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忙碌的背后

2022年9月5日

韩国 明白

我在教会做浇灌组长。我认为要想做一个合格、称职的组长,凡事都得亲力亲为,我也这么要求自己,组里大事小情只要是我能看到的我都主动去干,甚至有些事务性的工作,弟兄姊妹能作的我也会揽过来,豪爽地说,“让我去吧,你别去了”。每当这个时候,我心里就会有种莫名的自豪感,觉得自己真是一个贴心、负责的组长。慢慢地,弟兄姊妹有什么问题都喜欢找我商量,负责人也夸我每天起早贪黑地尽本分挺能受苦付代价的。听了这些话,我心里特别享受,觉得我这个组长当得还挺称职。

后来,接受神末世作工的新人越来越多,我所要浇灌的新人也比原来多了很多,每天除了跟新人聚会以外,还要培养新人,教他们怎么主持聚会、怎么传福音等等。本来我的时间就挺紧张,再加上组里弟兄姊妹连安排新人聚会都要找我沟通商量,事情一多,我就经常被这些琐碎的事情牵着鼻子走,好多计划内的事都被打乱了,忙得连灵修都顾不上。虽然每天忙忙碌碌都没闲着,可是重点跟进的工作却没作多少。为此我经常感到焦躁不安,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一次,和我配搭的姊妹问我:“你总说忙,那你每天都忙啥了呢?”面对姊妹的质疑,我心里很委屈,觉得她不体谅我。之后,当弟兄姊妹再遇到浇灌新人的问题找我沟通时,我心里就产生了埋怨,心想:“这是作为一个浇灌人员基本该掌握的原则,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来找我解决,你们怎么学不会呢?是不是不想下功夫啊?”我不想再管这些事,觉得应该让他们自己独立去做。但转念一想,“我是组长,这些问题我要是不管,都让弟兄姊妹做的话,那我这个组长的价值会不会被削弱了?会不会有人说我没尽到责任、偷奸耍滑?带领知道了会不会说我没有工作能力呢?算了,我能做的还是自己做吧。”就这样,平时组里的活儿,大到安排聚会交通、解决新人的问题,小到帮弟兄姊妹转述信息、找人作事务性工作,我都亲力亲为,即便心里不愿意,但为了不让大家对我这个组长产生质疑,我也都着急忙慌地去做。有时碰到几样事赶在一块儿特别忙,我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苦累,但是也只能自己安慰自己:“谁让我是组长呢?组长可不就得任劳任怨吗?”就这样,我还是大事小事一把抓,时常处于一种忙碌状态。我每天忙忙碌碌,虽然能得到一些弟兄姊妹的高看、赞同,但是心里没有平安喜乐,总觉得自己的本分尽得一团糟,好多关键的工作没时间作,却被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搅得焦头烂额。

一次,我跟带领说了我的难处,带领交通之后我才有了一些实行原则。当时,带领交通说:“你作工作是不是有些大包大揽了?明明是弟兄姊妹的活儿,你不让弟兄姊妹独立去做,都揽在自己手里,这样肯定忙了。有些不太主要的工作可以让弟兄姊妹操练去作,即使真没作好,也不会对教会工作造成什么大的影响。如果真是别人作不了的工作,那就必须自己去作,但是如果别人能作也不让别人作、不让别人操练,什么事都大包大揽自己做,这是不是瞧不上别人,只想显露自己呀?这就是败坏流露。”听完姊妹的交通,我觉着特别针对自己的情形。以往,我认为多做事就是有负担的表现,从来没有反省自己做事有没有原则、是不是有掺杂。现在想想,自己尽本分大包大揽的背后是为了显露自己,并不是对本分有负担。有些事不是大家做不了或者没时间,而是我认为事情做得越多,大家就越能认同我,说我尽本分有责任心、有负担,是个称职的组长。我把尽本分当成了被别人高看的筹码,我所谓的忙、有负担都是为体现组长的价值,获得在别人心中的地位而使劲。因着我尽本分存心不对,总维护自己的地位,导致组里好多工作都把持在我手里,弟兄姊妹得不着操练的机会,而自己能做的太有限,有些主要工作就被耽误了,给教会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带来了亏损。

