一样,气氛也不一样。如果你心里总有顾虑,总有压力、束缚,也想放下这些东西,但不好放,那你就好好祷告神,反省自己,看见自己的缺少,往真理上努力,达到实行出真理来就有果效了。《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看完神的话,我心里亮堂了很多。以往,我总把自己架在“带领”的这个地位上,总想伪装自己什么都懂来让别人高看,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真实的一面。我认为做带领就应该比别人高,无所不能,这是错误的。其实,我并不比别人高多少,我的败坏性情跟弟兄姊妹一样,我也有很多事看不透、不明白,我能做带领,这只是给我一个操练的机会,因着尽这个本分我多了一份责任与负担。我应该放下这些头衔,做诚实人,把自己真实的一面向弟兄姊妹敞开,跟大家站在平等的地位上配搭尽本分,不懂的地方就承认自己不懂,让明白的弟兄姊妹多交通,这样,不但工作上的问题能得到及时解决,我自己的缺少也能得到补足。如果有问题实在看不透,解决不了,还要及时向上反映,避免因处理不及时酿成严重后果。

现在,我又被选为教会带领,我心里很感激,知道这是神给我悔改的机会,之前留下的过犯已无法弥补,只愿在以后的尽本分中尽上自己的全力,我暗立心志:“愿意在这个本分上把我该做的、能做的都尽全力去做好,如果我凭败坏性情对本分不负责任,愿神的责罚、管教临到我。”现在我的本分中有很多工作项目我也不太了解,有时弟兄姊妹找我商量工作,有些我不太懂,还想回避,不想参与,但想到之前的失败教训,我心里有些害怕,就赶紧在心里向神祷告,求神保守我能安静下来认真地听,跟弟兄姊妹一起配搭,想办法解决问题。当我带着负担实际地参与这些工作时,我不但能听出问题在哪儿,有时候还能提出一些合理的建议。有些涉及到原则性的问题,我看不透、解决不好,就向上层带领反映,寻求帮助,这样不耽误工作,问题也很快得到了解决。

下一篇: 为何我如此狂妄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我才走上人生正路

经历了这一次次的审判刑罚,我逐渐看清了自己的败坏真相,也对神的作工有了些认识,看到了神的圣洁、伟大与无私,深切地体尝到了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在以后的经历中,我愿更多地接受神的刑罚审判、试炼熬炼,使自己的败坏性情早日得着洁净、变化,真正活出一个有意义、有价值的人生!

她终于明白了试炼的意义(有声读物)

微尘终于明白了,在中国因着信神尽本分受些逼迫、患难和痛苦,实在是荣耀的事,对自己的生命太有益处,以后只愿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用在追求真理上,尽好本分来还报神的爱!正如神的话说:“现在你们尽的这些本分有价值啊,也可能暂时你看不到效果,暂时没有收到很好的效应,但是长远来看,这些如果做好了,对这个人类的贡献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这比任何东西都宝贵,都值钱,都有价值,它要存到永远,这就是每一个人的善行,是值得纪念的东西。……唯独神的话,唯独对神的见证,见证造物主的所有所有的这些产品、见证,人的善行,都不会废去,这些东西要存到永远,这些东西太有价值了。所以你们就放开手脚做吧,把自己这点精力、心血都用上,这个值啊!”(《末世基督座谈纪要·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活得才有价值》)

走中庸之道不是真正的好人

中庸之道就是歪道,凭它活着给自己带来的都是痛苦黑暗,甚至丧失良心、人格,让神厌憎、痛恨!只有实行真理做诚实人,凡事维护教会利益才是真正有良心理智的好人,这才符合神的心意,也是我该走的人生正道!

做诚实人的一点经历

主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马太福音18:3)做诚实人是基督徒必须实行进入的真理,直接涉及到人能不能蒙拯救进天国。本片主人公讲述了自己做诚实人的一点经历。一次聚会讨论问题,带领让每个人都发表观点,她担心说错了会影响在带领心中的形象,就看风使舵随大流,反倒答错了。通过读神的话,她认识到自己太圆滑诡诈,失去了做人的底线,特别懊悔,开始注重实行真理说真话,在做诚实人上有了一点进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