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学业的抉择

2023年1月26日

中国河南 林然

从小爸妈就常跟我讲,他们没有儿子,只有我和姐姐两个女儿,因此在家族里抬不起头,让我一定要好好学习,给他们争气,让家族里的人看看,女儿照样比儿子强。妈妈的话深深地印在了我心里,我立定心志一定要好好读书,给爸妈争光,让他们以我为荣。我一直努力读书,成绩也很不错,家里的长辈见了妈妈都会关切地问我最近怎么样,看着妈妈讲话时高兴的样子,我心里很开心,觉得终于为妈妈争了一口气,让妈妈扬眉吐气了。

读研后,我爸妈对我说:“你好好读,研究生毕业后还得读博士,以后在大学里教书,工作轻松挣钱还多,爸妈脸上也有光。”听到爸妈这么说,我压力很大,读这么多年书,我早已厌倦了学校大大小小的考试,又想到许多人不堪读博士的压力选择跳楼自杀,我害怕自己会和他们一样,就不想再往上读了,可是一看到家人们充满期望的眼神,我只好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那时我已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但一直忙于学业,没有聚会,一直到读研期间,我在乡村支教,才在当地的教会参加聚会。一次聚会时,张璐姊妹说,现在接受神末世作工的新人越来越多,急需浇灌扶持,问我愿不愿意浇灌新人。我想到小时候骑自行车差点被重型卡车压过去,是神的保守我才幸免于难,大四时自己出了严重的车祸,却只是伤到了额头,这也是神对我的暗中看顾,是神一直以来默默地守护,我才能顺利成长。我知道自己作为一个受造之物,享受了神那么多的恩典与真理的浇灌供应,理应尽本分还报神的爱,我就高兴地答应了。浇灌新人期间,我和配搭的姊妹一起祷告依靠神,交通神的话解决新人的难处,当看到他们的问题得到解决,在真道上扎下根基时,我们都感到很开心,也觉得尽本分很有意义。

后来,随着浇灌的新人越来越多,我就想退学全时间尽本分,但想到爸妈把所有的期望都放在了我身上,如果我放弃学业,爸妈还会继续被村里人瞧不起,他们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怎么对得起他们,我又犹豫了,不知道该怎么选择。一天,我看到一段神的话:“你是一个受造之物,理当敬拜神,追求有意义的人生,你不敬拜神,活在污秽的肉体之中,不就成了衣冠禽兽了吗?你既是一个人,就应该为神花费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现在受这点苦,你应心里高兴、踏实地接受才是,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像约伯、像彼得一样。人在世界当中穿着魔鬼服,吃着魔鬼给你的饭食,在魔鬼的膝下干活、效劳,被它糟蹋得污秽满身,人生的意义你没摸着,真道也没得着,这样活一生有什么意义?你们这些人是追求正道、追求进取的人,你们在大红龙国家站立起来,是被神称为义的人,这不是最有意义的人生吗?”(《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实行 二》)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我是一个受造之物,我的生命是神给的,我应该为神活着,在尽本分中追求真理脱去败坏性情,达到蒙神拯救,这才是有价值、有意义的人生。想到这么多年来,为了让爸妈开心,我的生活中几乎只有学习和教书,我每天忙忙碌碌,但心里还是空落落的,不知道这么忙是为了什么,有时候即使闲下来也不知道做什么才有意义,不知道怎样才能摆脱这种空虚感。我曾经尝试过很多办法,比如:学习乐器、画画、看书、听歌、跑步,但是都无济于事,我心里还是感到很空虚,生活依然没有方向和目标。再想想这些年我努力学习,虽然拿到了研究生的学位,也成为了支教老师,换来了周围人的夸赞和肯定,虚荣脸面得到了满足,但是这些东西并没有给我带来心灵的充实和安慰。大灾难临到,无论知识多高也救不了人的命,只有追求真理尽好本分,脱去败坏性情,才能蒙神拯救剩存下来。明白了这些,我祷告神,下定决心向支教学校辞了职,也和读研的学校申请退学。