后来,我看了神的话,才对自己的问题有了点认识。全能神说:“有的人见证自己是用语言,是说一些显露自己的话,有的人是用行为。用行为见证自己有哪些表现?外表做出一些比较合人观念的,能吸引人注意的,人看为比较高尚、比较合乎道德标准的行为,让人觉得他很尊贵、有人格、很爱神、很敬虔、很有敬畏神的心,是追求真理的人。常常显露一些外表的好行为来迷惑人,这是不是也有高举见证自己的味道?常见的高举见证自己都是用说话的方式,用明确的话语表达出他如何与众不同、如何比别人有高见,让人高看他、仰望他,但也有一些不是用明确的话语,而是用一种外表的做法来见证他比别人好。这种做法经过了深思熟虑,带有存心,带有一定的意图,目的性比较强,经过了包装、加工,让人看到的是一些合人观念的、高尚的、敬虔的、合乎圣徒体统的,甚至是爱神的、敬畏神的、合乎真理的行为、做法,这同样达到了高举见证自己让人高看、让人崇拜的目的。这样的事你们有没有接触过、见识过?你们自己身上有没有这些表现?我说的这个话题、这些事离现实生活远吗?其实不远。……有的人到了晚上就开始喝咖啡提神,准备熬夜尽本分,弟兄姊妹担心他的健康出问题就煲鸡汤给他喝,他喝完鸡汤就说,‘感谢神啊!这是享受神的恩典,我也不配啊,喝完鸡汤得提高尽本分的效率啊!’其实他还是像平时那样尽本分,一点儿效率都没提高。这是不是假冒?这就是假冒,这种假冒的行为也是在变相地高举见证自己,达到的后果就是让人赞成他、高看他,死心塌地地追随他。人有这种心态是不是把神都忘了?人的心里已经没有神了,人心里日夜思念的那个人是谁?是他们的‘好带领’‘好良人’。有的敌基督外表对多数人都特别讲爱心,说话讲方式,让人看到他有爱心,愿意靠近他。谁靠近他、接触他他都是满面春风,说话满了温柔,就是看到有些弟兄姊妹做事没有原则损害了教会的利益他也丝毫不对付,只是劝勉人、安慰人,哄着人尽本分,三哄两哄就把人都带到他面前了。人逐渐地被他感化,都特别赞成他有爱心,还称他是爱神的人,最终大家都崇拜他,什么事都找他交通,什么心里话都对他说,甚至都不祷告神,也不在神话里寻求真理了,这是不是被他迷惑了?这也是敌基督迷惑人的一种方式。当你们有这些行为、做法或者存心的时候,你们能不能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意识到的时候,你做事的方向能不能变?当你意识到、省察到自己的行为、做法或者存心有问题的时候能反省自己,有真实的懊悔,这就证明你有回转。《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四条 高举见证自己》从神话语的揭示中看到,人外表用各种合人观念的好行为来博得别人的高看、赞赏,其实质是变相地高举见证自己,特别假冒为善,容易迷惑人。想想我就是这样的人,外表看每天忙忙碌碌尽本分,能受苦付代价,凡事亲力亲为,是个合格、称职的组长,但是背后都带着自己不可告人的卑鄙存心,是为了得到人的高看。回想在尽本分的过程中,弟兄姊妹不论大事小情都来问我,什么事都依赖我去解决,其实有些问题他们自己是可以商量解决的,我没有必要参与。但是一想到大家那么信任我、高看我,即便我没有时间,但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地位,我就不分轻重缓急什么事都去做了。有时候,我给新人聚会耽误了饭点,姊妹催我去吃饭,我心里还会美滋滋的,觉得姊妹看到我本分忙得都顾不上吃饭了,心里肯定会高看我,觉得我挺能吃苦、付代价的,是个称职的组长。因着“忙”,我还在很多事上享有“特权”,获得别人的体谅,这就掩盖了自己的一些偏差和缺少。比如,我没有写生命经历见证文章,我会给自己找理由,因为我太忙了;当组里本该我负责的一些事情没有及时处理的时候,我也会迁就自己,因为我太忙了;尽本分出现偏差、漏洞,浇灌新人的果效不好,我也会以忙为由让弟兄姊妹体谅我;等等。就这样,我整天忙忙碌碌,让人看到我是一个日理万机的好组长,既得到了负责人的认同,也得到了一些弟兄姊妹的高看、依赖,同时还掩盖了工作当中的偏差和漏洞,我的存心真是太卑鄙了!想想为什么弟兄姊妹遇到问题都喜欢问我,什么事都依赖我去做,主要是我大包大揽造成的。弟兄姊妹高看我,心里有我的地位,遇到事不祷告依靠神,不寻求真理原则,都来问我,我这样的忙碌都是在凭己意做事,是在变相地显露自己,笼络人心,让人远离神啊!

