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护教会工作是我的本分

2022年8月16日

日本 依寻

去年12月,教会需要补选一名带领。一天,我无意中听说上层带领准备提拔刘姊妹做带领,下次聚会时会读了解刘姊妹的人对她的评价,再由弟兄姊妹表决是否同意她做带领。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挺吃惊,“刘姊妹?她名利地位心很重,之前她嫉妒配搭程姊妹,就在弟兄姊妹中间贬低、论断她,导致弟兄姊妹都对程姊妹不满,不支持她的工作,给教会工作带来了打岔搅扰。当时,带领多次给刘姊妹交通,她也没有扭转,最后被撤换了。可她临到这么大的跌倒失败也不反省自己,就像没事人一样还有说有笑的,对自己没有什么认识与恨恶。看她临到事不注重寻求真理反省自己,像她这样的人怎么适合做带领呢?选教会带领这可是大事啊,一个教会带领的好坏直接影响到整个教会神选民的生命进入,如果教会带领都不注重追求真理,怎么能带领弟兄姊妹进入真理实际呢?刘姊妹到底适不适合做带领呢?但我又想到我已经近两年没跟她接触了,或许她现在有些悔改、变化了吧。选举带领的原则里也说到,以往有过过犯、被撤换过的带领,只要有真实悔改,能作实际工作,也可以再选举做带领,我也不能定规人,得用发展的眼光看待人。上层带领想提拔刘姊妹做带领,想必刘姊妹真有些悔改变化了,带领应该也是按原则衡量把关过的。”我也就没有再多想。

几天后,聚会的日子到了,带领给我们交通了选举带领的原则,也读了知情人对刘姊妹的评价。当听到有的弟兄姊妹评价她不太接受真理,尽本分的负担也一般,我心里不太踏实,心想:“如果刘姊妹不接受真理,怎么能胜任带领的工作呢?”可转念又想,“等一会儿带领应该会说说她的一贯表现,还有她对之前的过犯是怎么反省认识的。”但带领始终也没有提这事。最后,带领问大家对提拔刘姊妹有没有不同意见,现场鸦雀无声,没有人回应。我很想说说我的想法,但又想到“带领把评价读了,原则也交通了,他们都没觉得刘姊妹有什么问题,在这节骨眼儿上我要是提出质疑,这不是让带领当众难堪吗?带领会怎么看我呢?会不会觉得我是故意给他们出难题刁难他们?会不会觉得我是跟他们唱反调呢?我可不想得罪带领。而且我刚被撤换不久,就这样出头提反对意见,大家会不会觉得我在挑毛拣刺,抓住别人的过犯不放,想争做带领呢?唉!算了,别多事了,大家都没说,我也不说了。再说,提拔一个带领可不是小事,上层带领应该按原则衡量把关了,应该是优中选优的”,于是我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聚会结束后,我心里虽然有些不安,但这事已成定局,我只好安慰自己,要不先这样,不合适到时候再换吧。对这事我也没有再多想,就这样过去了。

一天,几个姊妹和我说起了这事,她们也说心里有些疑惑,不知道刘姊妹对于之前的过犯有没有真实的认识和悔改。谈论中,大家也提到,刘姊妹被撤换时对自己的过犯并没有什么知觉,也没有反省,看她不像追求真理的人。如果她自己都不注重追求真理、寻求真理,又怎么能带领弟兄姊妹明白真理进入实际呢?借着一起讨论,我想到神的话说:“带领工人这一类人产生的缘由是什么,是怎么产生的?往大了说是神工作的需要,往小了说是教会工作的需要,是神选民的需要。……带领工人与一般神选民的区别只是在所尽的本分上有点特殊性,这个特殊性主要突出在这个‘带领’的作用。比如,一处教会不管有多少人,教会带领就是领头的人,那这个带领在队伍中起什么作用?他带领这个教会所有的神选民,对整个教会的影响是什么?如果这个带领走错路了,那这个教会的人就会跟着带领走错路,这对整个教会神选民的影响就太大了。就像保罗,他带领了许多他建立的教会与神选民,他走偏了,他带领的教会与神选民也都走偏了。所以,做带领的人偏行己路,不但影响他自己,也会影响到他所带领的教会与神选民。《话・卷三 揭示敌基督・第一条 笼络人心》揣摩着神的话,我心里沉甸甸的。教会带领是整个教会的领头人,一个教会带领的好坏直接关系到整个教会神选民能否明白真理进入实际。选出一个追求真理的人做带领,他能对教会工作、对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有负担,注重用真理解决弟兄姊妹生命进入中遇到的难处和问题,常常交通自己实行神话的经历认识,引导带领人逐渐进入真理实际。如果选出一个不追求真理的人做带领,他自己都不实行真理,也不可能带领弟兄姊妹进入真理,只能讲字句道理迷惑人、牢笼人,这样神选民不就被他给坑害、断送了吗?现在虽然不能定规刘姊妹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但目前根据知情人对她的评价以及她之前的表现衡量,起码她现在不适合做教会带领。如果这时候提拔她做带领,对神选民、对教会工作都不利啊。