一天,浇灌新人回来后,我看到手机上家人发来很多条信息找我,我心里咚咚地打起鼓来,“如果他们强烈地反对我尽本分,我该怎么办啊?”我给妈妈回了电话,她气汹汹地吼我:“你竟然瞒着家里辞职退学,胆子越来越大了。”之后,我的家人特地从老家赶了过来,告诉我要安心支教,完成学业,否则就直接把我带回老家。我怕他们真的会把我带回去,不能再继续聚会、尽本分了,我只好继续在学校里教书。可我心里感到很不安、自责,想到神的末世福音迅速扩展,许多新人急需浇灌,我应该尽上自己的本分,但是一想到爸妈对我的期望,心里就又开始争战,觉得亏欠爸妈,怕他们会伤心。聚会的时候,弟兄姊妹了解到我的情形,就给我读了一段神的话。全能神说:“你们中间的很多人不都在是与非之间徘徊过了吗?家庭与神,儿女与神,和睦与破裂,富足与贫穷,地位与平凡,被拥护与被弃绝,等等一切正与反、黑与白的斗争中你们选择了什么,想必你们不会不知道吧!和睦的家庭与破裂的家庭之间你们选择了前者,而且毫不犹豫;钱财与本分之间你们又选择了前者,甚至连回头上岸的心志都没有;奢侈与贫苦之间你们选择了前者;儿女、妻子、丈夫与我之间你们选择了前者;观念与真理之间你们仍选择了前者。面对你们的种种恶行,简直让我对你们失去了信心,简直让我吃惊,你们的心竟然如此不得软化。多年的心血换来的竟会是你们对我的放弃与无可奈何,而我对你们的期望却是与日俱增,因为我的日子已经全部展示在每个人的面前了。而你们现在仍是在追求着黑暗的、邪恶的东西不肯松手,这样,你们的结局会是怎么样呢?你们认真地想过吗?若是让你们重新选择一次,你们又会是怎样的态度呢?难道还会是前者吗?你们还给我的仍会是失望与痛苦的忧伤吗?”(《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你到底是忠于谁的人呢?》)看了神的话,我心里很受触动。神道成肉身来作工拯救我们,把全部的心血代价都倾注在了我们身上,最终就是为了让我们蒙拯救剩存下来,有良心、有理智的人就应该尽好本分满足神。可每当我选择尽本分时,心里总觉得亏欠父母,觉得他们在我身上付出了这么多,我却没能还报他们什么,枉费了他们对我的付出和关爱,也担心自己放弃学业后不能光宗耀祖,父母还得被家族的人小瞧,我考虑的都是怎么满足父母,甚至为了不让父母伤心还能放弃尽本分。作为一个受造之物,我享受着神话语的供应,却不能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还报神的爱,我太没良心,太亏欠神了!尽管我这么悖逆,神也没有丢弃我,而是一直带领引导我,还借着弟兄姊妹帮助扶持我。可我还给神的只有伤心和失望,辜负了神在我身上付出的心血代价。我心里很懊悔、自责,就向神祷告:“神啊,以前我没有满足你,亏欠你太多,愿你加给我信心、力量,带领我作出正确的选择。”祷告后,我就写信向家人表明了自己的观点,决定放弃学业尽本分。