这时,我想到了之前看过的一段神的话:“有些人信神外表挺热心,对教会的事也爱张罗、爱操心,总跑在前面,没想到他做带领以后就让大家失望了。他不注重解决神选民存在的实际问题,却竭力为自己的名誉地位做事,总爱显露自己让人高看,总谈自己怎么为神花费受苦,并不是在追求真理、生命进入上下功夫,这是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虽然他忙忙碌碌地作工,在各种场合总显露自己,讲一些字句道理,得到了一些人的高看崇拜,也迷惑了人心,地位也得到巩固了,但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不管他是用小恩小惠贿赂人,还是炫耀自己的恩赐、本领,或者是用各种方式方法迷惑人,获得人的好感,无论他是用哪种方式笼络到了人心,在人心中占有了地位,但他失去的是什么?他失去了在尽带领本分期间得着真理的机会,同时因为他的种种表现也为自己最终的结局积攒了恶行。现在来看,不管是用小恩小惠贿赂人、牢笼人,还是炫耀自己,或者是用假象迷惑人,外表看无论他们从中得着了多大的实惠、得到了多大的满足,这条路是不是一条正路?是不是追求真理的道路?是不是能蒙拯救的道路?很显然不是。这些方式、手段无论多么高明都欺骗不了神,最终都是被神定罪、被神厌憎的,因为这些行为背后隐藏的是人的野心,是人与神敌对的一种态度与实质。在神的心里,神绝对不会承认这样的人是在尽本分,而是定性为作恶。对待作恶的人,神的定规是什么?‘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神说‘离开我去吧’,那是到哪儿去了?就是交给撒但,送到撒但的群居之地了。最终的结果是什么?被邪灵折磨死了,就是被撒但吞吃了。神不要这样的人了,意思就是神不拯救了,他不是神的羊,更不是神的跟随者,那就不是神拯救的对象了。神对这类人就是这样的定义。那笼络人心到底是什么性质?这是走敌基督的道路,这是敌基督的行为、实质,更严重的实质是与神争夺选民,这样的人就是神的仇敌。这就是对敌基督这类人的定性、定位,一点儿都不差。《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一条 笼络人心》神的话揭露的正是我的问题。我自从当组长以来一直大包大揽,表面上善解人意,是个体谅人的组长,弟兄姊妹有什么事我都帮忙,都积极去做,但是我真正的存心目的是为了自己的名誉地位做事,是在牢笼人心,得到别人的高看,这是一种假冒、欺骗啊!就像大红龙官员一样,打着“为人民服务”的幌子干点面子活来欺骗老百姓,目的就是为了让老百姓崇拜他,为他歌功颂德。我也一样,尽本分外表忙碌的背后是想让人觉着我劳苦功高,让人高看我、崇拜我。因着我尽本分大包大揽,大家在本分中没有得到更多的操练,还都高看我,临到什么事都不寻求神,而是依赖我去解决,心里没有神的地位,我这哪是在尽本分啊?分明就是在作恶,我走的是敌基督的道路啊!我在心里向神祷告,愿神带领我寻求真理原则解决自己的问题,不再凭败坏性情做事了。