当天晚上,我和几个姊妹联系了带领,说出了我们心里的顾虑和想法。带领答应再详细了解了解,根据情况再衡量确定。没过多久,带领通过具体了解刘姊妹的实际表现以及知情人对她的评价,发现刘姊妹对之前的过犯并没有什么真实认识,而且她临到事不注重反省自己,也不容易接受真理。带领还说上次对刘姊妹的实际情况没了解清楚,只是看她尽本分有果效,就认为她有悔改了,现在通过重新了解,刘姊妹确实不适合做带领。听到这个结果,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很后悔当时没有及时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我如果早点提出来,大家根据刘姊妹的实际情况衡量就不会出现这些问题了。可我生怕得罪带领工人,也怕弟兄姊妹误解我想争做带领而故意起刺儿,结果为了保全自己,我就当了缩头乌龟。我临到事丝毫不实行真理、不维护教会工作,心里所想的、所维护的都是个人的利益,真是太自私卑鄙了!

后来,我针对自己的情形找了相关神话来看。神的话说:“尽本分不负责任、应付糊弄,做老好人,不维护神家利益,这是什么性情?这就是狡猾,是撒但性情。人的处世哲学里最突出的一条就是狡猾,人认为不狡猾容易得罪人,不狡猾不能保护自己,非得足够狡猾,谁也别伤着、谁也别得罪,这样就能保护自己,就能保住饭碗,就能在人群里站稳脚跟了。外邦人都凭撒但哲学活着,都做老好人,谁也不得罪,你来到神家,读了神的话,也听了神家的讲道,为什么总是做老好人呢?老好人只维护自己的利益,不维护教会的利益,看到有人作恶损害教会的利益也不管,就喜欢当老好人,谁也不得罪,这就是不负责任,这样的人太狡猾,不值得信任。……只有喜爱真理、具备真理实际的人才能在神家工作需要的时候、神选民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义不容辞、勇敢地站起来见证神、交通真理,把神选民带上正路,达到顺服神的作工,这才是负责任的态度,是体贴神心意的表现。你们如果没有这个态度,只是应付了事,认为‘是我本分范围里的事我做,我本分范围以外的我不管,要是问到我了,我心情好就答对答对你,心情不好我就不答对你,这就是我的态度’,这是不是败坏性情?只维护自己的地位、名誉、脸面,只维护与自己利益相关的东西,这是维护正义事业吗?是维护正面事物吗?这种小私心背后就是厌烦真理的性情。你们多数人常常都是这么表现的,临到涉及神家利益的事就说‘没看到’‘不知道’‘没听说’,就用这些话来搪塞。不管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在关键时刻能流露出这种败坏性情,这是不是真心信神的人还不好说,我看不是糊涂信也是个不信派,绝对不是喜爱真理的人。《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读了神的话,我感到很扎心。神揭示人尽本分不负责任,背后的性情就是狡猾。看到“狡猾”这个字眼,我就想到撒但说话做事圆滑诡诈,而我的情形表现、我的性情就是这样,既圆滑又诡诈,对神没有一点真心。在选举刘姊妹的事上,我不是一点儿看不透,也不是一点儿分辨没有,我明明有不同的观点,对刘姊妹选做带领有质疑,而且对于选错一个带领会给教会、给神选民带来多大危害,这些在我心里都跟明镜一样,但因着我本性圆滑、诡诈,生怕说出来让带领工人难堪,会得罪他们,也担心弟兄姊妹会误解我想争做带领,对我印象不好,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我就选择保全自己,睁只眼闭只眼做老好人,谁也不得罪。我这哪有一点儿敬畏神的心啊?我对待教会的工作太轻慢、太不负责任了!虽然当时我不能确定刘姊妹是否胜任带领的工作,但我可以问问,细节了解一下,我问不代表反对,也不是故意跟带领过不去,而是为了了解实情,按原则选举,这样做是对自己负责任,也是对教会工作、对神选民的生命负责任。然而,在涉及教会选举这么重大的事上,我却只考虑个人的利益,丝毫不维护教会工作,我真是没有良心理智!