后来,我爸妈给我打来电话,他们说:“你要是敢退学,我们就不活了,明天就喝药死。”听到爸妈这么说,我心里很难受,不住地向神祷告:“神啊,不管我爸妈怎么说,我也不背叛你,只求你能赐给我当说的话,我身量太小了,特别害怕因为我的愚昧无知,在我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说出让撒但抓把柄的话,愿你带领我能够站住见证。”祷告后,我心里平静了一些,对他们说:“你们明知道我选择的路是对的,为什么还要这样逼我?我只想好好信神追求真理,尽上自己的本分,让我自己选择我要走的道路,可以吗?”我妈听后生气地说:“我知道信神是走正道,但你为了尽本分连学都不上了,爸妈这么多年供你读书容易吗?你也不能太自私啊!”听到妈妈这么说,我心想:“人是神造的,人所享受的一切都是神赐给的,尽本分为神花费,这是人的责任与义务,要是我为了满足家人不尽本分,这才是自私。”我就对他们说:“我已经决定好了,不管你们怎么拦阻,我也要尽本分。”我妈激动地说:“我们在你身上花费了这么多,就是为了你能出人头地,让我们过上好日子,在亲戚面前扬眉吐气,你怎么一点不为我们考虑,你太冷血了。”我姐也打来电话质问我:“你要是放弃学业,村里人谁还瞧得起咱们家?爸妈还怎么抬得起头来?你要是敢退学辞工作,我就报警,让警察把你们信神的人都抓起来!”听到家人们这么说,我感到很悲凉,原来这么多年他们为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在我身上投资,当我读研能够让他们被亲戚朋友高看时,他们对我温声细语,说我是他们最疼爱的女儿,可当我追求真理尽本分,不能为他们带来荣誉时,他们就对我恶语相向,他们对我的付出不是爱,是利用。我想到神的话说:“所谓的‘爱’是指纯真无瑕的感情,用心来爱,用心去感觉、去体贴;‘爱’里没有条件,没有隔阂,没有距离;‘爱’里没有猜疑,没有欺骗,没有狡诈;‘爱’里没有交易,没有任何掺杂。”(《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这是神对爱最好的阐明,只有神对人的爱是纯真无瑕的。神为了拯救人类脱离撒但的败坏、苦害两次道成肉身,发表了数百万字的真理,就这么默默地为我们付出着,神从来没有向我们索取过什么,只是希望我们能够追求真理达到蒙拯救,神对我们的爱才是无私的。家人爱我是利用我得到别人的高看,这不是爱,是交易,是一种赤裸裸的利益关系。我又想到神的话说:“活在肉体中的人就以这些肉体的各种关系、亲情为享乐,他觉得人离开自己的亲人就活不了。那你怎么不想想你是怎么来到人间的?你是一个人来的,你和他们原本没什么关系,神是一个一个把人带来的,其实你来的时候也是孤独的。”(《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亲人之间在肉体上很亲近,但灵魂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每个人是因着神的命定来在世界上,扮演着各自的角色,完成各自的使命。虽然从血缘关系上他们是我的爸爸、妈妈、姐姐,但灵魂并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只是抚养我长大,尽到他们的责任,让我肉体的生活好一点,但是他们决定不了我的前途命运,更不能拯救我脱离撒但的败坏苦害,只有神能赐给我真理生命,能洁净拯救我。爸妈不让我尽本分,让我远离神,失去神的拯救,这是坑害我,断送我的生命,我不能受他们的辖制。认识到这些,我就向神祷告:“神啊,感谢你让我对家人有了一些分辨,愿你保守我的心,让我能够站立得住!”第二天下午,我就搬离了学校尽本分去了。