后来,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话:“尽本分不是让你大包大揽,也不是让你累死累活、一花独放、独树一帜,而是要学会和谐配搭,尽上你的所能,尽上你的责任,尽上你的全力,这就叫尽本分。尽本分就是把自己的那一份力、那一份光都发挥出来,达到果效就行了。你别总想显露自己,别总想唱高调,独来独往,应该学会与人配搭,多注重听别人的建议,多注重发现别人的长处,这样就容易和谐配搭了。如果总想显露自己,总想自己说了算,这就不是和谐配搭,这是什么?这是搅扰、拆台。搅扰、拆台这是扮演撒但的角色,这就不是尽本分了。如果你尽做搅扰拆台的事,那不管你出多大力、费多少心,神都不纪念。如果你的力量微不足道,但能和别人配搭,能接受正确的建议,你存心对,能维护神家工作,这就是对的人了。有时候你只是说了一句话就解决问题了,大家就得益处了,有时候你交通了一句真理,大家就有路可行了,能够和谐配搭了,心能够往一处使劲了,大家的观点、意见统一了,工作果效就特别好。虽然大家没记住是你起的作用,你也没觉得自己出了多大力,但是在神那儿看,你是一个实行真理的人,你是按原则办事的人,这样做神纪念,这就是尽本分有忠心了。《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尽好本分必须有和谐配搭》从神的话中我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问题,也找到了一些实行路途。要想尽好本分,就要学会与人和谐配搭,注重让别人发挥长处。因为一个人能做的太有限了,谁也不能独自把所有的工作都作好,只有弟兄姊妹同心合意,把各自的长处都发挥出来,这样所尽的本分才能达到好的果效。人的存心对,是为了维护教会工作,这样尽本分才合神心意,这可比做事大包大揽强多了。之前自己忙前忙后,总追求一花独放,把自己搞得精疲力尽不说,本分还尽得一团糟,弟兄姊妹的长处没得到发挥,很多重要工作还被耽误了。通过神话语的揭示,再结合自己的表现,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神说尽本分总显露自己、不能与人和谐配搭就是在搅扰工作。

之后,我有意识地按神的话实行,对工作进行了合理的划分,我主要负责跟进重点工作,其他的工作我就根据弟兄姊妹的特长安排合适的人员去作。弟兄姊妹解决不了的问题,大家再一起寻求原则,弟兄姊妹明白了原则,尽本分自然就有方向、路途了。这样实行了一段时间,我发现弟兄姊妹尽本分比之前有负担了,也能主动寻求原则解决一些问题了,有些工作也能依靠神独立去作。有时候,我负责的工作遇到难处,我也会寻求弟兄姊妹的帮助,从中收获很多。这样配搭尽本分,我们组里的工作果效越来越好,弟兄姊妹也不同程度地得到了操练,有了些长进,我心里感觉轻松、踏实了很多。慢慢地,我也有时间反省自己工作中的问题,写经历见证文章也逐渐正常了。现在,外表看我不如之前忙了,但是却更容易发现工作中的偏差和问题,尽本分的效率也提高了。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对辖制人的一点反省

美国 丁丽 几年前,我在教会操练作曲,随着对业务和原则越来越掌握,尽本分的果效也越来越好,渐渐地,弟兄姊妹都比较赞同我,平时他们作曲遇到什么问题也会来问我,我发表的观点也常常能得到大家的认同。我心里就沾沾自喜,觉得我比他们都强,是组里不可缺少的人才,心里总有一种优越感。一次,刘欣…

我知道怎样高举见证神了

中国江西 徐露2021年4月份,我和陈正欣姊妹配搭传福音。因着我以往传过福音,有些经验,一段时间后,尽本分的果效比陈正欣好,我就常常在她面前显露自己是怎么传福音的,福音对象提出的问题我是怎么解答的,每个过程都谈得很细。陈正欣听了就很羡慕。有一次,几个新人没来聚会,我找他们交通后,…

争名夺利带来的痛苦

四川 宋梓涵 小时候我身体不好,父亲也不喜欢我,还经常打骂我因此我常常被人瞧不起,心里很委屈,决心长大后一定要干出一番事业来,证明给他们看看。 婚后,我和丈夫感情不合,离婚了。后来,我把四岁的儿子留给我妈带,自己到同学开的美容店去打工。一天,我和同学因一件事产生争执,她挖苦、贬低…

绝地曙光(有声读物)

李 静 六月的天,娃娃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是乌云滚滚,一会儿就晴空万里了。程曦见外面阳光明媚,就打算出门办点事。她“嘎吱”一声开了门,只见下班回来的儿子小军萎靡不振地站在门外,程曦还没来得及说话,儿子突然身体一软顺势一头栽倒在她怀里,她惊呆了,缓缓神儿后急忙把儿子扶到沙发上。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