我本性不喜爱真理,信神多年还是凭着“明知不对,少说为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些撒但毒素活着,处处以利己、为己为原则,特别自私卑鄙、圆滑诡诈,小心思特别多,还认为奉行这些撒但法则谁也不得罪,就能在人群中站住脚跟。但我的所做所行神在鉴察,被神看在眼里,让神厌憎、定罪!想想神给我们交通了那么多真理,告诉我们怎样分辨假带领、敌基督,交通选好教会带领的重要性、教会带领的工作职责等等方面的真理,就是为了让我们学会分辨人、分辨事,也是为了让我们都能更好地维护教会生活,维护教会的工作。但我听了这么多道,并没有把神的话听到心里去,临到事还是凭撒但哲学活着,实行不出真理。想到这儿,我心里很难受、自责。想到神的话说:“无论教会工作、神家利益受多大损害,你都不关心,也不过问,也没有良心责备,这就是没有良心理智的人,是不信派、效力者。你吃着神的、喝着神的,享受着从神来的一切,但是神家利益受任何的损害你都觉得与你无关,这就是胳膊肘往外拐,是吃里爬外的货。你不维护神家利益,这还是人吗?这就是混进教会的魔鬼。你假装信神,冒充神选民,想在神家混饭吃,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分明就是个不信派。《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真实顺服神的人才有敬畏神的心》从神的话里,我感受到神对我这种自私自利的人的厌憎、恨恶,也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懊悔。神说的一点不差,我就是在神家混饭吃的人,我信神多年一直享受神话语的浇灌、供应,但心里没有神的地位,不与神一条心,关键时刻不能维护教会利益,明明看到选举工作存在问题,我却连说句真话的勇气都没有,还满不在乎地认为“要是选错了,以后显明了再换”。这哪是信神之人该有的态度?这不就是不信派、外邦人吗?真正的神选民不管什么时候都能把神家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对待,能站在神一边维护教会的工作,但我并没有把自己当作神家的人,对教会工作漠不关心,发现问题也是不闻不问,连一个信神之人该尽的责任和义务都做不到,就我这样的信,神怎么能承认呢?想到这儿,我心里酸酸的,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恨自己太没有良心、没有人性。我流着泪向神祷告:“神啊!我被撒但败坏太深了,临到事只考虑个人的利益,却不维护教会工作,导致教会选举工作受到拦阻,我太自私卑鄙了!神啊,我愿意向你悔改……”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做事别总为自己,别总考虑自己的利益,别考虑人的利益,别顾及自己的脸面、名誉、地位,先考虑神家的利益,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应体贴神的心意,先考虑自己尽本分有没有掺杂、有没有尽上忠心、有没有尽上责任、有没有尽上全力,是不是全身心地为你的本分、为教会的工作着想,你得考虑这些。常考虑这些,能考虑清楚了,你就容易尽好本分了。除非你素质差、经历浅或业务不够精通,导致工作有些失误、欠缺,没达到好的果效,但你已经尽力了。你所做的不是为满足自己的私欲,不是为满足自己的喜好,而是处处考虑教会的工作、考虑神家的利益,虽然没有尽好本分,但你的心摆正了,如果再能寻求真理解决尽本分中的问题,那你的尽本分就能达到合格了,同时你也进入真理实际了,这就有见证了。《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脱去败坏性情才能得着自由释放》

当行一切对神的工作有益的事,不该做毁坏神工作利益的事,当维护神的名、神的见证、神的工作。

只要是关系到神家利益的事,关系到神家工作的事,关系到神名的事,你都应该维护,都应该尽到责任。每一个人都有这个责任,都有这个义务,这是你们当做的。《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关于国度时代的行政》