过后,我就反思:为什么我明明认定了真道,可当家人拦阻我放弃学业尽本分,我就总受情感辖制,觉得亏欠父母呢?到底是什么原因呢?一次灵修时,我看到神的话说:“以前,人总是凭良心做事、凭良心衡量人,总得过良心这一关,总觉得人言可畏,怕人笑话,怕名声不好,怕被人骂‘没有良心,不是好东西’,所以就得勉强做一些事应对应对。现在怎么衡量呢?(用真理原则来衡量。)以前被外邦人的观念、谬理束缚的时候,人活着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比如,从小你的父母就一个劲儿地给你灌输,‘孩子,长大了给父母争光啊,得给咱们家光大门楣呀!’这话对你来说是什么?是一种督促,还是一种约束?是一种正面的影响,还是反面的控制?其实是一种控制。他们用一种人看为对、人看为好的说法、理论给你定了一个目标,让你朝着那个目标去活,然后你就失去自由了。为什么你会失去自由被它控制呢?因为人都认为光宗耀祖这是好事,是应该的,你如果没有这样的思想,不追求做光宗耀祖的事,那你就是笨蛋、废物,你就没出息,是个窝囊废,人就瞧不起你。为了出人头地,你就得用功读书,多学本领,给祖上增光,这样,以后人就不欺负你了。你为了这个目标所做的一切,无形中是不是一种枷锁在捆绑着你?(是。)因为追求出人头地、光宗耀祖是父母要求的,父母是为了你好,是为了你以后能过上好日子,给家里增光,所以你就理所当然地追求这样一种生活方式,这些东西无形中对你来说就是一种困扰,也是一种枷锁。人在不明白真理的时候就认为这些东西是正面的,是真理,是正道,所以人就理所当然地去守着或者是听从,绝对地服从父母所说的这些话与对你的要求。你如果按照这些话活着,去努力了,把你的青春、你的一生都献出来了,最后你成了人上人,过上了好日子,也给祖上增光了,在人前你很光彩,但你内心却越来越空虚,你不知道人为什么活着,不知道人将来的归宿是什么、人活着应该走什么样的道路,你心里向往的、想知道的、想明白的这些人生奥秘你一点儿都没明白、没得着,无形中你是不是就被父母的好心给断送了呢?你的青春、你的一生是不是就被父母所谓的‘为你好’这句话给葬送了?(是。)那你父母的这一句‘为你好’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也可能你父母的出发点真的是为你好,但是父母是明白真理的人吗?父母有真理吗?(没有。)有很多人一辈子就是为父母那一句‘得给父母争光,得光宗耀祖’活着,那一句话就是他的启蒙,他这一辈子就是受父母那一句话影响,父母的‘为你好’这一句话就是他人生的起点,就是他人生努力的方向与目标,结果无论他这一生活得多么光鲜亮丽,无论他活得多么有尊严、多么成功,但其实他这一生是被断送了的,是不是这么回事?(是。)那难道不为父母这一句话活着的人就不被断送了吗?也不是,他自己也有一个目标。什么目标呢?还是那句话,‘过上好日子,给父母增光’,父母没告诉他,而是他自己从别处接受过来的,他还是要为那句话活着,还要给祖上增光,成为人上人,做高尚的人、有尊严的人,他的目标还是没变,他还是为这些献出一生,活一辈子。所以说,人不明白真理,在接受了社会上很多所谓的对的道理、对的说法、对的论调之后,人就把这些对的东西变成了自己人生努力的方向、根基与动力,最后人不折不扣地、毫不保留地为这些目标活着,奋斗一生,直到闭眼,有的人甚至到闭眼的时候还不甘心,人活得就这么可怜!但是,当人明白真理之后,这些所谓对的东西、对的教育、对的说法,还有父母对你的期待,你是不是就逐渐放下了?你逐渐放下了这些所谓对的东西,你衡量事情的标准不再根据传统文化的说法,那你是不是就不再受传统文化说法的捆绑了?你不受这些东西捆绑了,你是不是就活得自由了?也不一定完全自由,至少枷锁减轻了。”(《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什么是真理实际》)读了神的话,我心里很受触动,从小妈妈就告诉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出人头地,为她争气,给家里争光。为了光宗耀祖给爸妈争气,也为了得到别人的夸赞,我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学习几乎成了我唯一的目标。这么多年来,我就像是一个学习机器,不停地连轴转,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也没有任何反抗的意识。我虽然得到了父母和周围人的夸赞,可我心里总有一种空虚感。我也常常问自己,“这样活着是为了什么?这样的人生有意义吗?”可我找不到答案,常常消沉、痛苦。读了神的话我明白了,原来这都是撒但的苦害。撒但就是利用“百善孝为先”“出人头地,光宗耀祖”这些毒素捆绑人、控制人,它就像是一个无形的枷锁套在我身上,如果我不朝着这个方向去追求,就会遭到家人、社会的谴责,说我没志向、没出息,在这种大环境的影响下,我被动地走上了追求名利这条道路。为了追求好成绩、高学历,多少学生因为学习压力大得了抑郁症,甚至自杀,断送了生命。可每当我放弃学业选择尽本分时,这些撒但毒素就捆绑控制着我,让我觉得爸妈在我身上付出了这么多,我一旦放弃学业不能光宗耀祖,就是亏欠父母。我才看清这些毒素就是撒但迷惑、败坏人的手段,扭曲了我们做人的方向与目标,让我们放弃信神,尽不上受造之物的本分,逐渐地远离神、背叛神。如果不是神话语的揭示,我根本看不清这些撒但毒素对人的苦害,在这条不归路上继续走下去,最终只能失去神的救恩,与撒但一同被神毁灭。认识到这些,我心里充满对神的感激,是神保守、拯救了我。

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说:“既然孝顺父母不是真理,它只是人的责任、义务,那你的义务与本分发生冲突了怎么办?(以本分为主,把本分放在第一位。)义务不一定是本分,选择尽本分这是实行真理,尽义务那不是实行真理。如果你有这个条件,你可以尽这个责任、尽这个义务,但是现在环境不允许,那你该怎么做?你说,‘我得去尽本分,这是实行真理,孝顺父母是凭良心活着,够不上实行真理’,你就应该以本分为主,守住本分。如果你现在没有本分,也不在外地工作,就在父母身边,那就想办法照顾他们,尽自己所能让他们生活得好点儿,少受点苦,但还得根据父母是什么人。如果父母的人性不好,总拦阻你信神,总拖累你信神、尽本分,你该怎么办?你该实行的真理是什么?(弃绝。)这个时候就得弃绝了,你的义务尽完了,他们不信神,你没有任何的义务管他们。他们要是信神,这就是一家人,是你的父母;他们要是不信神,那你们走的就不是一条路,他们信奉撒但、供奉魔王,走撒但的道路,跟信神的人是两路人,不是一家人了,他们把信神的人当成对头、仇敌了,那你就没有义务照顾他们了,就得彻底断绝了。孝顺父母和尽本分哪个是真理?当然尽本分这是真理。在神家尽本分可不是简单地尽点义务、做点自己该做的事,那是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这里有神的托付,这是你的义务,这是你的责任,这个责任是真正的责任,是在造物主面前尽你的责任、义务,这是造物主对人的要求,这是人生大事。而孝敬父母这只是儿女的责任、义务,绝对不是神的托付,更不符合神的要求。所以,孝敬父母与尽本分这两件事,毫无疑问的,只有尽本分才是实行真理。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是真理,这是天职。孝敬父母这是在孝顺人,不属于尽本分,也不属于实行真理。”(《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什么是真理实际》)神的话指出了对待父母的原则:如果父母支持我信神尽本分,可以在不耽误本分的前提下尽可能孝敬父母;如果父母抵挡神,拦阻我信神尽本分,那就不应该受他们的辖制,应该以尽本分满足神为重。我的父母追求的是钱财、名利,跟随的是撒但,他们的实质是魔鬼,是属撒但的,我信神愿意追求真理尽本分,走的路完全是与他们相反的,我要是听了父母的话,不尽本分,那就是在跟随撒但,是在抵挡神。认识到这些,我心里释放了,知道怎样对待家人符合原则了。

之后,我就继续在教会里尽本分,令我没想到的是,家人去学校替我处理了退学的事情。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接受神的国度福音,我也有幸加入到了传福音的行列中,能够为神的国度福音扩展献上自己的一份力量,我很开心。现在我跟弟兄姊妹一起尽本分,一起交通真理、实行真理,虽然我明白的真理还很少,但我感觉到自己的败坏性情在逐渐地发生变化,活出点人样了,我也能交通真理见证神的作工了,这些是我在学校里学习多少年也得不来的。我从心里感到,尽本分为神花费,这是我作出的最正确的选择。

下一篇: 本分被调整之后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老好人能蒙神拯救吗

神的话说:“人性好得有一个标准,不是走中庸之道,不坚持原则,谁也不得罪,四面讨好,八面见光,让各种人都感觉好,不是这个标准。那是什么标准?对神、对人、对事,他都有一颗真心,能负责任,大家有目共睹,心里都清楚,另外,神鉴察人心,神知道每一个人。”

神的拯救

主人公信神后热心花费尽本分,但因受"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等撒但毒素的迷惑败坏,总是身不由己地追求名利地位,受狂妄性情的支配,与同工争名夺利,还教训、辖制弟兄姊妹,什么都想自己说了算。借着神话语的审判揭示,主人公对自己错误的追求观点与败坏性情有了一些认识,

谁说狂妄性情不能变

她是一名教会带领,因作教会工作有些果效,就特别狂妄自是,总认为自己说的对,不容易接受同工的建议,独断专行,给教会工作带来亏损。经历了修理对付与神话语的审判揭示,她对自己的狂妄性情有了些认识和恨恶,再与弟兄姊妹配搭尽本分,就能有意识地放下自己寻求真理,听取别人的建议,不像以往那么狂妄自是了。

永远的痛

他信神后能撇下一切为神花费,尽本分能受苦付代价,经历一些试炼也没有退缩,就认为自己对神有忠心。后来在一次聚会中他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为逼他交代教会带领和教会钱财,对他施以惨绝人寰的酷刑折磨,在极度痛苦、软弱中,他向撒但妥协出卖了两个接待家。之后,他一直活在痛苦煎熬中懊悔自己,心中留下了永远的痛。

发表评论