神的话给了我实行的路途,就是临到事先放下自己的地位、脸面,以教会工作为重,尽到自己的责任。看到教会工作受亏损的时候,能坚持原则维护教会工作,不怕得罪人,即使有些事看不透也能注重寻求真理、实行真理,维护好教会工作。就像这次提拔带领的事,自己看不透、拿不准,就应该拿出来和弟兄姊妹一起寻求交通,不应该在乎别人怎么看、带领怎么看,应该面向神接受神的鉴察,只注重维护教会的工作、维护神选民的利益。明白了这些,我心里释放了很多。

后来,我和其他姊妹一起寻求交通,发现我里面还有个错谬的观点:对于带领作出的各种决定,我觉得就是按原则衡量过的,不应该提出质疑,要是提出不同意见就是故意刁难带领,让带领难堪,是跟带领唱反调。其实,这个观点根本不符合真理,完全是出于我的观念想象。灵修时,我看到一段神的话,找到了正确对待带领工人的原则。全能神说:“一个人在教会中被提拔、培养做带领,仅仅是简单意义上的提拔与培养,并不代表这个人已经是合格的、称职的带领了,已经是可以担当带领工作、可以作实际工作的人了,并不是这样。多数人都看不透这些事,就凭想象高看这些被提拔的人,这是错误的。被提拔的人不管信神几年,他真具备真理实际吗?不一定。这个人会落实神家的工作安排吗?不见得。这个人有责任心吗?有忠心吗?能顺服吗?临到事能寻求真理吗?这些都是未知数。……对于提拔、培养的这些人,不要对他们有任何高的期待、任何不符合实际的要求,这都是不合理的,对他们是不公平的。你们可以监督他们的工作,如果发现他们工作中有问题、有违背原则的地方可以提出来,寻求真理解决,但不要论断定罪、打击排斥,因他们只是在培养期间,不应该把他们看成是被成全的人,更不应该把他们看成是完全人,也不应该把他们看成是有真理实际的人。他们跟你们一样,都是在操练期间,不一样的是,他们所担当的工作、所担当的责任比普通人多一些,他们有责任、有义务作更多的工作,比常人要付更多的代价、吃更多的苦、操更多的心、解决更多的问题、忍耐更多人对他们的指责,当然也得出更多的力,得少睡不少觉、少吃不少好东西、少聊很多的闲篇。这就是他们的特殊性,除此以外,跟其他人是一样的。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告诉所有的人要正确对待神家提拔、培养的各类人才,不要对这些人有苛刻的要求,当然也不要对这些人有不符合实际的看法。过分地高看、仰望他们,这是人的愚蠢,过分地对他们有苛刻要求,这也是不人道、不合实际的。那怎么对待他们是最合理的呢?把他们当成普通人,有问题需要寻求的时候跟他们交通,互相取长补短。另外,每一个人都有责任监督带领工人是否能作实际工作,是否能用真理解决问题,这是衡量带领工人是否合格的标准、原则。《话・卷四》神的话说得很清楚,教会带领都是从弟兄姊妹中选拔、培养的人,他们并不是完全人,也都是在操练期间,在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的过程中,作工作难免有偏差、有失误,神选民应该正确对待,并且有责任监督、维护他们的工作,发现教会带领哪里做得不合适,对工作不利,就应该及时提出来,和带领配搭着作好教会工作,这也是神选民该尽的本分。教会每次选举带领的时候,为什么都要有多数知情人的评价,还需要神选民投票产生呢?就是因为神选民知根知底了解实情,如果没有神选民的配合,光是带领工人衡量,也容易出现误差,只有多数神选民都产生负担,尽到自己的责任,选出来的带领才能相对准确,才合乎原则。可我看事不根据真理原则,凭着观念想象认为带领发表的观点、作的决定应该都是根据原则衡量过了,不会有什么问题,我的观点实在太荒唐了!我这样过分地高看带领,盲目地听从、顺服他们,一点儿原则都没有,这就太愚蠢、太无知了!看了神的话,我才认识到应该正确对待教会带领。如果带领做得对,合乎真理原则,就接受、顺服,这不是顺服哪个人,也不是顺服带领,这是顺服真理;如果他所说所做不合乎真理原则,那不管他是哪一级带领也不能顺从,应该拒绝,敞开心一起寻求交通、探讨,直到把这个问题弄明白。这也是维护教会工作的表现。如果每个人都能在真理原则上求真,与带领工人和谐配搭,尽上自己的一份责任,这样教会工作、神选民的教会生活就得到保障与维护了。如果大家都和我一样的观点,盲目地高看带领工人,把所有的问题都推给带领工人,就连选举带领这么重大的事也漠不关心,带领怎么说就怎么行,也不尽自己的责任,不跟带领配搭着把关,明知不合适也不寻求、不作声,这样不光失去了自己的本分,也很容易选错人,给教会工作、给弟兄姊妹带来的就是坑害,就是断送。同时,我也明白了,遇到看不透的事应该存着敬畏神的心寻求真理,直到把问题弄清楚。只要存心对,是出于维护教会工作,即使和带领的意见不一样,这也不是搅扰打岔,更不是跟带领作对,这是正当地寻求真理、探讨问题,是维护教会的工作、维护神选民的利益。如果带领是对的人,他就能接受真理,不会因此打压哪个人;如果提出不同的建议遭到带领的打压,这更显明这个带领不接受真理,这也能让我们更好地长分辨。揣摩到这些,我心里也亮堂释放了,知道怎么跟带领配搭来维护教会工作了。

有一次,弟兄姊妹检举揭发李某,说她特别自私贪婪,和弟兄姊妹相处爱占便宜,常常向弟兄姊妹索要东西,让人反感,影响极坏,弟兄姊妹多次提醒她也不接受,根据原则衡量应该清除。带领核实了解后,确定李某的问题属实,但带领说李某传福音有果效,可以继续留在教会尽本分。听到这个消息,我想到李某之前尽本分的一些表现:她尽本分独断专行,总是自己说了算,谁给她指点问题她就打击报复、整人治人,性情凶恶,丝毫不接受真理,最后被撤换了。看李某到现在也没有悔改,还贪得无厌,常常索取弟兄姊妹的东西,根据原则衡量,她属于清除的对象。这时,我有些担心,李某人性很恶,还很阴险、贪婪,如果把她留在教会,她还会继续作恶,搅扰福音工作,要是给工作造成大的影响了再处理,这不就太迟了吗?我要不要跟带领说说呢?但我心里又有些顾虑:“带领应该也是按原则衡量把关过的,如果我这个时候提出来,带领会怎么看我呢?会不会觉得我对他们的安排通不过呢?大家也都没说什么,要不算了吧,我也不说了吧。”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心里有些不踏实,又想到前段时间的经历,意识到自己又在维护个人利益了,我就在心里默默向神祷告,愿意摆对存心,接受神的鉴察,维护教会工作,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于是,我就把我的顾虑说出来和大家一起寻求。我说完,其他弟兄姊妹也说了一些建议。过后,带领又通过了解,确定李某的确不适合留在教会,最后根据原则把她清除出了教会。看到这样的处理结果,我心里感到很踏实,觉得不凭着撒但哲学活着,操练实行真理,这样做人才有尊严、有人样。感谢神!

上一篇: 这样忙碌的背后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我看透老好人的真相了

尽本分应当体贴神的心意,凡事以教会利益为重,当发现违背真理原则的事,不能凭情感维护与人之间的关系,保全自己的利益,要敢于揭露反面事物,按原则办事,维护神的作工,这才是尽上了自己的本分与责任。

永远的痛

他信神后能撇下一切为神花费,尽本分能受苦付代价,经历一些试炼也没有退缩,就认为自己对神有忠心。后来在一次聚会中他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为逼他交代教会带领和教会钱财,对他施以惨绝人寰的酷刑折磨,在极度痛苦、软弱中,他向撒但妥协出卖了两个接待家。之后,他一直活在痛苦煎熬中懊悔自己,心中留下了永远的痛。

虚荣脸面拜拜了

神的刑罚审判就是拯救人的光,没有神的刑罚审判,我仍会凭着撒但的生存法则活着,一直苦苦地追求地位,被撒但苦害、捆绑,活在黑暗中远离神、背叛神,失去神的祝福,最终因着与神争夺地位抵挡神而沉沦灭亡。现在我真切地体尝到只有神的话语才是人真正的生命,是做人的根本,只有凭神话语活着,心灵才能得着自由、释放,才能活出有意义、有价值的人生。感谢神对我的拯救!从今以后,我要竭力追求真理,接受神更多的审判刑罚,早日活出真正人的样式,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安慰神的心!

七年试炼显明了我的本来面目

同时,我也明白了经历试炼熬炼是信神达到蒙拯救的必经之路,此时我不再埋怨、误解神了,而是愿意顺服神的作工,立下心志重新起步,努力追求真理,早日达到性情变化与神相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